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顾依然安若城 > 第471章 我要让伤害你的人下地狱
 
安若城没有立即回答,盯着安建国看了好一会儿,才动了动唇,平静而坚定地说:“安家下一任接班人的位置,我不要了。”

“……”

全场哗然。

安建国瞪着他,仿佛不可思议一般,抖了抖唇,厉声说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安若城扫了一圈在场的人,慢慢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安建国,沉声重复道:“安家下一任接班人的位置,我不要了!大伯爱给谁就给谁吧!这样,你口中的责任和义务,就跟我没关系了吧?”

“放肆!”

安建国扬起拐棍,挥下去!

“你当安家接班人的位置是谁想要就能要,谁不想要就不要的吗!你爷爷才刚去世,你要造反?”

安若城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棍,闷哼一声,面色微微变了变。

可他并没有因此而退缩。

“大伯,你要的交待我已经给你了。从今往后,你就当安家没有我这个人吧。”

安若城凉声说道,再也不看任何人一眼,转身就进门口走去。

看着他决然背影,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

昨天晚上欧阳沉虽然没有全程陪着安若城回安家,可他也知道,安若城离开安家之后,还去了一趟凌家。

之后的事情都是他帮着安若城处理的,他自然十分清楚安若城为了顾依然都放弃了什么。

远远不止是安家接班人的位置,还有一些不得不做的妥协。

欧阳沉知道,除了自己,总裁不会再告诉任何人,他会一直藏在心里,让它烂掉。

他也不会说,因为他是总裁的贴身助理,永远不会违背他的意愿。

“好啦,喝酒吧。叫你来是陪我喝酒,别尽说些没用的。”安若城拒绝回答欧阳沉的问题,一手拿起酒瓶,一手捏起两只杯子,开始倒酒。

他的动作摇摇晃晃,好似醉得不轻,可他的脑子却清醒得很。

欧阳沉问他,为她放弃一切,值不值得?

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他不想说而已。

值得,不管为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哪怕她现在恨他入骨,他还是甘愿为她做任何事。

“来,干杯!”安若城放下酒瓶,端起一只杯子递给欧阳沉,又端起另一只杯子,跟他碰了碰杯,便昂首,将酒杯送到嘴边,一饮而尽。

欧阳沉看着自家总裁的样子,挺心疼的。

他以前都不会陪总裁喝酒,因为他是总裁的贴身助理。总裁醉了,他必须要保持清醒。

可今晚,他不想约束自己,只想陪总裁开怀畅饮。

他想,不管什么烦恼,等酒醒之后,都会烟消云散吧。

……

因为安子遇订婚的事,顾依然担心顾兮兮的情绪不稳定,便安排了两名护工帮忙照顾梅丽莎,她则带着顾兮兮回家,打算好好陪陪她。

好不容易看着她睡着,才回自己房间洗了个澡躺到床上。

夜深人静,雨也停了,显得格外安静。

顾依然躺在床上,久久地不能平静,也不能入睡。

她总是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那一切就好像一场恶梦一样,时时刻刻缠绕着她。

她多希望一觉醒来,一切都没有发生——爸爸还好好地活着,阿初安然无恙,妈妈清醒地回到她的身边。

她跟安若城也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他们一家三口还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可是,她每次都是被恶梦惊醒——梦里,爸爸在车祸爆炸中惨死,妈妈昏迷不醒,阿初被海浪卷走尸骨无存。

那些悲惨的画面一一呈现在她的梦里,纠结着她,让她不得安宁。

而下一秒,安若城狰狞面容便放大地出现在她眼前——害死阿初的人就是他啊!

这是顾依然最不愿意相信却又不得不信的事实。

她最爱的男人杀死了她最好的朋友——那个用自己的生命保护过她的朋友。

“阿初,我好想你。”

顾依然喃喃地念道,陡然感觉到嘴角涩涩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才发现那是自己的眼泪。

原来,不知何时,她已经泪流满面。

“阿初,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死掉,绝对不会,我要让伤害你的人……下、地、狱。”

……

清晨。

一连下了好几天雨的天总算放晴了,太阳出来了,照得满室明媚。

顾兮兮休息了一晚,感觉心情好多了。

她觉得姐姐说得对,她现在正是少女心萌动的时候,极有可能是因为一时好感而喜欢上安子遇,并不是真的那么爱他。

况且,即便是失忆了的安子遇,也从来没有说过喜欢她。

她的人生还那么长,少了一个安子遇,她还会遇到很多真正喜欢她的人,而她也会从这些真正喜欢她的人里面找到一个她也喜欢的人。

所以,现在的失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将来的她,可以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最主要的是,她现在的心思不应该放在这些事上。爸爸虽然意外离开了她,可她还有妈妈、还有姐姐,她要好好地照顾她们,跟她们永远在一起。

这么一想,心情顿时开朗起来。

早早地爬起来,哼着歌儿准备早餐。

如果顾依然看到这样的顾兮兮,一定会忍不住感叹一句,年轻真好,年轻就是有活力,恢复能力也是一级棒。

不过呢,人与人的格也是不一样的。

顾兮兮从小就没什么烦恼,被一家人疼着,虽然不是真正的公主,可也是过着公主般的生活。

自然而然地养成了开朗乐观的性格。

而顾依然本人,小时候的经历已经在她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并不是失去那段记忆就能完全释怀。

她从小性子就比较沉闷,还是被顾家这样一个温暖的家许领养,才正常成长到二十多岁,不然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遇到相同的打击时,性子沉闷的人往往都比性格开朗的人容易多想、多思、多忧。

这是无法改变的。

顾兮兮也知道自己姐姐这段时间有多难过,可姐姐反而还来安慰她,她现在回过神来,就觉得特别对不起姐姐。

所以,做好早餐后,她便到姐姐房间里找她。

“姐,我做好早餐了,我们一起……”

顾兮兮的话没说完,便打住了。

顾依然的房间不大,一眼就可以望到底,房间里根本没人。

顾兮兮在洗手间找了一圈,还是没人。

她诧异极了,正准备打给姐姐,不想意外竟看到床头方向那面白色的墙上,竟用水彩笔写着一行字——

“阿初,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死掉,绝对不会,我要让伤害你的人……下、地、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