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顾依然安若城 > 第717章 爱一个人的滋味
 
“宝贝!你终于回来啦!”江蓝扑上来就抱住苏宝贝,笑呵呵地说,“想死你啦!”

“宝贝,一切还好吧?”顾依然难得没有在家抱孩子,而是跟闺蜜聚会。

“我也想你们!”苏宝贝一把抱住两个好闺蜜,左右各亲一下,笑咪咪地捏了捏江蓝的脸,回头看向顾依然,“我干女儿呢?你怎么舍得将她丢家里?”

“为了你,有什么舍不得啊。”江蓝抢着说道,“宝贝,你都不知道我们有多想你。”

“就你嘴甜。”苏宝贝笑道,拉着两人坐了下来,“今晚咱们不醉不归。”

三人约在酒吧见面,就在当初改变她们三人命运的那个酒吧。

那时候,顾暖暖想陷害顾依然,结果江蓝喝那杯酒,跟凌少恭发生了关系。而顾依然却被顾暖暖抓走,苏宝贝为救她重伤,跟夜澈发生了交集。

那一夜,真的改变了她们的命运。

“宝贝,我听依然姐说你跟夜首长结婚了,是真的吗?”江蓝不太敢相信地问道。

苏宝贝身体微僵,抿了抿头,低声应道:“嗯。”

“真的啊!”江蓝亲耳听她承认,蓦地睁大眼睛,“宝、宝贝,你真是太、太太厉害啦!”

要知道,夜首长在她心里就像神人一样,只可远观,根本不能近身。

可她万万没想到,她的闺蜜居然将这个天神一样的男人给收服了。

相比起来,自己实在是太逊色了。

“蓝蓝你别说,宝贝这一次大胆,就连我也佩服。”顾依然笑着说道。

“是啊是啊,宝贝真是太厉害了!”

听着两人的恭维之言,苏宝贝却提不起一丝欣喜,端起酒杯,沉默地饮了一口。

江蓝单纯,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顾依然却是心思细腻,轻易发现苏宝贝的不对劲。

“宝贝,怎么了?不是听说你这次立功了,还跟夜澈关系迈进了一大步么?怎么还不开心?”

她老公是安若城,想打听一些有关夜澈和苏宝贝的事,很容易。

苏宝贝苦笑着放下酒杯,好似醉了般,喃喃自语道:“关系迈进一大步?呵呵,一回来还不是老样子……我们陌生得比陌生人还不如。”

他们都回来两天了,身为他妻子的她,连他一面都没有见到过。

这可不是连陌生人都不如?

至少陌生人还有偶遇的机会,可他们……他就好像刻意对她避而不见似的。

“怎么会这样?”顾依然看着闺蜜难过的模样,心疼不已。

江蓝听到苏宝贝的话,也反应过来,她为什么不开心。

“依然姐,我们想想办法,帮帮宝贝吧。总这么看着她难过,我心里也跟着难过。”

顾依然理解,江蓝的想法是她的想法,看到苏宝贝这样,她也很难过。

“好,我们想想办法。”

顾依然捏着下巴若有所思。

安静了一会儿,她拿出手机,给安若城发了条消息。

与此同时,倾城娱乐1号包房。

安若城看完顾依然发来的消息之后,目光落到夜澈身上,眉头拧了起来。

他什么时候成了拉红线的月老了?

他的小妻子给他布置的什么任务啊?真是太让人无可奈何了。

安若城深吸一口气,举起酒杯,跟夜澈碰了碰杯:“干杯。”

一杯下肚,又来一杯,连喝三杯。

他又给一旁的凌少恭使了个眼神,让他给夜澈敬酒。

半个小时后,夜澈被灌醉了。

安若城朝凌少恭看了一眼,凌少恭便走了出去。

他的任务就是帮安若城灌醉夜澈,并不包括继续留下来听他们“谈心”。

1号包房安静下来之后,安若城搭上夜澈的肩,朝他问道:“还喝吗?”

“喝、喝!”夜澈迷迷糊糊地说道,伸手去抓桌上的杯子。

安若城见他抓了几下都没有抓到,顺手将还剩半杯的酒递给他,看着他举起杯子,一饮而尽,接着,倒到沙发上,半眯起眼睛,不动了。

“不喝了?”安若城问道。

夜澈揉了揉眉心,半眯着眼睛看着他:“说吧,有什么事?”

虽然他的声音跟方才一样醉醺醺的,可说出的话却令人一怔。

安若城愣了愣,嘴角微微翘起:“为什么要躲着苏宝贝?”

他开门见山地问道。

身为这么多年的朋友,他很清楚,夜澈不是那么糊涂的人。

今晚他和凌少恭一起灌他酒,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他不拆穿,还愿意配合,只能说,他也想好好地醉一场。

既然如此,他也没什么好顾忌,直接开口问了。

夜澈神情一怔,慢慢地打开眼睛。

他的双眼依旧迷糊,好似蒙了一层什么东西似的,就连目光也不一定落在安若城身上,可安若城却定定地看着他,等着他开口说话。

“阿城,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夜澈突然开口问道。

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安若城的脑子里回荡着他的话,眼前仿佛出现一张清雅的小脸。

“或许,爱一个人就是想起‘爱’这个词,就能想到她,想到她就会情不自禁地笑。”安若城嘴角微翘地说道,将酒杯送到唇边,浅浅地喝了一口。

夜澈紧拧眉头,揉着眉心,脑子里回荡着他的话。

“爱一个人就是想起‘爱’这个词,就以想到好,想到她就会情不自禁地笑?”他喃喃地念道。

“对。”安若城靠在沙发上,托着下巴,看着他问道,“你现在脑子里想到谁?”

“我脑子里想到谁?”夜澈靠到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不说话了。

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张脸,一张桀骜不驯的脸。

她时而冷静,时而欢脱,时而害羞,时而暴躁。

她好像是矛盾的综合体,却又无时无刻不吸引他的目光。

想起她害羞地躲在他怀里,想起她生气地朝他瞪眼,想起她倔强跟他瞪眼。

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仿若浮现在眼前一般,让人一想起来就忍不住想笑。

笑,是了,他笑了。

想起她,就会情不自禁地笑。

原来,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滋味。

原来,他是这么地爱她。

两年了,她早就已经走进了他的内心,只不过是他一直在自欺欺人,不肯承认罢了。

“阿澈,问问自己的心,爱她吗?想跟她在一起吗?”安若城认真地说,“如果爱,如果想跟她在一起,就好好珍惜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是每对相爱的人都能在一起,也不是每个爱你的人都会等在原地。不要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为什么逃避?难道不是怕失去吗?”

不是每对相爱的人都能在一起,也不是每个爱你的人都会等在原地。

不要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了。

为什么逃避?难道不是怕失去吗?

夜澈的脑子时不停地重复着安若城的话。

安静许久,突然闭上眼睛,喃喃地说:“是么?为什么逃避?不就是怕失去吗?她说了,从F国了回来之后就离婚……我不想离婚,不想……”

醉了,彻底醉了。

夜澈真的醉了,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安若城将手机拿出来,关掉录音,抬头看向他,轻叹了一口气,

顺利完成任务,不仅替兄弟解了惑,还能得到老婆的夸赞,心情美美哒。

安先生将录音发过去,顺便卖了个萌:今晚小宝自己睡,好不好。

自从有了小宝之后,顾依然宝贝得要命,一直长到一岁,都还亲自己带着,无论白天晚上都不离身。

这让他每回接近她的时候都小心翼翼,困难重重。

今天他立了这么大个功,今晚该好好吃顿肉了吧?

……

南城的冬天没有雪,可夜里还是寒风冷冽,凉飕飕地。

苏宝贝喝醉了。

顾依然和江蓝一左一右将她扶出酒吧,上了车。

司机是安若城给顾依然安排的专职司机,顾依然本来准备先和江蓝一起将苏宝贝送回去,再送江蓝回去,最后自己再回家。

可她刚将苏宝贝扶上车坐好,手机便响了。

安若城发过来一则录音,后面不配了字。

看到那行字,顾依然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

都这么久了,这个男人怎么还这么不要脸啊!真是……

顾依然手指一抖,点开了那则录音。

“是么?为什么逃避?不就是怕失去吗?她说了,从F国了回来之后就离婚……我不想离婚,不想……”

夜澈的声音,虽然醉醺醺,可又异样清晰。

那种痛苦中夹杂着浓浓的爱意,但凡听了,都让人听着动容。

顾依然握紧手机,看向身旁的苏宝贝,有一种冲动,恨不得将她立刻叫醒,让她好好儿地听听这段录音。

不等她反应过来,江蓝便激动地道:“依然姐,这是夜澈的声音吧?这是他的声音啊!原来,他之所以逃避宝贝,竟是因为担心宝贝一回国就在跟他离婚啊!他不想离婚,他、他是爱宝贝的啊!”

“嗯嗯。他是爱宝贝的。”顾依然也很激动,替闺蜜激动。

江蓝激动地点头,看向苏宝贝,一边拉扯着她,一边兴奋地说:“宝贝,你快醒醒!快醒醒啊!快听听夜澈都对你说了什么啊!”

“唔……”苏宝贝轻哼一声,喃喃地问道,“他说了什么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