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霹雳之千古枭雄 > 第九章;借刀杀人
 
    广寒生大骇,好在心中早有防范,身形微微一侧,险之又险的躲过逼人疾掌,同时道元倏提!

  “应掌教,您这是干什么?”

  惊魂未定的广寒生双掌高举,杀招暗藏,盯着面无表情的应无骞问道。

  应无骞冷笑开口,“广寒生,你跟在崇玉旨身边那么久,莫非不明白好奇害死猫的道理?”

  闻听此言,广寒生心知杀劫难逃,干脆心下一横,一式道招悍然杀出。

  “道炁长存!”

  面对迎面而至的道招,应无骞正欲出手,忽闻身后箭矢离弦!

  “一箭定涛!”

  只见定涛箭散发着水蓝色光华,磅礴的内元波动四溢而出,大有一箭定波涛之势。

  身为弓弧名家的副席,楚遗的箭术极其高明,箭矢既离弦就绝无回头之理,轻而易举破开广寒生的道炁长存后,定涛箭势头不减分毫,自取对方心口命门!

  “我命休矣!”广寒生绝望的喊出一声,双眼不由闭上,仿佛已经看见自己惨死的景象,心中更是后悔不已。

  他于深夜离开万堺朝城,自然不是出外观光,朝城之外邪魔肆掠,若非情非得已,他又岂会以身涉险。

  结果偏偏还让广寒生撞见了秘密会面的应无骞与楚遗,即将会被杀人灭口。

  然而就在定涛箭要索走广寒生性命之时,应无骞终于动了,浩瀚儒元聚于掌心,竟是一把抓住了势不可挡的定涛箭。

  同时,应无骞的另一只手在广寒生身上连点数下,封住他体内道元,与废人无异。

  见状,楚遗皱着眉头从隐蔽处走出,看向应无骞,沉声道;“应掌教,道门此人一定听见了我二人谈话,若不杀,后患无穷!”

  原来,楚遗见应无骞对广寒生只禁不杀,以为他是顾念四教情谊不忍下手。

  可楚遗显然太低估应无骞的狠辣,将定涛箭扔回给楚遗,应无骞忍不住笑了起来。

  “呵呵呵,四教情谊?吾只是儒门掌教,其余三教与吾毫无关系,至于广寒生嘛,你与吾都不能杀他。”

  “嗯?”楚遗心思转动,向来灵敏机谨的他,隐隐明白了应无骞的用意。

  “应掌教的意思,是担心如果我们出手杀掉广寒生,会暴露身份,所以要杀他,必须借助他人之手。”

  “哈哈哈,楚遗你果然没有令吾失望,没错,吾的儒元波动太过明显,而你的定涛箭同样是标志性武器,只需交由弓弧名家的人一辨认,便能轻松确认你是凶手。”

  应无骞说完,脑海中开始思考要怎样做,才能不着痕迹的处理掉广寒生这个麻烦。

  这时,楚遗眼中狡黠之色一闪而逝,提议道;“应掌教,让广寒生死在我二人手中自然不好,但若是死于幽都邪魔之手,可就是广寒生自己为道捐躯了。”

  闻言,应无骞眼睛一亮,楚遗的办法十分可行,只需将广寒生丢在幽都冥洞附近,那些游荡饥饿的邪魔,必定会将其分而食之!

  如此一来,既可以解决广寒生这个隐患,又可以不担任何责任,确实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不过,也正因为楚遗提出的这个办法,让应无骞对他更为忌惮起来。

  “好一个楚遗,心思缜密,阴险狡诈,看来即使日后吾要跟他合作,也要随时随地提防着他,否则说不定哪天,吾就被楚遗给卖了。”

  心中虽是这么想,应无骞表面上却还是露出一抹微笑,“真是个不错的法子,就按你说的办,吾等现在就将广寒生带到幽都冥洞附近。”

  “正合我意。”

  当即,应无骞提起一脸死灰的广寒生,就和楚遗一起迅速朝着幽都冥洞靠近。

  随着离幽都冥洞越来越近,四周的环境也是急剧变化,黯夜之下,诡异的钩月早已不知不觉的把自己藏进云层里,惨白的光立即变成了无底的暗。

  翻滚着的阴云带着梦魇遮住仅有的一点点光,呜呜的阴风吹着,充满了邪氛的声音环绕,似哭,似笑,似悲.........

  “应掌教,前面就是幽都冥洞了,不宜再往前靠近,就在这里将广寒生丢下吧,他被你封了道元,跑不掉的。”

  楚遗指着前方被浓浓黑暗掩埋的冥洞入口说道。

  应无骞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转手就将广寒生像垃圾一样丢出,扔在荒芜的大地上,举目皆是黑暗,心中尽是对未知的恐慌。

  这一刻,广寒生怕了,比起死亡,他更害怕幽都邪魔,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对待人类极其的残忍嗜杀,落在他们的手中,远远比死亡还要恐怖。

  “应掌教,我自知必死,但是求求您了,请您看在大家同为万堺同修的份上就给我一个痛快吧,千万别让我落在邪魔之手啊!”

  对于广寒生的苦苦哀求,应无骞心如止水,波澜不兴,无谓的善良,只会害人害己!

  自己和楚遗都不能杀害广寒生,同样也不能放任其自杀,只有死于幽都邪魔之手,才能让这个谜团永远成为谜团,真相永远不被世人得知。

  “楚遗,走吧,返回万堺朝城。”应无骞淡淡的对楚遗说了一句,随后身化莹莹绿光消失无影。

  楚遗则淡漠的瞥了一眼孤苦无助的广寒生,紧随应无骞而去。

  而当二人前脚刚走,一阵阴森笑声伴随诗号响起。

  “刀斩血,骨磨刀,血峰无弦奏哀嚎。”

  “桀桀桀,美味的生人气息,真是让吾兴奋啊,吾的刀锋已经很久没磨了。”

  幽都刀者乍现,黑袍袭身,掌持冷锋,额前白发随风舞动,肃杀之意登时席卷广寒生浑身上下。

  来者正是幽都三煞之最的刃煞!

  “邪魔!不!我不想死!”

  面临死亡,广寒生心中涌现出极强的求生欲望,纵使道元被封,也是拼了命的拔腿就跑。

  “人类,挣扎吧,能死在吾的刀下,是你的荣幸!”

  刃煞双眼开合,手中冷锋翻转,只见一道弯月刀芒划破天际,一声惨叫响彻云霄,漫天血雨喷洒,广寒生竟是被斩成一地碎肉,唯有骨骸完整保留。

  来到广寒生的骨骸附近,刃煞捡起一块腿骨,就那么磨起自己的刀来。

  “咯吱咯吱.....”

  锋刃与腿骨的摩擦,发出一声声渗人的响动,为这昏暗的天地,更添几分诡异阴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