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八零年代暴发户 > 第93章 093
 
杨家村和周家村是紧挨着的。

挨得很近很近的那种, 所以当初周新民家要给周想华招赘的事,杨建忠才会那么快得到消息。而同样的,杨家那边有点什么事,周家村这边也一样显得消息格外的灵通。

那大妈跟周胜男说道:“据说跟想华离婚后一个礼拜都还没到呢, 人家杨建忠就娶上新媳妇了……胜男啊, 当初想华真的不该跟杨建忠离婚的!这女人跟男人就是不一样, 女人离了婚, 再想嫁个好的就难了。可男人呢,只要有用, 能挣得到钱,那是八十岁都能娶十八岁的黄花闺女……”

说的都是一些什么狗屁话, 谁说的女人离婚了就不行了啊?再说了,周胜男更懒得去管杨建忠离婚再娶的事!

所以周胜男这会还直接笑了, 笑得还可高兴了:“哎呀, 这可是好事!”

这一笑, 搞得那个大妈都没办法接话下去了。

周胜男趁着这一群人发愣的功夫,从他们身边走过, 继续去上她的厕所。

当天晚上守灵到半夜十一点多的时候,趁着吃半夜饭的空档时间,周胜男把杨建忠再娶的事跟苏启航说了。

“这事我刚也听说了。”苏启航说道:“娶的就是他那个什么表妹。”

其实杨建忠再不再婚,娶不娶谁的,周胜男和苏启航是真不关心, 也不想去关心。只要杨建忠别来找周家, 别巴着周想华不放,那就跟他们两口子扯不上任何的关系。

苏启航就说道:“这事也不用特意去告诉爸妈和想华他们,杨建忠现在已经跟想华离婚了,那就跟咱们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一个陌生人, 管他过得好或者是不好,都跟自家没关系。

而且这个档口,周爷爷才去世,周家这边谁心情能好啊?再把杨建忠的事拿出来说,不是故意去给人添堵的么?

但苏启航和周胜男不去说,有的是人去说。

周家这些亲戚,说真的,委实够讨人嫌的了。

当年,周新民因为只得了周胜男和周想华两个闺女,他们那些人就没少“操心”……弄到后面,周新民跟周家村这边所谓的那些亲戚,曾经一度都不来往了。

甚至当初,周胜男和周想华两姐妹结婚,周家这边的亲戚都没有通知过的。

是一直到周爷爷八十大寿那年,周爷爷想着自己年纪大了,担心起了身后事,才会在办寿宴的时候,重新跟周家这些所谓的亲戚恢复往来的。

而这会,周家这些人又开始犯老毛病了。

他们只知道周想华跟杨建忠离婚了,周想华还是因为杨建忠找了小三,属于被男人抛弃的那一个。

这些周家所谓的亲戚啊,一个个的可“操心”了。

不仅对着周胜男说了那样一番话出来,有的人,还自以为是的打着为周想华好的说辞,跑去找了赵满英说这些事。

跟之前找周胜男说的那些差不多,他们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说周想华不该跟杨建忠离这个婚的。还说这个婚一离,周新民和赵满英是把个有出息的上门女婿,就这么白白推给别人了!

因为杨建忠那厂子一开,也跟苏启航一样,第一批厂子里的工人,杨建忠就是回到他们杨家村去招的。

杨家大哥和小弟前头被火柴厂开除了,但转眼,全家都跟着杨建忠一块去了省城。据说,杨建忠那厂子做的还不错!

“人家现在可是挂在那个什么国营制衣大厂下面,里边据说是做套袖,袜子这些东西……生意好得不得了呢!”

赵满英听到这里,是真的气炸了。

周爷爷的丧事还在办不说,面对周家这些让她一直以来就讨厌的人,她也不想因为这些事,被周家这群所谓的亲戚看了笑话。

因此,赵满英只能强忍着。

一直忍到第二天,周爷爷出殡入葬完了后,把家里的一些奔丧的客人,和做法事的和尚什么的送走后,赵满英再也忍不住了。

赵满英一边哭一边骂:“杨家那群畜生,拿着我家的钱去搞厂子……”

这下子,周新民和周想华也知道这件事了。要说他们不气,那是不可能的!

这世上谁都能过好,唯独杨建忠不能!

尤其是杨建忠现在拿去开厂发家的本钱,还是从他们周家卷走的!

毕竟当初周家那么穷的条件,他们家能拿的出这开厂的本钱吗?

杨建忠确实是个精明人。

当时跟周想华办离婚的时候,周家和苏启航他们都很清楚,杨建忠跟他那个表妹趁着周想华怀孕生孩子的那几个月,合伙在周想华两家铺面里,肯定搞了一笔钱走。

周家没去讨要这笔钱,是因为杨建忠肯定不会认账的!至于所谓的账本,上面只是记载了拿货价和零售价,其他也一样证明不了什么!甚至就是找到省城那边的制衣厂去调查,且还是人家愿意配合的情况下,这账也没法查。

就好比那拿货价六十多,卖出去才八十几的棉衣,具体是哪个款式的,有登记吗?

所以还是那句话——没证据啊!

赵满英也想把这笔钱全追讨回来,因此她在家里没少骂杨建忠:“黑了心肝的,昧了我家的钱走,迟早会烂手……”

这会别说是周家了,就是后边才赶回来给周爷爷奔丧的钱多娣,也气得跟着赵满英一块,在那里痛骂起了杨建忠来。

“我就知道这个姓杨的奸诈的狠!”钱多娣气得放声大骂道:“以前还跟想华好着的时候,成天就惦记着我家航子的生意了……”

就是因为杨建忠表露出来的野心和欲望太明显了,才会引起了钱多娣的注意,最终被她盯梢导致发现了,杨建忠跟他那什么表妹的勾搭。

周奶奶本来因为周爷爷去世的事,这几天就一直很不好,这会气得脸都白了,指着周新民就骂:“都怪你!怪你!要不是你当初非要给想华选了这么个奸诈畜生,就不会有后来这么多的事!”

周新民被骂得是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只能低着脑袋老老实实的挨骂。

可周奶奶骂是骂了,但是这气却还是没法消退下去,最后人整个身子往地上一倒,当即就把大家全都吓坏了。

一群人赶紧把倒在地上的周奶奶往床上抬。

苏启航一边跟周新民抬着周奶奶去床上,一边在那跟老人家就说道:“奶,你不相信别人,但是你也得相信我说的话。我告诉您,杨建忠他这厂子开不长!”

这一句话,终于成功安抚到了周奶奶。

周奶奶堵在心口的那股郁气立刻消散掉了一大半,这会她一把抓住苏启航的手,眼巴巴的看着他:“航子,你给奶好好说说。”

周奶奶想听什么?

当然是苏启航刚刚说的,杨建忠那厂子开不长的事!

不止是周奶奶,全家人都眼巴巴的看向苏启航了。但苏启航刚刚说那些话,还真就不是在安慰周奶奶。

苏启航其实私底下还跟周胜男在家里大致算过:“杨建忠要是够狠的话,他起码搞走了五六万!”

但要想再多,那也难了,毕竟时间只有那么长。

可就这几万块,杨建忠想把一个厂子开起来,那可能吗?

肯定是不可能的。

所以刚刚那些人也说了,杨建忠那厂子是挂靠在国营制衣大厂下面的。

他们省城市里面拢共就那么一家国营制衣厂!

那么整个办厂过程,苏启航都能推测出来了。

杨建忠拿着这笔钱,在跟周想华离婚后,又再次回到了省城来。靠着这笔钱,注册了一家私人企业,最后还把这家企业挂靠在了省城制衣厂的名下。

只有借着省城制衣厂的国营企业的名,杨建忠才能从银行里借贷到一笔钱,把这个厂子开起来。

整个事情跟苏启航推测的也差不离了。

杨建忠把公司挂靠在了国营制衣厂下面,先去跟政府租到了一块大约一亩地左右的厂地,再用这个厂地去找银行借贷的钱。

不过杨建忠那边本钱到底还是太少了。

也因此这厂子即便是挂靠到了国营大厂的名下,现在厂子里所生产的也几乎是以一些袖套,袜子等小物件。

但却不能不说杨建忠在做生意这一块确实厉害。

那些小物件是苏启航那制衣厂所没有的,而省城这一片区域,其他的制衣厂又没那么成气候。这对刚刚起步的杨建忠来讲,是很好的起点。

杨建忠这厂子确实做起来了,而且刚刚的人也说了,里边的生意很好。

苏启航对此是冷笑出声:“杨建忠这人就是太精了,钱的门路来得也不正。像他这种做生意的,短期内瞧着还行,但迟早要完。”

一屋子的人听了这话后,除了周胜男稍微听懂了些,其他的人全都一脸懵懂的看向苏启航。

“别人的势不是那么好借的。”苏启航就简单的给大家分析了一下:“省城制衣厂里边本来就有问题……”

这一点,苏启航是从孙卫国第一次上他这边,想要他帮忙销售的确良布料的事,所看出来的。

那么大的一个国营制衣厂,那么多的领导班子在,难道他们到现在还没一个人发现的确良面料过时了吗?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发现了却还是一直这样下去,又是为什么?

里边的疑点实在是太多了,但疑点越多,苏启航就越肯定,省城的这个国营制衣厂里边出的问题是很大的。

而且要是可以的话,就算堆积了那些的确良布料,孙卫国那么一个才刚上任没多久的副厂长,用得着来自己这么一个小厂帮忙往外销售那批布料?

这只能说明一点。

省城国营制衣厂里边的效益很不好,不仅很不好,而且他们还正处于极度缺钱的状态中。

这一点,在之前制衣厂大量招聘制衣熟练工的时候,苏启航就有发现了一些端倪了。因为省城制衣厂毕竟是国营大厂,但凡厂子能正常往外发工资的话,里边的一些工人不会因为苏启航这么一个私人厂子所给出来的那点高工资,就轻易离职的。

只有连工资都开始拖欠工人们的了,他们才会迫于生存,不得不从国营大厂辞职,转而来到私人厂子里面来上班。

因此苏启航还跟大家说道:“杨建忠办的厂子要是做的不好,那也就罢了。但凡他这个厂子一旦真的被他做起来了,那大家就只管等着看吧,迟早有一天,杨建忠一准成为卸磨杀驴里边的那头驴。”

要苏启航说,也是杨建忠这人太过精明和算计了。

杨建忠以前一直就盯着苏启航这边的生意,眼馋到更是连钱多娣都看出不对劲了。他一门心思的算计着生意上的事,那么所考虑的也就全是利益了。

一个人被利益糊了双眼后,就很难看到利益背后所隐藏的风险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没有了,咱们明天见哈!

爱你们,么么哒感谢在2021-10-13 15:08:16~2021-10-13 19:03: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泅水一人 4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