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锁腰 >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但她还是心安理得的收了。管他呢,不要白不要。

家里的钱都是妈妈管着,爸爸手上只有一张卡。沈乔觉得,这个优良的习惯得传承下来。

沈望从小就在那种奢靡无度的环境下长大,太不拿钱当钱了。这是一个不好的习惯。

她晃了晃手上那张卡:“明天乔姐带你去见见大世面。”

沈望略微抬眉:“大世面?”

似乎对她口里的大世面带有质疑。

沈乔被问的有点心虚,毕竟她和沈望的眼界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她长这么大,顶多去了两三个国家旅游过。

沈望的足迹估计都快遍布整个地球了。

“反正是你没见过的场面。”

说到这儿,她停顿一会,又非常严谨的补充两个字,“应该。”

因为非常期待明天要带他去见的“大世面”,沈乔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当然也有可能是白天那杯奶茶的原因。

断断续续的睡了不过四个小时,最后天亮了,她更是彻底睡不着。干脆直接起床。

顶着一对熊猫眼洗漱完,看到家里人已经在楼下客厅用起了早饭。

因为她经常一觉睡到大中午。沈负一开始担心她经常不吃早餐肠胃会出问题,也叫过她起床。

后来见她实在是没精神,索性就让她睡到自然醒了。

眼下客厅里正安静用餐的二人看到她了,大约是觉得场面罕见,都非常默契的一致沉默。

乔阮应该是去实验室了,家里只有沈负和沈望在。

沈乔失眠了一整晚,没什么精神。眼下更是没精力去思考这两个人单独在一起吃早餐,她爸爸有没有为难沈望。

走下楼后,拖出椅子,人往餐桌上一趴。

沈负见她这副模样,眉间带担忧:“失眠了?”

沈乔打着哈欠,懊恼道:“昨天不该喝那杯奶茶的。”

沈负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的同时,卷起了衬衣袖口:“吃粥还是吐司?”

因为她每次起床都正好赶上午饭,所以沈负并没有准备她那份的早餐。

沈乔从桌上抬起头:“我想吃面,油泼面。”

沈负拒绝了:“早上不能吃这么油腻。我去给你煮碗清汤的。”

他进了厨房,沈乔也只能认命。

没办法,谁让大厨是她爸爸呢。

可能是因为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的原因,她的饥饿感早就呼之欲出了。

肚子一直在响,她用手捂着。眼睛看向了沈望手里的吐司。

厨房里,沈负将两个火都开了。一个锅煮面,另一个锅则热着牛奶。

等他忙完,端着清汤面和牛奶出来的时候,看到沈乔已经吃上了。

吃着沈望的吐司,喝着沈望的牛奶。

沈负轻声斥责她:“怎么能抢别人的。”

说的是斥责,其实也就是这么一说。也没真舍得批评。

沈负是个非常双标的人,心也偏的明目张胆。

更何况被抢的那个人还是沈望。

走个过场而已。

“他自愿给我的。”

说完,还往沈望那边看了一眼,试图得到他的回应。

沈望点头:“嗯。”

看他的模样,确实也没有半点被抢了食物的不情愿。

沈负把那碗面端给沈乔:“吃了吐司,还吃得下吗?”

沈乔三两下就把手里的吐司给吃完了:“当然能,我的胃可是无底洞。只要是我爸做的,我统统都能吃完。”

沈乔说她嘴贫,但眼底的笑却带着满足。

“我今天要去医院,午饭让阿姨帮你们做。”

“不用了。”沈乔挑了一筷子面,“我待会要出去。”

“出去?”沈负下意识的往沈望那边看了一眼,“去哪。”

话却是问的沈乔。

沈乔神神秘秘不肯说:“保密。”

她不说,沈负也不勉强,只问她钱够不够用。

说着,他拿出钱夹。

沈乔说我够用:“你的工资不是都上交妈妈了,她每个月就给你那么点,你还是省着点花。”

沈负大抵是觉得好笑,手上动作停顿,刚抽出来的那张卡在他修长的指间晃了晃:“怎么,心疼起爸爸了?”

沈乔小声给他出主意:“您就不会多给自己留点私房钱吗?”

她突然靠近,沈负顺势摸了摸她的头:“你还小。”

所以不懂。

这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对于沈负来说,钱是最不重要的东西了。可是在很久之前,他唯一拥有的,只有钱。

旁人听来或许会觉得凡尔赛,可是对他来说,哪确确实实是一段非常阴暗的时光。

万幸的是,他最终得以苦尽甘来。

来之不易的幸福,总会格外珍惜。

沈乔神神秘秘的拿出一张卡,偷摸着给沈负看。

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仿佛生怕旁边的沈望听见了似的:“这是沈望昨天给我的,我现在是不是也算掌管了财政大权?”

沈负看了眼她手上的卡,是没有限额的。

沉默片刻,他轻声笑笑,只提醒她:“还记得爸爸是怎么教的你?”

“记得。”沈乔都快倒背如流了,“无功不受禄。”

“出去玩也要注意安全,走路的时候别玩手机。”

沈负穿上外套,又不厌其烦的叮嘱了几句,然后才拿着车钥匙离开。

门关上后,客厅里只剩下沉乔和沈望两个人。

沈乔咬着盘子里还剩下的那半片吐司,拖着椅子到沈望边上坐下:“你还饿吗?”

沈望反问她:“你觉得呢?”

他闲散的靠着椅背,下颚微抬,偏就轻垂了眼眸来看她。分明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却也压出几分情绪来。

这人变脸还真是快。她爸爸还在这儿的时候就是个乖乖小狗。

这会又变成坏脾气的臭狐狸了。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上只剩一小半的吐司,想起他龟毛的洁癖,默默的把上面那层自己咬过的地方撕掉。

“还还要吗?”

沈望别开了眼,不理她。

“我知道有一家店,那里的滑蛋吐司很好吃。”

沈乔非常诚恳的和他赔罪。

沈望这才肯勉强赏她一个眼神,不紧不慢的开口:“如果不好吃”

不等他说完,沈乔极为肯定地说:“你要是觉得不好吃我当场把我头给砍了。”

沈望不满的皱了皱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