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穿成猫后我喂养了小皇子 > 第92章 设了个小局正版 感谢……
 
这鱼酥是外面的小摊子卖的, 昨出去时到了,味道很香,摊子一支起来,满街飘的都是鱼酥的香味。

可能是做的比较费事, 做得慢, 排队的人又很多, 外面热的站不住,云洛亭不想等, 他们从镇上转了一圈回来客栈时, 那摊子小鱼酥经卖完了,有不少人围呢。

晌午裴玄迟出去,说是有事让他在客栈等。

云洛亭狐疑是什么事呢,“你说的有事,不会是去排队买这了吧?”

裴玄迟没有回答, 而是『揉』『揉』小猫脑袋, “感觉你会喜欢。”

云洛亭弯了弯眼睛,他倒了杯凉茶。

想昇阳宗的事,云洛亭说:“镇上来了很多仙门弟子, 我不太像是弟子,怀疑是地图上标了名字的那些人装作弟子来。”

“嗯。”裴玄迟『揉』小猫脑袋, 道:“刚才在

只是一点小摩擦, 那弟子模样的修者并未爆发出全部灵力,也查探不到其是否有灵兽的灵力存在, 具是不是地图上的人,暂且不能确。

云洛亭一愣,抬爪踩在他脸颊上, 灵力游走一周,察觉到裴玄迟没有受伤,便用灵力帮他平复魔气,随口道:“如果真的是他们的话,那这些拍卖行有牵连的人,私下应当也有传信。”

昇阳宗宗主的名字并未被记录,于云长井粟仙尊死,能将这件事告知那些人的,也就只有参拍卖的弟子。

除去那两人,云洛亭考虑到后续两种可能,一是宗主追究他们二人生死缘由,宗主知晓背后之事压下不理,二是知晓后将这事宣扬开来,让这两人死后仍身败名裂。

只是没想到,宗主没查出什么,倒是让不知名弟子先告了密。

裴玄迟捻起落到小猫『毛』『毛』上的小块酥皮,说:“应当是部分人心下觉得做的这事没底,所以其他宗门传信,被系到一根绳上,也是他们的底气。”

云洛亭点了点,人多壮胆实没错。

吃完了鱼酥,云洛亭『舔』『舔』爪子,猫的胃口不大,吃了一块就有点饱,“仙门这些人应当会集在这几来,等街上的陌生修者少了,我们便找机会将他们引到人烟稀少之地,先抓起来再说。”

裴玄迟抱猫去洗爪子,不忘应道:“好。”

来的修者不少,却也并非是每宗门都有修者来,抱团的修者不少,也更不乏那些恃清高,不想他们共处的仙尊。

那些抱团的先处理掉,落单的便掀不起什么风浪。

---

来镇上的人多,不少镇上的人都察觉到了不对,有些有门道的就会向认识的人打听,最近是发生了什么事。

长仙尊之事在云洛亭的推波助澜下宣扬开来,却并未引起多大风浪。

毕竟在寻常百姓眼,修者皆为大能,都是脱离五行之,不沾生死的,加上传话的弟子说的也是遮遮掩掩,大家也就都猜,可能是出了什么旁的事,也没人会信长仙尊是真的死了。

而,没多久,镇上流言四起,就是有关先前墨家被灭一事。

那化形灵兽被长带回宗门内,打伤了宗门修者,砸了宗门院子,不久前被人修救走,那人修带走灵兽时,重创了于云长井粟仙尊。

比起之前的话,这显有几分可信。

顿时,镇上百姓茶余饭后间的谈论皆是此事。

更传出了有人到那被救走的灵兽,跑去了西边伏魔林,又说是了灵兽的尾羽,又说是夜起夜,偶撞有人扛白孔雀,传的是有鼻子有眼的。

有说是去伏魔林,有说早离了镇子,各处都有。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仙门人也有所耳闻,但也没深信,只是顺传言的方向去找,果真在伏魔林方向,找到了灵兽血的痕迹。

……

云洛亭坐在树上,大树枝繁叶茂,不必化为兽形也能将他挡严实。

分开面前的树枝,抬看了眼天『色』,等了快半时辰,也不有人来。

说来奇怪,云洛亭明明是了他们有所动作,才提前来等的,那帮人来的实是慢。

又是灵兽血,又是灵兽羽『毛』的,怕线索的太明显,对方可能会起疑心,传出去的消息都特意真假参半。

按理说……应该是来了。

那帮人喜欢抱团,知晓灵兽身边有修为高的修者,也不会单枪匹马进来。

越是人多,他们应当越是无所畏惧才是。

勇敢一点踩进陷阱不好吗。

云洛亭打了哈切,歪靠在裴玄迟肩上,“他们进来了吗?”

裴玄迟一早布下阵法,有人靠近便会有所察觉,“有二十余人在往这边走。”

云洛亭想了想,人数上没有太大出入,“能知晓都是什么修为吗?”

裴玄迟沉默下来,没有马上回答。

云洛亭抬眸,眼睛一瞬不眨地看他,“玄迟?”

“……能。”

裴玄迟展开神识,稍作斟酌后说:“多为元婴,出窍。”

由此可,来人皆是身份不低的,打杂的弟子都没有前来。

想必是他们不知晓灵兽有何作用,所以就没带。

云洛亭点了点,传音叮嘱

单雪珂化为兽形,一身雪白的羽『毛』,尾羽垂地,在湖边轻晃,尾羽扫地面上脆嫩的青草,时而低轻啄湖面。

看起来很悠闲,但单雪珂等太久了,刚才是假装打理羽『毛』,结果一直不人来,那块羽『毛』都快被啄秃了,干脆站起来转悠。

得了传音,单雪珂脚步顿了顿,不动声『色』的往湖边又靠了些。

今天『色』不错,林也远没有镇上那么热,安静清幽,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传来,落入耳分外清晰。

云洛亭放开神识,听了来人的交谈声。

“真是奇了,这寻兽盘进了林,竟是指不出那灵兽所在,若不是陈兄嗅觉灵敏,只怕今我们是要无功而返。”

“杜仙师莫要跟我开玩笑,我这算什么,杜仙师靠灵兽血就能分辨出这的灵兽便是先前伤了于云的灵兽,是杜仙师技高一筹。”

“唉,我先前栾掌柜换的那些丹『药』了底,没空再去一次,二位都经吸纳了灵兽之能,当真是令小弟羡慕。”

“哈哈,卢方长惯会逗乐。”

……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优哉游哉的模样仿佛来这采青。

都知道在这的是‘己人’,言语间竟是毫不遮掩,能吸纳灵兽之能,必是没少服用丹『药』,淬,亦或者用化形灵兽骨炼制本命法器。

不以为耻,反而如此谈笑。

甚至交流起多少来了。

云洛亭蹙起眉,简直听不下去,好在没多久,便有人『露』了。

“杜仙师你快看!那边的白孔雀是不是便是……?”

他们说话皆是用灵气遮掩,灵气隐隐散些许灵兽的气息,又能使得己说的话不被旁人听去,又能放出气息『迷』『惑』灵兽,一举两得。

云洛亭能听,也是因为从走入这林子,便是步入了裴玄迟的阵法,他裴玄迟修为交融,所以才之知晓他们都说了什么。

单雪珂专心低啄湖面。

走在最前面的修者只看了一眼单雪珂,随后便蹙起眉,警惕道:“大家小心,这白孔雀不似受了伤,灵力识海皆稳固,我记得先前于云长曾传信于我,询问炼丹一事,那时,便经割了肉。”

“不这些时便完全恢复,孔雀修为不高,想必是救走她那人帮了忙,大家不要掉以轻心。”

“陈兄不必如此紧张,我散开神识不这附近有活物,连野生的灵兽都没有,谈何有人?”男子笑了笑说:“这灵气浓郁,说不准是那白孔雀吸纳灵气提升修为,己养好了伤,也可能是救走孔雀的人治好了她便离开了,总之啊,这没有旁人在。”

云洛亭听这话,在树上轻晃腿。

对,没有。

男子抱起双臂道:“再者说,我们这么多人呢,任由那修者来,我们岂会怕他?”

被叫陈兄的修者没有说话,而是扭看向身后。

云洛亭有一人冲那陈兄点了点,像是在同意刚才男子说的话。

闻言,陈心宇没有再迟疑,抬手甩出一张网,没有落下,而是四面展开后如同遮天,天『色』瞬间变化后,那网化作几道脉络浮于空。

云洛亭感觉这网的气息古怪,让他感觉很压抑,如果这不是在裴玄迟阵法之展开的法器,可能对灵兽的压制会更强一些。

裴玄迟抬手搭在云洛亭肩上,散开魔气将他护在其,抬看向那张网,刹那间,几道脉络便失了光泽。

陈心宇正摆弄其他法器,抓孔雀势必要做到万全,察觉到些许不对,但刚才展开的法器仍悬在空。

他这一耽搁,后面的人有些等不及了,“陈兄你在干嘛?别耽误时间了,直接上吧。”

陈心宇说:“小心些为好。”

“诶呀,真是磨叽,让我来!”男子等不及,直接绕开陈心宇,召出巨斧握于手。

同时,云洛亭落在最后的几人走了进来。

云洛亭裴玄迟对视一眼,直接伸出了手。

男子气势汹汹的握巨斧,眼神贪婪的盯湖边毫无察觉的白孔雀,手巨斧蠢蠢欲动,从哪劈砍,如何拔下羽『毛』,留血肉做什么,他都经想好。

而,在迈出去的第一步,便瞬间停在了原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