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我的御兽真不是邪神 > 第518章 契约白狐大佬!原始星空之灵!门之
 
第518章 契约白狐大佬!原始星空之灵!门之主的傲慢

苍白星光蔓延而出,迅速和现世重叠在一起,再次闪耀星空。

“这是……”

无数人抬起头,看到了古老的群星照耀整个主世界,神色震撼。

两个不同的星空交织。

一个璀璨闪耀!

一个苍白古老!

“伟大的星空,再次回归!!”

一些古老时代苟活的生灵,感受着那熟悉的星光洒落身上,不禁落泪。

属于它们的时代……

终于要回来了吗?

“吼吼吼!”

暗星域中,大量星辰灵性中孕育的魔物、宠兽在被原始苍白星光照耀之后,直接引发了蜕变,但却不是进化,而是朝着某种形态演变,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外形更加古老、神秘,和苍白的原始星空一样,更加……

强大!

星界之中,大量的星之精灵惊叫着开始逃窜。

因为它们感受到了死亡的预兆。

或许逃跑不是出路,但却是唯一的机会。

星界深处,一位位星神睁开眸子,静静地看着星空的演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却也并未出手干预。

因为原始群星之中,藏着比祂们更古老的东西。

“暗星域的下面,竟然真的藏着原始星空?”万印武双手环抱,啧啧称奇。

群星王朝的覆灭,奇异的星空生态诞生,都是后来的事情,自然也让他们这些老家伙有所怀疑,觉得暗星域地下是否藏着大东西?

超过两位数的真王、伪王都曾出手探查,刮地三尺,甚至是对于空间、梦境等等区域进行了搜查,但都一无所获。

仿佛根本不存在于这個世界!

至于原始星空虽然古老,但却并非无人见过。

至少真王们还是见过这些原始星光,可不仅仅是来自于古老时代的光辉,更蕴含着让生命回归原始形态的伟力。

开启另类的形态!

然而这种变化,并非全是正面的。

有些高等生命是在退化,但有些生命是在进化,如今却要退回去。

这种剧烈的变化,大概率会引发畸变!

“难怪当初大量星空系的古老种族没落,如果不是星空更迭,人族想要崛起也没这么简单。”

万印武看着魔物们的蜕变,不禁唏嘘,如果多了这些古老种族,当初的群星大远征估计难度要更高。

现如今,要么灭族,要么躲起来了。

“不过这么一来,群星家族岂不是要站起来了?”万印武摸了摸下巴,如果至高议会出面调停,那么陆羽确实会很尴尬。

时维均负手而立,抬起头看着星空,开口道:“不一定。”

“什么意思?”万印武是一个实用主义者,在老朋友在的时候向来喜欢放弃思考,把这活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自己只需要躺平就行了。

时维均平静地说道:“群星,注定要回归正确的位置!”

“你在我面前还装谜语人?”万印武怒了,开始严肃抗议,然而时维均并未理他。

因为他知道,这家伙是越理越来劲的性格。

万印武自觉没趣,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你还真是关心这小子,怕他没法解决暗星域,把我也拖来帮忙,没想到啊,冲冠一怒为红……白狐,一个人就推平了暗星域。

白时一这个傲慢的女人我早看她不爽了,如今总算是被暴揍一顿,果然江山代有才人出,这小子的进步速度简直恐怖,还好不是跟咱们一个时代,不然也得和那群小家伙一起自闭了。

不过原始星空回归,虽然是群星家族的锅,但现在很显然要盖在陆羽身上了,看来我们得出手帮忙收拾残局。”

说着,万印武就准备出手,就算无法阻拦原始星空回归,至少要保住暗星域平民。

然而却被光辉拦住去路。

他疑惑地看向时维均。

“再等等。”

后者静静地看着头顶的星空。

他相信陆羽,

会有更好的方法。

与此同时,

至高议会的诸王们,也在关注着这里,同时和异族诸王隔着大渊对视。

从原始星空回归开始,整个主世界的灵性开始沸腾,朝着顶峰攀登。

主世界对于诸神的限制还在进一步减弱,如同是泄洪的水闸,呈现滚雪球模式。

如果群星回到了正确的位置,也是诸神降临的时刻!

陆羽的宠兽成为了古龙,那么他就需要承担对应的职责!

弑杀……诸神!

大决战,近在咫尺!

暗星域。

星凰始祖看到苍白星河,神色激动道:“群星回归,吾等终将照耀这个时代!”

探索原始星空,获得恩赐,可不是谁都有这个资格的。

尤其是原始星空中蕴含着神秘污染,哪怕是诸王都无法轻易踏入,到时候还得依仗他们。

诸王,不会容许陆羽杀死他们的!

“哈哈哈哈,星空啊,降下赐福吧!”

星凰始祖高呼,目光狂热,然而下一秒,就变成了惊恐。

因为在他身旁的星凰却发出了哀鸣,身上血肉开始溶解,不断地渗出、如同萤火虫般飘起,朝着天空之上的星空飞去。

不仅是它,其余已经畸变的群星家族始祖、强大的星辰魔物都在哀鸣。

其中以群星王朝留下的星之贵族最为痛苦,浑身血肉崩解,化作了苍白星光,哀嚎不止。

仿佛有一尊恐怖的魔神,正在对所有踏上星之路径的生灵进食。

实力越强,分离的星光越多!

“怎么会这样?!”

星凰始祖难以置信地看着原始星空,这和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啊。

为什么……

群星没有降下恩赐,反而开始吞食祂的子民?

“蠢货,你以为是你们在追逐群星,殊不知是群星在追猎你们!”

陆羽嗤笑道,原始星空可是涉及了禁忌的力量,疑似和禁忌太阳一样,都是禁忌存在衍生出来的个体。

但祂能被如今的星界取代,却一直没有出现,已经说明……

发生了某种异变。

拼凑群星拼图,虽然很难,但对于最初的群星始祖而言并不难,哪轮到一群王朝余孽进行寻找。

尤其是星之贵族,如果能够接触原始星空,也不至于对自己的诸星之泪如此震惊。

而且,群星家族的先祖们是因为接触了原始星空的外围,导致畸变,但他们从未见过真正的原始星空,而且像林星河这些万古巨头,竟然可以抵御如此高维的污染,保持理智,本身就是问题。

与其说是他们在追寻星空,倒不如说是星空在追猎他们。

故意留下他们,不断地增强影响力,最后锚定现世,最后……

回归!

星凰始祖哑口无言,面对着追逐一生的群星光辉,却只感觉到了无比的冰冷。

就像是一群被撒了白糖,呼朋唤友,拖拽着向蚁巢前进的愚蠢蚂蚁。

“呜——”

白狐大佬再次出现,它抬起头,看着那弥漫的苍白星光,尾巴一扫,星河倒卷,企图将这浩瀚的星光粉碎。

砰!

然而靠近的瞬间就被震碎,连带着白狐也被甩飞,就在要狠狠砸向地面翻滚的瞬间,陆羽身形闪烁,伸出手将其抱在怀中。

巨大的力量震得陆羽虎口发麻,但是看着虚弱的白狐,他强忍不适,伸出了手,融合了纸骑士的古龙盔甲自然也能使用它的恒定仙光。

恒定万物的仙光,虽然治愈他人需要付出数倍的代价,但以自己伪王级的实力,按理来说,足以恒定白狐的状态。

然而黑白色的恒定仙光却从白狐身上穿透了过去。

“什么?!”

陆羽神色惊诧,若非他此刻能够感受到白狐大佬身上传来的温度,差点以为自己遭遇了幻觉。

明明就在眼前,却无法恒定它的状态。

就像是……

间隔着两个世界!

这一幕,让陆羽目光微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身旁,传来了一个虚弱的声音:

“它从来都是这样,永远抗拒着任何的接触,默默行走在时间之中。”

开口的,正是白时一,也在被星空吞噬光辉,看着陆羽怀中的白狐,目光复杂。

“什么意思?”陆羽问道。

他成为大将之后,也查找过联盟对于白狐大佬的信息,但内容并不多,只说涉及到了星时白家。

甚至最开始联盟还以为是白家对于边境的布局,只不过随着时间久了,才发现对方一直呆在城市里,甚至是帮忙镇压了最初诞生的生命系异想体——生命之塔。

后来,它随着镇压大量失去异想物的异想体,变成了群星百兽塔。

久而久之,也成了最初大渊市市民眼中的守护神。

<div class="contentadv"> 只不过因为时间太过久远,一代代居民老死,再加上长期隐匿踪迹,也就被人遗忘。

只不过相关情报因为涉及伪王家族,所以都被封存。

“很久以前,那时候联盟都还没建立,真王们也还在尘世建立王朝,俯瞰众生,那时候的凡人地位远不如现在……”

白时一看着蔓延的原始星空,轻笑道:“你觉得我们压榨平民罪该万死,是压在头顶的恶龙,但对于我们而言,只是家常便饭,每个人都是这么做的,我小时候还得时时刻刻担心被领主的宠兽吃掉,这可不是什么父母编出来恐吓小孩子的故事。

毕竟他契约的那只血婴草人,最喜欢食用小孩子的鲜血,每个月都要吃掉十个孩子,才会听从命令,否则就不会庇护领土,到那时候就会死更多的人,但他依旧是英雄,甚至是在联盟还有相关的庙宇,你说可笑吗?”

“说重点。”陆羽皱眉打断她的回忆。

他可没兴趣听人的悲惨故事。

你拿前朝的法来今朝用?

要不是超凡世界,早就被按死了,就算是现在,也是因为群星挡了陆羽的路,就这么简单。

白时一并未恼怒,继续说道:“但或许是我运气好,在被选中作为祭品的那天,领土被一头强大魔物攻破,所有人包括领主,都被吃掉,而那只怪物刚好吃饱了,只是看着瑟瑟发抖的我,懒得理会,转身就走了。

之后,就开始了漫长的流浪生活,也契约了自己的第一只御兽,结识了很多伙伴,但上升之路也被堵死,刚好听到了群星王朝覆灭的信息,变成了一片禁区,就想着搏一搏,结果……”

“就成了群星家族始祖?”陆羽翻了个白眼,伱搁这讲创业史呢?

“不,是全死了。”白时一淡淡地说道:“现实不是传记小说,哪有那么多的完美结局,我的爱人、朋友、宠兽全都死在了群星王朝废墟中,我也倒在废墟中,奄奄一息,绝望地回忆自己的一生,何等的可悲又渺小。

就在死亡的瞬间,我看到了它……”

白时一看着陆羽怀中的白狐,和当初一样高洁、闪耀,如同是闪耀的星光,来到了她的身边,尾巴轻轻一扫,逆转了时间,将她复原。

但是她的宠兽、爱人、朋友因为死了太久,无法逆转太过久远的时光,会引来历史长河的反噬。

过去,不容动摇!

然后故事发展就和群星家族发展史一样,白狐照顾着已经绝望的她,焕发了希望,甚至是自此改名为白,在白狐的指引下,她找到了群星王朝遗留的传承——【星之拼图】。

里面汇聚着群星王朝无尽岁月以来所有的传承,包括了诸王、伪王、各位生态主的感悟,同时也是汇聚整个王朝之力打造、熔炼了无数的神物,将当时的星空复刻了下来。

但以她一个人的力量,无法继承完整的星之拼图,而且白狐也提醒她,完整拼图汇聚在一个人身上,会引来当初群星王朝覆灭的灾厄。

所以必须要进行拆分!

虽然这些超凡灵性最终还是会聚合在一起,

但只要继承拼图的群星始祖各自提升实力,就能让这个时间无限延长。

所以就由白时一进行布局,引导人族开启争夺、杀戮,最后只留下了一百家。

然后瓜分了各自的拼图。

在那时候,白时一将白狐视为了生命中唯一的光,拼命努力,将星时白家推至群星家族的首位,更是成为了生态主。

到这一步,她鼓起勇气,向白狐提出契约的请求,然后……

被拒绝了!

白狐温柔地摇头,表示不行。

让白时一彻底破防。

白狐为了安慰她,还说是因为她不足以背负自己的力量,从一开始就不是。

但对于白时一而言,就像是努力了一生,却被白月光拒绝,还是你从一开始不是我的择偶标准。

在白时一看来,自己就像是个拆分星之拼图的工具人,彻底破防了。

一直以来支撑她的人生信念崩塌!

所以,她号召所有人汇聚拼图,寻找群星王朝覆灭的秘密,想要向白狐证明自己。

结果却发现了……

原始星空的感召,也因此引发了大规模的污染。

虽然没有死亡,但也导致群星家族上升势头猛然腰斩,从英雄变成了一群吸血鬼。

“我永远忘不了,它当初看着我的目光是多么地失望,但我却很开心,因为它总算有情绪波动了。”

白时一癫狂地大笑,像是爱而不得,却通过疯狂举动引起女神注意的舔狗。

“之后,它离开了,前往了边境,但我通过它留下的毛发,以原始星空肉田的增殖能力,以及我的血肉,创造了一个仿造品。”

说到这里,白时一看向了自己的宠兽——星时狐,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我要让它知道,我才是最优秀的继承者。”

“呜——”后者身上弥漫星光,忍受着被原始星空啃食的痛苦,发出低语,时钟头颅蹭了蹭白时一。

虽然知道自己只是替代品,但星时狐对白时一的爱,却从来不是假的。

竟然还是菀菀类卿文学。

陆羽心中吐槽女人发癫起来真可怕,也总算解开了最大的疑惑,凭什么可以掌控至高法则的力量。

原来是从白狐大佬身上克隆的力量,虽然只是仿造品,但也衍生到了时间的力量。

按理来说这个计划算是完美,群星家族获得了好处,原始星空也被锁住,不会干扰现世。

只可惜……

白狐低估了人性,没想到白时一会因爱生恨,导致原始星空传播了自己的影响力。

那么,群星王朝又是为什么毁灭的?

似乎是看出了陆羽的思索,白时一轻笑道:

“关于群星王朝覆灭的原因,我也不清楚,开始,通过他们残留的传承进行推断,星之拼图,就是对于星空的复刻,锁定了诸多的星辰,并且进行取代,想要以此熔炼星空,铸造永恒的王朝、不,应该说是神国。

又是一场贪婪铸造的惨剧,但随着我对原始星空力量地深入了解,才发现这个想法是多么的错误!

原始星空,已经彻底扭曲,而群星王朝想做的,是在复刻群星,当众生失去群星之时,他们可以替代群星,运转世界,甚至是如今的星界诞生,很可能就有他们的一份力。

原始星空,从来没被埋葬在某个秘境,亦或者是地底,而是坠落在了暗星域的过去,通过时间分割现世,而群星王朝的诸王,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主动崩解自身血肉、律法,在星界和主世界意志的帮助下,形成为了如今暗星域。”

“每一次深夜来临,原始星空的光辉就会穿越时光,照耀现世,传播自身的影响。”

“但却被他们的光辉阻隔。”

“之所以没有发现问题,是因为他们根本不存在于现在的时间,默默坚守在过去。”

“谁说地上的群星,就比天空中的黯淡?”

话音落下,无数围观的强者心神震撼。

原来暗星域的星辰生态,竟然是这么来的!

由几尊真王反哺世界诞生,熔炼成了隔绝时间的屏障,芸芸众生。

哪怕是陆羽都不禁心生赞叹,仿佛看到了一位位如星辰般闪耀的身影。

哪怕是跨越时光,依旧熠熠生辉。

说到这一步,陆羽对于白狐大佬的身份已经有所猜测。

掌握时间的力量,却又时刻游走于现世的边缘,引导群星家族分割星之拼图,防止组合之后,引发共鸣,唤醒真王们的血肉。

白时一看向天空,轻笑道:

“你以为现在看到的就是真正的原始星空吗?”

“但我可以告诉你,只是祂渗出的光辉而已,如同月光照在水面上折射的投影。”

“真正的原始星空降临,带来的是星辰崩解,万物消亡,而唯一能解决这场灾难的,就是它……”

白时一看着陆羽怀中的白狐,眼中嫉妒、怀念、痛苦之色交织,开口道:

“原始星空的封印之门在时间长河冲刷下的灵!”

白狐的尾巴之中,黑暗星空闪耀,那是真正的原始星空,正在靠近。

对此,陆羽神色平静。

因为自从抱住白狐大佬,他就已经偷偷拔了一根毛,获得了对应的信息。

只不过大部分内容都因为涉及了太多的隐秘存在,导致被屏蔽,不如白时一说得清楚。

“陆羽,你不是自诩为英雄,覆灭了吾等群星家族,就是为了拯救平民,为了边境更是承载了古龙职责,成为了诸神狩猎的目标。”

“那么现在,原始星空一旦完全回归,将会让暗星域倾覆,亿亿万生灵化作飞灰,更别说它会让主世界开出一个口子,容纳诸神降临,到时候,你的生命也会不由掌控。”

“但只要将它杀了,做成封印物,就可以解决这个未来,至少可以无限延长时间,那么,你会怎么做呢?”

白时一笑容癫狂,她并不想看到陆羽的纠结和痛苦,而是嫉妒。

嫉妒陆羽得到了白狐的关心和照顾。

想要看到白狐被自己选择的人抛弃!

这一刻,白时一已经彻底黑化,但又把拯救世界的抉择给了陆羽。

选了,白狐就会彻底死亡。

不选,原始星空吞噬星界,扭曲主世界的生态,星神、诸神也会降临尘世,陆羽也难逃一死。

这就是白狐拒绝她的原因,但此刻,将选择题扔给了陆羽。

如果他不做,哪怕是至高议会和万族诸王也可能出手,终结乱象。

白狐大佬抬起头,看着陆羽轻声地低语:

“呜……”

将我做成封印物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直游离在世界之外的观察者,靠近了这个世界,感受到了世界的温暖,开始珍惜时间的流逝。

也会享受陆羽制作的美食。

但这一切,终究是场梦!

陆羽沉默刹那,将手放在了白狐大佬的脑袋上。

无数强者默然,不禁叹息。

“呜——”

它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尾巴蜷缩,享受着片刻的温暖。

但下一秒,它猛然睁眼,因为在它脑袋上闪耀着契约之光。

白时一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愣,随即怒吼道:

“你在做什么!?”

“煞笔,契约啊!”

陆羽冷笑一声,看着苍白的原始星空,开口道:

“这世上,就没有我关不上的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