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穿书奇缘之爱上男二 > 第一百二十八章 a市初雪(二)
 
  叶柠感觉自己才离开a市没多久,但就是很想它,可能是,这里有能够让她牵挂的人了吧。

  夏知微还是联系不上,已经好几天了。叶柠有些隐隐的担心,夏知微这次出国考查时间也太久了。纪晓飞又不在,她也不知道该问谁。

  我家二爷是个纨绔,整个杭州城都知道。

  杨家开着全国最大的丝绸铺子,富甲一方,府里有两个公子爷。大爷杨一方,大伙一提起来全竖大拇哥。那是杭州城里一顶一的神童,书读得好,考中了进士,加之杨一方长相清秀,眉目俊朗,所以老爷出门走个应酬什么的都喜欢带着他。

  没事小画一-作,小诗-念,在满是铜臭味道的商圈里简直就是阳春白雪一枝梅,高贵得不得了。

  而二爷杨一奇,说来也是个人物一-毕竟让人听完名字就开始皱眉头的人也不多。

  二爷比大爷小了一岁,但心智人品可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都说三岁看到老,二爷三岁的时候,杨府年关摆宴,流水席哗啦啦摆了一长街,请来京城最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当时戏子在台.上唱到一半就啊地大叫了一声,众人看过去,发现从她裙子底下钻出来一个人一一没错,就是我们二爷。

  于是那天,几乎全城的人都知道了,杨家二公子在三岁的年纪就知道爬进戏子的裙子里摸大腿。

  老爷和夫人老脸丟尽,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过去了。

  后来,老爷先后请来四五个教书先生,老的少的,严苛的慈爱的,全都不好使,二爷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们全都气跑了。

  不过好在大爷很争气,老爷和夫人慢慢的也就不再管二爷了,每月发点钱打发他爱做什么做点什么,他们则是全身心地教导大爷。

  哦对了,还没有说我是何人。

  既然称呼杨一奇为“我们二爷“,那我自然就是杨府的人。

  没错我是二爷的丫鬟,八岁的时候被卖到杨府开始是在厨房打杂,后来被调到二爷的院子里帮忙。

  我是被夫人亲自调过去的一一如果你是认为我是因为花容月貌而被调过去当通房丫鬟,那就大错特错了。

  正好相反,我被调过去正是因为容貌丑陋。

  其实,我个人认为自己长得不算太丑,不就是个子矮点,脸圆点,眼睛小点,胳膊粗点,除此之外,我还是一个挺不错的姑娘。

  但一进到二爷院子,我就知道自己错了。

  我这个长相在二爷院子根本称不上是人,猴子还差不多--还是山里不常打理的野猴子。

  后来有人跟我说,之所以给我调过去,是因为二爷把他整个院子里的女人都睡了一遍。丫鬟们都勾心斗角,没人好好干活。

  我去的第一天,给二爷请安,二爷正在喝茶,看见我后那表情要多狰狞有多狰狞挥挥手让我自己干活去了。

  我心说,至于么。

  不过,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二爷。

  我想,也不怪那些小丫鬟都上赶着去找二爷,二爷长得确实耐看,我之前是见过大爷的,大爷虽然也不错,但是比起二爷总少了点意思。

  大爷虽然书读得多,又招人喜欢,但是给我感觉总是有点木。二爷就不同了,整个杭州城里,谁都知道杨二爷是最会玩的,一-双眼睛成天到晚亮晶晶,平时穿着宽松的衣裳,衣怀一敞,扇着扇子从西湖边上一溜达,整条街的姑娘都会看过来。

  杨府很大,大爷的院子和二爷的院子隔得老远,,但是府里人都知道,这两个院子的人互相看不顺眼。二爷的下人嫌大爷的下人长得难看,大爷的下人嫌二爷的下人没教养。

  而我作为拉低二爷院子整体水平的人,在院子里的生活不是很舒畅。

  脏活累活基本都是我来干,这倒也还好,问题是各种莫名其妙的罪名也是我来担。

  比如说,二爷最近收的丫襲春雪,在花园里看花的时候不小心把之前受宠的绿柳脚给踩了。就这么点事,两个姑娘硬是在花园里厮打了起来,那个时候我在一旁正扫地,闲来无事,就想瞧个热闹。

  后来二爷来了,两个打斗起来猛如虎的姑娘马_上温顺如羊,左--个右--个贴在二爷身边,你一句我一句地哭诉。

  二爷两边都抱着哄哄这个,又哄哄那个。

  姑娘们一定要分个高下,都说自己多挨了一下,要二爷做主。二爷哪个都不舍得打,左右看了一圈,正好瞄到了我。

  那一双秋水眼看到我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结果预感成真,二爷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我面前,扇了我-巴掌。

  那巴掌说轻不轻,说重不重,真要形容起来,可能是杨二爷愿意在我这个猴子丫鬟身上下的最大力气了。

  我是只识时务的猴子,在被扇完的一瞬间,我马.上跪了下去认错。

  然后杨二爷用他特有的懒洋洋的声音对那两个姑娘说:“差不多行了啊。”

  此事就此完结。

  一直到今天,我都不明白二爷到底为什么要扇我一-巴掌。

  可能是威慑,可能是安抚,也有可能是二爷看我不顺眼,非要来那么一下。

  不过,那是二爷第一次碰到我。

  我经常听见通房丫鬟们嚼舌根,说二爷多么多么厉害,尤其是那一下的时候,简直爽上天。我被扇之后的那一晚,不无意外地在想,这一下确实爽上天。

  后来有--天,夫人大驾光临将二爷叫出去长谈了一晚。

  丫鬟们都聚在一起悲春伤秋。我好奇啊,就过去问了问。平日里她们是不会跟我多说话的,这回看来是真的伤心了,连鄙视都懒得给我就把事情说了一遍。

  我一听就懂了。

  原来夫人要给二爷找媳妇了。

  那时大爷已经成亲三年多了儿子都有了一个二爷因为一直玩,所以都没有好好打理自己的事情。老爷这几年也把家里的生意慢慢交给大爷做,事情都办得差不多了,就:想起二爷的亲事来。

  二爷虽然是个纨绔子弟,贪玩又好色,名声臭得很。但奈何杨府势力大,银子花不完,所以上门求亲的人家还是不少的。

  夫人问二爷的意见,二爷也没多说什么,只告诉夫人只管挑漂亮的来。

  夫人恨铁不成钢地叹气着离开。

  后来,老爷和夫人为二爷选了一户茶商家的女儿。

  这户茶商也了不得,在杭州城也是数得上号的。他们的小女儿今年刚刚十六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