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云起苍岚之混沌罗盘 > Chapter3 妙音有琴
 
  妙音国,是一个以琴师为尊的国家。因国王喜爱音律,故在皇都中设下了天乐坊,每至政事之余来此听曲,听到欣悦之时,便会封赏琴艺高湛的乐师,赐其崇高礼遇。

  像我这样琴艺诡谲杀人于无形的人,估计国王不会喜欢,不然我也去天乐坊弹奏一曲,享受一下那所谓的崇高礼遇。

  由于被云间墨坑了心情不爽,我这一路都没和他说话。行至皇都大街上,四处都有开设乐坊,丝竹管弦之音绕梁不绝,街上随处可见背着乐器的琴师。这般盛景按理说不是什么振兴国家的好现象,但偏偏这国王也不算昏君,将国家治理得繁荣富饶,实在无可指责。

  我们到了一处僻静街角,将混沌勺置于平地。混沌勺转了几圈,摇摇晃晃地锁定了方向。那是一个背着古琴,寻常人家打扮的少女。

  “跟上她。”云间墨道。

  我们马上动身,紧随其后。那少女先是在一处面馆用过餐,待天暗下来住进了一家客栈。我们也紧跟着住了进去。为避免生出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决定先弄清她的目的,再旁敲侧击地询问碎片之事。

  少女在窗边的一张木桌旁饮茶,不远处有两道鬼鬼祟祟的人影。

  “谁先上?”

  “你上,女孩子搭话动机比较纯。”

  “你上!年轻少女一般不会拒绝美男子的搭讪。”

  “你上好一些。”

  “你上,我琴技太渣,和人家琴师没有共同话题。”

  眼见得人家姑娘一杯茶喝完准备走了,云间墨终于妥协:“行,我上。”

  云间墨理了理衣冠,一副翩翩公子扮相,走到姑娘面前。

  “姑娘可是琴师?”

  “是。”琴师姑娘应了一声,抬起头来,似乎有些疑惑。

  “在下不巧也略学得几分琴技,此此次入帝都,正是欲结识一些同好,向大师学艺,以求精进。姑娘可愿与在下交个朋友?”云间墨缓声道。我在暗处向他比了个大拇指。还说没和姑娘搭过讪,看这娴熟的,绝对是情场老手。

  姑娘起身行了个礼:“小女子不过乡野平民,承蒙公子如此抬爱,实在惶恐。”

  两人很快便谈起话来。云间墨也不忘正事,三两下就将话题转到了古琴之上:“宋姑娘学识如此广博,想必这琴也甚是不凡,不知在下是否有幸一观?”

  “并无特别之处,此琴乃家父临终前为我制得,在小女子眼中是极为珍贵的。”姑娘道,将古琴的盖子缓缓揭开。

  “自然,令尊心血之作,在姑娘心中无可替代。”云间墨细细端详一番,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在一旁事不关己大吃大喝的我,“真是好琴!”他抚掌赞道,“在下恰有一位友人,在制琴一道上颇有造诣,可否请她一观?”

  “叶姑娘,快来看看这上等好琴。”云间墨热络的招呼我。

  我心中大骂,传音道,你们聊得好好的扯上我干嘛?面上却强作惊喜道:“哎呀,真是好琴,你看看这质地,这做工,多用心!可惜令尊已经过世,不然真想与他畅谈制琴之术。”

  这不是怕你在一旁孤独寂寞无聊吗。云间墨传音回来,一边配合地点点头。

  姑娘抿唇笑道:“这位叶大师真有趣。”

  我于是开始更加浮夸的表演,左听听,右敲敲:“质地清脆,宛若凤鸣之声;琴音悠远,如灵泉击玉。哎呀,姑娘,你这琴可不得了,竟有混沌之气缭绕其上,覆盖神理道纹。他日若在天乐坊奏上一曲,定能引来鸾凤和鸣,金龙吐瑞,使人置身仙境,沉醉其中,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看出些什么没有?云间墨暗中再传声,一边配合地点头称赞:“嗯,说得好,说得太对了……对对对……”

  混沌碎片不在其中,但此琴有混沌气息,应曾与碎片长期接触过。我传声道。

  姑娘本来面带微笑,但看到我们这一唱一和装腔作势越说越不靠谱了,神色也不禁变得古怪起来,尤其看我摆弄这古琴,对它上下其手,有些紧张道:“那个,谢谢你们的夸奖,但我暂时不想卖掉此琴。”

  我眉毛一挑道:“姑娘这是说的什么话?是不相信在下的评价吗?我们不是夺人所爱之人,不会对姑娘的琴有半分念想。而本制琴师的话亦是样样属实。他日在天乐坊演奏时,自见分晓。罢了,姑娘既心有芥蒂,在下便不再品观,不过仍要谢过姑娘,让在下有机会得见此绝品古琴。云兄,我们告辞吧!”我扯过云间墨的袖子,传音道:撤!两人果断抽身离去。

  姑娘有些迷糊地看着两人的背影:“这两人真奇怪,不过,也许大师都有几分古怪的性格吧……”

  三日后的天乐坊,在仪仗队的簇拥下,国王的銮驾抬入了坊中。这皇城百姓自小在乐音中泡大,对坊间每月的新曲亦是极为关注的,此时万人空巷,皆围挤在天乐坊附近的阁楼上,等待着各位琴师的演奏。

  我和云间墨挑了一处较高的楼阁便于施展法术,虽不能真正引来天地异象,但用幻术糊弄一下凡人,还不算难事的。天乐坊的坊主是一个二十余岁的美丽妇人,风姿绰约,声音柔美,报出一个又一个节目名。有二十多个宫装少女奏古琴,声音清脆如流水叮咚,让人仿佛在山间溪畔,静听大自然的细语;也有白须飘飘的琴技大师,演奏一曲气势恢宏的《塞上行》;有反弹琵琶,脚踏鼓点的舞者……国王眯着眼,侧卧在摇椅上,很是享受的样子。

  “下一位是宋鱼歌姑娘,曲名叫《花灯夜》。”坊主的声音响起。我摇摇闭着眼眸听曲儿的云间墨:“起来干活儿了!”

  “你自己放的话,自己解决。”云间墨悠然道。

  “小浮子,咱们现在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怒。

  宋鱼歌开始演奏了。她的琴技很好,的确可以用炉火纯清来形容,有惊艳与打动人心的力量。人们听着听着,仿佛身边开始下起了花雨,有凤鸟清越的和鸣在琴音中流荡。不知是谁第一个发现:“天现异象了,看!有龙凤在盘旋!”

  “还有漫天花雨!太美了!”有少女惊呼。

  宋鱼歌愣了一下,但由于早有心理准备,她并不心慌,纤纤素指轻拨,将琴声演绎得更加动人。

  “惊讶什么?都安静地听!天现异象,正是神乐的感召。”国王睁开眼发话了,显然心情很是不错。一曲奏罢,异象这才散去。国王长笑而起:“宋姑娘有如此神异的琴技,实是我妙音国之大幸!宋鱼歌,你可愿成为我宫廷的一品乐师?”

  “承蒙大王抬爱,只是,民女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宋鱼歌忽然抬头道。

  “宋姑娘但说无妨。”

  “可否让民女与三皇子姬城见上一面。”宋鱼歌声音有些颤抖。

  “城儿他……”国王怔了怔,声音忽然哽住了,众百姓也是一片寂静。“已在半年前,病故。”

  这件事皇城百姓都知晓,只是宋鱼歌初到皇城,并未过多打听。我和云间墨也愣住了。便见宋鱼歌睁大了眼“这不可能!”猛地抱起古琴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

  我和云间墨连忙追了过去。直追至曲临江边,宋鱼歌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口中不断喃喃:“你说你会等我的,等我在天音坊曲惊四座的那一日,你为什么不等我?”

  她坐在江岸边,自言自语般开始历数那一些往事。

  原来四年前,三皇子姬城按妙音国的传统惯例到民间采风,即收集曲谱。在钟梁山下遇到了制琴师宋数的女儿宋鱼歌。两人很快就产生了感情。姬城许诺要十里红妆来娶她,但宋鱼歌坚持要自己琴技大成之后去首都找他。

  “待我琴技大成之时,天音坊内曲惊四座,你再十里红妆来娶我,可好?”她笑容明媚,那样的自信与认真。

  “好,我等着那一天。”他笑了,那一袭白衣消失在江南的水墨烟雨中,却怎知,那一别,竟是永恒。

  “姬城,我来陪你。”宋鱼歌忽然站起身,惨笑着向江心涉水而去。我与云间墨同时变色,飞速冲上去拉住了她。

  “宋姑娘,冷静!”

  江上的风瑟瑟地吹着,淡淡的白雾将两岸笼得不清晰。宋鱼歌苦笑道:“何必拦我,多年的执念化作梦幻泡影,此生已无意义。”

  “如何没有意义?宋姑娘,你不是为自己而活,还有你的父亲、你的三皇子。他们不得已离你而去,但他们绝对更希望你好好地、坚强地活下去。你还有理想,还有无双的琴技,还有更多实现价值的机会!”我正色道,突然发现自己熬得一手好鸡汤。

  “阿爹最大的希望,是我能有一个好的归宿。”宋鱼歌靠在我怀里,泣不成声。“那把古琴,是他给我的唯一嫁妆。”

  “谢谢你们的帮助。”宋鱼歌感激地望向我们,“你们是神仙吧,那天地异象,也是你们幻化出来的,对吗?”

  “这都被你猜出来了。”我坦诚道。

  “他在下面,还好吗?”宋鱼歌怔然道。

  云间墨掐指一算,“已转世投胎,逝者已逝,无需挂念。”

  宋鱼歌静静地笑了,她起身,向我们深施一礼:“鱼歌谢二位神仙救命之恩,我已释然,不会再寻短见了。若有能帮助二位神仙的地方,鱼歌定竭力为之。”

  “的确有一事。”我点头道,“宋老先生制这把古琴所用木材在何处寻得?”

  “在钟梁山杏花村,你们打听宋数先生的故居,会有人带你们去。那院子里有一棵参天古树,后被雷劈断,父亲便是用那劈下的木材制得古琴。”

  第二日,宋鱼歌被封为一品宫廷乐师,入宫与多名古琴大师研习、编纂、补充妙音国秘典——《乐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