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寒芒猎骄阳 > 第二十四章 被绑架了
 
  一切正如姜小白所料,就在他刚刚离开弑魂殿不久,正打算开车回家的时候。

  帝都皇宫

  太极殿内,人心惶惶,所有人都惊恐不安的看着王座上的那个男人,唯恐一个不是,让那红莲般的怒火烧到了自己。

  “封五岳!你们这些废物!还有脸回来见我?朕养你们这么多年,是用来吃闲饭的么?这么点儿小事都办不好!朕要你何用?”

  大殿内,颤颤巍巍的跪着十几个人,领头的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一身破败的火红色军装,已是千疮百孔,跟个乞丐头子似的!此人正是Z国皇室的御前侍卫统领-封五岳,跪在其身后的十几个人也同样如此,说不尽的狼狈,数不尽的不堪!

  封五岳擦了擦额头上冰冷的汗水,沧桑褶皱的糙脸已是气得乌黑发青,双拳紧握得指关节咯咯做响,却丝毫不敢抬头,心底更是郁闷的不行,“该死的狄青!竟然敢对我用春毒,抢走蓝炎晶,不杀了你,我就不叫封五岳!”

  忍着头皮上的阵阵发麻,小心翼翼的说道:“陛下息怒!这次臣和弟兄们实在是着了狄青那小儿的道,所以才...”

  姜阳气得将手中的平板电脑狠狠地摔了出去,那张本就有点偏黑的俊脸阴沉至极,变得更黑了!怒吼道:

  “息怒!你让朕怎么息怒?亏你还是朕亲选的御前侍卫统领,堂堂上将军衔,带着一千多号兵,却连个东西都看不住,被对方一个毛头小子给玩的团团转!你怎么不去吃翔呢?”

  封五岳老脸惭愧的硬着头皮疑惑道:“陛下!您别为了那块小石头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姜阳冷冷的哼道:“不值得?哼!你懂什么?那颗小小的石头,里面蕴含的可是超过核能数千倍的光离子能源!你知道什么是光能么?就那么一块小小的石头,若是能将里面的光能量全部开发出来,就足矣毁灭整个Z国!”

  “陛下!那东西真的这么厉害?”

  姜阳鄙夷的看了眼封五岳,淡淡的丢给了他一份桌上的资料,“哼!蠢货!索幸明王现在还不知道这蓝炎晶中的能量,但保不齐那天他就突然知道了!这是根据你传过来的能量数据以及光影资料,由钦天监和军研局共同推测出来的结果,你自己看!”

  封五岳颤颤巍巍的看着手里的资料,这下终于意识到自己到底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竟然把这么致命的武器拱手让给了敌人,若是明王真的...,那后果可真的是不能想像……

  擦了擦额头上早已经冰凉的汗水,封五岳义正言辞的说道:

  “陛下!臣愿意戴罪立功,即刻带人去弑魂殿将那石头给抢回来!只要您一声令下,臣定不辱使命!”

  “哼╯^╰!你以为我那弟弟是吃素的啊!你现在若是去了,能不能回来先是另说,但这样做,只会让他更加的好奇这蓝炎晶中的能量,占尽先机!”姜阳黑着脸,鄙夷的看着封五岳不屑的说道。

  沉默了一会儿,像是突然间又想到了什么,模棱两可的说道:“我记得上次你回来的时候跟我说过,姜小白把那大肚子的小女人看得很重要,是吧?”

  封五岳愣了一下,瞬间秒懂,左手狠狠的在面前抓了一下,说道:“陛下!您的意思是?”

  “嗯!去吧,做的隐蔽点儿,别让王后那边知道了……”

  姜阳冷冷的看着离去的封五岳,那张扭曲至极的面孔,逐渐阴邪的笑了起来,

  “姜小白!你终究还是输定了!”

  明达别墅区

  叶芊芊本来睡得很熟,却突然被一股浓烈到让她作呕的腥味儿给熏醒了!自从怀孕后,她的鼻子就变得异常的敏锐,闻不得半点儿的腥味儿。

  睡眼朦胧,下意识的穿上拖鞋,就想要去卫生间吐个痛快!可是喉咙间突兀的冰凉却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整个身体也是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这一天终于还是要来了么?

  叶芊芊摸了摸腹中的胎儿,睫毛微微颤抖,眼角滑过两滴滚烫的泪水,绝望的闭上了双眼,道:“动手吧!”

  封五岳也是被这女人的冷静到异常的举动,给吓了一跳!疑惑道:“你知道我要来?”

  “知道啊!洛阳派你来不就是为了要杀我么?”

  “额!洛阳是谁?...”封五岳错愕的问了一句,心底总算是有了点眉目,敢情这女人到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这是把自己当成了别人啊!

  “放心吧!我不是来杀你的!洛阳是谁我也不认识,我来只是带为了带你去见一个人,别无他意!”

  叶芊芊濒临死亡的心肝儿又再次活跃了起来,诧异的又惊又喜!惊的是到底是谁要见自己,非得三更半夜派人来绑;喜的是虽然并不知道来人的意图,但自己和肚子里孩子的命总算是暂时的保住了!半信半疑的又道:

  “真的?你没骗我?”

  封五岳嘴角不屑的抽了几下,“哼!女人,你真以为这明王专属的明达别墅苑是随随便便的来几个人想进就进的么?走吧!陛下想见你!”

  叶芊芊跟着男人下了楼,看到一路上那些倒在血泊里的人,脸色已是极尽的苍白,她终于知道了这股令自己作呕到想吐的腥味了,竟然是血味儿!心底顿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陛下?姜小白他哥哥?他为什么要见我?三更半夜的派人来杀了这里这么多人,就连陈妈也不例外,就是为了“请”我?难不成那个男人真的出事了!……”

  ………………。

  凌晨一点多钟,姜小白终于开着车子回到了家,老远的就看到庄园的大门是开着的,就连守卫在门口的雇佣兵也不见了!

  弑魂殿多年的嗤血生涯,让他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对,连忙停下了车子,敏捷的向着庄园的一侧靠了过去……。

  看着所有人无一例外的全都是同一个死法,被人用淬了毒的匕首割破了颈部的大动脉,全都是一刀毙命!死亡之人面部表情平静,伤口发黑,全身皮肤褶皱的贴着骨头,满地的黑血...。

  姜小白黑到发青的俊脸极度扭曲,阴沉到了极致,逐渐的苍白了起来!

  在他的认知中,如此阴狠的杀人手法,貌似除了自己皇帝大哥手下的那群疯狗-御前侍卫之外,普天之下,还真的是别无分号!

  “姜阳!你个黑货,这么多年来你这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范儿,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

  叶芊芊谨慎的看着王座上那个跟姜小白酷似三分却黑的过分的男人,“陛下,不知您这深更半夜的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儿么?”

  姜阳作为Z国的最高领导人,自然是老谋深算,那套帝王权术更是玩的是炉火纯青,黑脸顿时灿如菊花,和蔼的不行,

  “哈哈!弟妹说的这是哪里的话,你是我弟媳,我可不敢跟你有什么事儿!只不过等会儿我和小白有点事儿要谈,需要你做个见证!”

  叶芊芊瞬间明了,敢情这姜阳是想拿自己母子俩来威胁那个男人啊!传闻不是说他们兄弟俩感情很好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正纳闷呢,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给打断了思绪,

  “大黑!你他娘的想做什么?我还没死呢,你就想对你弟弟下手了?”

  欧阳菲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身后跟着唯唯诺诺的内侍总管高振。

  姜阳那本来就黑的脸变得更加的黑了,惊愕的看着面前大发雷霆的女人,心底顿时郁闷的不行,“您不就是我娘么?”连忙起身,结结巴巴的虚笑道:

  “母后,您怎么来了?也不让人通报一声,儿子好去接您呐!”

  欧阳菲没有理他,转身将站在旁边小女人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心,“芊芊,怎么样?黑子这憨货没吓到你吧?”

  叶芊芊委屈巴巴的摇了摇头,道:“姐姐,您放心吧,我没事儿!就是大哥这深更半夜的在我家杀了好多人,受了点儿惊吓!对了,姐姐您怎么来了?”

  欧阳菲转过头看了眼旁边的男人,没好气的说道:“我再不来,某人怕是要翻天了!”

  姜阳从小到大唯一怕的人就是自己这妖孽到极品的老娘,那撒起泼发起火来,简直是不要多可怕,就算是自己那皇帝老爹见了她也要避让三分呐!连忙尴尬的憨笑道:“母后多虑了!儿子就是您手心里的孙悟空,再翻也翻不出您的手掌心呐!”

  欧阳菲丝毫不给自己皇帝儿子留面子,揪起了男人的右耳朵,愤愤的说道:“姜阳,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黑货?人黑也就罢了,心也这么黑!这三更半夜的,趁你弟弟不在,连你弟媳都不放过,你把她抓你这儿来,是想做什么,居心何在?还是说你家赵婧现在已经满足不了你了?...嗯?”

  姜阳大囧,自家这老娘可是由着嘴儿什么都敢说啊!连忙通红着脸求饶道:“母后,疼!疼!...,我的亲娘啊!您儿子我好歹是皇帝,您就不能给我留点儿面子么?老这么揪我耳朵,这叫什么事儿啊!”

  欧阳菲玩味的笑了起来,对着姜阳的屁股,就是一顿猛踹,“黑货,长本事了啊?我让你黑心,我让你不听我的话,我让你欺负你小姨!我……”

  姜阳捂着屁股转圈儿,越听越不对,“等!等!等...会儿,小姨又是谁?我什么时候欺负她了?母后你把话说清楚,我没做过的我可不认!”

  叶芊芊看着那可恶的黑脸男,被欧阳菲虐的满地划圈儿,那还有刚才那帝王的威仪,不禁嗤笑道:“陛下,您刚刚难道没听到我叫您母后姐姐么?所以那个小姨就是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