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春庭安 > 第三十八章 皇后巫蛊
 
  南乐安在安顿好东连香后,就留着小绿照看她,备了车出门去找云自寒。

  今日回来的匆忙,还没有好好和他道声谢。

  到了云宅,南乐安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主厅,等了一会,云自寒来了。

  她笑了笑,道:“我来登门道谢。”

  云自寒挥挥手,让人准备一些糕点,然后坐下,无奈的笑着摇摇头:“小事一桩,谈谢字就生疏了。”

  他见南乐安眼下有些发黑,蹙眉:“你还没来得及休息吧,要不要去睡一会?”

  南乐安摆摆手:“不用不用,我不困,我一会还要赶回去看东连香。”

  云自寒也不强迫她,顺带着把话题带到了东连香身上。

  “她没什么大碍吧?”

  “都是些小伤,修养过来就好。”南乐安道。

  “那封司....你们打算如何?”云自寒问道。

  南乐安沉默了一下,她也有些无奈:“平京这么大,漫无目的的找一个人太难了,我打算等东连香醒了,问一问她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云自寒也觉得如此:“好在封司不会有性命之忧,我觉得他可能有用于他们。”

  南乐安嗯了一声:“我也这么觉得,我来之前和傅子玄说过,他们抓走封司,大概就是因为宫中的事情,封司为我们提供了太多的帮助。”

  “宫中的事情还没有进展吗?”云自寒疑问。

  “没有,只不过现在上官安之主动漏出了马脚,正好验证了我之前的猜测,真相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南乐安道。

  云自寒点了点头。

  没错,如今已经确定了这几个人之间的勾当,只要有找得到的证据,以及查清楚他们做这件事情的目的,那问题就能解决了。

  只是,不知道宫里的情况,允不允许再这样耗下去了。

  -

  平京皇宫。

  “放肆!本宫的地方,也容得了你来检查!”皇后怒发冲冠,她被贴身婢女扶着,神色不悦,盯着站在她眼前的侍卫李华。

  李华生的高大,出自平京世家,虽然谈不上贵勋,但也算是大家。

  他淡淡道:“娘娘还是冷静一些,这是陛下的旨意。娘娘且等臣搜查完毕,自然就离开。”

  皇后喘着粗气,她气的说不出话来,她颤颤巍巍的指了指李华,身体有些站不住。

  负责搜查的小侍卫小跑过来,他低声对着李华道:“搜出来了一些东西。”

  李华微微抬眸,他将腰间大刀一别,看了一眼皇后,他点头示意,跟着小侍卫走进了里屋。

  “太放肆了!快!快!让他们滚出去!”皇后怒道,她抓着身边的婢女小染,让她快把这群人赶出去。

  小染面上镇定,实则扶住皇后的手微微泛白,她抿唇,盯着里屋。

  皇后转头一看她不动,一下子把她推开,小染没反应过来,直直的摔倒了地上。

  “废物!”

  皇后骂道。

  她摔了摔宫服,走到殿门口,怒道:“来人!把这群狗奴才拖出去!”

  而里屋的李华,他从来不怎么变化的神色微微变了变,他看着小侍卫手上捧着的锦盒。

  他神色严肃,道:“拿好东西,跟我走。”

  剩下的人也不需要搜了,一队人跟着李华走出屋内,便看到正在发疯的皇后。

  皇后上来就要揪住李华的衣服,李华反应迅速,微微一躲,随即行礼。

  “娘娘,莫要失了分寸。臣要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臣告退。”

  他退了几步,随即大步流星,离开了凤鸾殿。

  -

  傅未明坐在无恶殿,他神色淡然,抬眼看了一下父皇阴怒的神情。

  礼阅帝突然把桌上的东西扫下桌子,他脸色难看,怒道:“这个皇后,居然有如此险恶的心!”

  傅未明道:“父皇息怒。”

  他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东西。

  锦盒里,是几张书信,以及一个木娃娃。

  那木娃娃腿上,赫然扎了几根银针,上面模糊的写着谁的生辰八字。

  他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嘴角,便听到礼阅帝道:“李华!去!把皇后带过来!”

  李华道:“是。”

  刚走到宫门口,礼阅帝又想起什么,他叫住李华,迟疑了一下,问道:“傅子玄在不在宫内?”

  李华一愣:“好像不在。”

  礼阅帝走了两步,道:“去宣他进宫,还有他那个女官云乐安,一同进来!”

  “是!”

  -

  “什么?”予贵妃先是一愣,随后有些幸灾乐祸。

  她笑的宛如铃声,前仰后合,她又确认了一遍,对着自己的一等侍女道:“你消息可靠吗?皇后可真的做了这等恶事?”

  侍女碧华无奈的笑了,她点点头:“没错,奴婢听的一清二楚呢。”

  予贵妃笑了一阵子,直到笑够了,她手把了一下台面,站起来:“走吧,这场热闹,可不能缺了本宫啊!”

  -

  南乐安和傅子玄进宫后,直接被领进了无恶殿。

  而他们二人,是最后到的。

  南乐安看着殿内这些个人,压低声音对着傅子玄道:“还真是到齐了。”

  傅子玄回了一个嗯。

  是很齐。

  皇后跪在大殿,正前方是礼阅帝,右手边是予贵妃,左手边是傅未明。

  以及后来的他们俩,站到了皇后的身侧。

  礼阅帝看到他们,不耐烦挥挥手:“不用行礼。云乐安,你上前瞧瞧,那日可是这个侍女?”

  南乐安看向皇后左边跪着的宫女,她应下,走到那侍女身前,仔仔细细瞧了瞧。

  是她。

  南乐安心想,这女子现在还不慌不忙,看上去很镇定,她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傅未明,只见傅未明微微笑着。

  她转过身来,虚礼,对着礼阅帝道:“回陛下,应该是她。”

  话音刚落,就传来皇后尖锐的声音。

  “你撒谎!说!你为何要诬陷本宫!”她跪在地上,膝盖都要麻木了,她用膝盖往前走了两步,试图抓住南乐安的裙角。

  南乐安装作随意的动了动身子,错开了皇后的手掌,她微微笑道,恭敬的转过身来:“皇后娘娘,小女只不过是个平民,实属担不上欺君之罪。”

  她又对着礼阅帝非常诚恳道:“如果小女记得不错,应该是这位宫人,陛下可以严查,若是小女撒谎,一定会受到天谴。”

  天地良心!

  那日可真是她!

  一看就是傅未明找的托,还需要她扯个幌子去骗陛下?

  傅未明看了她一眼。

  傅子玄也看了她一眼。

  就连予贵妃也看了她一眼。

  南乐安只是浅笑着,站直腰板。

  沉默的气氛僵持了许久,礼阅帝揉了揉眉心,他指着皇后,一字一句道:“你可知巫蛊皇子是什么下场!你可知和宫外之人私下传递宫中消息是何罪!”

  皇后的发馆歪的凌乱,她双眼看着礼阅帝,从那里面缓缓的流下两行泪水。

  “我没有。”

  她说。

  “我没有巫蛊皇子。”

  “也没有向宫外传递消息。”

  南乐安低着头,听着皇后毫无起伏的声音。

  她仿佛对解释已经没有了希望,只是她还是很倔强的说了这三句话。

  南乐安突然抬眸看了一眼傅未明。

  礼阅帝道:“你还敢狡辩!”

  皇后抬起头来,看着座上的礼阅帝。

  她突然笑了,笑的有些瘆人,她缓缓道:“臣妾没有,臣妾是被诬陷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