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品刀大会,仙刀出世
 
  刀,是无情的刀。

  无声而落下……

  神刀山庄外,近到护庄的刀客,远到四周江湖众人,只感到一股凌厉杀机擦面掠过,浑身挥之不去的寒意。

  刀,是如此地快!

  他们连死亡的恐惧都不曾升起。

  竖刀、挥刀、收刀……

  骑牛小道竖掌成刀,挥刀后又收招,快得让他们眼皮都来不及眨一下。

  咔擦咔擦……

  破碎声阵阵。

  他们回头而望,立刻就见到那坚不可摧天外而落的试刀石密布龟裂,如蛛网一般蔓延,最后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轰然崩解。

  天外奇石是如此地沉重,砸落在地,轰然作响。

  “这一刀…”

  场面沉寂下来,众人相觑无声。

  手中无刀,更胜有刀!

  那众人穷尽浑身解数难以留下丝毫伤痕的试刀石硬是被一记简简单单的手刀给劈得粉碎,让他们一时间接受不能,数十年的江湖观和武道观都被硬生生碾得粉碎。

  年龄大约十八,乳臭未干,骑牛而来……

  一双双目光锁定在这不知来历的骑牛小道身上,只感觉到其身上处处笼罩着看之不透的迷雾。

  这样惊世超绝的刀道造诣,被如此小子使出,言语都贫瘠得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骑牛小道目光扫视之下,他们不自觉闪开了眼神,不敢直视。

  “怎么样?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吧?”见到神刀山庄的一众刀客还楞在原地,呆如木鸡,吕纯良呵了一声。

  “阁下,请进!”众刀客如大梦初梦,哗啦一声就让开了一条直朝山庄的笔直大道,立于两旁,微微躬身,已是满脸恭敬,再也不敢有丝毫轻慢。

  吽……

  吕纯良轻拍牛首,徐徐而上。

  所到之处,所有人不自觉的让开了道路,目送他而去。

  “咦?”人群中响起一声轻咦,一双幽幽的眸子定在他身上。

  ……

  “就是此人吗?”

  “手刀劈碎试刀石,好生霸道!”

  “他修为至少已经达到了后天暗劲,位列五品以上!”

  “如此年轻,如此武力,难以想象!”

  ……

  山庄之内,大殿宽敞。

  吕纯良刚一走入其中,立刻就吸引颇多目光,充满了审视的意味。

  显然有人报信,庄外发生的一幕已传了进来。

  众人带刀,唯有他一人佩剑,做道士打扮,又如此年轻,实在是颇为显眼。

  众人对他好奇,吕纯良却是无意与他人攀谈什么,径直找了一偏僻处坐下。

  “哼……”七八道冷哼,似是见他无礼,有人不满。

  空气中有气机透空而来,仿若无形之刀,当头落下,压迫而来。

  吕纯良却只是身躯微微一震,空中气机纷纷被震散。

  又是一阵闷哼声。

  四周有七八人捂着胸口,咳嗽不止,却是满色煞白,气息混乱,如遭重创。

  此人不是善茬!

  一瞬间,众人就得出了共识,看向吕纯良的眼神为之躲闪,不敢再轻易试探。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山下的江湖人还真是酷爱争强斗狠啊!

  吕纯良摇了摇头,渐渐开始习惯。

  不得不说,无形交锋,震慑之后,倒也不是坏事,倒让他一时得以清净。

  耳朵微动,四面八方就有声音如潮,席卷而来。

  “品刀大会!若能得刀神老人指点,可真是人生幸事!”

  “是啊,不知道这等好事能落到谁的头上?”

  “少拍马屁了!神刀山庄的霸道你们不知道?若非如此,有多少人愿来这所谓的品刀大会,屈辱地献出门中秘宝!”

  ……

  声音嘈杂,夹杂着争吵,充满了种种复杂难明的情绪。

  “看来这品刀大会背后也是故事重重啊!”吕纯良低笑一声,转身看向左侧,“兄台,你说是吗?”

  “呃,阁下果然高见!”来人没想到自己还没未靠近就被发现,一时措手不及,但他也不是常人,面容微微抽动又恢复常色,恍若无事,

  看似无意,却是有意。

  此人似乎是专门寻自己而来?

  “请坐!”见来人气度儒雅,像是个无害书生,却与那些面目凶悍的江湖众人颇为不同,应该不是什么无脑惹事的货色,吕纯良也伸手示意。

  来人倒也不拘泥,点头一笑,便在对面坐下。

  “品刀大会开始,各位请献刀!”

  突听一声沉喝,等各座次都有人座下,随后就见到三个刀客踏步走出,周身气机逼人,竟都达到了后天化境。

  为首的是魁梧大汉,怀抱一个厚重黑粗的短刀,锋刃不显,不似普通刀刃,更像一柄屠刀。

  呜呜呜……

  细刀在手指间盘旋,舞成一团旋风。

  阴鸷男子面带病色,一双眸子望去,却让人血肉生寒,如被刮骨。

  第三人出乎预料的却是一个面色冷酷的女子,左侧眼角有着一道狰狞的刀疤,从眼角划到下巴,扭曲如丑陋的爬虫一般,就这么大刺刺地展露在众人面前,却无人敢嗤笑。

  只因为她手中抱着一柄勾月弯刀,虽隔着刀鞘,仍有凌厉锋芒透出,望之刺目。

  “他们就是刀神老人的三大徒弟,霸、诡、冷三大刀王吗?”

  “果然非同凡响!人如其刀,得天下第一刀亲授,刀王之名,名副其实!”

  “这三人中必有一人将是未来神刀山庄之主!”

  “别胡说!刀神老人有亲子在世,山庄之位怎会落于外人之手?”

  “一个天生经脉羸弱的废物而已,能起什么作用?”

  ……

  江湖没有不透风的墙。

  众人议论之间,吕纯良侧耳倾听,已对这神刀山庄之事有了几分了解。

  “阁下看来也是第一次参加这品刀大会啊!”儒雅书生察言观色,在旁淡而一笑。

  吕纯良不置可否道,“那就请兄台多多指点了!”

  “客气,客气!”书生却也不故弄玄虚,似是有意攀谈,侃侃起来。

  “天下刀法千百万,但以四种最为高,心刀无形,屠刀杀生,神刀至高,魔神绝命!而这神刀山庄之主刀神老人独得三种,他座下三大门徒,各得其一,大弟子霸刀王练屠刀,二弟子诡刀王练魔刀,三弟子冷刀王练神刀!近些年,随着刀神老人渐渐老朽,这三大门徒为了夺取神刀山庄之位,也为了天下第一刀的名号,可是暗斗不止……”

  儒雅书生直言不讳,说到最后嘴角更是有露出了一时若有若无地讥诮笑容。

  而不管他说出何等隐秘,吕纯良自始至终也只是笑而不语,不露半点异色。

  那书生见状,眸子深处越发幽沉。

  胸有山川之险,腹有城府之深。

  此人不显山,不显水,心机之深,一点端倪都窥探不到,实在是个变数!

  希望不要坏了我的大事才好!

  若不然,我只有……

  他暗暗压下眼角的阴霾。

  而此时大会场中又是一声沉喝。

  “三大刀王容禀,我大刀门有百年玄铁一方,愿献给山庄。以此铁铸刀,吹毛断雪,削铁如泥!”

  话音一落,就有十几个穿着短褂的劲装男子抬着一箱重物,走上前来,累得气喘吁吁。

  “玄铁难得,可算中品刀物!退下来吧!”

  那三大刀王多看一眼都欠奉,为首的霸刀王难得地说了一句。

  “多谢刀王,多谢刀王!”却没想那大刀门之人却是面带狂喜,似是摆脱了某种深深地恐惧,慌忙退后。

  四周不缺羡慕目光。

  “刀王,我黎家有祖传的独臂刀谱一部,愿意奉上!”一群身穿青服的男子走上前来,满脸屈辱,却不得不忍气吞声。

  “刀谱吗?拿上来吧!”三大刀王这才稍稍来了兴趣,立刻四周就有刀客捧上一卷残破刀谱,一一呈上给三大刀王,他们传递而看,缓缓点头。

  诡刀刀细刀在手指间跳舞,怪笑一声。

  “没想到你黎家还有如此奇门刀谱!虽然境界平平无奇,但最后一招曼陀罗之舞却是升华之作,可谓上品刀物!回去吧,十年之内,山庄保你黎家无忧!”

  “多谢刀王!”黎家众人一听立刻转忧为喜,纷纷拜倒,将失去刀谱之痛抛之脑后。

  “刀王,我也有无名刀谱一卷,请过目!”

  “破烂刀谱,滥竽充数!来人,给我打出去!”

  “刀王饶命啊!”

  “三大刀王,在下费尽三年之功,侥幸得了精金十斤二两,愿献给山庄锻刀!”

  “算你有心!此物可算极品刀物!”

  “能得刀王之欢心,在下三生有幸!”

  ……

  说是品刀大会,却像是献刀大会。

  殿内众人一一上前,贡献各种珍稀奇物。

  只要得一两句夸奖便欢天喜地,若被斥责,则是惊恐不已。

  儒雅书生在旁冷眼想看,不禁笑道,“阁下相比也看得明白了!神刀山庄是方圆百里的霸主,一切门派和武道世家都要仰起鼻息而求生,不敢有半点违逆,不然就有灭门之祸。更要年年供奉,以供山庄练刀,不然必有祸事!阁下实在不巧,闯入此地,若没留下什么,想走可就难了!”

  他口中虽然平静,但说着说着就掩饰不住的一丝讥讽之意,更隐隐有试探之意。

  “天下第一刀吗?名头还真是不小!”

  吕纯良却是微微而笑,并不慌张。

  看似轻描淡写的话语,却让那儒雅书生眼眸剧缩。

  这神刀山庄之主位列龙榜二十九位,刀法称雄,虽然实力远远达不到天下第一,但若论刀法造诣,天下之大,也难寻对手。

  不然也不会霸占天下第一刀的名头,至今无人可以挑战。

  此人说得如此风轻云淡,莫非是不知好歹的狂徒不成?

  可是观其神色,却也不像!

  是敌是友,试探难测,不如避之……

  只要不是那老鬼之友,今日之事就没有大患!

  想到此处,书生心中已有了决断,朝着吕纯良拱了拱手,“兄台,果真豪气!”

  他恭维一声后,就再无攀谈之意,见品刀大会穷疯正如火如荼,他干脆直直朝场上走去,大喝出声。

  “在下江湖散人万乐安,久慕神刀山庄天下第一刀之大名,故特献仙刀一柄,请三大刀王品鉴!”

  说吧,他手一招,就见殿外有两个精悍男子手捧刀盒而来,瞬间吸引了全场人的注意力。

  只因这捧刀男仆气机逼人,赫然也是两个后天高手。

  下人就有如此修为,这书生来历不凡。

  他要献的,是一柄仙刀?

  不是什么神刀、宝刀、妖刀?为什么偏偏叫仙刀呢?

  难道真是仙人所留下?

  ……

  一时间众人气息为之粗重起来。

  能入这品刀大会无不是练刀之人。

  宝马配英雄,好刀配好汉。

  对于这些刀客来说,一柄稀有的宝刀绝对是难以拒绝的珍贵之物。

  顿时一双双目光就锁定在刀盒之上,就连三大刀王也目光齐聚而来。

  “开盒!”书生万乐安轻轻一笑,双手一拍。

  两个男仆立刻打开盒子。

  没有寒光刺眼,没有宝刀龙鸣,没有锐气逼人……出乎意料的是,盒内竟是摆放着一柄腐朽柴刀,密布锈迹,刃口开裂。

  短暂的惊愕过后,所有人立刻如被羞辱般大怒。

  “大胆,竟敢在这品刀大会上放肆!”

  “竟敢诓骗我们,不想活了!”

  “这明明是一柄腐朽不堪的砍柴刀,你竟敢冒充宝刀?还敢说是仙刀!”

  ……

  炼刀之人本就脾气暴烈,怒瞪而来。

  似乎只要这书生不给出合适的解释,恐怕就会忍不住一刀劈下了。

  三大刀王更是目光阴沉,满是不善。

  “咦?”吕纯良却是扫了那腐朽柴刀的一瞬间,若有所思起来。

  “呵呵呵……”形势危急,那书生万乐安却是不惊反笑,环视众人,徐徐开口道:“各位说得没错!这的确是一柄砍柴刀,但却是一柄得仙人点化的砍柴刀,不是仙刀又是什么?据说三日之前,千里外的襄阳地界,洪水泛滥。曾有仙人手握此刀,一招斩断洪水万丈。在下也是费了好大的周折才得手的,日夜兼程才送到这里!”

  “胡吹大气!这世间怎么可能有人能持刀劈洪?”

  “洪水乃是天灾!人力岂能为?”

  “仙人传说虚无缥缈,还不是你凭空乱造?”

  ……

  一石激起千层浪。

  对于这书生口中妄言,所有人半点也不信。

  “世间真有仙,此仙刀又有什么好质疑的呢?”书生万乐安却是神秘一笑,吩咐一声,“带他上来!”

  随后众人被推开,又有两个后天境界的强悍男仆拥簇着一个衣衫褴褛的黑脸少年,走上前来,

  “神物自晦!这仙刀看上去只是一柄破柴刀,只是没遇其主。仙刀入主,立刻就能迸发本来锋芒!各位,看好了!”说罢,不等众人多想,万乐安一手握住柴刀,塞入黑脸少年手中。

  被突然带到这巍然大殿中,处于那些凶悍江湖人的逼视之下,黑脸少年不由自主努力蜷缩着身子。

  众人冷眼想看。

  笑话!

  不说这仙刀是真是假!

  哪怕是真,这乞儿小子又怎可能是仙刀之主?

  而此时黑脸少年正在忐忑中,突有一坚硬之物强行塞入手中,那粗糙的摩擦感是如此熟悉,摩挲着他的掌心。

  他本能紧紧攥住,一瞬间,心中大石落下,所有的胆怯都被驱散一空。

  “咦?”场上一阵惊疑。

  顿时发现眼前这黑脸少年握住刀的刹那,整个人气机一般,如同换了人一般。

  蝼蚁似的乞儿,握住了破旧的砍柴刀,整个人就仿佛一柄绝世的神刀从刀鞘中拔出,迸射寒光。

  其中更有一种缥缈无痕的气机,没有凡刀的血腥、霸烈、残暴……却如天上浮云,不落凡尘。

  风轻云淡中,却深藏着绝世的锋芒。

  “这刀……”三大刀王豁然起身,目中炽热。

  握刀在手,就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仙刀中必蕴含着刀道至理,才能影响其主。

  几无修为在身的乞儿都能化作一高明刀客。

  而他们三人都是江湖中少有的刀道大成者,若能得到此刀,功力又会增长到何等程度?

  这一点,在场的其他江湖人显然也想到了,目光绿油油地盯着那黑脸少年,准确地说,盯着他手中那破旧的砍柴刀,如同野兽盯上了猎物,似乎恨不得将其剥筋抽骨了不可。

  原本人气鼎沸的品刀大会一时场面安静下来,久久无声,只剩下渐渐粗重地呼吸声

  唯有目光对视间,颇为诡秘。

  宝物动人心!

  仙刀一出世,让这这些刀客们目中充血,蠢蠢欲动,渐渐按捺不住铤而走险地冲动了。

  三大刀王挥了挥手,身后护庄的刀客已经蓄势待发。

  唯有那始作俑者书生万乐安却是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柄折扇,微微扇动,不慌不忙。

  气氛越发凝重,让人喘不过气来,夺刀大战一触即发。

  “好刀!”

  突听一声沙哑的沉喝,尖锐地刺入耳膜。

  一时间众人头脚俱凉,只感到一盆冷水从头顶浇下,将所有的狂躁一下子全部打灭。

  循声望去,他们赫然就见到一个佝偻着身躯的高大老者披着灰袍,赤脚走上了大殿最上方的铁座上。

  灰袍笼罩住面目,看不见真容,唯有一双幽深的目光冷厉如刀,无声落下,斩在心头上,压抑着大口喘气。

  “拜见师傅!”一见灰袍老者出现,三大刀王立刻恭敬拜倒在地。

  “天下第一刀!刀神老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