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网恋是要穿小裙子的 > 第80章 第 80 章
 
直到换完衣服, 出了洗手间,盛寒的脸颊一直都是滚烫的。

……

刚才他们不仅“认真检查”了一番被蹭红的地方,之后还做了些其他的事。

是盛寒要求的。

“要求”应该分开理解——是盛寒要,并求来的。

季凌舟体内的恶劣因子总是会在这种时候被撺掇, 因此每次都要撩到小孩儿脸红心跳、再不多做些事就要不行了的时候, 才会大发慈悲地满足小孩儿。

等到事后, 又会重新提起当时的场景, 让小孩儿再羞耻一次。

隔间内是坐式马桶,季凌舟简单擦了擦, 就坐在上面, 把小孩儿抱到腿上。

盛寒被垫高了,脚无法着地, 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季凌舟身上, 更是因为被搂得紧而没法逃离。

受不住了,就只能浑身发抖着抓季凌舟的衣角。

偌大空旷的洗手间里放着舒缓的音乐,不少游客进进出出,聊天说笑,没人知道这个小小的隔间里正发生着什么。

盛寒眼角溢出泪水,在灯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被季凌舟轻柔地舔舐干净。

往常在寝室里,盛寒总是会发出一些声音,而现在怕被外面的人发现, 就只能咬紧牙关。

但实在没办法, 这并不是他能控制的。

有些时候, 声音还是会溢出来,和背景音乐混在一起。

没多久,盛寒就软得一塌糊涂。

季凌舟帮他把湿衣服脱掉, 将身上的水擦干,就要套上干净的衣服。

“宝贝,胳膊举起来,套不上。”季凌舟说。

盛寒哼哼唧唧的,靠在季凌舟身上,一点力气都不想使,说出话来像撒娇似的:“不嘛,人家举不起来嘛……”

季凌舟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在软软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任劳任怨地帮小孩儿换衣服,像伺候个全身不遂的患者。

换到一半的时候,季凌舟还故意说:“宝贝把衣服都弄脏了。”

盛寒:“……呜。”

盛寒羞得闭紧了眼睛,把脸埋到季凌舟肩窝,装没听到,没看见。

电光石火间,盛寒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这个混蛋肯定是早就料到自己会把衣服弄脏,才会等到最后再让自己换,而不是在拿出来之后马上换!

果真是个心机的变态讨厌鬼!

他肯定从一开始就做好全部的打算了!根本就不是临时起意的!!

哼。

……哼,臭鸡鸡。

换好干净的衣物后,盛寒逐渐缓了过来,有了些力气,靠着隔板虚虚地站着,眼睛偷偷向下瞄,小声问:“你呢?你怎么办呀?”

“我不要紧。”

季凌舟把两个人的湿衣服装进袋子,再重新收回包里,似乎对自己的状态毫不在意。

“……”盛寒欲言又止,咬了下嘴唇,脸颊越来越红,“可是,可是你……”

季凌舟笑了:“没事,冷落一会儿就好。”

盛寒不信:“怎么会好呢,多难受啊。”

“嗯,是挺难受的,那宝贝觉得我应该怎样?”

季凌舟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虽然并不准备再做什么,却还是想逗小孩儿玩:“宝贝是要帮我,还是直接在这里就……我都可以,就是怕宝贝不同意。”

盛寒:“我,我……”

季凌舟继续道:“如果宝贝能一声不吭还好,宝贝声音太大的话,外面的人就都知道了,多不好。”

盛寒:“……”

“宝贝能不能不出声,”季凌舟一副商量的语气,修长的手指轻轻勾起小孩儿的衣摆,“能的话,就……”

“不能!”盛寒死死按住衣服,“不能在这里……”

他可不想让所有进来上厕所的游客都听到最里面的隔间里传出他的声音!影响太不好了还容易社死!

刚才的可以忍忍,别的根本不可能忍住的!

“开玩笑的,怎么可能直接在这里,等回去再说,”季凌舟收回手,把包的拉链拉好,“我稍微缓两分钟,就可以走了。”

盛寒:“这么快?”

季凌舟眯了眯眼,意有所指:“宝贝不想要快的话,也可以很慢。”

盛寒:“……”

就知道搞黄色,混蛋,哼。

·

出了洗手间已经快一点了,午后的太阳很足,但他们位于群山之间,感受上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热。

盛寒浑身清爽,解决了之后也很舒服,缓过来后就并不觉得累了。

“诶嘿,我们接下来去哪玩?”盛寒背着包,像个小学生似的,拉着季凌舟的手东窜西窜,“要不要去找他们?”

季凌舟:“都可以,但如果问我的话,我的建议是不找。”

盛寒:“哦,那就听你的!”

说完,像是特地要表示开心似的,拽着季凌舟的手,把胳膊悠得老高,前后幅度加起来直接超过一百八十度,彻底走成小学生春游架势。

季凌舟:“……”

说他是个小孩儿,真不算是冤枉他。

这个景区除了缆车和漂流之外,其实没什么好玩的地方,和其他景区差不了多少,只有各种各样的风景。

但能和喜欢的人一起逛,看一天风景都不觉得无聊。

盛寒走着走着,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可能是被“检查”的后遗症,就用没被牵着的手蹭了一下。

季凌舟余光瞄见,唇角微勾:“宝贝碰哪呢?”

盛寒:“!”

像被发现偷吃似的,盛寒立刻把手放在腿边,假装无事发生:“哪、哪也没碰呀!就是随便动一下手!”

季凌舟:“疼还是痒?”

盛寒:“痒。”

“?”

你竟然套我的话!混蛋!!

季凌舟低低地笑了:“宝贝,这么久了,你还没明白吗?你什么都瞒不过我的,不如直接说实话,不给我可乘之机。”

盛寒甩开手:“哼。”

“我是在关心你,宝贝,”季凌舟抓回小孩儿的手,牢牢握住,“很痒吗?是一直痒,还是时不时痒一下?”

盛寒仔细感受:“唔,一直都有一点点感觉,就那种像小虫子在咬……刚才只是突然痒那么一下。”

季凌舟:“那之后不准碰了。”

盛寒:“为什么?”

季凌舟:“难道宝贝想让路人都看到?”

“!”盛寒脸开始红了,向四周瞄了一眼,确认没人在看他,“……不、不想。”

季凌舟:“嗯,所以就算痒了,也不准碰。”

他总是这样,即使夹杂着点私心,也能说得冠冕堂皇。

小孩儿还偏偏每次都听从。

“喔,”盛寒抿了抿唇,委屈巴巴地应声,“不碰就不碰,反正我也不想碰的。”

……

然而,只走了一会儿,盛寒就浑身不自在起来。

不碰太难受了!

就好像被蚊子咬了个包一样!不挠就一直在那里刷着存在感!让人抓狂!啊啊啊啊!!

盛寒努力忍着,却无济于事,痒意的存在感越来越强烈。

他低低地喘了一口气,牵在一起的手紧了紧,指尖在对方掌心里像小猫似的挠。

季凌舟察觉到了,开口问:“想碰?”

盛寒:“……”

季凌舟:“那就允许宝贝碰一下。”

“可、可是,”盛寒蜷了蜷手指,看向四周,“会被人看到我在——”

不等盛寒说完,季凌舟突然伸手把他揽进怀里,让他正对着自己,用身体遮住周围的视线:“碰吧。”

盛寒抓紧时机,在两人之间抬起手,飞快地蹭了一下。

……

一下并不太止痒,又蹭了一下。

终于解了痒之后,盛寒顿时舒畅了许多,红着脸推了推季凌舟:“好、好啦!”

季凌舟:“嗯。”

两人分开时,季凌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指节轻轻从盛寒的衣服上撩过,动作自然得仿佛真的是个偶然,根本无人会注意到。

却撩得盛寒浑身一抖。

盛寒汗毛竖起,飞快弹开:“你干嘛!!”

季凌舟:“索要回报。”

意思就是,他帮小孩儿挡了一下,作为回报,也要跟着小孩儿碰一下。

盛寒热着耳根,小声哔哔:“你是变态。”

季凌舟:“嗯。”

盛寒大声:“变态!”

季凌舟欣然接受:“我是。”

盛寒:“……”

这种重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搞得盛寒突然就生气了:“你太过分啦!不止刚才!之前在洗手间里竟然、竟然……”

都肿了!肿了!

明明说只看看的!结果就肿了!你那是血盆大口吗!!

但那件事太过羞耻,他根本不好意思开口。

“宝贝不喜欢吗,”季凌舟佯装沉思,“那以后都不碰了,嘴和手都再也不碰了。”

盛寒:“?”

季凌舟诚恳道:“我会注意的,即使有时候真的觉得很漂亮,被诱惑到,也会控制自己,不会再让宝贝不高兴了。”

“……”盛寒被气得脸红脖子粗,急得直跺脚,“我不是这个意思!!”

季凌舟:“嗯?那宝贝什么意思?”

盛寒深呼吸了两次,死死低着头,忍着羞耻实话实说:“觉得你是个变态,觉得你过分,和我喜不喜欢……根本就是两码事嘛,你不要总混在一起问我……”

季凌舟点头:“哦,所以,虽然你觉得我变态,可还是喜欢?”

盛寒:“……嗯。”

季凌舟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弯了弯眼睛:“我知道了,小变态。”

“?”盛寒,“大、大变态!”

季凌舟:“小变态。”

盛寒爆炸,张牙舞爪的:“不许这么叫!你是大……不,老变态!!”

·

盛寒和季凌舟坐缆车返回到集合地点后,其他的几个同学已经都在等着了。

“哈哈哈哈,你们终于回来了,”蒋一鸣挥手打了个招呼,一脸诡异的姨母笑怎么收都收不住,“玩得好吗?”

李晓也向他们看过去,脸上挂着差不多的笑容。

宋源:“?”

太夸张了,不就是同学谈个恋爱,至于激动成这样吗?

只听黄亦突然开口:“宋源你激动啥呢!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了!哈哈哈哈!”

宋源:“……”哦。

盛寒想了想:“唔,还好……吧?”说完看向季凌舟,问:“你觉得好吗?”

季凌舟:“宝贝说好,那就是好。”

蒋一鸣做出被肉麻到的表情:“噫——”

李晓土拨鼠叫:我听到了什么!宝贝!好甜啊啊啊啊!!

宋源打量两人:“你们去换了衣服……裤子也换了?”

季凌舟:“嗯。”

盛寒也跟着点头:“我不知道漂流全身会湿,没带能换的衣服,幸好他帮我带了。”

在哪里换的,怎么换的,换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生什么,全部都是未解之谜,引人无限遐想。

返程的一路上,李晓的嘴角就没下去过。

“诶,诶,鸡鸡,”车上,盛寒小声问,“你有没有觉得,他们看我们的眼神好像怪怪的?”

季凌舟:“不止眼神,表情更奇怪。”

盛寒:“为啥呀?”

季凌舟:“……”

还能有什么为啥,朋友刚恋爱不久,露出这种表情不是很正常吗?

“是怀疑宝贝被我吃干抹净了。”季凌舟认真地说。

盛寒:“?才没有呢!”

季凌舟失笑。

果真是个傻小孩儿,这种话都能信。

盛寒紧张起来:“那、那要不要澄清一下?我们只是……只是换了个衣服就出来了!绝对没有被吃干抹净!”

正是因为真的做了一些事,才会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想解释。

“不用,”季凌舟把小孩儿拉过来,按进怀里靠着,“反正马上就要吃干抹净了,早知道晚知道都是一样的。”

·

坐车回去后,全班同学集体到酒店附近的大饭店吃了顿晚饭,然后就分别回酒店休息。

盛寒先洗完了澡,皮肤光滑白嫩,像剥了皮的鸡蛋,透着点被热气蒸出的淡淡红晕,令人见了就想咬上一口。

今晚他和季凌舟没有一起洗。

季凌舟是想一起洗的,但他言辞激烈地拒绝了。

因为他……想试试自己做准备。

他红着脸,一边回忆着季凌舟曾经做的事,一边努力尝试,过程有些艰难,他几次都想放弃,但好在最终成功了。

此时季凌舟正在洗澡,他穿着浴袍坐在床上,紧张得等着被吃干抹净。

都是因为之前说什么五个十个!像提前画了大饼,营造的期待感太高了,搞得他现在很紧张!

盛寒等了好一会儿,坐得有点累了,就拉过被子钻进被窝躺着。

躺下了,还不忘继续瞎想。

——到底会用几个呢?两个就已经够多了吗?要是真的超过了两个……明天还能有力气玩吗?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

季凌舟出来时,看到的就是在被窝里缩成一团的小孩儿。

呼吸均匀,睡得正熟。

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把堆在床上的东西转移到其他地方,整理好被子和枕头,就要上床睡觉。

然而,他刚在床上压出一个凹陷,盛寒就突然睁开了眼睛。

季凌舟:“?”

“唔,我怎么睡着了,”盛寒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挠了挠头,刚洗完的头发乱蓬蓬的,“我不能睡,还没被吃干抹净呢……”

季凌舟:“……”

明明已经睡糊涂了,这话都能直接说出来,肯定不是清醒的。

“宝贝,你太累了,”季凌舟把小孩儿按回床上,拉上被子盖好,“今天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玩。”

盛寒抬脚踹了两下,被子就被踹飞了,又挣扎着坐了起来,口中喃喃:“我不,我不要,不能早睡,好不容易自己弄好了……”

季凌舟眯眼:“弄好什么?”

盛寒:“就是那里嘛,我准备好了,还准备了好久呢……”

季凌舟:“……”

坐着说完几句话,盛寒逐渐清醒过来,一直半阖的眼睛也睁大了,却不太记得刚才说了什么。

他眼睛亮亮地看向季凌舟:“你洗完啦?”

季凌舟:“嗯。”

盛寒:“那开始吗?我等了好久哦,都等睡着了。”

季凌舟失笑。

这小孩儿……怎么这么急。

更让人想欺负了。

季凌舟搂过盛寒:“可以开始,宝贝说了算,但一旦决定了就不许后悔。”

盛寒:“不会的嘛……之前都说好了,谁都不许反悔。”

“嗯,知道了。”

季凌舟亲了亲盛寒的唇角,手指下移,抽出他浴袍的腰带,动作娴熟地把他的两只手腕系在了腰后。

盛寒:“?”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也会有删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