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春庭安 > 第三十九章 三妻四妾
 
  礼阅帝面色阴沉,他死死盯着面前的皇后。

  记忆中,虽然皇后脾气火爆,矫揉造作,但是好歹心地还算善良。

  她一生无子嗣,他待她正宫,从来不会因此对她有不恭之地,他尊敬曹家,待他们一向很好。

  只是她居然对未明下手!

  怪不得未明从小身体虚弱,长大后双腿不好,只能做轮椅。

  礼阅帝闭了闭眼。

  皇后泪流满面,她看着眼前的男人,不由得有些失望。

  予贵妃看着皇后,想了想,站起来,道:“陛下,身体要紧,要不先让姐姐回宫休息,等她想明白了或许就会说了。”

  皇后猛的看向她,指着她:“你闭嘴!”

  皇后咬牙:“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在本宫面前搬弄是非!”

  “皇后!”礼阅帝叫道。

  皇后看着他,冷笑一声,她站了起来,神色冷漠:“我再说最后一遍,这些东西不是我干的,我自然不会认!”

  礼阅帝腾的一下站起来,拿起地上的证据,扔到她面前:“证据就在这!”

  “证据是可以捏造的!凭什么就说是臣妾做的!”

  礼阅帝一时说不出话,他顿了顿,对着小染道:“你说!这是不是你主子做的!你身为贴身侍女,难不成这东西平白无故的出现在皇后宫殿里,你会不知道!?”

  小染惶恐的磕着头:“奴婢知错了!是皇后娘娘自己藏起来的,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小染?!”皇后震惊的看着小染。

  小染是她在宫中最贴心的人,她心中微微刺痛。

  小染挪了挪地方,对着皇后就磕头:“娘娘!您明知道谋害皇子是重罪!况且您还让奴婢帮您往宫外传消息,娘娘,奴婢不敢撒谎啊!”

  皇后踉跄的退了几步,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小染。

  “你在说什么啊......”皇后呢喃。

  南乐安蹙眉,她突然有些烦躁。

  她微微挪动步伐,回到了傅子玄身旁。

  傅子玄探究的看了一眼,南乐安摇摇头。

  现在说话太过引人注目,她微微叹了口气。

  皇家无情啊,后宫无情啊,世上最难的,便是这一对夫妻了吧。

  最后的结果,就是在皇后死不承认的情况下,礼阅帝把她禁了足,关在了凤鸾殿。

  同时,予贵妃晋封皇贵妃,掌管后宫事宜。

  -

  “在想什么?”

  傅子玄见南乐安一路上没说话,问道。

  南乐安叹了口气。

  “我在想,为什么宫里的那些个人,这一生都是悲惨的。”

  傅子玄看着她。

  南乐安又道:“为了荣华富贵嫁进宫里,在宫里当一辈子的金丝鸟,真的值得吗?”

  南乐安偏头看向傅子玄:“你觉得呢?”

  傅子玄道:“人各有志,既然选择了,那就需要承担。”

  “我知道,我只是...替她们感到惋惜。”南乐安低下头。

  “那你觉得她们就算不选择这条路,她们这一生就是幸福的吗?”傅子玄轻声道。

  南乐安一愣,抬起头来。

  突然明白了傅子玄说的什么,她摇摇头,笑了笑:“也是,三妻四妾的府邸,还不如荣华富贵的皇宫。”

  傅子玄沉默不语,只是听着南乐安说话。

  “你还记得吗,我和你说东连香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傅子玄点点头。

  “起初我只当她自己想出来的话本,但是之后,她总是会说出奇奇怪怪的东西,这让我有一点相信了。她和我说,在她们的世界,男子一生只能娶一个妻子,不可以三妻四妾。”南乐安看着窗户上的雕花。

  傅子玄迟疑道:“只娶一人的男子也有的。”

  南乐安摇摇头:“是所有的人,都不可以三妻四妾,那是他们的王法。”

  “所以啊,我很羡慕东连香找到了她的归宿,封司无拘无束是个很厉害的医师,他对东连香的好我也看在眼里,所以连香在这个地方,也不会觉得太过委屈吧。”南乐安笑了笑。

  傅子玄抬眸。

  “南乐安。”傅子玄叫道。

  “嗯?”

  南乐安一愣,许久没听到有人唤她全名。

  “这个世上有人对你好的,所以你大可不必如此忧国忧民。”傅子玄认真道。

  继而他又道:“别人的人生你不能改变,但是你自己的人生,你可以选择。”

  南乐安怔怔的看着他。

  她也想选择的,可是她却不能任由自己跟随自己的内心去选择。

  她在害怕。

  傅子玄突然叹了一口气,道:“罢了,跟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说完,就撩开门帘,从马车上跳了下。

  留下南乐安一人在车上沉默。

  -

  “未明啊,你动手前怎么不和本宫说一声?”予贵妃有些埋怨,她抓着傅未明的手掌,道。

  噢,现在大概是该叫皇贵妃了。

  傅未明微微一笑:“母妃不要同儿臣计较,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予皇贵妃叹了一口气:“本宫知道,本宫理解,只是你也不可以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要不是那个郡王的女官那天路过,你如何保自身安全?”

  傅未明点头:“儿臣知道了,不会再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了。”

  予皇贵妃看着他,总感觉他的脸色比以前更加苍白,她叹了一口气:“你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希望你大仇得报后,能快乐的过日子,反正你也无心于皇位,不如娶妻好好过过日子?”

  傅未明摇摇头,他笑道:“就儿臣这副身体,真真不敢耽误任何一个女儿家啊!”

  予皇贵妃心疼的看着他。

  这孩子从小就吃苦,体弱多病,可怜了他聪慧的头脑,若不是如此,他该是下一任皇帝的啊。

  -

  因为天赐会的原因,礼阅帝把皇后的事情暂时压了下去。

  而天赐会马上就要结束,宫中需要举行宴会,若是让予皇贵妃住持,又无法解释皇后的去向。

  无奈之下,礼阅帝去找皇后谈了一夜的话,皇后也不知怎么,什么事情也不想去解释了,她淡然的对着礼阅帝说,她会住持好这次的宴会。

  而天赐会进入了尾声,夏日酷炎,宴会在六日后举行。

  而南乐安正坐在屋内,神情复杂的看着床上的东连香。

  她突然站起来,对着医师道:“什么意思?你不是说她今日就会醒来吗?怎么会一直昏睡?”

  离东连香回来已经过去了两日,但是东连香一直没有醒来的迹象。

  医师脑门冒了汗,他也有些拿不准:“或许,或许东姑娘是受了什么巫术,一直无法醒来.....”

  “巫术?”南乐安蹙眉,她对着小绿道:“你在这照顾好她,我去去就回。”

  她出了府,翻身上了一辆骏马,直奔白渊处。

  找巫师不可能了,会巫术的且只有白渊几人了。

  南乐安有些自责,她当日就该让白渊留下来,帮东连香看一看。

  这一耽误两日,也不知道会不会对她的身体有什么危害。

  南乐安拴腿一夹。

  “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