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盲盒男友app > 第22章 毁灭吧【内有入v公告】
 
大概是看他长久的没有回复消息,对面也沉寂了下去,良久才恢复正在输入的动态,发来一句:棠棠,你答应过我的,会跟他分手,你难道回去是跟他复合的?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为了你什么都抛弃了,什么都不在乎,你欠我的,你知不知道这辈子都还不起?

顾幼棠心想,老子不欠你,你欠我好吗?

当初顾幼棠多崇拜蓊影帝啊,哦,不,当初蓊影帝还不是影帝,只是风头很盛的奶油小生,顾幼棠成天探班都换不来个好脸色,好家伙,现在你终于也知道卑微这两个字怎么写了?

顾小少爷才不乐意哄蓊郁,奈何现在情况紧急,不哄不行。

他立马在网上搜‘小三和我闹我该怎么哄’?

万能的度娘弹出一堆帖子,顾幼棠一个个点开,但是没有一个能看,里面的回答不是各种调侃提问者吹牛逼就是一些很损的招数说在床上伺候一顿就闭嘴了。

当代网友都是怎么了?世风日下呀,有没有正经一点的招数?

翻来翻去顾幼棠也没有个好的解决方法,他鼻子已经快被冻出鼻涕了,咬了咬下唇,实在受不了,只能采用那招。

他返回聊天页面跟蓊影帝发了一句:闹够了没有?我心里装着谁你难道不清楚?你先过来救我出去,不要让林熙发现,不要跟他提我,过后我补偿你。

这话是帖子里网友教的,网友说,这个时候得展现自己的男子气概,要霸道一点,然后再透露晚上陪她,对方就不会闹了,再不济就给钱,可惜顾幼棠现在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这话发过去后,顾幼棠仔仔细细的自己在心里念了一遍,臊得脚趾头都蜷了起来,可太羞耻了,这话可真像玛丽苏电视剧里霸道男主的口吻,油腻之感扑面而来。一定是他跟林熙在一起久了,近墨者黑。

顾小少爷搓了搓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紧张等待蓊影帝的回复,那头蓊影帝删删减减了好几次消息,最后发过来一个脸红的表情,说:我马上过来宝宝。

震惊!还真管用!

不过顾幼棠盯着‘宝宝’二字,越看越稀奇。几个小时前蓊郁还看他不顺眼,警告他不许去探班来着,现在却喊他这个……

顾小少爷眨了眨眼,懵懵的,心虚之余有点爽了。

等待小三蓊郁来救自己的时间,顾幼棠看了会儿小说,跟周祺苼又聊了一会儿天,对方问他在干嘛要不要过几天去参加周家的家宴。顾幼棠可不敢去,他现在去太没面子了,身份跟周家那些人已经天差地别,去了真就是被当笑话看。

顾幼棠默默发了个老奶奶村口斗舞的表情包,再次把周祺苼拉黑。

房间里好静碍…

顾幼棠无聊的想,林熙在干什么呢?不会是在客厅睡着了吧?不睡觉的话就是玩手机了,可在一起的时候顾幼棠没见林熙玩儿过手机,这人手机只是拿来打电话看消息,其他娱乐都没有。

无聊的林熙,二十七岁,老处男,下班后一个人在家里不看电视、不玩游戏、更没有任何热爱的消遣,活着的意义难道就是赚钱?

顾幼棠在心里默默评价道:榜样呀。

他现在虽然要帮家里复国,但赚了钱后还是要花在很多很多他喜欢的地方,才不要像林熙这样,赚回来也不知道是给谁赚的,死了也不知道便宜谁。

话说跟影帝谈恋爱……是什么样呢?

顾幼棠思绪飘得很远,好奇逐渐越过对林熙的微末感概,占领高地。

他记得蓊影帝十八岁的时候参加过一档综艺节目,主持人问过那时候被万千少女少男封为古装第一美男的蓊郁如果有女朋友,最希望对女朋友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主持人问这个无可厚非,是在给所有女友粉创造福利,结果蓊郁给了个官方的回答:我的演艺事业是我终身爱人,我永不变心。

得找个时候把这档综艺翻出来给蓊影帝看看才行,他到时候就故意坐在蓊影帝腿上,问影帝脸疼不疼。

顾小少爷无数要折腾蓊郁的点子疯狂翻涌,誓要让蓊影帝也尝尝自己当年苦苦追星却只能得个冷脸的苦!

这边独苗苗对冻僵的手指头哈着暖气,满脸的开心,外面沉浸在一片萧索中的林董被门铃声打断了思路,他前去开门,门外是朋友蓊影帝。

影帝穿着休闲服也跟模特似的,带着口罩、黑色的棒球帽,连衣帽更直接扣在棒球帽上面,整个人都像是从巴黎时装周走下来的潮流人物。手里提着两瓶红酒。

“怎么是你?”林熙跟影帝平日里也会喝喝酒,三五人小聚的时候,打打牌,有什么事情也都是打电话就能办,交情不错,却也没到自己低血糖晕过去后大忙人蓊郁还冒着被抓拍的风险过来看望,本身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打个电话慰问就差不多了,他们又不需要做些表面功夫维系朋友关系。

影帝今日来的匆忙,身上带着小烧烤的碳烤味道,还有淡淡的烟味,摘下口罩后本就肃穆少表情的脸上不经意流露出几分愧疚,说:“没什么事儿就不能过来看看你?”他刚从解缙那边的饭局下来。

“怎么?三缺一?”林熙偶尔会打牌,牌桌子上输赢都有,赢的一般请客,“今天恐怕没办法去,我头还疼得很。”

一边说,林熙一边往屋里进,让蓊影帝随意。

顾幼棠在柜子里眨着大大的狗狗眼,激动又紧张,不停祈祷蓊郁不要说些别的,赶紧走!把林熙支开就可以了!

祈祷估计不管用,他又疯狂给蓊郁发消息:别跟他多说什么,我真的只爱你!把他哄上二楼给我时间逃跑!

也不知道外面的蓊影帝看没看,反正接下来顾幼棠就听见令他绝望的对话。

只听外面蓊郁对林熙道:“林熙,我谈恋爱了。”

——我谈你个鬼!别废话!

林先生颇意外的挑了挑眉,惊讶的笑着,拍了拍蓊郁的肩膀:“看不出来,恭喜。”

蓊郁也愣了一下,但他稍微想了想就知道,他的棠棠怕是没有跟林熙说和自己在一起的事情,也难怪现在林熙还对他这么平静:“我和他很早就认识,但是错过了很多年,后来旧情复燃的时候,他和别人已经结婚了,我知道……我知道我这样很不对,林熙,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我只想和你说,我比你想的更爱他,我只爱他,哪怕当个第三者,破坏一切,也毁了自己,我都不在乎。”

林熙这回当真是严肃了几分,像他们这样身份的人,作风问题虽然平日里都能藏,但一旦有暴露的苗头,那便是以摧枯拉朽的力量崩坏一切。

他们虽然是朋友,却也是成年人,各有各的私生活,蓊郁半夜来找他说这些,怕是心里承受的压力太大了,需要有个人支持,林熙作为朋友自然不会说什么当小三不好的道德谴责,他绝对挺自己的朋友:“我会祝福你,别有负担。有空出来一起吃个饭?”

蓊郁本身是个喜欢藏着掖着的人,但他做了撬朋友墙角的事,那就得大大方方的承认,哪怕被报复他也受着,但绝不放手,这也是蓊郁今日来最想告诉林熙的事。

他想说从今往后,顾幼棠是我的,只是我的,你打我可以,但不能碰他。

谁想林熙非常大度,居然祝福他们。

蓊影帝不管林熙心里究竟怎么想,只深深看了林熙一眼,拒绝道:“多谢成全,我欠你一次。吃饭以后再说吧,我宝贝还没有做好见你的准备,私心里我其实也不希望你跟他见面。”

林董一头雾水,但遇到问题总是询问不是他的风格,他便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又跟林熙说:“既然你带了酒,不如来喝一杯?正好我今天想喝点。”

蓊郁掏出手机,看见宝贝给自己发了几十条消息催他不要多说话,面上没什么表情,一边坐下,一边给宝贝回:为什么不让我说话?我们是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他都不介意,说明他根本也不怎么在乎你们这段婚姻,宝宝,还是说你听了他这些不在意的话心里难受?你最好不要难受,我们既然错了,就要一错到底,没有回头路。

顾幼棠在柜子里瑟瑟发抖,不!什么回头路?!你们在说什么你们彼此根本不知道!鬼知道你们为什么还聊的下去!

就像是在悬崖跳舞,顾幼棠时时刻刻都提着心脏,感觉下一秒就要掉下去,他们会说道他,然后‘嘣’的一声爆-炸,林熙会问:咦,什么结婚?我跟顾幼棠?什么时候的事情?那小子难道会妖法?

顾小少爷出神,咽了咽口水,再看手机上的消息,蓊影帝居然还让他现在从柜子里出来直接走出去,说林熙在厨房开红酒不会看见他,自己要跟林熙喝几杯,还说下楼后解缙的车在楼下等他,能送他回家。

顾幼棠想哭,为什么是解缙的车在楼下等他?保密工作还没开始就宣告失败了对吗?

他完全可以想想解老板见到他后会是什么一言难尽的表情。

他更不能丢下蓊郁跟林熙两个单独相处喝酒聊天啊!

他、他应该怎么办?算了,毁灭吧,我要在这个柜子里关到死!

独苗苗自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