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灵魂画手 > 篇外:逃难(五)
 
  高凡原本有的‘扭曲’视野,是能看到人类的情绪的。
  现在来到100年后,来自银钥匙的伟力被剥离出身体,也没什么系统面板了。
  但‘扭曲’视野还在,并且莫名能够看到更多的人类情绪,他为难民们画蟾蜍之画,就是看出难民们的集体意志,蟾蜍不枯,难民不死,以此为描绘对象,画出是什么?这是支柱之画、国运之画。
  一定是穿越过程中发生什么……不对,高凡在动笔画北平城前,回顾了一下自己的技艺来源,这个猜测被他的灵感否定。
  不是因为穿越,而是因为……没有穿越。
  似乎和那些与高凡一同穿越至今的精神病人们有关。
  也许有另外一条时间线上的高凡,获得了某种唯一存在式的神秘位阶,影响此刻的高凡,获得了画出支柱的技巧。
  一边如此想着,高凡一边目视那在阴云中趴伏犹如一头亘古巨兽般北平城,开始在画布上落笔打底,而随着高凡用线条勾勒出北平城的模样,那凝聚在北平城上空的阴云,似乎开始逐渐变簿,似乎是一座地狱之城,逐渐剥去混沌外衣,将真身裸露于青年军面前。
  与此同时,变化也在北平城内发生着。
  ……
  北平大学。
  上次游行失败,导致数十名学生领袖被关押,北大学科长陈仲甫多次出面斡旋,学生们仍未被释放,这导致学校像是个火药桶,学生们的愤怒被压抑着,亟待释放。
  但如果再一次盲目暴动,只会再一次让学生们的鲜血撒在古老的北平街头,无法唤醒这座城市麻木的民众。
  很多学生仍然保留着革命党人发给他们的烈士红巾,这些旧印,能够让他们维持清醒与理智,但也让他们躁动不安,热血在腔中涌动,大好头颅亦是可丢,只要将这腔热血挥洒。
  老师们把学生们强制留在教室内,讲课授业,告诉这些学生们,你们是这個国家的未来,不能轻抛自身。
  学生们亦是回复,国将不国,妖魔横行,四万万华夏百姓为鱼肉,为刀俎,北平城更是被困为妖魔巢穴,为北洋魔军源源不绝提供军力,世事艰难如此,何不奋死一搏?死也死得干净!
  “你们以为死就能死得干净么!”老师厉喝,“你们便是死了,也会变成被驱使的妖魔爪牙,变成恶魔之军,去涂炭人间,你们必须活着,多委屈多苦难都要活着,若能维持心中信仰,才是为我们苦难祖国唯一能做的事!”
  争论声中。
  宴奴们在学生和老师们后颈上嘿嘿冷笑,它们鼓动着学生们快点去死,去愤怒,去死,而老师们面对满腔愤怒,却被爪牙操纵的学生们,毫无办法,只能看着学生们逐渐暴动起来,他们喊着口号,冲出教室,准备走上街头,进行暴动。
  宴奴们欣喜得看着这一幕。
  所有的愤怒与不甘,都会被扭曲成通向地狱的捷径。
  一旦理智被彻底淹没,又一个爪牙就诞生了。
  源源不绝的北洋魔军,就是这样出现的,北平城这个大魔窟,是北洋军最大的兵源地。
  ……
  北平监狱。
  由亲凡召唤出的十万精神病人,经过甄别之后,还有五六万被留在北平,其中大部分都被关在北平监狱,因为这些病人有着奇妙的传染性,把他们留在城内的话,一些普通老百姓也会被感染的神经起来。
  一次召唤,没召唤出兵源,反倒召唤出了传染源,这让皇帝袁项城很失望。
  但每个北平城中居民,都是他的筹码与祭品,也不能轻易屠杀,那是浪费,所以把精神病们中传染性比较强的投入监狱,信仰比较坚定的扔出城去,剩下那些不过不失的,则在城内圈禁生活。
  精神病人对各种安排都非常配合,他们可能是监狱里最乖的犯人。
  被打骂拷问时,完全配合,有什么说什么,但说出来的全部都是狂言谵语。
  什么住在多少多少层,什么龙的传人、拉莱耶之主的邻居,什么没有主治医生的电击很无聊,看不到八条腿的护士很寂寞等等。
  即便是因为监狱里一下子关了太多人,导致口粮跟不上,每天只给他们一点米和一点水,勉强维持生命,精神病人们也对此表现出了乐观与豁达,从不抱怨,更别提反抗了。
  这导致狱管对精神病人们的监管越来越松,甚至让他们自治推出所谓的‘楼长’,狱管管楼长,楼长管精神病人,北平监狱内一片和谐。
  但就在这天,狱管在梦中醒来,忽得看到眼前一张大脸,他吓了一跳,这才辨认出是一位楼长,目前整个北平监狱有十二名樓長,这是其中一个……但,不對啊!
  狱管忽得意识到,自己是在监狱之外,自己的房间里,这和监狱的监禁区,隔着好几道墙呢,犯人怎么会跑出来!
  我枪呢……?
  狱管找枪的时候。
  “嘿~别动。”那楼长神经质的笑着,一只手拿着枪,另外一只手还拿着钥匙圈,钥匙圈上串着一大堆钥匙,那是整个牢房的全部钥匙。
  “你要干什么……”狱管惊慌质问。
  啪!
  枪声响了。
  狱管脑门上一个血窟窿,整个人重新摔在床上,鲜血从后脑泊泊的流淌。
  “都说了别动……诶?你没动,抱歉抱歉~”这位楼长非常抱歉的说,“我应该警告你别说话的,是我的错。”
  拿着钥匙,楼长出了狱管房间的门,门外已经是一片混乱,众多精神病人挟持了那些狱警,这突如其来的暴動,由一直非常配合非常乖巧的精神病人们发出,就显得尤其措不及防,而随着这位楼长拿到全部钥匙,更多的精神病人被释放出来。
  他们乌泱泱的拥出监狱,瞧着天空中被释放出的一线光明,如痴如醉。
  北平城已经五年未放晴的天空中,此刻出现了一个异状,宛如是天神挥刃,刀劈斧剁的鬼斧神工,把阴霾覆盖如二重苍穹的北平天际,砍出了一线光明。
  白耀耀的天光,就从这个抵天接地的缝隙中射入,而对精神病人们来说,这就是终极的召唤。
  这抹天光,同样照耀在北平大学,以及其他大学那些愤怒的学生身上,这些学生们拿着旗帜和标语,拥在学校门口,正要走上街头,即便是死在独裁者的枪口下,也要用鲜血唤醒沉睡待死的北平市民。
  但这一刻,被光明照耀,他们面向光明,脸上也浮现出了光明。
  属于北平城的人类集体意志正在被重新塑造。
  这意志借由高凡的笔触而成型,在他面前的画中,被阴霾重重困锁的北平城被犀利的笔锋划开了一条裂缝,这一点光明,比高凡预料中要多,撕开北平城属于旧日仆从的牢笼,也比他想像中要容易。
  高凡的灵感告诉他,是北平城内那些精神病人在帮忙。
  总之,无论如何,北平城五年未散的神秘之囚,至此被掀开了一个口子。
  已经秣兵历马的青年军,眼瞧着这一幕神迹的发生。
  林凯因望着宛如正在掀开帷幕的北平城,只觉心神动摇。
  “冲!”
  随着一声令下,青年军像是洪流那般卷向了露出破绽的北平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