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诡秘图录 > 第004章 院长大人
 
  宝剑剑鞘锈迹斑斑,镌刻着岁月流失的痕迹。领头军士抓住剑柄,想拔出宝剑,但他用尽全身力气,一张脸涨得通红,也拔不出分毫。

  他不想在手下面前出丑,于是收起宝剑,对左右说道:“想是这把剑年代古远,被铜锈粘紧,不易拔出。回去交给蔡大人处置吧。”

  左右军士笑吟吟的拍着马屁,说道:“队长神力无穷,在战场上能够硬生生拧下敌人的脖子,属下早已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把剑拔不出来,必然是剑的问题!”

  有军士指着焦云峰说道:“队长,他们如何处置?”

  领头军士斜视焦云峰,哼了一声说道:“这两人乃是焦开山家人,焦开山涉嫌叛国通敌之罪,乃是诛九族的死罪,给我统统拿下!”

  左右军士一拥而上,就要擒拿焦云峰母子。焦云峰手持断木剑,护住母亲,不断后退,待退到墙角,两人已经退无可退。

  十几个军士围拢,却没有立马下杀手,毕竟焦云峰之前那惊艳的一剑,还是颇有些杀伤力。

  圈子越围越小,焦云峰心有不甘,手中断剑狠厉的向前挥舞,驱赶走位靠前的军士。

  母亲眼泪横流,紧紧攥住焦云峰的衣裳,用她那大嗓门的嗓音吼道:“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我们家开山敦厚老实,怎么可能与李大人勾结在一起……呜呜……李大人还欠我家半年工钱没给呢!”

  焦云峰与众军士眈眈相向,轻声对母亲说道:“娘,你还没想明白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爹肯定得罪权贵了,这些人就是想寻个由头弄死咱们呢。”

  一个军士听了不禁哈哈大笑:“小子,你还是太天真了。弄死你们这些底层的蝼蚁,又何必寻个由头?你老子不识时务,是真的犯事了!”

  焦云峰心头不禁黯然,在武烈国,生活在底层的人确实凄惨,根本没有基础保障。让一家人无声无息的消失,乃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哈哈哈……”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一个大笑的声音,一个老者大步走进房内,只见他身着长衫,从容潇洒,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高人风范,他目光犀利如电,盯着领头军士说道:“老头子也是底层的蝼蚁,你来弄死我试试?”

  焦云峰心中一惊,这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正是莽苍学院的院长曲松阳。只是他不解的是,堂堂莽苍学院院长,此时又怎么会光顾这样一个小弟子家中呢?

  领头军士转头看向曲松阳,挑了挑眉头,不卑不亢的说道:“阁下是谁,本将正在执行公务,还请阁下不要插手。”

  曲松阳哼了一声,怒声斥道:“你们兵部,本应戍卫边疆,保家卫国,没想到却在这里玩窝里横!哼,你们想一想,你们的军饷军粮是哪里来的,不是这些最底层的人们支撑,你们能打得赢谁?这些才是你们最应该尊重和守卫的人,而不是耀武扬威,不可一世!”

  领头军士拱了拱手,道:“是本将治军不严,属下失言。不过本将执行公务,还请阁下回避。”

  他看不透曲松阳的修为,只觉曲松阳混沌海中灵力充盈,身上剑意盎然,知道是个硬角色,是以并没有用强。

  焦云峰乘着双方僵持的片刻,带着母亲挤开人群,来到曲松阳身后,行了个弟子礼,小声道:“院长大人,您怎么来了?”

  曲松阳头也不回,仿佛并不关心焦云峰,心中却赞这小子的机灵。他不动声色,一步一步迈向领头军士,身上气势陡然绽放,空中无数元气形成的剑影飘荡,发出咻咻的声音。

  领头军士浑身一紧,脚下嘭的一声,将大地踩沉三分,这是曲松阳给他造成的压力!

  “前辈,你真的要插手到李大人这件事中来吗?”领头军士顶着巨大的压力,还在进行反抗。

  曲松阳面目阴沉,淡淡说道:“李大人这件事,不是你这个层次的人能够妄加评判的。老头子我不知什么叛国不叛国,只知谁为底层人民谋福利,谁就是老头子的朋友。”

  “嘭!”

  曲松阳一脚踩下,大地裂开一条缝隙,从曲松阳脚下向前蔓延。领头军士终于坚持不住,喉头一甜,一口血流了出来,他厉声对左右说道:“我们走!”

  十几个军士跟着领头军士,狼狈不堪的走出房门。曲松阳忽然说道:“等等!”

  领头军士心中凛然,急忙停下脚步,后面十几个军士来不及止步,撞成一窜。

  “不该你拿的东西,就留下来。”曲松阳面无表情,仿佛一个微不足道的老头子,甚至有些颓败。

  领头军士浑身冷汗淋漓,生怕曲松阳发飙,将他们全部留下。于是取出那把“紫薇”宝剑,十分不舍的放在地上,然后带着十几个军士灰头土脸的离去。

  那些军士走后,焦云峰来到曲松阳面前,躬身行了一礼,感激说道:“多谢院长相救。不过院长日理万机,怎么会突然来到我家。”

  母亲终于也放松了心情,满脸堆笑的对曲松阳说道:“原来是云峰的老师,快坐快坐,我去打些清水来。老师当真是神威凛凛啊,一个照面,便打退了那群毛头小伙。”

  家中乱七八糟,母亲正准备去收拾收拾,忽然就见曲松阳忽然精神萎靡,猛的喷出一口鲜血,倒了下去。

  母亲被喷了一脸鲜血,吓得哇哇大叫。焦云峰见机得快,急忙扶住曲松阳,对母亲嘘声道:“娘,赶紧嘘声,那伙人还未走远呢!”

  母亲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去门口张望了一下,随即关上房门。焦云峰抓住曲松阳的左手,灵力冲进曲松阳体内,沿着经脉运行。

  只见曲松阳体内灵力紊乱,很多经脉断裂,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他尝试着去引导曲松阳体内紊乱的灵力,只见曲松阳睁开双眼,虚弱的说道:“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我的伤不是你能治得好的。你赶紧去把院子里的剑取过来,不然对方见我们长时间不取,便会怀疑我的伤势爆发。”

  焦云峰应了一声,却没有慌乱,整了整身上的衣衫,从容的走出房门,取回紫薇宝剑。曲松阳不禁暗赞一声,这孩子倒是宠辱不惊,是块好料子,可惜启蒙太晚了。

  焦云峰来到曲松阳身边,只听曲松阳说道:“李大人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过对方最在意的,乃是这把古剑。我稍作休整,你便与我一起回学院。只要这把剑还在我们手头,他们没有铁证,就不会为难你母亲。他们只会针对我们。”

  焦云峰点了点头,对于曲院长,他是百分之百信任,道:“院长,你的伤要不要紧,要不要找郎中看看。还有,为何我爹会牵连到这件事中呢?”

  曲松阳脸色有些苍白,笑了笑说道:“不要找大夫,会留下很多痕迹。李大人叛国一案,牵扯复杂,乃是武烈国上层斗争的结果。你不要问那么多,知道的越多,反而越危险。不要怀疑你爹叛国,你爹乃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为底层人们做了很多事情。而且很有远见,当年带着李大人的书信找到我,本可以选择活的更好。但他唯一的条件,便是要我莽苍学院收你进学院,自己却一头扎进矿洞。”

  焦云峰疑惑的说道:“当年不是父亲典卖了家中一切家当,才把我送进学院的吗?”

  曲松阳呵呵笑道:“你太天真了。如果没有那封书信,你一个贫民之后,怎么可能进入学院。武烈国风好战,但却屡战屡败,国土丧失了三分之一,原因就在于庙堂上层人物,提出弱民强国的理念。认为只有底层贫民积弱,便没有办法反抗上层,统治才会更加稳固。你应该庆幸,你有一个好父亲!”

  焦云峰想起父亲那有些佝偻的身影,点了点头,道:“院长大人,那生活在底层的人们为何不反抗,反而逆来顺受呢?”

  曲松阳道:“精英阶层一出生便会受到高等的教育,不管是修炼还是文化,所以会越来越强。而底层越来越弱,力量悬殊,过得三五代,便没人能够生出反抗的心思了。所以你爹很有远见,想尽一切办法,将你送去学院之中。这个国家需要进行变革,富民才能国强,外战时才能上下一心。”

  焦云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疑惑的问道:“院长大人,您应该算是武烈国上层人物了,那您为何会为了我等下层人士考虑呢?”

  “上层人士!呵呵……”曲松阳叹了口气,一声苦笑,似乎不想聊这个话题,说道:“好了,以后在学院中,我们可以多探讨。现在我们该走了,不然那些人去而复返,对你娘亲很不利。”

  院子外面,一公里之外,领头军士带着十几个属下,战战兢兢地站在一个蒙面人身前,只听领头军士说道:“大人,我们确实找到了您说的那把宝剑,不过一个老头忽然出现,强行留下了那把剑。老家伙修为高深,属下吃了些小亏。”

  那蒙面人冷笑一声,睥睨的说道:“那个老家伙乃是莽苍学院院长,是大司空李靖留下的后手。呵呵,纵然是他重伤在身,又岂是你们可以为所欲为的。现在我不方便露面,你们跟着老家伙,伺机而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