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云起苍岚之混沌罗盘 > Chapter12 散法镇凶1
 
  第一批探索者全灭后,神魔两族又各派了数批探索者进入,但皆是无一人生还。在意识到混沌仙墟的危险性之后,神魔两族决定暂时停止探索,并重新制定行之有效的探索方案,但就在这时,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为防止有人闯入仙墟,古铜混沌巨门的入口处有神魔二族的驻兵把守。神魔二族本就是死对头,两族军队同驻一处难免会互看不爽,然后一言不和就开始对骂撕逼掐架啥的也不算稀罕事。这一日也不例外,几名仙兵与几名魔兵不晓得什么缘故又开始斗起法来,周围围了一大群士兵在看热闹,不时发出几声喝彩。

  “打得好,揍死神族臭小子,给我魔族长长脸!”

  “哟哟哟你看,那魔族的菜鸡不行了!”

  神魔两族的将领也不会出来干涉,由于正在休战时期,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冲突,他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轰隆”一声,古铜巨门颤动了几下,但不算太剧烈,并没有多少人注意这边。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古铜门晃了一晃,这回大家都听到了,众将士惊疑不定地将目光投向巨门,但掐架的还在接着掐。

  “吼!”这是一声震天兽吼,似来自远方,又似近在咫尺,所有人都停下了在做的事,惊恐地望着巨石。

  “什么声音?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好像是兽吼声……”

  “会……会不会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

  “看!那扇门后面有什么东西!”

  “它要出来了!”

  在众人恐惧的目光中,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咆哮声,与古铜门被撞击的隆隆声,一只狰狞的兽头从古铜门后探了出来。这兽头状似猛虎,高约百丈,生有利刺,恐怖慑人。天将面色剧变,大吼道:“是上古凶兽穷奇,快封上铜门,绝不能让它逃出!”

  数万名神魔将士嘶吼着冲上前去,死命地抵住古铜门,然而无济于事,穷奇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锋利的獠牙,一声愤怒的咆哮,众将士便口吐鲜血,倒卷着飞了出去,在众人绝望的目光中,穷奇冲开了古铜门,展开遮天蔽日的两翼直冲云霄,直教山河变色,日月无光。穷奇一出,凶威震世,所有人都被镇得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俯冲下来,一爪便拍死千人,尸横遍地,血染冰原。

  “还……还有!凶兽……不只一只!”有人颤声大叫。古铜门被再次撞开,这次是一只人面虎身,生有獠牙的巨兽,通身覆盖幽绿色长毛,凶戾逼人。

  “是……是上古凶兽梼杌!”

  “它……它后面似乎还有……一只……”

  天将口吐鲜血,仰天悲呼:“上古凶兽重现世间,苍冥大域,即将生机绝灭,真正的末世,要到了……”

  四大上古凶兽重临苍冥大域,将是空前的一场灾难。哪怕是上古存在多名真神魔皇的鼎盛时期,都被太古妖族扰得生灵涂炭,神魔两族精锐尽损,才导致如今苍冥大域大能稀缺,强者凋零。而上古四凶更是太古妖族中的顶级皇者,每一只都有堪比魔皇真神的实力,远非现世诸天神魔可以抵御,神魔二族对此绝望悔恨不已。这混沌仙墟是有世间唯一超越真神的秘宝,但这秘宝定然是用来镇压四凶为用,一旦被撼动,则四凶乱世,苍冥浴血,将是灭世浩劫!

  “灭世大劫要到了,你们倒是想想办法呀!”天帝慕容荒也开始坐立不安。众神官面面相觑,除了看到对方目中的恐惧之外,别无他用。灵霄殿内的空气仿佛凝滞了,沉郁的气氛让人几乎窒息。

  “陛下……不……不好了,四大凶兽屠尽极北荒原生灵,正在向素祁雪山进发,若越过素祁山脉,中原七十二国红尘众生将遭血洗……”一名天将跌跌撞撞冲入殿内,涕泪横流,“陛下,不能眼睁睁看着众生被屠戮啊!”

  众神依旧安静,没有人开口发言。良久,有一名白须长者走上前,“陛下,老臣以为,当前最重要的,是保全我神族余力,当下应速建舟船,横渡东溟海,待时机成熟再思反击之事。”

  “南极仙翁,众生危难关头,你不思济世,反欲遁走,实在是卑鄙无耻至极,实为我神族败类!我神族本为护佑生灵而存在,如今劫难当头,理应迎难而上,血战到底,绝不可退缩!”一名白袍年轻神将愤怒地斥责道。

  “无知小儿,目光狭隘,老夫岂是贪生畏死之辈?但放眼世间,无人可敌四凶,空凭热血冲上去迎战不过白白送死,才最是愚钝之举!”南极仙翁老脸通红,反驳道。

  “都给朕安静!”慕容荒面色铁青,大殿中顿时重归寂静,“的确,我神族肩负护佑苍生之职责,不到最后一刻,绝无理由遁走,东溟逃生之事乃下下之策,诸卿勿复言!”

  “陛下,臣以为,当今最重要的是安定天下之心,如今红尘诸国到处传言灭世之劫将至,人心大乱,若长久如此,不待凶兽屠戮,凡人便已自相残杀,先行绝灭了!”

  “陛下,毕月星君说得有理,臣以为这混沌祸乱皆由混沌罗盘而起,当先惩处寻来混沌碎片之人,以昭天下!”昴日星君请示道。

  云间墨没有进言,只是唇角露出了淡淡的嘲讽之色,当初他也曾叹惋神炼江家的悲惨命运,却不曾想过这命运有一日也会降临己身。

  “陛下,昴日星君所言极是,惩处祸端,以安天下之民,乃首要之务!”

  “恳请陛下将寻齐碎片之人收押天牢,以待发落!”

  慕云染小公主急了:“父皇,万万不可,在如今生死存亡关头,不思共对外敌,反先惩自己人,这像什么话?还请父皇三思!”

  “陛下,那长岚仙君本就来历不明,极为可能是那个人的转世,此灭世大劫定然是她的阴谋,以报九万年镇压之仇!”

  “都闭嘴!”慕容荒拍案而起,锐利的目光扫过殿下诸臣,“若说世间还有何人能与四凶一战,那唯有一人,便是九万年前的魅紫之皇——夜澜!当今之计,唯有破开苍夷山,与魔皇谈判了。”

  “陛下不可呀!那乱世魔皇本就积怨颇深,若是让她破了封印,如她反过来对付我们,彼时四凶成五凶,将更加棘手啊!”

  “还请陛下三思!”

  慕容荒无视众臣的争相谏言,目光缓缓投向云间墨:“墨沉,你收集混沌碎片,致使四凶乱世,本有大过,但朕不欲罚你,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带一批人前往苍夷山,与魔皇谈判,定要说服她出手对付四凶!”

  一直垂眸袖手的云间墨慢慢抬头,直视着慕容荒,忽然开始放声大笑,那笑声在灵霄殿内产生的回荡,经久不绝,竟使诸神的灵魂一阵阵战栗。

  “放肆,墨沉神启,陛下饶你罪过,还不快快跪下谢恩!”有神官颤声喝斥道。

  云间墨站得笔直,看着慕容荒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谈判?说来轻巧,我有何面目对她?在座诸位,你们又有何脸面,有何条件与她谈判?当年害怕她了,便将她,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天真少女压在苍夷山下九万年,让她忍受百锁穿心的痛苦与漫长时光的孤寂,如今需要她了,又想拉她出来帮忙对敌?你们不觉得羞愧吗?不觉得无耻吗?”

  众神张口结舌,目瞪口呆,面对云间墨的诘问,他们竟无力反驳什么。云间墨继续说道:“我自觉此生无颜见她,也没有这么厚的脸皮求她镇凶,慕容荒,我云间墨此生无愧天地,却唯独欠了她一个承诺。即使是你不下令,我为天下苍生也会去亲口问一问她,但若她不愿,我也恕难奈何,彼时,我将化归天地,融入世界道源,以此镇凶。”说罢,他转身大步走出神殿,无一人阻拦。

  “陛下,臣请愿化归天地,借法镇凶。”

  “陛下,老臣请愿化归,即便是拼上神魂俱灭,能护佑苍生周全,也值了。”

  “陛下……”

  云间墨走后,众神纷纷请愿,以诸天众神化归之力进行血祭,唤启世界道法本源以镇凶。这种办法不是没有人想到,只是其作为一种彻底的同归于尽的法术,于神族而言远比血战到底要残忍。毕竟战死后尚可转世重修,而化归则是真正的神魂泯灭,自此不复存在了。若云间墨不开口,怕是极难有神族主动提出献祭神魂之举。

  苍夷山底,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我再次睁开了双目。锥心刺骨的疼痛让我极其狂怒。我大吼一声,全身法力澎湃激荡,伴随着“咔咔”的响声,全身上下的玄铁链被我裂成无数碎片。我仰天长啸,在毁天灭地般的紫色光华中,挣脱一切束缚,冲天而起,苍岚峰山崩地裂,魔皇夜澜,终于重现世间。

  紫电霹雳划破长空,苍穹墨云滚滚,天地晦暗。我身形悬空于绝颠之上,长发在狂风中凌乱飞舞,妖邪幽深的紫眸俯视天下众生,是了,九万年,好久没有过这种畅快的感觉了。

  “阿岚!”我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目光转向那声音的来源,我眸光森然:“云间墨,你丫还有脸回来!”

  “阿岚,你听我说……”云间墨艰难抵御着法力激荡带起的狂风开口道。我冷笑一声,一个巴掌就把他扇飞出去:“云间墨,咱们新账老账一起算!”

  云间墨被这股劲风重重地拍飞出去,甩到山石上。他闷哼一声,唇角溢出了鲜血:“阿岚,我……”

  我毫不犹豫地又是一巴掌将他扇飞:“算计老娘算计得很爽啊,什么狗屁承诺,什么自由,都他妈滚蛋!老娘当年太天真,竟傻乎乎地相信你的花言巧语,现在我是明白了,所有人都是虚伪的。唯有自己可信,举世皆敌又如何?若天下不容我,我便覆了这天下,直到天下有我容身之处的那一天!”

  云间墨还没有爬起来,又是被我一通狂扁,直将他俊美无俦的脸蛋揍成惨不忍睹的猪头,躺在地上动弹不得。我一步步踏空而来,淡淡地俯视着他:“亲自送上门来找打,云间墨,你真是够聪明的。”

  云间墨苦笑一声:“阿岚,解气了么?”

  “以为这就完了?”我眼眸微眯:“想得美!”

  “阿岚,你听我说,混沌仙墟开启,太古四大凶兽出世,天下苍生即将被屠戮,普天之下唯有你可与之一敌……”

  “真是可笑!”我冷声道,“天下苍生关我何事?老娘不是圣母,凭什么要以恩报怨,当我是傻逼吗?”反手间紫电化鞭向云间墨又是狠狠一抽。云间墨又被抽得倒飞出去几米,皮开肉绽,鲜血迸溅。他咬牙艰难道:“阿岚,并非天下苍生皆负你,他们许多人只是不了解情况罢了。你忘了秦艽、陆晞他们了吗?你忍心见他们成为凶兽的口中食,被活活撕碎么……”

  我眸光微微一沉:“你以为我还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山灵?区区几句话便想诈我出去?”

  云间墨眸中现出几抹痛色:“阿岚,我知晓我对不起你,天下苍生都亏欠你一个公平,若你不愿那便算了罢,神族倾尽全力,哪怕全部化归血祭,也会重镇凶邪。毕竟这混沌之祸,本由神魔两族贪念而起,自该由两族终了。”

  “你走罢,永远不要让我再见到你!”我深吸一口气,收起威压,淡淡道。看着云间墨单薄的身影消失在远方,化作一抹孤寂。

  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云间墨,为什么你的阴谋,总是能得逞呢……”

  我踏出几步,周身魔皇气息尽敛,似又变回了那个平凡而不起眼的山灵阿岚。手指掐出缩地成寸的法诀,面前的山川景物似浮光掠影般闪现,再次清晰时,我已站在一处凡人城池的街道上。透过一户寻常百姓家的窗户,我可以看到一个红衣红发的萝莉少女正站在一位病人身前,专注地施着针,身边的病人家属满怀紧张与担忧站在一边,透过少女专注的眼眸,我可以看到有什么闪亮在其中,我知道,那是医者的仁爱之心,我的心重重地颤了一下。这是一处较为偏远的宁静小城,人来人往叫声不绝,平凡一如往常,并没有人担忧着末世即将来临。

  我右手掐诀再次踏出一步,来到了一处小山坡上。洛云卿与陆晞正被一群山贼围住,陆晞嘻嘻哈哈谈笑自如,众山贼恼羞成怒围攻却被洛玄卿打得屁滚尿流地逃走了。我看见洛玄卿看陆晞的眼神,那是满满的宠溺,更令人惊奇的是,洛玄卿的唇角竟带上了几分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夕阳下二人携手远去的身影,我也由衷地笑了。

  踏入妙音国都,当初那个名唤宋鱼歌的琴女已成了一代乐界宗师,正在红墙碧瓦间教调皮的皇子皇女们弹琴。踏入宝璧国,那个少年飞盗白诩凡正敏捷地翻出一户人家的大院,然后一脸得意地抛着手中刚偷来的宝玉。神炼边陲一座小城里,一户平凡民居的小院中,名唤江离的小小少年正发奋练武,眸子中闪耀着坚不可摧的信念。驭兽国灵华城,路府的小姐已嫁为人妻,挽着高高的发髻,坐在雕花的窗前,指间飞针走线绣出一只栩栩如生的猫儿。仙绮瑶都,一如往日繁华,熙熙攘攘再难寻见那个小乞丐的身影。茶馆中说书人正讲着大闹仙绮会的故事,绘声绘色,引来听众的声声叫好。醉仙国中,那家醉陶然也因孟书生的醉梦千年成仙而出了名,身价大涨,许多人都慕名前来品尝“千年醉”的神奇之处,想要一碰仙缘。尽管灭世之劫的传言已在凡间流传开来,但并没有多少凡人担心这个,一切似如往昔,平静而充满生机。天济堂的雪峰上,提前得知消息的堂主已带着众天济堂弟子离开了素祁山,不知去往何方。站在素祁山天济旧地,风雪依然,这条山脉,以它挺拔伟岸的身躯,为中原亿万生灵挡住了极北凛冽呼啸的寒风。我垂首,俯视着夕阳下这片中原沃土,竟有一种想要守护这一片祥和宁静的冲动,这或许,才是天济开山始祖将天济堂设于此地的初衷?

  我转过身去,面对着极北荒原,闭眸感受那四道无比强大的气息。复出的夜澜,因九万年的镇压,实力已不及全盛时期的八成,即使拼尽全力,也只能杀灭一凶,而这是远远不够的。我沉吟之间,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影子,心念一动,便往神界踏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