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诡秘图录 > 第013章 剑理棋理
 
  焦云峰浑身犹如电击,木讷的坐在佛像之后。这人的声音,怎么那么像父亲?

  不是的,那人一定不是父亲!

  但他知道这不过自己安慰自己而已。虽然他与父亲聚少离多,但父亲的话语,他都会牢牢刻在脑海里。父亲说话的声音,语音语调,任何一个细节,他都会用心记忆。

  父亲的声音厚重、沉凝,充满着岁月的沧桑。蒙面人虽然只说了一句话,焦云峰内心已经认定,此人必是父亲。

  那么,父亲真是叛徒中的叛徒?

  先是背叛武烈帝国,再背叛李靖大司空?

  焦云峰心中一团乱麻,感觉脑瓜快要炸裂。正在这时,庙中传来白易川的声音:“不管你是谁,今天注定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白易川发现对方并不是四大家族的人,惊恐的心顿时安定下来,又恢复了狠厉的一面。对方撞破他的丑事,那么,只有杀人灭口了。

  那蒙面人开口说道:“白公子,你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四家长辈被一个高人拖住,你悄悄跟在蔡家少公子身后,我就知道你图谋不轨。你可能这么想,在整个武烈国,又有谁能杀死有琴圣保护的蔡家少公子呢?你孤身一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蔡家公子,谁也不会怀疑到你的身上。白公子心计好深!”

  白易川脸上阴晴不定,有被人揭穿阴谋的恼怒成羞,又想故作深沉,让别人觉得他是一个了不起的枭雄人物,是以迟迟没有动杀手。

  蒙面人也不着急,他的任务只是保证蔡家公子不死,拖延到蔡家长辈来救即可,于是淡淡说道:“白公子,你想做枭雄,却没有枭雄的杀伐果断。你还是太嫩了!”

  白易川手中长剑微颤,一步一步向前,咬牙说道:“你没有向我出手,因为你顾忌我的实力,还有我身后的势力,说明你的实力不过如此!你不敢向我出手,就只有倒在我的剑下!”

  焦云峰心中怦怦直跳,他知道白易川就要出手了,这些话不过是他为自己壮胆而已。他陷入纠结之中,若父亲真是叛徒中的叛徒,我要去帮他吗?

  如果他出去,有可能就会暴露曲松阳。他十分敬重的这个老者,为了给底层人民谋福利奉献了自己的一生,他是个了不起的殉道者!

  忽然他心头一横:不管了不管了,父亲对他恩重如山,反了就特么反了。父亲站哪头我便站哪头,谁管他四大家族还是天下,我只知道那人是我父亲。

  这一刻,山间少年的野性爆发出来,他就要冲出佛像背后,上前与白易川一战!

  正在这时,庙中又起变故。一个声音从房梁上传来:“二哥!”

  白易川没有料到庙中还有其他人,吓得手中长剑“嘡啷”一声跌落在地,他急忙抬头望去,只见房梁上跳下三个黑衣蒙面人。

  他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哪知这么多人在围观。

  只是那三个黑衣人并没有对他动手,而是手足无措的围向蒙面人。

  “你是二哥,对吗?”老幺的声音在颤动,显然无法置信。

  “二哥……哼,你们是什么人,我不认识你们!”蒙面人低沉的说道。

  老四冷笑一声,道:“老幺,别再天真了,他就是焦开山。他背叛李大人,咱们应该合力杀他!”

  蒙面人道:“什么焦开山,什么二哥,你们滚开!”

  老四已经拔出长剑,一个健步逼上。蒙面人眉头一皱,没有选择正面硬刚,转身退出破庙,消失在雨中,三个黑衣人紧紧追了出去。

  白易川狂跳的心终于平静下来,通过刚刚几人的言语,他大概判断出来,那几人貌似是李靖大司空的党羽。

  没有人会相信叛徒的话,所以他不怕那几人告发!他嘴角微微扬起,持起地上的长剑,看着手足无措的蔡家少年,用审判者的姿态说道:“蔡兄,现在没人打扰我们了。兄弟便送你最后一程吧!”

  蔡家少年心生绝望,他已经不知道怎么来挽救自己了。眼见白易川逼近,他只是不停的后退,口中念道:“不……不……”

  不过他虽然恐惧,但还是挡在秦天铭之前。这个少年虽然懵懂无知,老师已经不是他最后的依靠,但他还是选择挡在老师身前。

  白易川眼中闪过一丝狠厉,长剑陡然递出。

  铮!

  又是两剑相交的声音。

  白易川一愣,仿佛见鬼一般,看着这个从佛像后窜出来的少年。

  今天真是见了鬼了,这个破庙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焦云峰最后还是决定挺身而出,因为父亲要保下蔡家少年,必然有他的理由。既然已经决定站在父亲这一头,那么就要站到底。

  他没有其他兵器,情急之下,将绑在背上的剑,连同剑鞘取了出来,险之又险的挡住白易川那一剑。

  白易川定睛看去,只见对方一身粗布大衣,头发十分凌乱,不过是一个山间土鳖,故而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淡淡说道:“你又是谁?拔剑吧!”

  焦云峰连同剑鞘,将宝剑指着白易川,用深不可测的语气说道:“你境界太差,不配我拔剑!”

  白易川不禁大怒,他居然被一个土鳖鄙视了!他虽然不是武烈三榜的顶尖天才,但好歹也算是一个高手,从小就有无数名师围绕着他,他何曾受过这等轻蔑?

  他恼怒之下,长剑刺出,剑光在庙中闪亮。

  白易川的剑招并不如蔡家少年犀利,剑光中破绽不少。但焦云峰手中长剑太沉,应对起来始终没有那么自在。

  他也想拔出宝剑,但领头军士那么大的力气都拔不开,更何况是他,所以他并没有去尝试。现在应对起来左支右拙,十分吃力,往往眼睛到的地方,手却慢了。

  片刻时间,他身上又添几处伤口。

  正在这时,只听佛像后传来一个声音:“棋理如剑理,招式是死的,但理是活的。”

  焦云峰转过头去,只见曲松阳已经从佛像背后走了出来,就那么凛凛站在庙堂之中。

  焦云峰略一分神,就见对方荡开自己的宝剑,闪着寒芒的剑尖,借着反弹之力,直奔他的喉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