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四合院:绝不当傻柱 > 第65章:无题2
 
  当然,傻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是馋人家身子。

  不然,院里那么多人家,困难的多了。

  为啥他偏偏给寡妇养孩子?

  当然,何雨柱心里,秦寡妇作为一个母亲她是合格的。

  但是,作为一个人来说,她是自私的。

  并且是没有底线那一种。

  人家帮助她,到她那成了理所当然,逮着一个羊毛使劲薅。

  “弟,咋不说话?”

  秦寡妇见何雨柱不吭声,竟然主动走了过来。

  站在了何雨柱旁边。

  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弟,姐跟你说话。”

  见秦寡妇跟他站在了一起,何雨柱刷碗的动作一顿。

  皱了皱眉,随即继续刷碗,头也不抬的说道:“有事吗?”

  “咋?”

  “没事姐就不能跟你说说话了?”

  秦寡妇很是自来熟。

  可何雨柱并不打算跟她多说,只是闷头刷着碗筷。

  秦寡妇知道何雨柱以前就腼腆,还以为他不好意。

  “咋了?怕姐吃了你不成?”

  秦寡妇娇笑一声,瞥了一眼在一旁陪着小女孩玩耍的大黑,惊奇道:“你什么时候养起狗来了?”

  “今早,收养的流浪狗。”

  何雨柱依旧回答十分简短。

  “今早?”秦寡妇闻言愣了一下,随后貌似想起来,早晨听见院里说有人收养了流浪狗。

  原来是何雨柱干的啊。

  这小子,人的粮食都不够吃的,竟然还有爱心去养狗。

  也对。

  秦寡妇忽然回过味来,这小子手里现在还攥着他爸的200抚恤金。

  毕竟,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这院里在厂子的人几乎都知道。

  而她,也是奔着这个来的。

  “弟,真有爱心啊。”

  秦寡妇夸赞了一句,随即话锋一转:“不过,这养狗可是废粮食啊,吃的东西都能赶上一个半大孩子了。”

  “都是剩饭,扔了浪费。”

  何雨柱回应了一声。这时也刷好了碗筷,甩了甩手上的水。

  转头对一旁玩耍的小女孩喊道:“宝贝,别玩了,天冷,快回家。”

  “知道啦,叔叔。”

  小女孩闻言甜甜的应了一声,牵着大黑的尾巴就朝屋里走去。

  一旁,秦寡妇见何雨柱要走。

  急道:“这剩饭剩菜,回头热热也能吃,给狗不是浪费了吗?”

  “怎么着,你家粮食多啊。”

  “还行。”

  何雨柱转身给了她一个后脑勺,端着刷好的碗筷,就往屋走。

  谁成想秦寡妇竟然跟了上来。

  “还行啥意思?”

  “就是粮食多呗?”

  “那既然这样,你不如接济接济姐姐家吧。”

  “都快揭不开锅了。”震惊。

  我去年买了个表。

  何雨柱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寡妇,他辈子加上这辈子。

  从来没有这么无语过。

  无耻的人他见得多了,这么厚颜无耻的人还是独一份。

  好家伙,上来就要自己接济她。

  还特么家里揭不开锅了。

  看着秦寡妇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何雨柱心中一万匹马奔驰而过。

  “我自倾杯思卿妆,一杯凉,两杯霜。”

  “啥意思?”

  “我也是醉了。”

  “你喝酒了?”秦寡妇凑近了些嗅了嗅,纳闷道:“没酒味啊,你糊弄姐?”

  “我……”

  何雨柱瞪大了眼睛,看着秦寡妇,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何雨柱。”

  见何雨柱不说话,秦寡妇伸手抓着的衣服摇了摇他的袖子。

  腻声道:“你就帮帮姐吧好不好,家里实在是过不下去了。”

  “你看。”

  说着,秦寡妇指着正要进屋的小女孩:“你也是带过孩子的人,也知道养孩子不容易。”

  “我们家棒梗、小槐花还有小当,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需要营养。”

  “姐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不然也不能来找你。”

  说完,秦寡妇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何雨柱,一脸的期待。

  我特么该你的欠你的。

  看着秦寡妇这模样,何雨柱骂娘的心都有了。

  不过,他也算是明白秦寡妇为什么能把傻柱吃的死死的了。

  三十多岁的秦寡妇,正是最佳的年纪。

  加上她那双勾人的桃花眼,和一张好看的脸蛋。

  一颦一笑,都透露着一股子成熟的韵味。

  这不是一般人能抵抗的住的。

  “行不行,好弟弟。”

  看着何雨柱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秦寡妇以为何雨柱对她有意思。

  劈手就把何雨柱手里的碗筷夺过来放在地上。

  然后死死的抓着他的手。

  对于男人那点心思,秦寡妇很会拿捏。

  平日里,只要是自己家过得拮据。

  她就能靠着,让许大茂他们摸摸小手,搂搂肩膀,换来粮食。

  每次给他们点甜头,都能迷的这帮人找不到北。

  但也仅此而已。

  因为,她深知一个道理,那就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只要自己一天能守住最后的防线。

  那么,这些人就会一直心甘情愿的让自己索取。

  而她今天之所以过来找何雨柱。

  不光是惦记他那200块钱的抚恤金。

  而是打算找一个长期的饭票。

  毕竟,何雨柱明天就要去轧钢厂上班了。

  一个月工资27块5。

  虽然不多,但是他家可就两口人。

  就算何雨柱自己能吃,但一个小女孩片子能吃多少?

  俩人撑死一个月花十五块钱足够了。

  剩下的?

  起码还有十来块钱,这么多钱何雨柱能干什么?

  他一没对象,二没什么不良嗜好。

  所以,他肯定是攒起来。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想办法让他帮衬帮衬自己。

  就凭自己这手段,给他点甜头。

  还不把这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吃的死死的。

  想到这,秦寡妇拉着何雨柱的袖子不依不饶的使劲摇晃:“帮帮姐吧。”

  “你也是照顾孩子的人。”

  “就算看在棒梗和小槐花的份上好不好?”

  “不好。”

  何雨柱深呼一口气,一把甩开了秦寡妇抓着他袖子的手。

  沉声道:“咱俩非亲非故的,我为什么要看在棒梗他们的份上?”

  “你家孩子什么样,你不清楚么?”

  “哪来的那么大面子?”

  “我又不是他们爹。”

  “你。”

  秦寡妇见何雨柱说自家孩子,当场就不乐意了。

  但是一想到,这是个绝佳的长期饭票。

  秦寡妇还是咬牙忍了下来。

  咬了咬牙,秦寡妇再次挂上了笑脸。

  这一次,更加直接。

  趁着何雨柱弯腰要捡地上的碗筷是,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

  半靠在何雨柱怀里。

  声音中带上了一丝哭腔。

  “好弟弟,你就帮帮姐吧。”

  “不是家里实在揭不开锅,姐肯定不会过来麻烦你。”

  “你知道吗,姐是个寡妇,这些年无依无靠过得辛苦。”

  “平日了总有人想要欺负姐,占姐便宜。”

  “姐每天都活得小心翼翼的。”

  “这院里,就你一个老实人,姐真的是没办法了。”

  “找傻柱去。”

  何雨柱直接测过了身子,免得秦寡妇靠着他。

  “找了。”秦寡妇抹着眼泪,啜泣道:“他也没办法。”

  “不然姐能来找你吗。”

  “你到底要干什么?”何雨柱有些头疼的皱了皱眉。

  “借10块钱。”

  这次秦寡妇倒是痛快,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出了目的。

  “你有病吧?”

  “你才有病。”

  秦寡妇横了何雨柱一眼。

  “我看你真有病,赶紧抓点药,我这有个方子。”

  何雨柱不顾秦寡妇对他咬牙切齿。

  自顾自的说道:“龙骨一根,退烧、止痒、生津

  陈皮两片,消肿、化痰、解渴

  “一日便可。”

  说完,何雨柱头也不回的进了屋子。

  只留下站在风中凌乱的秦寡妇。

  回到屋里。

  何雨柱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妈妈的话。

  宝贝,妈妈给你买了五十块钱的飞机玩具。

  你为什么还惦记其他小朋友的玩具车。

  因为没玩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