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容姝傅景庭 > 第1299章 恶意的眼神
 
说自己明明是为了景庭哥哥,就算自己有错,责罚她一个人就好了,也不该祸及家人,景庭哥哥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

还说爷爷因为这起声明大受打击,已经在医院住院了,景庭哥哥甚至都没有问过一句,看过一眼,实在是太无情了。

这一句一句哭诉,说的网友们心软不已,纷纷支持她,说傅景庭确实太过分了一点,小姐姐明明是为了他,虽然没弄清楚事实,方法也做错了,但的确是一心为他,他就这样对小姐姐一家如此冷酷,确实太狼心狗肺了一点,更何况小姐姐的爷爷,还是他恩师呢。

也有网友说傅景庭满脑子都是容姝,为了一个女人,如此对待自己恩师一家,这样的人旗下的产品真的可靠吗?

毕竟连自己老师一家都如此绝情,还会对他们这些普通民众的产品负责?

一时间,网上众说纷纭。

绝大多数,都站在刘琳琳这边指责傅景庭,也有少部分人在选择观望。

毕竟他们已经被打脸过几次,不想再继续被打脸了。

尤其是现在傅景庭还没有出面解释,光凭这个刘琳琳一己之言,也算不了什么。

当然,这一部分理智的人,也只是少部分,绝大部分都是谁哭的可怜就信谁,完全被牵着走。

面对这部分网友,容姝倒也没什么生气的,只觉得他们挺可怜,没有脑子,没有辨别真相的能力。

所以,她为什么要生低能儿们的气呢?

容姝摇了摇头,不看这些网友们毫无脑子的发言,也不看看刘琳琳那假的一批的哭诉。

她知道刘琳琳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在网上发这样一条直播。

无外乎,又是利用网友们的同情心,来逼迫傅景庭呗。

觉得网友们都可怜她,同情她,帮她说话,来抵制傅景庭,傅景庭就会因此受不了大众的指着,放过刘家。

呵,还真是天真的可笑。

傅景庭本来就不是一个会被人威胁成功的存在,更讨厌被人威胁。

刘琳琳这样做,不但不会达成目的,甚至只会让傅景庭更加厌恶她,厌恶刘家。

而且网友们就算抵制傅氏集团,就真的能成功吗?

先不说傅氏集团又不是做吃食日化,这些容易被网友们抵制成功的生意。

傅氏集团主要做的是重工业,房地产,旅游业,电子科技行业等等这些涉及到人们生活方方面面的产业。

除非网友们愿意去隐居山林,从此不再踏足人类文明社会,否则要生活,就必须买这些。

所以网友们抵制傅氏集团,简直就是一场笑话。

别看着这些网友门在网上这么说,实际上他们心里清楚,他们这么做根本没有任何用,绝大多数,只是在嘴上逞能而已。

也就刘琳琳还以为能成功。

容姝眼带嘲讽的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给傅景庭拨了一通电话过去,想问问他怎么解决网上的事情。

不过傅景庭大概可能在忙,所以容姝的电话打过去,并没有人接。

见状,容姝心里也很无奈,只得掐断电话,打算等一会儿再给他打过去。

或者他忙完了给自己打过来。

当然,现在自己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换衣服,收拾收拾去上班吧。

容姝提起装着衣服的的几个袋子,重新回了之前的房间。

等她换好衣服,化好妆收拾出来,已经是十点了。

容姝拎起包包,提起用完早餐后的垃圾,离开了傅景庭这个住宅,去了天晟集团。

到了的时候,时间是十点五十五分,距离开会时间,还有五分钟。

这让容姝不免松了口气,还好没迟到。

“董事长,您来了?”容姝走出电梯,就看到在电梯门外等待自己的丽娜。

容姝对其笑了一下,“来了,抱歉,让你久等了。”

丽娜摇摇头,“董事长说笑了,董事长,这是您开会的资料。”

她把手里的文件递过去。

容姝伸手接过,翻开看了一眼,又重新合上,“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会议室,麻烦你把我的包包送去我办公室,谢谢。”

“好的董事长。”

容姝拿着文件去了会议室,丽娜也替她放包去了。

会议其实并不是很重大的那种,不过也涉及了接下来的天晟集团的发展方向,所以还算重要。

会议室,段兴邦时不时的朝容姝看去一眼,眼神跟毒蛇一样,又狠又毒,让人看了浑身发寒。

容姝即便早就习惯了段兴邦是常用恶意的眼神看自己,这会儿也不免被段兴邦的眼神给弄得浑身不舒坦。

实在是现在段兴邦看她的眼神,里面的恶意比之前还要重得多,仿佛都要溢出来了。

容姝眼皮微微垂下,知道段兴邦可能要搞事,要不怀好意的算计她了。

不然不会这么看她。

于是容姝腰背挺直,暗暗警惕起来,以免等会儿被其算计成功。

然而奇怪的是,从会议开始到结束,段兴邦都一句话没说,也什么都没有做。

哪怕会议结束后,也是径直就离开了会议室,没有理会容姝一下。

容姝:“......”

她感觉自己在会议上警惕提防,警惕提防了个寂寞。

自己把对方当成随时要出手的敌人,所以做好了完全准备,准备见招拆招。

可谁曾想,对方啥都没做。

这就好比,自己唱了一出独角戏。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自己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容姝一直紧绷的身子,也会儿也终于放松下来,整个人蜷缩在了椅子上。

别说,一直将身体僵直了那么久,放松下来后,真的又酸又疲的。

当然,容姝身体放松了下来,但是心里面却没有。

段兴邦在会议上看她的眼神她至今还历历在目,让她无法忽视。

段兴邦这种人,本来就像是一条毒蛇,潜伏在草丛里,就等着机会跳出来咬人一口。

所以段兴邦那样看她,肯定不只是单纯的看她不顺眼,肯定在暗中计划对她做些什么,只是现在没有做罢了。

但现在没做,不代表以后不会,所以她还是不能放松警惕。

容姝垂眸想着,直到会议室的大门被人敲响,这才思绪回笼,转头看去,是丽娜站在门口。

“董事长,刚刚我去您办公室放文件,听到您包里的手机在响,所以擅作主张拿出来帮您接听了一下,是傅总打来的。”丽娜进来后,把手机递给了容姝,“我告诉傅总您在开会,说您开完会了,会给他打过去。”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啊。”容姝接过手机笑了笑。

丽娜本来该转身离去的,这会儿却突然咬起了下唇,欲言又止。

容姝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停下了给傅景庭拨打电话的动作,关切的询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