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顾依然安若城 > 第723章 遮盖草莓印
 
苏宝贝终于知道夜澈昨晚说的那句“明晚再休息”是什么意思了。

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时间、没有机会……那啥。

他们在路上耽误了些时间,到帝都之后,夜澈并没有直接回夜家,而是带着她去了帝都郊区的部队。

在那儿一待就是半天,直到夜幕降临才离开。

他们回到夜家老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也没有惊动夜家人,直接就回房休息了。

原本以为他们这就可以歇下了,可没想到夜澈却管家请了出去,说是夜老爷子找他。

苏宝贝轻轻松了一口的气,还好只是找夜澈,如果也要见她,那可就不妙了。

说实话,她现在都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见夜家的人。

对于夜家,她的认知还处于一个神秘阶段。

即便是到了要见家长的时刻,夜澈自始至终也没有在她面前提起过一句有关夜家人的事。

苏宝贝躺在夜澈的床上,看着四周熟悉而简单的装饰,仿佛他就在自己身边一样,她倒是没有那么紧张了。

她慢慢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夜澈是凌晨一点钟回房,他回来的时候,看到床上的人儿已经睡着了,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动作,慢慢地爬上床。

帝都可比南城冷得多。

他知道她有多怕冷,下飞机的时候便将她给裹得严严实实的,可这会儿,她都躺到被窝里了手脚竟还是凉凉的。

北方供暖,按理说,房间里根本就不冷啊。

她这畏寒的体质,也是遭罪。

夜澈将人搂入怀中,抱着她,缓缓地闭上眼睛。

沉睡中的苏宝贝好似感觉到一股热源似的,不由自主地靠过来,抱着他娶暖。

夜澈暗暗发笑,这丫头就这么肯定,抱着她的是他啊。

还有啊,她这样投怀送抱,是想考验他的自制力么?

虽然很想吃了她,可现在是在老宅,明天她还要见人……况且,他答应过她,今晚不碰她。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身体的躁动却不是他能控制的。

冲动的男人实在忍得辛苦,睁开眼睛,盯着她的唇,暗道:我就亲一下。

结果……

亲一下就亲过了火。

苏宝贝起床洗脸的时候,看着自己脖子上密密麻麻的草莓:“……”

“夜澈!你给我过来!”

“怎么了?”夜澈被她的咆哮声引到浴室,一边整理着袖扣,一边朝她看过去。

苏宝贝拽着自己脖子上的印迹,气鼓鼓地说:“你看,你昨晚做的好事!”

以前,她敬他、怕他,可习惯他的温柔之后,她突然就一点儿也不怕他。

她以为他是一个高冷禁欲的铁血男,可如今发现他左右也不过也是一个逃不开七情六欲的普通男人。

而她,就是喜欢他这个普通男人。

夜澈看到脖子上的印子,轻咳一声,故作淡定地说:“我答应不做爱做的事,可没答应不亲你。”

“……”

苏宝贝瞪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还是她所认识的那个高傲冷漠的夜大首长么?

人设崩了?

不不不,他在外人面前还是那个高傲冷漠的夜澈,只是到了她面前才会变成这样。

该死,她偏偏不讨厌这样的他。

可是,生气还是很生气。

“你说,现在怎么办?你让我怎么见人?”苏宝贝气呼呼地瞪着他。

夜澈盯着她的脖子看了看,突然说道:“等我一下。”

说着转身,往房间里走去。

苏宝贝站在原地,看着浴室门口的方向,微微愣住了。

他就这么走开了?

不等她多想,夜澈便又折转回来。

他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不大,却包装得很精致。

“打开它。”他将盒子递到她面前。

“这是什么?”苏宝贝好奇地接过盒子,看起来像是礼品盒,难道是他送给自己的礼物?

他们结婚后到如今甜蜜期,他都没有送过自己礼物,更别提之前只是朋友的时候。

现在突然收到他的礼物,说不开心那肯定是假的。

可她还是嘟着嘴瞪他一眼,嗔道:“别以为送我礼物我就会原谅你。”

她一边说一边拆开礼品。

打开后才发现,里面装着一条丝巾,一条颜色特别独特特别好看的丝巾。

苏宝贝没有想到他会送自己这个,可看着这条丝巾,她双觉得很眼熟。

突然,她猛地地抬起头,像是惊掉了下巴似的看向夜澈。

“这条丝巾、这是……”

“是。”夜澈不等她说完,便点了点头。

苏宝贝更是惊睁大了眼睛。

这条丝巾出自国际著名的私人定制品牌,这一款形全球限量三条,而这个颜色更是独一无二,无数仿冒丝巾都做不出这个颜色。

两年前,她刚到部队没多久,一次偶然机会,他们小分接到任务,秘密保护某国王子及王妃来访时的人身安全。

当时,该王妃就戴了一款非常好看的丝巾。

她还和小五小六感叹过,王妃脖子上戴的丝巾非常好看。后来她还特意查过那款丝巾,想买一条收藏。

可不查不知道,一查才发现,那款丝巾竟有那么大的来头。

知道后,她便放弃了。

再之后,她便忘了这件事。

可没想到,如今她竟得到了那款丝巾中,她最喜欢的一个颜色。

而且,还是夜澈亲手送到她手上的。

“你、什么时候,买的?”苏宝贝抚摸着手上的丝巾,哑声问道。

夜澈看着她回道:“两年前。”

“……”

苏宝贝的心猛地一颤,好似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似的,喘不过气来。

“两年前……”

他两年前就那么关注她的一切,还偷偷地买了这条丝巾。

难道说,他两年前就喜欢她吗?

尽管这只是她的猜想,可苏宝贝却惊得睁大了眼睛。

她想问他是不是两年前就喜欢自己,可又觉得荒谬。

他到现在都连一句喜欢都没对她讲过,更何况是两年前。

她害怕失望,害怕这是自己妄想。

“为什么现在才送给我?”她握丝巾朝他问道。

夜澈的心情远远没有她复杂。

他只是在想,他现在应该知道他对好的心意了吧?

两年前,故意激她,让她努力地考进烈影小队时,他就已经对她上心了。

两年来,他早已习惯了她的陪伴她的追随。

他很早就在想,如果有一天他会结婚,那么,他的妻子一定会是她。

如今,他结婚了,他的妻子真的是她。

他觉得,这就是老天给他的最好的礼物。无论过去让他受过多少苦,他都不恨不怨了。

“南城用不着。”夜澈抿了抿唇,看着苏宝贝回道。

他当然不可能告诉她,当时的他,根本就不敢送出这份礼物。

“是吗?”苏宝贝一眼就看穿他没说实话,可他不愿意说,她强迫他也没意思。她摩挲着手上的丝巾,挑了挑眉,“所以说,现在若不是别有目的,你还不打算送给我喽?”

这个蠢蛋!

他难道不知道,再好的东西都有过时的时候么?

两年前珍贵得让人望而却步的东西,或许过个几年就失去了价值呢?

也不知道他花了多大的代价才买到这条丝巾,他还真是打算让它发霉啊。

夜澈被她看得不好意思,接过她丝巾,低下头,温柔地说:“我帮你载上。载上就什么也看不出来了。”

“……”

苏宝贝再次无语。

他前面半句话还挺浪漫的,很像言情剧里男主角给女主角服务前的经典浪漫桥段,可后半句话生生地破坏了那份美感。

什么嘛,他花重金买一来的限量丝巾,就是为了替她遮草莓印啊。

这个男人啊,她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夜大少,有没有人说过,你很闷骚?”苏宝贝实在忍不住,当着夜大少的面吐槽道。

结果就是,她抱坐到洗手台上,压到镜子上,狠狠地修理了一顿。

……

夜家是帝都百年豪门,又世代从军,在帝都乃至国内的影响力都非常大。

夜澈这次带苏宝贝回夜家,主要是为了参加夜老太太的九十大寿。

夜家老爷子早年牺牲在战场上,夜老太太拉扯到一众儿女,分外不易。

好在儿女们争气,不仅事业有成,军功卓越,还开枝散叶,将夜家给彻底壮大起来了。

夜澈是夜家长房长子,从小就肩负着振兴夜家的使命,从不敢怠慢一刻。

这也造就了他沉闷稳重的性子。

三十年皆如此,也就是认识苏宝贝之后,才渐渐地有所改变。

只不过,这些改变也只是在面对苏宝贝的时候才会明显,在面对别人的时候,还是一样。

闹了一通之后,苏宝贝总算是整理好仪容,将脖子上的草莓印给彻底遮盖住了。

管家来请他们下楼用早餐。

马上就要见到夜家人了,苏宝贝有些紧张。

夜澈握着她的手,柔声说道:“有我在,别怕。”

他稍稍用力,握紧她的手,仿佛无意地给她力量。

苏宝贝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人,朝他笑道:“夜先生,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过去,他是她的长官,在战场上为她遮风挡雨。

如今,他是她的丈夫,在家里给她力量和勇气。

只要有他在,她就什么也不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