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白嫣姜卿 > 第200章 送行
 
晚上,人就是幺妹守夜,英子一行人都已经回去了,她打着哈欠,揉着困顿的双眼搬个凳子坐在院子门口。

外头温度低,吹一会儿困意就会消失。

“掌柜的,你还不回去么?都快亥时了。”幺妹压低了声音问道。

她摇了摇头,想了许久还是说道:“幺妹,今天晚上我替你守夜吧,你已经好几天没怎么休息过了,这样下去身体可不行。”

幺妹不肯:“没关系的,反正也就这几天而已,今天沈大爷已经醒了,指不定过两天她身体就好了,到时候也不需要我们这么守夜。”

屋里头静悄悄的,整个院子也就旁边几间屋子里,躺着几个病人,一阵若有若无的说话声,随着风带了过来。

“你总不希望沈大爷醒过来,看到的是憔悴的你吧?养好了自己身体,才能更好的照顾别人,不然,指不定日后还有沈大爷反过来照顾你。”

“可是……”

“好了,乖乖听话,你都好几天没回去了,不怕你爹娘担心吗?”她走上前去,扶着她的肩膀将她拉了起来。

幺妹犹豫了一会儿,回头看了看屋子方向,里头只点着一根蜡烛,光线昏弱,无法驱除浓浓的黑夜。

“好吧,但是掌柜的,你可千万不能睡着,万一晚上沈大爷醒了过来……”

白嫣打断她,好笑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可比你大,哪会不知道那些事情?既然是守夜,又怎会睡着?”

将幺妹送走以后,院子里就只剩她一个人,前面郎中还未休息,等候多时,跟着也就走了进来。

“大夫……”她压低了声音喊了句。

郎中伸出手指立在嘴前,做了个安静的手势,随后提着药箱进了屋里。

沈大爷晚上与她说了话没多久,就又睡了过去,便再也没有醒过来,虽然有着微弱的呼吸,可却依旧能让人察觉到,那呼吸声越来越弱。

“大夫,你看情况如何了?”她小声问道。

他号脉,半响后才收回手,两条眉毛皱在一起,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三两个呼吸后全都化为一声浓浓的叹息。

“他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找来千年人参万年灵芝,也就只能给他续一口气。”郎中无奈的摇了摇头,“准备后事吧。”

沈大爷面容苍白,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呼吸弱不可闻,两床被子也无法给他带来温暖。

她伸出手,握住被子下的那只手,远低于自己体温的手,布满苍老的皱纹。

这双陪伴她开铺子的手,为她做了不知多少点心,却在这么一场荒唐的闹剧下,使不出一丝力气。

白嫣说不上来此时的心情,明明人就在面前,可自己却没有丝毫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生命一丁一点的流逝。

“沈大爷,我该怎么办才好?”

她眼角干涩,流不出来一滴泪,胸口却闷得喘不上来气。

寅时,沈大爷最后一口气也咽下去了。

她呆愣愣的坐在床边,整个人蜷缩着坐在凳子上,摇摇欲坠,身上数不出来一丝力气,好似被抽空了般。

一直坐到了天亮,已经过了一个时辰,身上冰凉一片,直到阳光从窗户招进来,透过薄薄的一层窗户纸落在她的膝盖上,她才回过神来。

“掌柜的。”幺妹的声音传来,微微的喘气。

她匆匆推门进来走到床边,连忙说道:“我实在睡不着,大清早就醒了,想着掌柜你还没吃饭,顺便带了点吃的……掌柜的,你怎么了?”

得到休息的幺妹多了几分活力,说话语气也精神不少。

她察觉到白嫣的不对劲,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床上,沈大爷依旧没醒,静静的躺着,如同一尊雕像。

他心中突然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伸出颤抖的手凑到他的鼻间,除了冰凉的空气,什么也没有。

“沈……”

食盒重砸在地上,饭粒和汤水溅了一地,屋中一片沉默,窗外阳光照得人眼睛生疼。

沈大爷没有家人,唯一一个住所就是铺子二楼,原本偌大的二楼都是他一个人活动场所,后来分出了大大小小的空间,只留了一个角落,摆了一张床,和两个柜子,一个衣柜,另外一个则放着各种杂物。

他身上所有的钱加起来不过五十五两不到,全都放在床底下的盒子中,里面还放了好些零碎的小物件,压在最底下的是一封信。

信纸已经泛黄,上头还清晰的字迹能看出这是一封年轻的女子写来的,约定好了一同私奔。

其余没什么好整理的,柜子里的衣服一件一件拿了出来,放进包裹,被郭正背在身上,准备带出去。

“幺妹现在如何?”她轻声问道。

“英子正在安慰她呢,也许过两天就没事了吧。”郭正叹了口气,也没说别的,就背着衣服出去了。

铺子的一楼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桌椅全都顺到墙边,被各种花圈挡住,整个铺子被设成灵堂,一口黑漆漆的棺材摆在正中央,沈大爷的尸体就躺在里头,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白色丧服,被小敛用的白布从头包到脚。

她把那封信拿着,下了楼,卫婶子上前来低声提醒道:“白姑娘,该大敛了。”

大敛用的绳子早已经准备好,她点了点头,过来帮忙的汉子们就拿着绳子上前将尸体捆扎好。

三日了,从沈大爷身死到如今大殓,已经过去足足三日。沈大爷被冤枉的消息,已经传遍全城上下,而他身死的消息,也随着传闻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只恨姚元龙和原来的县令已经被穆文睿带走,否则怕是每个人最起码都要狠狠的唾他们一口唾沫。

铺子外人不多,大多是曾经的客人,而那些被姚文龙收买的人,则没有一个人有颜面站在此地。

沈大爷一生无儿无女,孑然一人,死后白嫣众人去代替她的儿女为她穿上丧服。

合棺,棺起,哀乐响起。

好好当当的一队人马抬着棺材朝城外走去,那日阳光正好,东风温暖。

“沈大爷,我定然不会辜负你的希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