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盲盒男友app > 第96章 野男人(二更)
 
林家的宅子比顾幼棠想的要素朴不少。

原以为就林熙那油腻浮夸的总裁风格, 这人爸爸应该也是个比较油腻浮夸的老头子,但结果见了面,发现只是个很平凡的小老头,甚至连颜值都不在平均水平线上, 有点微微的龅牙, 脸上褶子很多, 周身都蔓延着一股和气的氛围, 见面就笑。

“哎呀呀,真是稀客, 我就说怎么一大早屋外头的喜鹊就在叽叽喳喳的叫呢, 原来是贵客柯先生啊!圣诞节好哇!这位是……是顾少爷吧?哎呀,真是很久不见, 你爸爸还好吧?嗐, 又长大了不少,我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才这么高一点呢。”林老爷子本名林志雅,人高但普通到了极致,笑起来连连给顾幼棠身边的柯先生点头握手。

林家院子就在老城区四通八达的各种老洋房里面,独门独户,外面没管,但里面重新装修过,有一颗很大的桂树, 只可惜现在是冬天, 顾幼棠抬头什么都看不见, 只有光秃秃的枝桠。

顾幼棠看天上的时候,有老管家把身后的大铁门重重关上,哐当一声, 他回头,只觉得老洋房大得阴森,莫名其妙的阴森。

明明林老先生很和蔼可亲,陪伴在林老爷身边穿着旗袍的美妇人很漂亮,但就是觉得不太舒服。

顾幼棠把这份不舒服归咎于他跟林熙比较要好,毕竟是他抽过的盲盒男友,也算是他半个人了,林家老先生对林熙不好,那就是对他不好,没错,应该是这样。

顾幼棠看见林老先生说着在自己很小的时候见过自己,然后在腰间的位置比划了一下,毫无印象,但是看柯小叔叔因为不能说话,只是冷淡的跟林老先生点点头,又不忍大家气氛尴尬,便回话说:“是吗?我不记得了。”

林老先生哈哈笑了笑,说:“你当然不记得,那时候你还小嘛,大概才小学。来来来,都别站在外面说话,进去说。”

顾幼棠‘嗳’了一声,看了一眼一直很安静的美妇人,那美妇人怯怯的看着柯先生,又对他温柔的笑了笑,说:“进来吧,我今天刚做了小饼干。”

“哇,那我可以吃吗?”顾幼棠记得林熙说过这位林老先生的续弦,比林老先生小很多,当年似乎是流产后就再也不能有孕了,说起来这位阿姨是真惨,阿姨也是受害者,唯一做错的,对林熙不好的,让林熙有阴影的,大概只有林老先生了。

“当然可以呀。”美妇人微笑。

柯亦佛瞥了身边的小妖怪一眼,小妖怪傻乎乎的看了看他:干嘛?

柯亦佛:除了吃你脑子里还能有别的东西吗?

“喂!小叔叔,我觉得你的眼神好像对我很不满啊,有意见就说出来哦。”顾幼棠发现柯小叔看自己的时候一脸的无奈,忍不住就凑到人家耳边去发小脾气。

柯亦佛从没让人这么靠近过,这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小妖怪在车上对自己施展媚惑之术,靠在自己身上假装睡着,当时他有预感,有防备,现在却是猝不及防,耳边便是一团火热,随即背脊都僵硬了一瞬,因为阴冷天气痛到骨头好像都要烂掉的那种痛苦,一时间被火热替代,他只能感受到热,像是踩在火烧云里,纵是块儿钢铁也化成水了。

顾幼棠没有得到柯小叔叔的任何反馈,只能看见柯小叔叔突然脚步顿了一下,又继续自顾自的朝前走,没有回头,也没有跟他开口说话,也对啦,柯叔叔不喜欢说话。

林家的老洋房二楼就是当年的事发地点,顾幼棠跟着林老爷子一进屋就下意识望向楼梯口,可以看见老洋房里面是被重新装修过,几乎可以说是推翻重新造过,楼梯整体木制结构,颜色深褐色,铺了毯子,楼梯下面是一圈沙发,小客厅在右边,饭厅在左边,饭厅连着小花园,小客厅连着侧面的游泳池,看上去很温馨。

可惜了,家里是完全没有一个属于林熙的东西的,顾幼棠下意识寻找关于林熙的痕迹,别说合照了,连林熙的房间,顾幼棠觉得可能都没有。

林熙似乎跟家里人关系都不好,只跟一个表弟还算熟悉。

但这个表弟大概也不是这位后妈那边的亲戚,而是他自己亲生妈妈那边的亲戚。

根据之前和林熙表弟林富亚的相处来看,这个人提起林老爷子这边的时候,也是很无奈的表情,说明林富亚至少不讨厌这边,也就是说这个后妈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众人落座小客厅,美妇人立马去厨房端出刚烤好的小饼干,顾幼棠光是闻着味道就觉得很香甜,咬了一口后也别说怀疑美妇人了,吃人嘴短,他根本不好意思再把林熙的阴影跟阿姨挂钩。

结果这个时候二楼突然下来个男人。

比较年轻,长得很不错,只是微微发福了,看上去四十出头,一下来就愣了一下,但又很自然的走过来,笑着直接坐在阿姨旁边的位置,比较懒散的拿了块儿饼干,吊儿郎当的说:“今天有客人啊?姐。”

姐姐?

顾小少爷眨了眨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个老男人,穿着都名牌,打扮很时尚,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肯定能迷倒不少小姑娘。

“嗯,是柯先生呢,柯氏集团那七兄弟当众最厉害的人物,你之前不还说起柯先生,说敬仰人家?现在人到了,可得好好说说话。”美妇人拍了拍胖弟弟的胸口,又顺便帮忙整理了一下领子,然后目光便盈盈的看向柯亦佛,希望能让弟弟跟柯亦佛说上话。

那位胖弟弟四十多岁了吧,还怪矜持,面对柯小叔叔话都说不利索,见柯叔叔不怎么搭理自己,便脸色也是一沉,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先离开又上楼了。

人走了,顾幼棠就听林老先生的老婆帮弟弟解释说:“他就是太紧张了,柯先生你别介意啊。我弟弟他从小就没了妈,还小。”

顾幼棠嘴角都抽了抽,心想四十多岁了,不小了阿姨,你也只比那货大几岁吧,怎么感觉把他当儿子养了?

直觉告诉顾小少爷,这里面肯定有事儿!

他想了个尿遁的法子,从窗户翻出去,直接爬花架上了二楼,话说别墅真是很好爬墙欸。

他在二楼轻手轻脚的走了一圈,发现当真是有个房间给林熙留着,只不过里面大多数家具还有床铺都蒙着白布,光看地上的灰尘都能判定起码得有一年没人进来打扫。

就这还喊林熙回家吃饭,这不是笑话吗?

顾幼棠悄悄走到有动静的门外,把耳朵贴在门上,立马就能听见阿姨弟弟跟人打电话的声音,好像是在说约着晚上出去酒吧玩儿什么的。

“去去去,一会儿我找我姐要了钱就出去,烦死了,一个月就给我二十万,能干什么?开几个卡座就没了,几天就花光了,都怪那个死老头,听说身体不好了,有心脏病,嗯,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死,而且根本没打算把家产分一半给我姐。”

“我姐当初还真是不该流了那个孩子,生下来就算是个有病的智障,只要活着,那也是老东西的亲生骨肉啊,也不至于现在我跟我姐这么被动。”

“谁知道摔一跤就把自己摔得不能怀了啊,我姐也是的,就没这个命,我让她稍微松松手,让表妹过来跟老头子生一个儿子,到时候给她养,她还不干,我姐没以前听我话了,烦都烦死了,现在好像也有点儿巴结那个林熙,又不是她儿子,鬼知道她巴结啥。”

顾幼棠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打算随便偷听,居然真的能偷听到东西!

救命!我是不是该录音啊!可恶完全没有想起来要录音!

顾幼棠连忙拿出手机,但手忙脚乱之下手机啪嗒就掉在地上,紧接着里面就是一声:“谁在外面?”

顾幼棠心脏都揪在一起,吓得浑身愣在原地,好几秒才想起来得跑啊!

抓起地上的手机,顾幼棠就冲向刚才来时的窗户,后面开门的声音紧追其后,他脚一滑,直接一屁股从二楼摔一楼的草坪上!

“啊唔……”顾幼棠闷闷的忍住了,一个鲤鱼打挺离开摔跤的地方,回到一楼厕所,坐在厕所里却越发觉得肚子绞痛,奇怪,是吃坏东西了吗?

顾小少爷深呼吸都不能止住这种疼,眼泪唰的就往外掉,一下下的身体蜷缩起来,只觉得后头也好像是蹿稀了,救命,为什么我要在别人家蹿稀?

“小叔叔呜……小叔叔!”顾幼棠现在能求助的人只有柯小叔了,也不管自己在对方面前还有没有形象可言,就是娇滴滴的喊,喊得外面听的人耳朵都淌出水来。

“呀,顾小少爷怎么了?”

“顾幼棠?”

有人比询问更快,直接疯狂的敲门,催促他开门。

只是顾幼棠根本没力气伸手去开门,他整个人都瘫在地上抱着小肚子,眼前一阵阵发黑,连哭都不敢用力,就是抽泣。

听见里面哭声伤心得好像连说话喊自己名字的力气都没有了,柯亦佛当机立断直接后退了两步,然后一脚把门给踹松,最后再狠狠将把手一拔,那门锁就瞬间从门上分尸下去。

门从外面被打开,柯亦佛入眼就是小妖怪瘦瘦小小的蜷缩在地上的画面。

小妖怪云朵一样的头发凌乱成爆炸式,漂亮干净的眼里全是茫然的痛苦和委屈,抬头看他,就哭着撒娇,喊:“小叔叔救命呀。”

柯亦佛立马将小妖怪抱起来,手不经意摸到小妖怪的屁股,触感微微发潮。

——这是要现形还是要进化?

一瞬间柯亦佛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先抱着小妖怪出去,回到车上,让司机开车去医院。

“哎呀!这、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也一起去吗?”林老先生倒不是真的害怕顾家的独苗苗会死,而是怕独苗苗出事后给林家带来的一系列麻烦!

顾幼棠他爸可是个视子如命的疯子!

而且柯亦佛似乎跟顾幼棠也有些猫腻,瞧这两人搂搂抱抱的架势,看这紧张的脸色,没有一腿他倒立吃屎!

林老先生急啊,眼瞅着柯家的车飞快离开家中,林老先生便在家里踱步片刻,给林熙打了个电话,告知此事。

林董彼时正在给顾英雄洗澡。

小刘秘书提意的,说既然小朋友把顾英雄当作他们的儿子养,那么洗澡也得大人亲历亲为,不能交给随随便便外面的护理人员去做,要培养亲子关系。

好在顾英雄是只难得的小乖喵,让洗澡,顾英雄像是听得懂,自己就乖乖坐在浴缸里,动也不动一下,仰着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林熙走哪儿,顾英雄都看着,圆乎乎的脑袋左右晃啊晃,格外可爱。

正进行到给顾英雄浑身打满泡泡的阶段,听到小棠出事,并且跟柯亦佛似乎有一腿的消息,林熙第一时间便是什么都没有想,立马洗手拿起手机给那边打过去。

电话响了许久,林熙都以为小东西可能不会接自己电话了,却又突然接通。

“喂?!你什么情况?顾幼棠,你不舒服?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孩子出事了?”林熙已经经历过顾幼棠一次流产了,所以很自然而然的联想到那里去。

电话里的顾小棠却是哭着叫了一声‘我去!我原来是流产啊’,然后又抽抽噎噎的跟他说:“那没事儿了,别担心……就是……就是有件事我要跟你说,小心你后妈的那个弟弟,我今天不小心偷听到一件事,当年你后妈流产跟你养的猫猫肯定没有关系,是故意的,林先生,别自责,一切要怪请怪那个傻逼弟弟,他策划了一切!”

“……你傻不傻?谁要听你说这个了?我想知道的只有你在哪儿,跟哪个野男人在一起。”

顾幼棠哈哈笑了笑,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调戏柯亦佛,说:“柯叔叔,林董说你是野男人,你是我的野男人嘛?”

结果柯先生这回完全没有脸红心跳,反手就把顾幼棠的通话给挂断,然后气愤般捏着小妖怪软乎乎的脸颊,低头下去,在距离小妖怪只有一厘米距离的时候,又忽地离开,伸手遮住小妖怪那惊讶又水雾漫天的眼……

作者有话要说:  小棠:嗷嗷嗷我要死了!咦,哦,是流产啊,那没事了。

很久后柯叔叔每每想到这件事,都要沉着脸,把睡梦中的小妖怪从被窝里挖出来打屁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