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我的女神监狱 > 第六十四章 初囚二星!(七)
 
  小心打开方天画的腰囊,翻找片刻,白润手指捏了一粒淡紫色丹药在他眼前晃了晃。

  “可是这个?”

  “正是,咳咳。”

  丹药入口,一股热流涌入胸间,疼痛欲死的肺腑,仿似被一股清泉浇灭的大火……

  眼睛看着面前一脸急切,迫不及待的白帆,方天画也不知自己此时能否连贯开口说话,但拼是必须要拼一波的!

  “狱差方天画,现以女神监狱之名,逮捕二星女神白帆!——万世监禁!永不赦……免!”

  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方天画实在难忍肺部灼烧般的疼痛,还是顿了一下,也不知这逮捕口令可算生效?

  但现在,一切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你在说什么?!逮捕什么?为何提我名字?!”

  白帆柳眉皱的紧紧的,看看掌中屏幕内的囚室,总感觉哪里不对,再看看现场状况,一切好像又没啥问题。

  “我刚才说的,便是这女神监狱的使用口令。”

  方天画露出“阳光”般的微笑,其实这句话,他倒也真没撒谎。

  “真的?”

  “不对!!”

  几秒钟瞬息一闪,脑中才隐约将方天画刚才说的话,掐去听不懂的名词,连成个大体意思。

  白帆脊椎上寒毛霎时竖起!

  女神监狱?!女神?!他要逮捕的,是……

  此刻原本躺在那苟延残喘,造不成任何威胁的方天画,却仿佛变成了来自地狱的鬼怪!

  “你给我去死!!”

  白帆身上护体真劲疯狂激发,一掌向着方天画额头劈来!

  方天画微微闭上双目,任由对方护体真劲卷起的烟尘,吹在全身各处,心中却静静的,仿佛放空了思维般没有任何恐惧和其他想法……

  啪!

  手机从半空落入尘埃,白帆那飞翼玄甲幻化的巨大吊坠,裹在那套超大码的“武侠比基尼”之中,掉在了方天画身边的地面之上……

  风消尘散,现场一片寂静,除了满地的衣饰兵刃和刚才战斗留下的痕迹,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哈!”

  方天画带着尘土血沫,已经看不清长相的脸上,此刻却笑成了一朵花:

  “哈哈哈哈哈哈!!”

  “咳咳……”

  用堪称鬼哭狼嚎般的大笑,宣泄了心中情绪,方天画躺在地上,吃力的用双肘缓慢挪动起来。

  每一次支撑用力,浑身各处都仿佛碎裂般的疼痛。

  终于,在耗费了整整十数分钟时间,将那飞翼玄甲吊坠、以及落在地上的手机捡起,胡乱塞在蛛丝内甲里。

  到得此刻,方天画也已经用尽了全身最后一丝气力……

  挣扎尝试着坐起身子失败后,一股剧痛从胸前左侧下部传来,眼前昏黑一片,便失去了意识……

  ……

  人昏倒之后,从无意识,到苏醒的瞬间,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前世看过无数的小说影视剧,各式各样的描写都有。

  但当方天画自己“尝试”了一下之后,他发现好像和以前知道的情况都不太一样。

  他首先恢复的五感系统,竟然是嗅觉……

  植物清香中,带着浓重的叶片类苦味,吸入肺腑,方天画皱起了眉头。

  接着有光芒透穿眼皮,照在瞳孔上,双眼从一片漆黑,逐渐变得鲜红似血。

  缓慢撑开眼皮,一阵模糊过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头乌黑的青丝……

  “云娘?”

  方天画认出了眼前之人,但一开口说话,沙哑的声音却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师兄……”

  “你醒啦?!!”

  趴在方天画床边,前一句还迷迷糊糊,到得后一句,已经惊喜的弹起了身形。

  看着叶云娘俏媚桃花眼下的一抹黑色眼圈,方天画皱了皱眉头:

  “我昏迷多久了?”

  “不算多久!一天一夜!此刻正是二十二日清晨!”

  十月二十二日?

  方天画心底默默算计着,雏龙斗第八天……

  坏了!

  忽然之间,他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赤果,手机、墨舞剑、飞翼玄甲各式装备尽皆不见!——

  这可是比他的命重要!!

  “东西呢?!”

  大惊失色之下,方天画就要爬身而起,但刚一动弹,一股剧痛便从左侧肋下传来,险些给他疼晕过去!

  “师兄刚醒!别乱动啊!”

  叶云娘这一惊也是非同小可,什么人呐这是……

  “师兄昏迷处的所有物品,以及师兄身上之物,在治疗之时,已经由最早到达现场的上派武者们转交奴家了……”

  “在哪?!”

  “就在师兄此刻所躺的床下……师兄此番奇功已立,四派门主直接发过话的,包括妾身在内,无人敢查看擅动,师兄放心……”

  叶云娘无语的从床下掏出一个包袱,给方天画看了看。

  “哈哈哈!我就说这货脑子清奇!美人在侧,这刚醒来却惦记着那点财货可还行?!”

  爽朗粗大的嗓门,忽然响起,震的这小帐篷内嗡嗡直响。

  “!!!”

  方天画霍然转头,只见左侧并排两张床铺,靠近他的那张床上,开口说话之人浑身被纱布裹的粽子一般,只有一双明亮无畏的眼睛,此刻带着戏谑看着他……

  “和尚!老渡!你没死??!!”

  “你特娘才死了!”

  木乃伊般的渡真翻着白眼,但面上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

  “还有……韩师姐!”

  方天画此刻有点想哭,在和尚旁边那张床,一脸平静之中带着笑意看着他的,可不正是韩若雪!

  “韩师姐伤了肺腑,目前无法说话。”

  叶云娘为方天画掖了掖被角,温柔的出声替他解释。

  “都活着!太好了!这……太好了!”

  方天画的眼角有点红润,回想眼前这二人,毅然决然的面对绝无可能战胜之敌,身具女神监狱却躲在最后的他,曾以为这遗憾此生再也无补!

  现在这结果,简直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了……

  “你少跟这拐弯嘲讽俺们,虽然上面将此功记于我三人头上,但贫僧和韩师妹,可不是那冒领功勋的小人,不过话说,你这货也藏的太他妈深了吧?”

  “啥?!”

  方天画懵逼的眨了眨眼,对方的话他都能听懂,但又貌似一句也没听懂……

  “哼!”

  另一边的韩若雪轻哼一声,柳眉似含嗔怪的瞪了方天画一眼……

  渡真也是翻了翻白眼道:

  “我二人当时虽怀死志,但实际对那妖妇造成的伤害却几乎没有,最后若非是你将她重创遁走,甚至连飞翼玄甲都来不及带走,这在场所有同道,怕是都难逃被剥皮放血这一遭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