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锁腰 > 第14章 第十四章
 
沈乔不记仇,哪怕白天刚被他态度不好的赶走,也没往心里去。

她知道沈望是怎样的性子,也知道他拧巴到一种怎样的程度。

她骂骂咧咧的推开他进去:“我要是感冒了,我就赖在你家蹭吃蹭喝。”

正好最近经济拮据,可以名正言顺的蹭饭。

身后没动静,她扭头看了一眼,见沈望还站在那,就问他:“你不进来吗?”

他把揿灭的烟蒂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关上门,过来。

屋子里黑漆漆的,灯也没开。

沈乔把灯打开了,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蛋糕。

她呵了一声,看向沈望。

后者并不躲避视线,坦然的与她对视。

“这个是我亲手做的,世界上就这么一个,独一无二的。”

毕竟这种卖相的,要她再做出第二个来,她也做不出来了。

于是当她说出这句话时,靠墙站着,没什么表情的沈望,略微抬眼看向她。

分辨不出眼里是什么情绪。

沈乔也懒得去猜测。

她尊重任何人的自由,别人不想说的,她也不会过多的去问。

“沈望。”

这好像还是头一回,她直呼他的名字,“你到底为什么生气,是我哪儿做错了吗?”

她的瞳色很浅,灯光映照之下仿佛泛着光的玻璃珠子。

话也说的过于直白。

沈望将视线移开,烟瘾犯了,手摸到烟盒。

“我爸说过,人如如果做了让自己后悔的事情,那么这一辈子都会在后悔之中。”

沈乔对她爸的话,向来深信不疑。

这次过来,也是在心里想了很久。

她不希望沈望去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以他那个拧巴又别扭的性子,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是心口不一。

沉默大概持续了十几分钟,他终于过来,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最起码是有进展了。

沈乔松了口气,把蛋糕盒子打开。

不用想也知道,生日他肯定也没好好过。

蜡烛插上去,她手往沈望面前伸了伸:“打火机。”

他垂眸看她几秒,还是听话的把打火机递给她。

沈乔将蜡烛点燃,催促他许愿。

他没动。

沈乔问他:“你没愿望?”

“没有。”依旧是惜字如金。

想从他嘴里听到一句超过十个字的话,实在是不容易。

沈乔厚着脸皮:“那你替我许,让我干吃不胖,越来越美,早日暴富。”

他没理她,直接吹灭了蜡烛。

大约是觉得这个步骤完成以后就可以离开了,于是他起身,刚要上楼。

沈乔拉住他:“还要吃蛋糕呢,这可是我亲自给你做的。”

他尽量忍耐:“我不吃甜食。”

沈乔当然知道,但这可是她亲自做的,他怎么能一点面子都不给呢。

“可你要是不吃,那这蛋糕就浪费了。你知道为了做这个蛋糕我用了多少面粉和鸡蛋吗?”她义正言辞,“人要节约粮食。”

沈望:“”

沈乔非常明显什么是软硬兼施。

既然硬的先上了,那就轮到软的了。

她放轻了语调,走到他身旁:“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我的气,但肯定是因为我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了。我先和你道歉。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我以后一定改正,绝不再犯。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也尊重你的意见。”

尊重,他的意见?

他微不可察的歪了下头,喉结起伏。

灯光仿佛成了白纱,将他眼前的景象蒙蔽。

是什么时候下的楼,坐在她面前,他也记不清了。

只是依稀记得,她得逞后的笑。

分明,她才是那只最狡猾的狐狸。

“这是芝士蛋糕,没那么甜的。”

她切下一块三角形的,把盘子端给他。

味道一般。

沈乔满脸期待他的看着他:“怎么样?”

他放下叉子,如实回答:“一般。”

沈望这么挑剔的人,没说难吃,那已经算是成功一大半了。

沈乔还是很容易满足的。

她倒是想吃,不过她为了下次演出得控制体重。

现在每天上课都要称体重,如果超了,那是得挨罚的。

想想都觉得可怕。

时间不早了,她是偷偷溜出来的,现在回去,宿舍估计也关了门。

索性就在这里赖一晚。

她一点一点蹭到沈望身边坐着:“沈望哥哥,和你商量个事呗?”

---------------

家里几乎没有客人留宿过,所以那些客房一直空着。

沈乔四处打量了一眼,简约风,该有的家具都有,不过可能是配色过于单调的原因,给人一种空旷的感觉。

沈望给她铺好了床,又过去检查了一遍窗户的密封性。

直到确定不会有风灌进来。

然后就要离开。

沈乔叫住他:“沈望哥哥。”

他转身,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还有事?”

她双手勾在身前,脚尖蹭了蹭地面,一副难为情的样子。

“我每天晚上,得喝杯热牛奶才能睡着。”

他眼神阴沉,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她:“那你别睡了。”

-------

凌晨一点半。

沈乔安心的躺上床,关了灯。

床头柜旁放着一杯沈望刚给她热好的牛奶。喝了一半。还冒着热气。

她睡眠质量还行,打雷都不醒。

而且还不认床。之前去爬山看日出,在帐篷里住了一晚上,周圆她们几个一晚上没睡着,说是被帐篷外面的虫鸣声给吵的。

唯独沈乔一夜睡到大天亮。

她不光睡眠质量好,睡眠时长还比一般人要长。

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

王婶是看到门口玄关处放的那双白色球鞋,才得知沈乔今天来了。

又通过早饭时,沈望偶尔往二楼靠左的那间客房看一眼,才确定,沈乔不光来了,甚至还留宿了。

难怪沈望今天心情看上去不错。

早饭都比平时吃的多了些。

昨天的那些菜没人吃,都让家里的帮佣打包带回去了。

今天王婶特地又做了一大桌子。

沈乔是被饭菜的香味给弄醒的。

当她顶着那头睡乱的鸡窝,打开房门出去时,正好看到在客厅看新闻的沈望。

眼睛都还没睁太开,趴在栏杆上冲他打了个招呼:“沈望哥哥早。”

男人放下手里的咖啡,抬眸看她一眼。

继而简单的提醒:“头发。”

沈乔不好意思的把翘起来的那块往下按了按,笑道:“我发量有点多,每天早上睡醒都这样。”

二楼的盥洗室平时只有沈望在用。

里面都是些男士用品,今天却放着女性的洗面奶和护肤品。

什么乳液啊,精华啊,还有面霜,应有尽有。

甚至都是些没拆封的。

沈乔发出一阵不小的感慨。

这些东西可都不便宜啊,平时她和周圆找代购都得咬咬牙。

有钱人,果然不一样啊。

沈乔洗漱完后出去。

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的,她也没带换洗的来。

人到了楼下,王婶先给她盛了碗汤出来。

骨头汤。

自从上次沈望给她带的骨头汤被喝完之后,每次来,王婶都给她做。

沈乔都快喝出心理阴影了。

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恶心。

但又不好辜负了王婶的心意。

权衡再三,她关切的把碗推到沈望面前:“你多喝一点,骨头补钙,长个子。”

王婶在一旁听到了,看了眼沈望和沈乔的身高差异。

觉得还是她需要多补补。

沈望只安静看她。

沈乔的眼中透露出求救的渴望。

沉默片刻,他端起碗,喝完了。

沈乔见状,终于松了口气。

逃过一劫。

不得不说,沈家的伙食确实和学校食堂不是一个档次的。

沈乔时常感叹,难怪周圆总说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嫁入豪门。

饭吃完了,沈乔让沈望送她去学校,说的理直气壮。

她为了给他买礼物,把这个月的零花钱都给花完了。

沈望不为所动:“礼物?”

沈乔这才想起,他当时好像又给退回来了。

她再次把盒子从包里拿出来,递给他:“这个,我精挑细选了好久的。”

他看到上面忘了扔的□□。

价格一百九十块。

“零花钱。”沈望抬眸,逐字逐句的重复她刚才的话,“都给花完了。”

沈乔有点心虚,音量也明显比刚才要小:“这不是快月底了嘛。”

他冷笑一声,站起身。

沈乔以为他这是拒绝了,垂头丧气了好一会。

沈望取下外套,挂在臂间,手上拿着车钥匙。

见沈乔没动,他问:“不走?”

那哪能啊。

沈乔立马跟在他身后,殷勤的很。

“还是沈望哥哥好。”

“沈望哥哥人美心善,大妙人啊。”

“活菩萨。”

一路走,一路吹他的彩虹屁。

沈乔确实是有点狗腿子的气质在身上的,就像周圆说的话,要是放古代,她肯定是宫里把皇上哄的不肯上朝的祸国妖妃。

沈乔坐在副驾驶,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见沈望的侧脸。

她觉得,沈望的长相才更符合祸国妖妃这个称呼。

有时候连她都觉得,这张脸看久了,就有点迷惑性。

让人挪不开眼。

车也不知是何时停下的,沈望对上她的目光,平静开口:“在看什么。”

沈乔脱口而出:“看你。”

他挑眉:“?”

沈乔没敢继续往下讲。

她急忙转移话题,说:“把我放在前面就行。”

沈望没说话,将车停在她手指的地方。

关上车门后,她又敲了敲车窗。

片刻,车窗降下。沈乔探了个脑袋进去:“下午记得来接我。”

他语气淡:“头缩回去。”

沈敲疑惑的照做,结果他关上车窗,将车开走了。

沈乔:“”

虽然他一副从来不好好听人讲话的冷淡神色,但下午放学,沈乔还是在北校门那里看到了他。

应该来了很久了。

身侧的灭烟盒上零零散散的落着几个燃烧殆尽的烟蒂。

沈乔走过去:“你少抽点烟。”

他不语,看了眼她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左腿:“腿怎么了?”

她不以为然:“今天训练的时候不小心扭了一下,没啥事,用热水袋敷一下就行。”

她们舞蹈生平时有个磕磕碰碰,再正常不过。

坐上沈望的车后她就开始睡觉。

卫衣连帽戴上,头一歪,就进入了深眠状态。

至于睡了多久,她不太清楚。

醒的时候车内只剩她一个人了,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块薄毯。

她低头闻了闻,是沈望身上的,干净清冽的气息。

又掺杂了点沈乔闻习惯的药草香。

所以,沈望这是把自己的薄毯拿来给她盖着了?

她抱着薄毯,开了车门下去。

客厅里虽然亮着灯,但没什么声音,安静的可怕。

平时好歹还有王婶和几个帮佣在。

怎么今天好像一个人都没有。

她走进去,正好看到沈望站在冰箱旁。冰箱门开着,他手机拿了盒什么,正低头看。

沈乔走过去,疑惑的问:“怎么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大约是看明白了,他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的中岛台上,当作待会的食材。

“放假了。”

沈乔:“都放了?”

他又拿了几个西红柿和鸡蛋:“嗯。”

在海鲜那一层停顿数秒,征求沈乔的意见:“罗氏虾?”

“你还会做这个?”

“一点点。”

他把保鲜膜封好的虾取出,低头闻了闻,应该是在看新不新鲜。

不过看他眉头只是稍微皱了一下,应该是比较新鲜的。

沈乔重新跳回刚才的疑惑上去:“怎么都放了,不能隔开吗?”

他把食材取出来,分别放进几个碗里。

熟练的清洗整理。

“下周中秋节。”

所以,他特地放了他们长假?

沈乔靠着流离台,欣赏他这双修长如玉的手,哪怕洗个菜都仿佛具有观赏性。

她说:“看不出来,你平时看着冷血,在某些方面还挺通情达理。”

这句调侃的话,成功让沈望分给她一个眼神。

自己这嘴巴比脑子快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沈乔在心里叹一口气,埋怨自己。

立马改口:“长得也很热心肠,居委会大妈都没你看上去这么热心。”

他没有理她,继续给虾去线。

沈乔原本是想给他打打下手的,转悠了一圈发现自己啥也不会。

一直站在这里反而只会碍手碍脚。

所以为了给沈望减轻负担,她回到客厅继续看电视了。

沈望厨艺算不上特别好,也是近几年才学会。

拿手的那几道也全是沈乔爱吃的。

但他没做。

可能是骨子里的别扭作祟,有些东西,他并不想展露的太明显。

而且,她也不喜欢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