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锁腰 > 第9章 第九章
 
沈乔接过他的手机以后就在上面一通操作。

为了不侵犯他的隐私,她刚刚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

他的手机真的只是用来联络别人,没有任何多余的app。

明明才二十五六的年纪,怎么就活出了四五十岁的无欲无求。

沈乔抬眸看他一眼。

服务员应该是刚才过来的,正端着两碗云吞。

一碗放在他面前,一碗放在沈乔面前。

白色的热气,将他那张脸衬的几分不清晰。

大约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同样抬眸,安静与她对视。

那双深棕色的眼里,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

沈乔推翻了自己刚才的想法,他比四五十岁的人,还要无欲无求。

东西下载好了,她把手机递还给他:“给你下载了一些可以打发时间的小游戏,这样你以后就不会这么无聊了。”

他接过以后,也没看,而是随手放在一旁。并不关心的样子。

沈乔沉默了会,在心里轻叹一声。

差点忘了,他这个性子,就算她下载好了,他也不一定会玩。

云吞里有青菜,沈乔不爱吃青菜。下意识的就夹到沈望碗里去。

夹到一半,她的筷子稍稍顿住。

平时不论是在家,还是在外面,她不爱吃的青菜都有人帮她吃。以至于她这套动作都成习惯了。

沈望有洁癖,更别说是要吃进嘴里的东西了。

别人碰过的,他就算饿着肚子也不会再碰一口。

沈乔握着筷子,迟疑的停下动作,刚想道歉,让老板再重做一碗。

他却没说什么,平淡的神色,夹起那片青菜放进口中。

轻慢的咀嚼。

好似在这一刻,那近乎病态的挑剔已经彻底痊愈了。

----

没想到这个点居然能在这里遇到周圆。

刚才还累的瘫在床上,说自己要不久于人世的周圆,此时戴了顶鸭舌帽出现在云吞店里。

要了碗云吞。

听到这熟悉的声线,沈乔抬眸往门边看了眼。

“周圆?”

正拿出手机扫码付款的周圆也看到她了,仿佛在遥远他乡看到亲人一样。

立马感动的坐过来:“我在群里让你给我带碗云吞,你怎么不回我消息。”

沈乔愣了一下,拿出手机:“我刚刚没看。”

她点开,果然看到两条艾特。

周圆说:“也没事,反正我在宿舍躺久了也腰疼,正好出来转转。”

她说这话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沈望。

周圆是个重度颜控,对好看的人总是更多几分好感。

此刻对着沈望这张脸,可以说是好感度爆棚了。

沈乔安静吃着云吞,过了一会,又问沈望:“你不问我为什么打架吗?”

他平静的神色:“为什么要问。”

沈乔抿了下唇,犹豫的说出口:“我还以为你会管着我。”

像她爸妈那样。

因为她的这句话,而停下了动作。

沈望放下勺子,陶瓷的,碰到同样陶瓷的碗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我管着你。”

没有丝毫语气起伏的四个字,仿佛只是把她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就连沈乔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要说这个。

或许是好奇。

沈望看着她的眼睛,清冷的声线:“你以后,少和那个人来往。”

沈乔一愣:“谁?”

“江明野。”

听到他一字不差的说出这个名字,沈乔更愣了。

“你认识江明野?”

他不语,好似在等待她的答复。

沈乔问他为什么。

他反问:“不是让我管着你?”

“也没有就是,怎么说呢。”

沈乔有些为难的摸了摸脖子,怎么突然就不许她和江明野来往了。

直到沈望平静的揭开她那件不为人知的往事:“你高二那年早恋,就是和他。”

肯定句,非疑惑。

也就说,他一直都知道。

这件事沈乔没和任何人说过。不过就是短暂的叛逆期,正好碰到对学业不上心的无聊。

所以她就接受了江明野的告白。

两个人短暂的在一起半个月,但那层男女朋友关系脆弱到形同虚设。两个人甚至连手都没牵过。

唯一的约会还是在周末约着去图书馆。

沈乔没想到沈望居然知道,甚至连江明野的名字都记得一清二楚。

不等她开口,最先感到震惊的反而是周圆:“乔乔,你之前居然还和江明野在一起过?”

那事儿都老黄历了,早翻篇了。

沈乔不想再提起那段尴尬的往事,就打着哈哈敷衍过去。

周圆看了眼坐在她们对面的沈望,还以为是因为他在这,所以沈乔不好意思讲的太详细。

也就没继续深扒了。

反正等回了宿舍,有的是时间。

老板将周圆那碗云吞端上来。周圆道过谢后,看见沈望碗里的青菜,明显不是一碗的分量。

想来是沈乔把自己碗里的夹给了他。

她也将自己碗里的青菜夹过去:“哥哥,这里的青菜都是老板自己种的,纯天然,你多吃一点。”

初衷是以为他喜欢吃青菜。

却没想到他眸色沉下去,情绪淡薄的眼底,明显多出厌恶来。

那碗云吞被他推开。

因为他这个举动而感到尴尬的周圆下意识的看向沈乔。沈乔连忙和她解释,沈望是吃饱了,所以才这样的。

但这个答案明眼人都知道是假的。

周圆为自己刚才的举动和他道歉。沈望却皱了眉头,仿佛厌恶叠加一般。

话是看着沈乔说的:“你吃完就回宿舍吧。”

然后起身要走。

沈乔叫住他:“你路上开车小心一点,到家了记得给我发个信息。”

脚步微顿,没有说好,也没说不好。

仍旧是用沉默代替回应。

他走了。

玻璃门被推开,又自然合上。夜晚的冷风灌进来一点。

沈乔安慰周圆:“他从小就这样,有点孤僻,也有点奇怪。”

周圆早缓过来了:“他对你也这样?”

“差不多吧。”沈乔说,“之前你又不是没看到,我和他打招呼,他还说不认识我。”

周圆沉思许久,得出结论:“你这个哥哥有点奇怪。”

沈乔想了想:“他小时候其实还挺正常的。”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沈乔也不知道后来的那些年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

王婶今天去寺里拜了佛,刚回来。还专门在附近买了些安神的香。

在书房和沈望的卧室都燃了一些。

虽然知道比起安眠药,这些东西的作用还是不算大。

但总得试试。

“下个月你生日,就在家里过?”

沈望脱了外套,准备去洗澡,听到王婶的话后,他摇了摇头:“不用。”

又是这句。

王婶叹了口气,接过他手里的外套准备待会拿去干洗。

“先前是独身一人在国外,不过就不过。可现在回来了,该有的仪式还是得有。”

他仍旧只是重复那两个字。

不用。

推门进浴室,王婶看着那扇门,又是一阵叹息。

沈望也不是从小就不爱过生日。年幼时,他就和普通的小孩没什么区别。

每天放学回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爸爸。

先生经常不回家,夫人也在生下沈望后的第二年,收了先生一笔钱后搬走了。

这段婚姻本身就是畸形的,没有爱,纯粹就是为了传宗接代。

每回生日,沈望都是一个人过。

那么大一桌子菜,怎么哄他也不肯吃。非得等爸爸回来。

等到都转钟了,菜也凉了,他的生日过去。

那栋房子,仍旧空空荡荡。

大约也是从那次之后,他便很少再提起生日这两个字。

-

和往常一样,工作到深夜,到了点服用安眠药,然后等待睡意。

医生提醒过,他现在的用量已经不能再增加了。

沈望点了根烟,安静看着墙上那幅画。

正对着他的座位。

是一座山。

除了山,什么也没有。

前些年在一个拍卖会上拍下来的。以一个所有人都咂舌的高价。

都说这画不值这个价。

他这一举牌,生生就让这幅画的价值增了十倍。

这幅画没什么亮点,但画师叫沈乔。

听说是数百年前一个落魄的女画师,擅长画山水。

但她的画常透着一种道不明的凄凉。和她的人生一样。

数百年前没人买她的画。数百年后,她的画在拍卖会上,依旧屡次被流拍。

后来,沈望来了。

是出于什么目的拍下的这幅画,他早就不记得了。

只是在看着拍品资料上的作者介绍时,看着画师的名字。

他突然开始难过。

很奇怪吧,明明是最为冷血的生物,却仅仅因为名字相似,就起了怜爱之心。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很多年前。

天色是偏暗的蓝,柳树细嫩的枝条被风吹动。

他站在树下,安静的等着,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那个正抱着枝干往上攀爬的小姑娘。

他不催她下来,也不让她小心点。

就只是安静的看着。

最后,她果然还是摔了下来。

摔在他的身上。

沈望流着冷汗,问她有没有摔疼。

她摇摇头,声音稚气未脱:“不疼。”

那天晚上,沈望被送去医院。左边胳膊骨折。

在医生问起来时,他只说自己爬树时不小心摔了下来。

至于是梦境,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他已经记不清楚了。

她偷偷跑来医院,一边哭一边和他道歉。

哭到最后,她拿出自己所有的零花钱,说会对他负责。

负责吗?

可她好像早就忘记了自己的承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