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盲盒男友app > 第85章 哥哥错了
 
拳馆在热闹上海滩隔壁的小巷子里, 酒吧、ktv、专属会员制会所、嘻哈舞蹈室、所有潮流的玩意儿,这条街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找不到。

顾幼棠以前来过几回, 凭借记忆找到了拳馆的入口地方, 却偏偏被门口的保安拦下,说不认得他,要么报身分, 要么让人带他进去。

顾幼棠报了身份,结果保安却查了一下名单,说抱歉, 他这号人物已经被划出免费入场的名单了,想要进去得交会员费, 还得有人带他才行。

这可太势利眼了啊喂。

顾小少爷以前就想过自己可能会被拦在以前自己都懒得进去的地方门口, 但没想到这天真的来了,他脸颊都是一红, 差点儿转身就走了,要不是还惦记着周祺苼这个蠢蛋, 他才不要进去呢。

顾幼棠给雷起鸣打了个电话, 说了一下自己这里的情况,不出一分钟, 雷家大少爷就从里面走出来, 身上还披着拳馆的连帽衫,镭射白的连帽衫穿在皮肤麦色的雷家大少爷身上, 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制造机器,迈着大长腿就走出来,对着他招了招手,说:“进来。”

顾幼棠还脸颊绯红, 好在这里光线昏暗,倒也看不出什么,不然他真是要转身就走了。

“欸,顾叔叔也来了?”雷起鸣看了一眼跟着进来的顾歧,很是恭敬,顾小棠爸爸他是真怕,现在虽然看着落魄了,但说句话比他都好使,顾叔叔的人脉简直不敢想,反正光他知道的,就有周祺苼的小姑,还有之前跟小棠说是定了娃娃亲的池家的大小姐,至今迷恋顾歧。

人家池家大小姐的妈妈当年就迷恋顾叔,没能嫁给顾叔,就打着让自己女儿跟小棠结婚的主意,非要两家成为一家人。

那时候小棠还小呢,才两三岁,就被按着了个娃娃亲,谁知道人家池小姐长大后重蹈覆辙,十六岁就知道打着自己是小棠未婚妻的名义跑去小棠家里看着顾叔脸红。

后来虽然因为顾家倒了,娃娃亲也吹了,但池家大小姐跟她妈依旧是忠实的顾歧爱好者,目前两母女关系因为顾歧有点矛盾,但顾叔其实都没怎么见她们。

啧,总而言之,顾叔这人,真是某种意义上的可怕。

“你们这很乱啊。”顾歧淡淡道了一句,伸手搂着顾幼棠,但凡有人挤着自己的宝贝儿子,他就要皱眉。

顾幼棠倒是习惯,就是这里的烟味太浓了,他有点反胃,他才喝了牛奶啊,今天一整天全是喝得汤汤水水,就这点儿东西要还给他吐出来,他今天可就什么都没吃,怀孕可真痛苦。

顾小少爷捂着鼻子,乖乖缩在爸爸怀里,指了指擂台上的两个人,跟爸爸说:“爸,你要不出去等我,我去喊他们下来。”

顾歧摇了摇头,护着他的小朋友走到靠近擂台的地方,意思很明显,眼里也有些无奈的溺爱和微末的责备,像是也对这个怀孕的小朋友没有办法,是无所适从的,既想满足小朋友的一切愿望,又因为与安全相悖,感到焦虑。

反观顾幼棠,他反正是完全没有自己怀孕的自觉,他就是个假孕。

他站在擂台下面,目光焦急地循着台上两人的拳风左右漂移,问旁边的雷起鸣,说:“雷子,他们到底为什么打啊?我靠,周祺苼他头都破了!”

“你问我,我问谁啊?大概就是看严笑不爽吧。”雷起鸣无意识的说,“反正他看你跟谁在一起都不爽。”

这话说出口后,雷起鸣自己都愣住了,猛地看向顾幼棠,好像明白了点儿什么,但又没有完全明白。

然而这话却没被顾幼棠听进去,吵杂的环境与混乱的气氛,台上的严笑跟疯子一样差点儿打断周祺苼的胳膊,顾幼棠看着头皮都在发麻,大叫了一声,却没想到下一秒手都快断了的周大少爷一个回身踢,直接踢在严笑的头上!

顾幼棠可看不得这么恐怖的血腥画面,捂着自己的胸口就感觉眼前都是眩晕的,干呕了几声,被爸爸搂着遮住了眼睛,整个人都埋在爸爸怀里去闻见爸爸身上好闻的淡淡香水味,这才稍微缓过来。

“行了,打不死人,我们出去等吧,乖。”顾歧说着,又看了一眼雷起鸣,“小雷,你等他们打完了喊他们出来一趟,小棠要带严笑走。”顾歧以为,宝宝应该是担心自己男朋友。

谁料顾幼棠才不是呢,他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吗?更何况严哥哥有什么色?他们是兄弟啊,不对,最重要的是他是直男,他们是不可能的,他又不喜欢严哥哥!

“不是不是,是喊周祺苼,他傻逼吗?严笑他有暴力倾向,之前拿着棒球棒差点儿把沈斐给打死,你问他是不是不想活了,别跟严笑扯上关系。”

雷起鸣一边跟着顾幼棠出去,一边说:“那你为什么跟严笑扯上关系?”

这话雷起鸣几乎有点儿像是为周祺苼问的了。

顾小棠想了想,解释不了,出了拳馆大门,在路边呼吸到冬日街头清新的空气后,脑袋才清醒过来,叹了口气跟雷子说:“他是我妈妈的继子,是我哥哥,之前跟他认识的时候,我不知道,现在这关系肯定是要结束的。”

雷起鸣扯了扯嘴角,抓了抓后脑勺,说:“那之后呢?”

“什么之后?”

“我的意思是你之后怎么办?你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吧?你不给他再找个爸爸?”

顾幼棠真是很耻于跟发小谈论自己孩子的问题,这莫须有的孩子你叫他怎么说,还找爸爸,十个月后啥也没有,找个屁。

他含含糊糊的敷衍:“不找了,我有爸爸跟爷爷呢。”

顾歧闻言摸了摸宝贝的脑袋,仿佛是很满意这话。

“为什么呢?不找男人了?”雷起鸣一脸的不信。

顾幼棠无语,解释不清,他倒是想不找了啊,但不找他就会倒霉死的,抽盲盒还是得继续抽。

他想了想,自己下次抽盲盒是在后天上午九点,现在是夜里快十一点,马上就是严哥哥盲盒时效的最后一天,这一天其实还挺宽松的,不需要应付沈斐,只需要在严哥哥身边再努力努力,实在不行解绑不了就换下一个。

他还有五个盲盒外加一个隐藏可以抽,爸爸的已经去掉,总共就是六个。

十八天,顾幼棠琢磨着,这十八天说不定会发生什么奇迹,自己就过关了呢,人还是要怀抱希望的呢。

三人在路边说了会儿话,倒也不冷,雷起鸣这时接到电话,说是周祺苼右眼被打得有点模糊,现在得去医院,骂了句‘艹’,挂了电话就问顾幼棠去不去。

顾幼棠恰巧接到严笑的电话,严笑说他手骨折了,还说看到了他,问他可不可以送哥哥去医院。

顾幼棠莫名生出些站在人生岔路口的感觉,两条路上都有人在望着他,等他走过去,牵住男嘉宾的手。

……奇怪,一股子相亲节目的味道。

顾小少爷晃了晃脑袋,丢掉那古怪的微妙感觉,说:“一起去。”

一边是他兄弟,一边是他哥哥,当然全都要!

顾小少爷也不说什么了,直接让大家都上他爸的车。

他坐副驾驶,严哥哥、雷起鸣、周祺苼坐在后座,其实这样坐后面有点挤,后座的三位又都是一米八几的大高个,但偏偏这么挤,车上却没有一点儿声音。

顾幼棠频频回头去看发小周祺苼,担心极了,看着周祺苼右眼通红到不正常的样子,火气真是没由来的突然就爆发了,对着严笑就不悦道:“你为什么非要跟阿苼打?你明知道他是我好兄弟,还这么重的手!”

“是吗?他是你好兄弟,那我是你什么呢,棠棠。”

顾幼棠哼了一声,说:“我怎么知道你是我什么,我觉得哥哥你有点问题,你太暴力了,我不喜欢你这样,你如果不改的话,你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们之间肯定什么都没有了。”

严大律师喉结都滚了滚,轻笑着指了指周祺苼:“你跟我分手是因为他?”

“为什么不可以?他是我发小,比我亲哥哥都亲,你是哪位?”

“发小?亲哥哥?”严大律师意味深长的说,“我看你是想要跟他在一起吧?你喜欢他吗,小棠?”

顾幼棠只觉严笑不可理喻,他怎么可能跟周祺苼在一起?

“你不要乱说!你以为谁都跟兄弟乱搞吗?我跟阿苼十几年的感情,要能发生什么,早发生了,不可能的,你自己龌龊,把我们也想得龌龊。”

雷起鸣能够看见周祺苼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颤了颤,面上是洒脱与飘渺的笑意,却笑不及眼底。

雷起鸣扯了扯嘴角,想说些什么,比如小棠话不要说得这么绝呀,或者什么龌龊,兄弟之间起那种心思的就是龌龊吗?但又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好,于是闭嘴。

“好好,我龌龊,我错了,棠棠……哥哥错了。我跟你朋友道歉好吗?我们还好吗?”严大律师得到了想要的话,适时示弱。

顾幼棠一副看你表现的模样,哼唧了一声:“什么时候我哥们眼睛好了再说。”

严大律师无奈的笑:“好,不过明天圣诞。生日会来家里吗?”

顾幼棠自然要去:“这个当然,妈妈他们不是给我定了个很大的蛋糕?”

严大律师微笑着看了一眼身边的雷起鸣跟周祺苼,和他的小恋人说:“嗯,超大的一个呢,哥哥也会送你个礼物。”

顾幼棠心酸的想,你自己把自己配件解绑,就是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了哥哥。

作者有话要说:  不要担心,大家都会有个完美的he,不要担心太多呀宝子们!

圣诞节后的第二天上午九点抽新盲盒,然后是沈斐跟严哥哥的震惊剧情哈哈哈哈~

感谢在2021-09-13 21:42:29~2021-09-14 12:44: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unwun 10瓶;清晨未央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