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穿书奇缘之爱上男二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暗流涌动(四)
 
  叶柠这般不紧不慢的从容姿态,倒是叫那沐奕和陆为君都颇为赏识。

  无人得知他们今夜谈轮了什么,聪明人已经隐隐知道,有些事,和从前到底不同了。

  叶柠此番对自己的收货也是颇为满意,但她可丝毫未敢放宽心,这市风起云涌,她已经身在这出戏里,无法抽身。

  夏知微也对叶柠表现得有些担忧,他知道叶柠聪明,但是聪明的姑娘更容易被盯上,不是吗?

  每段经历都让我们有所成长和进步,也让我们看到未来的无限可能

  我叫阿狸是京城的贵女,我爱上了一个人。我对他的爱坦坦荡荡,没有一丝作假。我想在这京城,怕是连个三岁孩童都知道我喜欢南宫家的公子。

  我本以为我们会白头偕老,幸福一生。

  但事实告诉我,他不过只是想踏着我的身份,在官场求了个太平罢了,甚至可以说是飞云直上。

  我是个极为聪明的人,就算我早已明白一切,可我还是不愿相信他心里没有我,我不信!即使他只是利用我。

  就算他只是想利用我,可…可…我就是放不下。后来啊,我想,是我错了。可能他本来,就是没有心的,也不可能装得下我这小小一人。

  我喜欢喝莲子羹,从小就喜欢,那是改不了的习惯,就想爱他一样,那么义无反顾。

  自他升官后,我已有一段时日,没有见过他了。没曾想今日他竟亲自带了莲子羹来寻我。我欣喜若狂,我以为他转性了,我以为我梦想成真了,我以为.........

  他将一精致的食盒放我面前,柔声道“阿狸,今日我寻了京城里最有名的甜点师傅做了这莲子羹汤,你快些尝尝。”我欢喜答应。可这刚一入口,我就尝出了不对。我抬眼满脸疑惑,怎么会有毒?莫不是有人想杀他?

  他对上了我的目光,担心的问我“怎么了?阿狸,是不合胃口吗?”

  “没有,怎么会呢~”既然不是别人想杀他,那...那便是他...他想杀我。瞧着他这一副关心不已的模样,不禁红了眼眶,(原来/是他想杀了我。为什么啊)

  “怎么了,阿狸。”

  我扶去了眼角险些落下的泪珠,我还是想试试他,望着那毒羹失了神。

  “无事,只是今日这莲子羹有些甜了。”

  他拉着我纤纤细手,语重心长的说“娘子,快些喝吧。这汤要凉了。”

  我望着他,心里越发难受“郎君,你可记得你有多久没有叫过我娘子了?”

  “哈哈,阿狸娘子,你多心了。我只是觉得阿狸叫着更为亲切些。”

  “那...那你以后都叫我娘子可好”

  “好好好,娘子。这汤你可愿在喝,要不就撤下去吧”

  他还是一贯如此温柔,只是我还是当着他的面将那碗莲子羹喝了下去,虽然这莲子羹里放了许多糖,可我尝着还是苦的。“郎君,你教我的不可浪费粮食的吖”他眼角笑意更胜了,我们谈了许多许多,他陪了我许久,也没有一丝不态烦。我想这是我该是我最幸福的一天了吧。

  从此他来我这变的越发勤快了,我也连着喝了许多莲子羹。终于,我病了,如他所愿了。

  我怎么会不知道那碗汤有毒呢,纵然有毒,可那是你给的,我就不怕了。

  我一日比一日虚弱,他放出我病重的消息,看望的人来了一波又一波,医师也见了好多好多。他一直在我床边陪着我,日夜不眠。坊间都传闻南宫家的公子痴情啊,对发妻不离不弃。哈哈哈,真是够了。

  我知道我快死了,我恍恍惚惚看见他来了,我好想对他说,可怎么也没力气开口,郎君我不行了,郎君我好累好累,想休息了,郎君……我虚弱的昧着眼瞧见他笑了。他的确该笑,他一步青云,现在又除掉了我,想来以后的日子会更加一帆风顺吧。

  郎君,阿狸,要放手了。

  我死了,死在了他面前,他从来不了解我,也不想了解我。当然我死的很风光。

  然而,他怎么会知道,他的娘子,没有死。

  我是个有本事的人,我悄悄安排了人,在我死后三日,耒掘了我的坟。我猜他肯定没想到就算是他日日盯着吃了那慢性毒药我还是活了过来。

  对啊,我对他的爱就像是慢性毒药,杀死我自己。我远离繁华的京城,也不再爱他了。我是个直爽的人,拿得起也放得下。既然从前的我死了,那我对他的爱也就死了吧。

  我听着从京城传来的消息,说这南宫公子,对前妻念念无不忘。前些日子,有人想将府中的女儿许配给他。他竟直接将人打了出去,日日宿醉青楼。情根深重?呵!早干嘛去了。

  我就这样听着他的传闻,时时狂笑不止,很快三年过去了。

  他终是寻了来,看见我时竟忍不住落泪。呵呵,我还以为他是个没有情的人呢。“阿狸,随我回去吧,我知道错了,我后悔了。”我哈哈大笑“这位公子怕是认错了人,我不叫阿狸,我叫阿狐”

  “阿狸,你骗不了我的,你不善于说谎。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说谎时不拉着衣角习惯呢,阿狸。”

  “哼,是又怎样?不要忘了是谁杀了我。杀了那个曾经的阿狸。来人关门。”

  他一字未语,每日都在我的门前跪下,想祈求我的原谅。可是啊,阿狸早就死了。

  我冷哼“错了就是错了,我们回不去了。别在我这儿跪着。我怕你脏了我的眼睛。”这是我们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他走了,辞了官,在我家门前盖了栋阁楼。日日坐在阁楼上,看着我。你以为我会原谅他吗?不,我不会。

  后来我终身未嫁,他终生未娶。我们做了几十年的邻居,虽然我们从未有过往来,但对对方的事情都了如指掌。他再未提过让我随他回去,他知道我是恨极了他。

  他走在我之前,我没有去送葬。却悄悄在他坟前哭上了好久,“郎君,你走的好啊,走的好。为什么不再陪陪我呢,你还是丢下了阿狸...”

  在后来的后来,我在病中之前,吩咐了下人我死后,要与他同穴。

  我原谅你了...

  我这一生,前半辈子爱惨了一个人,后半辈子也恨惨了一个人。死后却还和这个人同穴,真是委屈。下辈子,还是你先爱上我的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