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我的女神监狱 > 第五十五章 血风摧四境!(四)
 
  虽然早就料到要有硬仗打,毕竟脑袋上艹蛋的残魂是如此醒目……

  但他却未料到来的如此之快,又如此迅猛——看对方这人数,怕不有个几十人了……

  “师兄!好像不太对!你看……”

  见到对方大多数脑袋上都环绕着各色光斑,叶云娘心底一喜——好像是友军?!

  “先别动,看他们怎么说。”

  方天画心里自然也是欢乐的,但却不敢放松,谁能保证血魄神教的内应,就不会猎取琥珀妖迷惑试练者了?

  很明显,对方跟方天画是一样的想法……

  待这些人收缩包围圈,走的更近些了,方天画叶云娘终于确定这是友军了……

  领头的那个米黄色僧衣、眉目英挺、背着青铜巨盾的大光头,不正是一百英豪榜第一人,渡真和尚么……

  在他身后和四周,清吟小筑的韩若雪、木逍剑派的吴希文、幽云门的陈震……

  不仅排行前十的大部分在此,就连前三十名之内的许多天才和四七九的精英也都尽在这队伍之中……

  看来各派的极品武种们,虽然初出茅庐,但也绝不是任人蹂躏的温室花朵。

  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聚集起来与对方抗衡,这决策和行动力,真的是很可以了……

  “兵器武备扔掉!手举起来!不然,死!”

  这边二人虽然确定了对方的身份目的,但对面友军明显不这么想……

  “放心!只要二位扔掉兵刃,演练一遍武学,确定不是血魄杂种,便可放你二人离开,也可加入我们!”

  站在远处的几名极品武种没动,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和蔼少妇,便前来与二人交涉。

  修炼《血玉真功》的人,看着与常人无异,但一旦运行气血,便会露馅。

  方天画对眼前少妇的劝说,全然无动于衷,只是擎着墨舞剑,眯眼看着远处的和尚。

  女神监狱在身,别管对方是谁,想让他解除武备,永远也不可能!

  在二人十数米远处的那个和蔼少妇,见对方理都不理她,面色也阴沉了起来,一点也不阳光了……

  “还要我再重复一遍么?!”

  “我不加入你们,咱各走各路如何?”

  “你觉得呢?万一你俩是血魄杂种,该当如何?”

  正在场中气氛陷入危险僵持的档口,忽然一声清脆的声音打破现场寂静:

  “可是方师兄?!”

  “池师姐?你怎在此?”

  远处渡真身后的树林中,快速走出一个高挑身影,正是清吟小筑的白影剑池幻巧!

  “池施主……你们认识?”

  渡真摆了摆手,四周围堵的众人暂时都放下了手中兵刃,但却没有挪动地方。

  “这位是幽云门的冰剑王方天画师兄,曾在石蘑菇山外的比试中战胜小女子,许多人都在现场,皆可作证!”

  哗!

  池幻巧话音刚落,四周顿时响起控制不住的惊讶呼声。

  除了各派的天才精英外,跟随他们的侍卫也是不少,许多都是行走江湖多年的成名武者。

  此刻听说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竟然就是那位斗败白影剑的冰剑王,听说过的,顿时给身边一脸懵逼的同伴顺便科普两句,现场紧张气氛,骤然变成了装逼现场……

  雾草!

  场地中的方天画,却一点没有装逼的觉悟,脸黑的像锅底一般,当场社死……

  说认识就得了,冰剑王这个梗就过不去了是吧?!

  但是对于承认失败,牺牲自己的名声为他证明身份的池幻巧,他还得谢谢人家……

  既然是友军,四周警戒自然很快解除。

  包括那几位四门的极品武种在内,大家都向着中心处的方天画走了过来……

  离的最近的那个和蔼少妇,很明显也是个事故精熟的角色,赶紧凑到前面深深给方天画施礼娇声道:

  “刚才云汐职责所在,还望……额……冰师兄海涵!千万不要记恨奴家!”

  “……”

  本来没个屁事,你非得又来一发冰师兄……这属实海涵不了了!

  片刻功夫。

  四周的人影也都陆续赶了过来,方天画扫了一眼,这怕不有五六十人了?

  各色光芒的残魂,在武者们头顶争相闪烁跳动,好不壮观……

  这么大规模的聚集,血魄神教那边不知道才见鬼了。

  之所以现在还没动手,估计也是在谋划调派,力求一网打尽。

  而试练者们这边,也是在尽可能的寻找同伴,加入自救,两边都在抢时间。

  若是正统的气境强者,来两个人便能把这些还未成长起来的天才们乱杀。

  但是血魄神教不同,他们的武者战力低下,这些最顶尖的试练者们虽然都只是体境,但天赋高绝、底牌众多,光是明面上已知的奇物便将近十件了。

  若血魄神教托大轻敌,阴沟翻船的可能性还真就不小……

  “阿弥陀佛,小僧渡真,见过方施主。”

  英挺俊朗的光头踏前两步,对着方天画双手合十,轻轻施礼。

  “渡师兄安好,众位同道安好。”

  方天画不知道对方姓名,也不愿意用大师、法师之类的中二称呼,只能按照法号,默认他姓渡了……

  渡真:???

  你礼貌吗?

  “方施主实力强劲,若能加入我等,大家活命机会便又大了一分,不知……”

  二人见礼之后,形势危急,渡真也没多扯淡,直接便把话给挑明了。

  “自当尽力!”

  虽然雏龙斗之前,对这渡真的哥哥渡善,追求自家富婆师姐十分来气,但大敌当前,这点私人的破事便无足轻重了。

  再说相比他带着叶云娘到处乱跑,有了组织,活命的机会可大得多了。

  “那小僧就代众位同道,谢过方施主大义。”

  三言两语定下调子,渡真和尚的口气也亲切了许多。

  只是说话之间,眼神总瞟向方天画身后缠着布条的墨舞长剑,显然对这件极品奇物,是有些了解的。

  其后,渡真转身离开,他身后的众位极品武种,也都一一上前,跟方天画客气的寒暄两句,混个脸熟。

  只有同为幽云门的陈震师兄,跟方天画多交流了两句门内试练者的死伤情况。

  “方师兄那日说还会再相见,只是没想到是在这般情形之下。”

  池幻巧留在最后,微笑着来到方天画身前,一边说话,一边跟叶云娘点头打了个招呼。

  “池师姐原本身边那几位……”

  看到背负着百手娃娃大箱子的九娘,孤零零的站在池幻巧身后,方天画低声询问了一句。

  “都死了,到得此地的路上,经历了不少。”

  再多细节池幻巧明显不愿多说,方天画也点点头没再过问。

  “这里……是怎么个章程?”

  方天画抬起下巴,点了点前方人群中心处,以渡真为首的那七八人的小圈子。

  “没什么章程,战力强劲,特别是拥有奇物的武者,便可获得集体行动的决策参与权,其他人则必须遵从。”

  池幻巧看了看方天画头顶红橙两色的数十个残魂,微笑着说道。

  “这恒河里。”

  方天画也点了点头,血魄神教此次出动了气境强者猎杀试练者们。

  虽然他们战力拉胯,但归根到底那也是气境,除了奇物之外,再强的体境武者,也没有对抗人家的希望。

  “现在这境况,谁还敢弄些不合理的花哨玩意……”

  池幻巧随口应着,伸手rua了两下叶云娘背囊上的笨笨,旋即舒服的眯起美眸——手感真好嗳!

  “哎呦!您二位怎么还这聊上了?渡真老大叫你们过去决策呢!咱这几十号人的生死,可都在您二位手里了!”

  刚才那和蔼少妇云汐,颠颠的自远处人群中跑了过来。

  一脸谄媚的点着粉妆艳红的俏媚脸蛋,都快贴到方天画的肩膀上了,看的一边的叶云娘柳眉直皱。

  来对手了属于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