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寒芒猎骄阳 > 第二十八章风雨欲来
 
  乾清宫

  封五岳走了进来,对着龙椅上闭目养神的男子单膝下跪,欲言又止,“陛下!他们来了!不过…”

  男人并未睁眼,而是半倚在卧的用手揉了揉自己的两颊,语气平淡的说道:“不过什么?”

  封五岳忍着头皮的发麻,小心翼翼回道:“不过,来的并不是明王,似乎是那个副殿主流云!”

  姜阳黑脸有点儿诧异,眉头一皱,“走!去会会她……”

  …………。

  流云面若冰霜,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了整整五岁的女人,那高高隆起的肚子,踌躇了半天,强行压下了心底的怒火,道:“叶小姐,关于你们之间的事情,有什么疑问,你可以回去后自己去问他!我的任务只是把你带回去,对不住了!”

  叶芊芊没有想到对方会直接打算将自己强行带走,看着从门外突然走进来的两个抱着机枪的女子,她终究还是慌了,

  “你们想干什么?我哪儿也不去!”

  流云视若罔闻,丝毫不理会女人那惊慌失措的样子,果决的对着身后的两个女人打了一个动手的手势,“带走!小心她肚子里的孩子!”

  “是!殿主!”

  “别过来,你们别过来!你……”叶芊芊用尽了全力挣扎,想拜托两女的束缚!无奈之下,刚想大声呼救,却突然感觉脖颈处猛的一痛,眼前渐渐的黑了下来……。

  “呵呵!月丫头,好久不见,如今都长成了大姑娘了,只是你这能动手就不动口的暴脾气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啊!”

  流云淡淡的瞥了一眼门口处男人那灿如菊花的笑脸,处变不惊的乐了起来,“呦!这深宫大院的,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黑子哥哥您呀!这么晚了,还不睡,您的那些后宫佳丽们都该等着急了吧!”

  “大胆!见到陛下还敢如此的放肆,你是不想活了吧?”封五岳怒气冲冲的连忙用枪抵住了女人的脑袋,对着主子表起了忠心。

  姜阳呵呵的笑道:“月儿妹妹,你不是也还没睡么?”

  流云右嘴角微微向上一扬,“刚刚吃过晚饭,闲来没事儿,出来活动活动!”

  姜阳好笑的打量着面前的野丫头,故意道:“那月儿妹妹这饭后活动的范围也着实的有点儿忒大了点吧!竟然活动到我这儿来了,也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我好招待你啊!”

  流云没有一丁点儿的反应,右手食指轻轻的挑开了顶在自己脑门上的枪管,玩味的看向了黑脸男,“呵呵!你现在不是就正用枪招待我呢么!管好你的阉狗,天这么热,姑奶奶可没兴趣吃狗肉!”

  “你!...”封五岳最恨别人戳他短处,说他是阉狗了,气得嘴角直打哆嗦,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他很清楚,凭这女人那鬼魅般的身手,如果自己敢开枪,那么毋庸置疑先躺下的一定会是自己!

  姜阳“呵呵”的笑了起来,“月儿妹子可真会说笑!”

  看着面前虚伪璀璨的老菊花,流云恶心的想吐!不耐烦的说道:“行了,大家都是聪明人,也别藏着掖着了,还是开门见山吧!”

  “好!我就喜欢月儿妹子这直来直往的痛快劲儿!很简单,把她留下,我让你们走!”姜阳“啪啪”的拍了几下手,称赞了几句后直奔主题。

  流云收起了笑脸,逐渐的阴沉了下来!淡淡道:“姜阳,你不会真的天真的以为,就凭着你身边的这几条狗就可以留下我吧?”

  姜阳无奈的摊了下手,“不错!凭你那行云流水般的操作,你若想走,我的确是留不住你!但除你之外,这里包括你手下在内的所有人,你一个都别想带走,叶芊芊就更不可能了!”

  流云摸了摸手中匕首那锋芒的寒刃,冷冷的看着黑脸男,“你威胁我?就不怕我动手先杀了你么?你应该知道,我绝对有那个能力!”

  姜阳自信满满的笑了笑,“哈哈!我知道你一向说到就能做到,但这也违背了你来这儿的初衷,不是么?”

  流云“噗嗤”一声,突然笑了起来,“姜黑子,你很了解我嘛!不错,我的确没有杀你的兴趣,至少现在还没有!虽然杀了你有点麻烦,但你知道,我这个人从来不怕麻烦!”

  姜阳并没有因为女人的几句挑衅的话语而炸锅,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那朕就多谢流殿主手下留情,好走,不送!”

  ………………。

  青龙街

  弑魂殿总部

  “……,整个事件的经过就是这样!在那一瞬间,我很清楚的感觉到了那女人心中对你滔天的恨意以及不经意间露出的那一丝杀气!”流云讲述着自己的不幸遭遇,小脸满满的心酸和委屈,听得一旁的白老鼠心疼不已,捶足顿胸的伸开了臂膀,“老婆!来,抱抱!”

  流云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白天道:“滚犊子!说正事儿呢!”在男人的屁股上狠狠地踹了一脚,心底却是美滋滋的...。

  姜小白满心欢喜的期待,流云带回来的却是那小女人冷漠无情的打击!

  “看她当时的反应,或许...”流云纠结了半天,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姜小白心中猛的一怔,恍然大悟!无奈的接住了流云到了嘴边的话语道:“或许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父亲叶凌死亡的真相!”

  “嗯!我当时也很纳闷,同样作为女人,若不是身临绝境,走投无路而又不得不做的情况下,是绝不会让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失去爸爸的!”流云转头怪异的看了一眼自家的白老鼠后,又淡淡的说道:

  “她现在肚子里怀着的是你的孩子,却一门心思的想着要如何才能杀了你!除了杀父弑母之仇,至少我是再也想不出其他的原由了!”

  姜小白颓废的坐在了石椅上,点了一根疲惫的香烟,深深的抽了一口,自言自语道:“她说的不错!...,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毕竟是我间接的害死了她的父母,毁了她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我的确是欠她一个解释!”

  男人沉默了许久,眼中的决然和一抹淡淡的哀伤瞬间划过!深深的叹了口气,语气平静的说道:“流云,你去帮我做一件事!”

  流云看着男人那颓废落寞的样子,心中莫名的多了一丝难过和隐隐的不安,疑惑道:“什么事儿?”

  “告诉雪影,我不管她用什么办法,也可以不计后果!明早天亮之前,我要在电视上见到那个洛阳和叶凡全家死亡的真相以及当时叶凡等人买凶杀人的证据或者送来她自己的项上人头也是可以的!”

  “额⊙∀⊙!”流云奇怪的眼神不言而喻,愣了一会儿,两眼贪婪的露出了小星星,如痴如醉:

  “我亲爱的殿主大人!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妖孽如您,竟然也会有这么热血冲动的一面,冲冠一怒为红颜啊!有木有!”

  看着男人平静如水般的妖孽面孔,虽然灰色颓废,却依旧俊逸非凡!浑身散发着一股舍我其谁的王霸之气……!

  流云被这个男人给深深地渲染了!不由想起曾几何时的自己,也有着一腔热血和那股儿年少无知的冲劲儿,只是时间过得太久了,久得让她早已失去了那时的锋芒...!

  虽然不忍心,但心中的理智却告诉她,不得不这么做!

  “那个...!殿主啊,虽然小女子现在也是被您这王霸之气给深深的折服了,但我还是得问问你,您想过这么做的后果么?”

  白天不乐意了,委屈的看着自家的媳妇儿,道:“祖宗!你当着我的面儿,这样疯狂的迷恋老大,真的好么?你想过这么做的后果么?不行了,我的心肝儿要高潮了,好痛啊...!”

  流云被男人莫名的飞醋给弄得哭笑不得,打趣儿道:呵呵!这点打击你就受不了了,今晚你还是睡沙发吧...!

  白天:……。

  没有理会嬉闹的俩人,姜小白淡淡的吐着烟圈儿...,他怎么会没有想过自己这么做,完全就是将整个弑魂殿推在了风口浪尖上,给了姜黑子讨伐自己的理由!

  但倘若现在还不让雪影站出来,那就等于是变相的向那个小女人承认了自己才是杀害他父母的幕后主使。

  “白老鼠,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姜小白转头看着旁边正和流云你侬我侬的男人道。

  “切!差点没让孽龙那老货给我整掉一层皮啊,他嘛的!”白天一脸后怕的尴尬说道。

  “偶,是么?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能把你白老鼠整的如此尴尬!”姜小白略有兴趣的问了一句。

  白天在流云那委屈的小脸蛋上啵了一口儿,摇了摇脑袋,

  “诶!别提了!老大,你是不知道啊!我和许小河那老小子带咱们的人过去找他,结果连人家军区的大门都没有进去,就直接被孽龙那老混蛋用激光炮给我们轰出来了……”

  “兄弟,真是苦了你了!我这就给他打电话,下午你们应该就可以进去了!”姜小白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安慰道,拿出了手机,找到了聂龙的名字,点了下去...。

  “喂?”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粗犷豪爽的中年男音...。

  “哎,龙叔!我是小白,您最近还好吧?好长时间没给您打电话了,怪想的!是这样,我……”姜小白无视了一旁懵逼的白老鼠,拿着电话自顾自的向着门外走去...!

  身后传来了男人歇斯底里的怒吼,“姜小白,我顶你个肺啊...!”

  白老鼠看着门口逃之夭夭的贱男,瞬间泪牛满面,“媳妇儿,敢情这二货现在才想起来给那老疯子打电话啊,我屁股都差点被他给坑花了……!”

  转身投入了流云的怀抱,脑袋可劲儿的蹭着那处柔软,贱兮兮的,一脸的享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