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云起苍岚之混沌罗盘 > Chapter8 醉梦千年
 
  醉仙国,为酒仙翁卫醴所建,是天下好酒之人的圣地。

  洛玄卿给陆晞挡的那一击,伤至右肋,魔气入体,好得很慢。经过秦艽与我们二神的小心处理,总算是留不下什么后遗症了,只是一个月内右手使不上劲儿,对于此事我感到十分的抱歉,并担心几人和我们一道会有再被魔族攻击的危险。但秦艽几人却执意跟随,我们也不好强求。

  “木头脸笨蛋,你不是不愿意进去吗?干嘛还要去为我们挡枪?”陆晞好似埋怨着,将饭菜一勺一勺小心地喂到洛玄卿口中,洛玄卿只是兀自吃着,不发一语,这样子竟有几分孩子般的可爱。

  “你们也救过我。”好半天,趁着吃饭的空档,洛玄卿说了一句。

  “相依为gay!”绿毛鸡咕哝一句。

  “啥意思?”秦艽好奇地凑了过去。

  “在瑶都听一个外商人说的,大概是……”绿毛鸡压低了声音,两人小声地叽叽咕咕听不真切,不时心领神会地向陆晞和洛玄卿那边看几眼,发出邪恶的笑声。

  “绿毛鸡你不要带坏小艽!”我不爽地说,自己却也好奇地往那边儿凑,然而却怎么也听不真切。

  “下次我再告诉你。”秦艽神秘地对我说。

  这一日却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伴着七彩祥云,一位仙子从天而降。这仙子身着华美绚丽的羽衣神裳,飘飘然凌空出生。冰肌玉容,身姿曼妙,眉心一点红色朱砂绝世无双,仿佛她一出现,这天地都失了色。

  “哎哟神公主殿下,您这一声不吭地大驾光临,老朽实在惶恐啊!”醉仙国国都亦有灵光划空而来,醉仙翁卫醴慌忙从远方赶来迎接。

  神族公主没有理会卫醴,却在看到云间墨的一刻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飞奔到云间墨身边:“墨沉哥哥!”

  我眼皮狂跳,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去理会这对狗男女,转而走到卫醴身边,眼眸亮晶晶:“老醉仙,红尘酿还有没有!”

  “云染公主,你这么高调出场,我们的行踪全部暴露了。”云间墨无奈地说。

  “死丫头,就是你喝光了老头儿我积存多年的红尘酿吧!现在居然还想要?没门儿!你叫叶岚吧,墨沉神君常和我提起你这个小煞星!”老仙翁吹胡子瞪眼。

  “哎呀,这不是急着过来看你嘛,哼,都是父皇让我闭关,害得小染这么久都不能见到墨沉哥哥!”慕云染气鼓鼓地说,娇憨的模样惹人怜爱。

  “老头儿你这可不厚道,美酒干吗老藏着掖着,快拿出来给大伙儿尝尝,不然……”我斜斜睨着卫醴老头儿,无视秦艽不时投来的担忧目光,笑容满面地威胁道,“我会亲自去醉仙国千年酒窖中参观的哦!”

  “小染,你父皇让你闭关是为你好,不能因为大家惯着你就耍性子哦。”云间墨耐心地劝说,我从未听他说话这般温柔过。

  “才没有呢!”慕云染歪着脑袋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哎呀,都只顾着和你说话了,还没有带我认识大家呢!墨沉哥哥快给我介绍一下!”

  “哎呀我的小祖宗,你可不要乱来,老夫我这儿还有两坛琉璃春,这可是藏了一千年的陈酿了,今天给大家尝尝,不能再多了!”老仙翁哭丧着脸,肉疼不已。他的宝贝酒啊,自己都没舍得喝呢……

  “咳咳不用了,我们自己来,我叫陆晞,他叫洛玄卿。”陆晞轻咳几声道。

  “我是秦艽。”秦艽笑了笑。“神仙姐姐真好看。”

  “你也很可爱哦!”慕云染捏捏小萝莉的脸蛋,笑眯眯地说。

  “我是叶岚,今晚老醉仙请大伙儿喝酒喔!”我豪爽地挥挥手。

  “哇,太棒了!”陆晞和秦艽、绿毛鸡欢呼。

  “她就是传说中那个……”慕云染掩唇惊讶道,眸光又转向绿毛鸡,“这只鸡居然会说话?”

  “哼,看在你这么好看的份上,本凤凰就勉强不和你计较……”绿毛鸡傲娇地偏过头,却见慕云染露出了惊喜而狂热的表情,在绿毛鸡的尖叫与众人惊恐的目光中,慕云染小公主一把将绿毛鸡抱入怀中,亲昵地蹂躏:“哇,这只鸡太可爱太萌了,好喜欢!”

  我眼角疯狂抽搐,终于见到与陆清安那个未曾谋面的神医有相同癖好的人了,相信他们见面会有许多共同话题……

  绿毛鸡由惊恐变成了享受的哼哼与呻吟,一个绝美的少女抱着一只奇异的绿毛鸡蹂躏,这一幕怎么看怎么诡异,就连云间墨也不忍目睹地偏过头去……

  是夜,大圆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老醉仙的琉璃春一开封就飘香十里,醇厚扑鼻。慕云染仍然抱着绿毛鸡,众人谈笑欢饮,觥筹交错,极尽欢娱。小公主不胜酒力,喝了几口就醉倒了,怀里仍抱着绿毛鸡不放手。绿毛鸡哇哇大叫。陆晞乘兴赋诗,秦艽唱着乱七八糟的小曲儿,老仙翁们仍然埋头喝酒,心道能赚回一点是一点。

  我酒兴上来。“来来来,我为大家弹一曲高山流水!”

  “好哇!”秦艽天真地附和。

  云间墨一个激灵,一时间仿佛醉意全消:“我扶云染公主回屋休息。”他赶紧起身道。

  洛玄卿疑惑地看着他,不知缘由。

  于是我拿出古琴开始抚了起来。于是惊散了一树飞鸦,于是秦艽、陆晞、洛玄卿、老仙翁纷纷面露痛苦之色接二连三告退,于是最后貌似宴席上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倍感无趣,干脆也回房休息了,这场欢宴便以这么一种诡异的方式结束了……

  第二日,百姓传言昨夜此屋闹鬼,鬼怪哭嚎之声不绝于耳,方圆千里鸟兽奔逃。

  “难道我又不小心弹琴了?”我扶额,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慕云染依依不舍地与云间墨告辞,“本宫此次前来,也是代父皇传话,魔族已获得五块混沌盘碎片,让你们快点行动。”她正色道。

  “公主尽管放心!”我道。

  “小绿鸡,要不要和本公主一起回神界呀,神界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哟!”慕云染向绿毛鸡眨眨眼,“有各种各样好吃的糖!”

  “好哇好哇!”绿毛鸡星星眼,但看到秦艽威胁的眸子,只得咽了咽口水,“下次,下次一定带我去!”

  “大家再会!”慕云染冲我们招招手,又依依不舍地与绿毛鸡亲昵了一会儿,这才留恋地乘彩云离去。

  我望着慕云染离去的方向,怔视良久。

  “叶丫头。”老醉翁将我拉到一边,“那神公主是自小与墨沉神君就相识的,不过你也不必灰心丧气,你们现在有共同任务,就是很好的机会。”他语重心长地说。

  我笑了笑:“老头儿你想啥呢,我对小浮子可没有非分之想。”

  “加油,老头子看好你!”老仙翁意味深长地拍拍我的肩,“小老儿去也!”他大笑着化作流光消失在远方。

  “什么呀!”我忿忿。

  袖中的混沌勺又动了动,我收了心,招呼众人:“混沌碎片出现了!”

  “走吧!”云间墨道。

  这是醉仙国的一处平凡小城镇,人口不多不少,但平日里街道上也是人来人往,充满世俗气息。

  “咦,这位老弟是第一次来吧!我这儿有好东西,你要不要?”从一旁的小巷子里钻出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汉子,将陆晞拉到一边。

  “什么好东西?”陆晞好奇地问。

  “这个!”中年汉子神秘兮兮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册子,“精装版的,孟浮生画师倾心力作,里面有不少新奇的东西,保准生动刺激!”

  陆晞翻了翻小册子,瞪大眼睛:“这是春……”话未说完便被大汉捂住嘴:“老弟,五文钱,买不买?”

  陆晞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点了点头,掏出五文铜钱,将小册子飞快地揣入兜中,若无其事地走了回来。

  看着那边鬼鬼崇崇的二人,秦艽不满地说:“又在进行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陆晞忙摆手:“绝对没有!”

  “欲盖弥彰!”

  “小陆子,有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哦!”绿毛**笑。

  我们来到一处名唤“醉陶然”的酒家,坐下。混沌勺显示碎片与此地有关。

  坐了一会儿,门口摇摇晃晃地走进一位青年人。此人不过二十余岁,白白净净,一副读书人装扮,文士长衫打了几个补丁,似乎近况不算好。

  “小二,打二两老酒!”青年人歪在柜台旁,招呼道,递给店小二一个小葫芦。

  在酒肆里的众人发出一阵哄笑。

  “穷秀才又来啦!”

  “现在没被官兵撵啦?”

  “可不是嘛,学聪明了,已经转为地下交易喽!”

  落魄秀才有些面红耳赤,但仍然反驳:“那也是没办法,为了生计嘛!不然哪来的钱买书呢?待我做了大官……”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考了四次不中,还想做大官!”

  “做白日梦去啰!”

  “那个人是谁?”我问旁边的人。

  “那是孟浮生孟秀才,读书不成器,天天梦想着做大官,穷得没钱,现在在画小册子卖咧!”那人笑道。

  “小册子?这就是那个孟画师……”陆晞瞪大眼睛。

  孟浮生苦笑一声,也不再争辩,打完酒摇摇晃晃地走出去。

  “岁月无情催人老,浮生半醉任逍遥!”他咕噜咕噜灌了一口酒,长声吟道,落魄削瘦的身影消失在远处街角。

  “什么小册子?”绿毛鸡一把从陆晞怀中夺出,陆晞忙道:“轻些,别撕碎了!”两人津津有味地凑在一起翻了起来。

  秦艽也去瞄了一眼,然后面色通红地跑开了。绿毛鸡啧啧称赞道:“人才呀,想象力极其丰富,有机会本凰一定要与那孟小子好好交流一番!”

  “少没正经,混沌勺动了!指的是那穷秀才离开的方向!”我喝斥道,几人毫不迟疑地追了出去。

  “酒是个好东西啊!”孟浮生叹道,醉意朦胧,他跌跌撞撞地出了城门,“可使人乐而忘忧。不过是赚些书费路费,便惹得人诟病……贫寒子弟,想出头,难啊……”他惨笑着,不知不觉到了那座破落的古庙旁。“爹娘……孩儿不肖……”他咕哝着,醉倒在那棵庙前的老槐树下,背上的包袱落在地上,书卷哗啦啦洒了一地,他却浑然不觉。

  夜幕渐临,月上梢头,轻风吹拂,破庙中门户大开,神像彩漆掉落,但仍挂着神秘悲悯的笑,似是在召示着世事的变化无常,抑或是什么不为人知的结局。古树下,穷书生沉沉地睡着,唇角带着一丝不知名的微笑,也许在梦中,他看见自己中了举,做了大官,威风凛凛,众人跪服……却不会有人注意到他身上压着的那一块不起眼的铜片。

  “找到他了!”我们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一个场景,我们尝试取出混沌碎片,却发现孟浮生的身体重若千钧,怎么也搬不开。强行施法,又怕惊走了混沌碎片,只得在一边等待。秦艽几人毕竟是凡人,熬夜对身体不好,我便让他们先回去睡,自己和云间墨先在此地守着。

  待秦艽几人离去,我忽觉此时场景有些尴尬——在这月圆星稀之夜,荒郊野外孤男寡女……咳咳其实也算不上,毕竟树下还躺着一个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孟浮生,但这家伙也不晓得何时醒得过来,所以有他没他无所谓。云间墨负手站在槐树下,玄色夜袍融入月影中,但我可以感觉到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这目光竟让我感到了几分不自在。

  “咳咳,今晚月色真好。”我干笑着打破沉寂。

  “嗯,很好。”他道,声音如月华一般,有些幽幽凉凉的,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阿岚,你似乎不太开心。”他突然来的这一句,让我有些猝不及防。我下意识地反驳道:“哪有?”

  “你在与我赌气。”他幽幽开口。我一个激灵:“你爱和谁在一起和谁在一起,开心就好,你喜欢一头母猪也与我无关。”

  他的声音充满笑意:“小篮子,你竟如此贬低自己么?”

  我感到一股血冲上脑袋,不去想他话中的意思,牙磨得咯咯响,竟有想冲上去揍他一顿的渴望。“小浮子,老娘还没有揍过你吧,”我阴森森地笑着。

  “在平时,我可能打不过你,不过今日可不一样,”云间墨笑得一脸欠抽,他向我勾勾手指,“小心中招哦!”

  我怒,天底下居然有人敢挑衅我?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满月的光华肆意流泻着,将天地镀上一层淡淡的银白色。“看招!”我飞身而起,手中飞速结印,湛湛神光化作巨大的天神虚影向云间墨扑去。云间墨玄袍翻飞,独立荒原,长发披散,他从容地并指放在唇边,闭眸念了几句什么法诀,抬手指向虚影,一道白光从他指尖射出,将虚影击得粉碎。

  “果然有几下子。”我冷笑一声,心中却生出几分不安,身上可调动的法力竟只剩六成,不知是何缘故。

  “幻影诀!”云间墨身化无数幻影,绕着我飞速转圈,我竟看不分明。不知他何时出的手,我身边起了一阵白雾,在月光下折射着幽蓝的光。我眼眸一眯,双手向两边一撑,将白雾震开:“这点伎俩就想混淆我?”我足尖点地腾空跃起,法诀变化间万道剑雨向云间墨的虚影射去。

  “来得好,风幕!”云间墨从容应对。

  两人过了百招,竟仍没有分出胜负。我寒声道:“懒得与你接着耗了。我要放大招了!”

  我身姿凌空,一步一步向云间墨逼来,天地间不知何时下起雨来,我的身影似实似虚,一步一白莲,一步一涟漪。声音若真若幻,宛若天籁,又宛如地狱的葬魂曲。“夜雨,微澜。”我垂眸,一指点向云间墨。

  云间墨神色间露出追忆:“这一招,好久没有见过了呢……”他双手一上一下,一手执风,一手擒云:“一念,风云变!”他幽幽吐出五字,在我惊异的目光中,风云倒卷,神光四溢,夜雨微澜,破了。

  “你……”我顺手就要掏琴,云间墨已一把将我擒住:“小篮子,玩够了?”

  “你又使诈!”我怒,“狡猾的家伙,我的四成神力到哪儿去了?”即便是夜雨微澜中没放杀招,也绝不该这么轻易被破的!

  “小篮子,要输得起喔!”云间墨的气息近在咫尺,扰得我思维混乱:“快放开我,我还没使用琴音大法!”

  “唉,猫儿生气的时候,可就没有那么乖巧了。”云间墨叹气。我怒:“小浮子,你以为美男计对我管用吗?我是不会中计的!你等着,待今夜过了,我再揍你!”

  “呐,就是因为以后打不过了,才倍加珍惜现在的时光,阿岚,你说是不?”

  “是你妹!”

  “阿岚,我们可以好好说话。”

  “不听!”

  “我放开你,待解决了碎片的事儿,我们再了结此事,好不?”云间墨终于妥协。

  “这还差不多!”我揉揉酸痛的胳膊,狠狠瞪了他一眼,背过身去不再理他。

  天光欲曙,孟浮生终于悠悠转醒。我们赶紧蹭上前去,“怎么样?”

  孟浮生茫茫地看着我们,久久才回神,他的目光中现出千年仙人才有的那种沧桑:“感觉……过了好久,仿佛有……一千年了。”

  我与云间墨惊异地对视一眼:“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一梦千年?”

  “混淆碎片本就是开天造物时的神秘物事,有这等神异功能也不为怪!”云间墨道。

  “我……我怎么飞起来了!”孟浮生惊恐地望着自己的身体,他正在一点点往上飘。

  “啧啧,这书生运气真好,醉酒梦千年,竟直接飞升成仙了!”我吃惊道。

  “我……成仙了?”孟浮生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又看看我们,“现在,过了多少年了?”

  “一个晚上而已。”云间墨道。

  “可那个深坑……”孟浮生指着不远处我们昨夜斗法时折腾出来的巨大土坑,“昨天还没有的……”

  “咳咳这是意外,昨夜下了一场陨石雨,你就是因为这个成仙的。”我开始信口胡谄。

  “嗯,没错。”云间墨忍笑附和。

  “那你们是……”孟浮生疑惑地看着我们。

  “我们是神界的接引使者,你把那个接引信物铜块给我们就可以飞升了。”我脸不红心不跳,瞎编谎话清晰明了,不带逻辑混乱的。为了证明我们的话,我们飞离地面半尺高证明自己也是神仙。

  “是吗?”孟浮生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半信半疑交出了“信物”。

  “好啦,姐姐送你去登仙台报道。”我笑眯眯接过铜块,朝着他的屁股就是狠狠一脚。孟浮生惨叫一声,身影化作流光消失在了东方日出的天际。

  “方位应该没错吧!”我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道。

  “没错,但是……”云间墨深吸一口气,感觉身上有些发凉。

  我已带天真无害的微笑。“不要紧张,我不急着算账,以后有的是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