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云起苍岚之混沌罗盘 > Chapter6 驭兽猫灵
 
  驭兽国,此国国民通晓驯兽之术,故有许多驯兽师,几乎人人家中都养有兽宠。街道上更可见骑着灵珍兽宠的贵公子,甚至有厉害的驯兽师骑着巨大的飞鸟在空中飞行,引来一阵阵羡慕的惊叹。

  “冰糖葫芦!我要吃冰糖葫芦!”绿毛鸡大叫。它爱吃糖的德性早已在宝璧国就表现出来,现在更是明显。

  “哈,鸡吃糖成何体统?不给你买!”秦艽点着它的凤冠说道。

  “陆小子!快给凰爹爹买冰糖葫芦,不然本凰闹得你晚上睡不了觉!”绿毛鸡转而威胁陆晞。

  “就知道威胁我。”陆晞苦逼地哀叫,掏出钱袋向卖糖葫芦的老人走去,“你们先走吧,我马上跟上。”

  于是我,秦艽和云间墨先走,陆晞和洛玄卿在后面给绿毛鸡买糖。行了一段路,一道白影忽从耳畔掠过。我微微侧身,发现是一只灵猫,雪白的毛。它轻盈地落在一处屋檐上,朝我们“喵”地叫了一声,灵巧地钻进树丛不见了。

  “咦,刚才混沌勺好像动了一下!”眼尖的秦艽叫起来。

  我低头看了一眼安静地呆在袖子中的混沌勺,摇了摇头,一只猫怎么可能吞下混沌碎片?这不现实!但也说明,混沌碎片就在不远处了。

  “木头脸,你每天板着一副脸不累吗?笑一个呗!”我的思绪被陆晞嘻嘻哈哈的声音打断。他们已经跟上来了,绿毛鸡用翅膀卷着冰糖葫芦吃得正欢快。那一脸享受的样子让我眼角不觉抽了抽,也引来众人纷纷侧目。

  “这珍稀禽类实在特别,主人可愿忍痛割爱?我们愿出重金……”有一人忍不住开口,话未说完就被绿毛鸡尖叫着打断:“哥屋嗯,滚!”

  “鸡居然会说话!”

  “妖怪呀!”

  “快逃!”

  凡人见鬼似的躲得远远的。秦艽和我笑得直不起腰来。

  洛玄卿仍旧板着个木头脸,回答了陆晞之前的问题:“不累,习惯了。”

  “哼哼,人怎么可以不会笑呢?不行!我一定要教会你笑!”陆晞志向满满。

  在城中寻了一个下午,那只灵猫再也没有出现过。我们只得在小城中寻了一处客栈暂且安歇。

  夜晚的小城街道依旧繁华而热闹。有搭建戏台驯兽表演的,有贩卖夜宵小物件的,也许是因为许多灵兽有夜间活动的习惯,导致驯兽师们也适应了夜间活动。

  “走,木头脸,我带你去一处极其有趣的地方!”陆晞看着那座灯火通明,传来莺声燕语的红色小楼,不怀好意地说。

  秦艽啐了一口,翻了个白眼,骂道:“陆晞你又在动什么坏心思?被师父知道了打死你!”

  “去醉红楼吗?我也要去!”绿毛鸡兴奋地大叫。

  洛玄卿冷着个脸不答话,被陆晞和绿毛鸡连拉带拽地向那边拖去。

  “我在那种地方杀过几次人。”他面无表情。

  “哎呀这次可不是杀人,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极乐!”陆晞奸笑。

  “你们这群臭男人!”秦艽气愤地一跺脚。

  “哎哟二位公子好面生,第一次来吧!风风,花花,月月,来接新客了!公子莫急,快快里面请!”老鸨的热情笑声从远处传来。

  “还有我!我!”绿毛鸡抗议。

  ……

  我为洛玄卿默哀三秒钟。

  “还是云大神好。”秦艽看了一眼不为所动的云间墨,感叹。

  “混沌勺又动了!”我感觉到袖子一抖,正色道。

  “死猫,给老子站住!敢抓老子的脸,老子扒了你的皮!”有怒喝声从远处传来,我抬目望去,便见那只雪白的灵猫惊慌地向这边逃来,后面追着一个愤怒的人。这人脸上有几道被猫抓伤的血痕,身上还有几个泥爪印,显得有些狼狈而气急败坏。

  我正准备出手,却见那只猫已逃到了一人脚边。那是一个衣着华贵的女子,富家小姐打扮,身边跟着一个丫鬟和一位老嬷嬷。

  “晴川小姐,这……”丫鬟吃惊地捂着嘴。名唤晴川的姑娘弯下腰,柔声安抚着瑟瑟发抖的白猫:“乖,有我在,不要怕哦!”

  “把那只猫给我!”那追来的人怒冲冲到了晴川面前。

  “阁下未免太没气量了些,何必与一只猫斗气呢?”晴川将猫护在身后,直视着那人的眼睛。

  “臭丫头,不要多管闲事!”那人怒道。

  “你这人好生无礼,竟这般对晴川小姐说话!还不快道歉!”老仆人斥责道。

  “好!好!”那人呼吸急促,指着晴川道,“坏我的事,你喜欢猫,我也会让你体会到被猫抓的滋味!”那只灵猫早已逃窜得没了影,那人气冲冲转身离去。

  “胡说,晴川小姐这么爱护猫,才不会被猫抓呢!”丫鬟反驳道。“小姐,我们回府去!”

  “那只猫好快,一下就不见了!”秦艽道。

  我想起绿毛鸡所言混沌有灵之事:“若这只猫真是混沌碎片所化,它的速度我们无人能追上的。无妨,有混沌勺在此,只要魔族不来抢夺,我们可以慢慢设计抓住它!”

  “那就好!”秦艽松了一口气。

  我们回到客栈,在厅堂中坐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陆晞醉醺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烟烟姑娘,来给本公子揉揉肩!”

  便见洛玄卿板着脸从外面进来,背上背着胡说八道的陆晞,手中拎着烂醉如泥的绿毛鸡。

  我的眼皮狂跳,云间墨唇角抽搐,秦艽冷哼一声起身去厨房准备醒酒汤。却看见了更惊悚的一幕——

  只见陆晞翘起一根食指,勾住洛玄卿的下巴,声音充满轻浮:“来给爷笑一个!”

  洛玄卿的脸更黑了,但仍旧面无表情地将身上的累赘背上楼,丢到床上,又面无表情地关上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

  “你问的是路小姐吧,她爷爷是这城里德高望重的长者,家境殷实,路小姐人也善良,公子是想攀姻亲的吗?”

  “路晴川小姐啊,那姑娘很有爱心的,特别喜欢猫。那边有个猫儿巷,全城的野猫都聚在那里,每天黄昏时,路姑娘就会提着一筐鱼,去那巷子里喂猫。那些野猫也有灵气,见了外人都凶,只有见到路姑娘时乖顺得和家猫似的,真比驯兽师还神呢!”

  “猫儿巷……”我沉吟道,问云间墨,“你说那混沌猫灵会不会是躲进了那条废弃的巷子里?”

  “有可能,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要找到它,还得路小姐出面帮忙。”云间墨道。

  “路晴川平时很少出门的,毕竟是大家闺秀,我们可以在黄昏时到猫儿巷口去找她。”陆晞接着说。汇总了众人的情报后,我们渐渐整理出一条明晰的思路。

  黄昏时的灵华城,笼罩在夕阳淡淡的金色余晖下,夕阳将街道建筑物与人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坊间有三三两两的人结束了一天的生活往家中赶,遇到熟人便三五成群地悠然攀谈起来。在这日与夜的交界时分,一切都显得那样宁静、安祥而慵懒。我们在猫儿巷对面的一座茶楼靠窗坐着,从这里的窗户看去,路府的大门到猫儿巷一带一览无余。

  “几位客官,茶楼要打烊了。”一位茶楼的小厮过来提醒道。

  “唔,可以再等一下么?”秦艽恳求道。那边,云间墨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巷口,一语不发,洛玄卿只顾着低头默默喝茶。陆晞也紧盯着窗外,“来了来了!”他激动道。

  小厮了然地点头,一脸暧昧地说:“原来几位客官是为了看路小姐啊,公子莫不是对路姑娘上了心?可去花柳巷寻王嬷嬷,她是城里有名的媒婆,找她准成……”

  “啊,多谢你的提醒,不过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再会!”我冲小厮摆摆手,几人如风一般向茶楼下冲去。后面小厮诚恳地补充:“凡事莫心急啊公子!”

  路晴川身着橙色对襟小袄裙,手提竹篮。带着两位仆从来到了猫儿巷口。她示意仆从在巷口等候,只身一人走进了巷子。

  “小家伙们,出来吃晚饭了!”她轻轻地唤了一声。

  一只只碧绿的眸子在黑暗的角落显现出来。我看了看天色,暮色四合,很快就要暗下去了。几人藏在一处废弃的屋顶上,密切地关注着。

  猫儿们陆续走了出来,聚在路晴川的身边,慵懒而优雅地享用起晚餐,它们或坐或卧,形成一幅和谐而美妙的图景。

  “它出现了!”秦艽低声道,果然,那群野猫中,有一只不起眼的白色猫儿,正安顺地卧在一边。

  “不要打草惊蛇!”我做了一下口型,“找机会出手。”

  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随着一声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哨声,猫群开始不安地躁动起来。有些野猫甚至露出了锋利的獠牙,路晴川惊慌地站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坏了,是驯兽师的口令,意思是……攻击!”绿毛鸡惊道。陆晞点点头,他曾感兴趣地买了一本《驯兽师入门手册》,里面便有对这种哨声的记载。只是因为内容太复杂,他翻了几下就失望地收起来了。

  “是昨日之人的报复!”云间墨冷声道,洛玄卿已如鬼魅般向一处废墟闪去。野猫们似乎在极力挣扎着不愿伤害晴川,但仍在哨音的逼迫下向晴川逼近。晴川面色苍白,退到墙角无路可走了。

  “小姐!”巷口的仆人慌张道,却也不敢上前,一个丫鬟已飞奔向路府报告去了。仆人颤抖着手拿着木棒,小心翼翼地向巷中走去:“小姐莫怕,阿成来救你了!”

  “那只白猫没有受影响!它逃走了!”我低唤道,“云间墨,绿毛鸡,你们去追灵猫,陆晞,你去看洛玄卿那边怎么样了。我和秦艽在这里守着,若路姑娘有危险就出手相助!”我迅速分配任务,几人来不及多想,纷纷向不同方向赶去。

  终于,有一只面色狰狞的黑色野猫将利爪向路晴川抓去,路晴川捂脸尖叫,仆人大叫着拿着棒子冲上去:“我和你们拼了!”我和秦艽对视一眼,她手中几根闪亮的银针便向下飞去,扎在那几只离晴川最近的猫身上,停止了猫儿的踩动。我飞身而下,法力震荡之下将其余的猫震退。那边的哨声也停止了,洛玄卿应已将暗处之人制服。

  “你是……”路晴川迷惑地看着我。我朝她一笑:“不要怕,已经安全了。”

  后来的事就很顺利了。路家老爹得知女儿遇险,慌慌张张带了一群家仆举着火把赶了过来,周围的许多街坊邻居也纷纷出来看热闹。我和秦艽将惊魂未定的路小姐平安送出,路老爹连连感激。路晴川扑到老爹怀里大哭不止。洛玄卿和陆晞制服了暗中之人,果然是昨日那人。原来此人是一名驯兽师的仆从,因昨日之事而急急想给路晴川一点教训,驯兽师出面道歉并领回了作恶的仆人。好在路家为人和气,最终也没有过多追究……这场“猫儿巷闹剧”才落下帷幕。

  云间墨与绿毛鸡也很快赶回来会合,他们将猫灵引入事先布置好的阵法中,终于将其捉住。猫灵化出混沌原形,与其它混沌碎片结合。

  “叶丫头真是好心计,把我们引开干苦差事,自己去英雄救美。”绿毛鸡不满地咕哝。

  “还不是怕你们沾花惹草,省得动了人家姑娘的心还不负责!”我反讽道。

  “就是!”秦艽附和。

  驭兽国事了,众人心情都轻松了不少。陆晞仍念念不忘逗笑洛玄卿之事,这会儿又拉着他去看驯兽表演去了。我们几人便在集市上随便逛逛,准备第二日启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