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盲盒男友app > 第11章 线上抽盒
 
顾幼棠当即挂断电话,拉着林熙的手说:“没时间了,我们结婚吧,结婚完毕我要回家。”

顾小少爷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在林熙看来,像是生怕被家里人捉回去,以后就再也不能跟他在一起了。

宝宝原来这么爱我。

林先生鼻腔又是一酸,拉着顾幼棠的手亲了亲,低声道:“好,我们结婚,现在就去。”

结婚的两个主人公都迫不及待,小刘秘书自然也紧赶慢赶的跟教堂那边联系,神父请的是给好多明星大佬都证婚过的老神父,只可惜嘉宾没有几个。

小刘秘书稍微提议说:“要不要请在附近的贺二爷当个见证?”

顾幼棠秉承着不让这人快活的心思,很热情的邀请说:“当然好。”只要贺英俊敢来参加婚礼,他就敢脸红着假摔到贺英俊怀里去,再让林熙刚好看见。

谁知道他一口答应了,林熙却否决这个提议。

不由分说的牵着顾小少爷下楼上车,连个解释都不给,直到快靠近教堂,怕小爱人失落,才不自在的说:“贺英俊不是什么好人,跟他乱来的人太多了,这样的人不适合出现在我们的婚礼上。”

顾幼棠没想到林熙还怪迷信:“可他不是你朋友吗?志同道合的才会成为朋友呢,我爸爸说的。”

林先生当着顾幼棠的面掏出手机,找到贺英俊的vx账号,拉黑,再翻出这人的手机号,删除,然后跟他的小朋友道:“绝交了,我与他不志同道合,只与你志同道合。”

小刘秘书在副驾驶抽了抽嘴角,顺道又看了一下手机,回头跟老板和小老板娘说:“林董,林富亚也到教堂了。”

林熙皱了皱眉:“他来做什么?”不祝福他与宝贝婚姻的人,过来找骂吗?

小刘秘书摇了摇头,道:“小林总说您结婚他再怎么不赞同,也不能让你们连一个祝福的嘉宾都没有,所以他定了婚礼蛋糕,还定了晚上八点的烟花表演给老板您祝贺。”

顾幼棠能够看见林熙表情都放松了一些,转头朝他笑了笑,又亲了亲他的脸颊,略微自责的说:“抱歉,我们的嘉宾大概只有两个。但这并不是不被祝福的婚姻,宝宝给我点时间,以后我们再补一个更盛大的婚礼好吗?”

当然好呀,但那时候肯定不是跟他,顾幼棠心想,林熙虽然是他家死对头,但是吧,如果当真有了喜欢的人,或许就是这样恨不得把全世界都送给对方,讨好对方的家伙。

有点讨好型人格的感觉,但这也可能是因为盲盒影响了林熙的智商。

顾幼棠胡乱想着,不多时就抵达教堂。

拉斯维加斯的小教堂几乎随处可见,他们来的这个教堂是最近修缮过的,精美的欧式雕塑在四周耸立,宽阔的草坪外是一圈洁白的栅栏,里面还有丘比特的小喷泉,教堂顶部则是斑斓的彩色玻璃,流光溢彩。

教堂平时还要做礼拜,只工作日开放给新人证婚。

今日教堂显然被人包下,圣洁的白纱悬挂在一旁的月桂树上,接连的红色玫瑰花瓣从顾幼棠他们踏进教堂围栏的那一刻立即漫天落下。

附近是清净的富人区,所以这样美丽的画面也没有什么路人围观驻足,只有小刘秘书在尽职敬业的拍照、小林总林富亚穿着正装在门口鼓掌、神父在教堂讲台后面等待新人走近。

一场婚礼,简单迅速的开始,简单迅速的结束,顾幼棠全程没在状态,但又在奇妙的氛围里不敢乱说乱动,眨眼就被神父发了注册结婚证,都没有自己居然是已婚人士的实感。

但不得不说,听见林富亚别别扭扭喊他表嫂的时候,顾幼棠舒服极了。

他们没有蜜月,也没有待到晚上八点看烟花表演。

顾幼棠想赶紧回家,于是结婚完就登上了回国的飞机,林熙没有意见,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舒适温和的已婚男人的幸福感,但小林总却很为表哥愤愤不平,在头等舱对着顾幼棠碎碎念:

“小嫂子,我说既然你们都结婚了,不如干脆下了飞机就让表哥陪你去见你爸呗,藏着掖着做什么啊?”

有一说一,林富亚总有种表哥会被玩弄身心的错觉,不免对着年纪轻轻的小嫂子有偏见,跟防贼似的,生怕顾幼棠反手就卖了表哥,但就表哥这沦陷的程度,林富亚很怀疑表哥哪怕被卖了,也要帮着数钱。

说这话的时候,林熙去了卫生间。

顾幼棠还没有说什么呢,就听见林富亚又急忙说:“顾幼棠,你真的,千万别对不起我表哥,他为了你,已经把买风铃大厦的提案发给其他股东了,他还让我帮你重新注册了个公司,还叫风铃。”

“你公司注册一百万,他也投了五十万进去做小股东,就连新电影的剧本都在帮你联系了,现在拍电影赚钱得很,他日理万机的,腾出手来处理这种小事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你千万要感恩埃”

顾幼棠微微愣了愣,他完全不知道林熙已经着手帮他办了。

林富亚一看顾幼棠这表情就知道表哥什么都没说,在感情里,总是默默无闻的人哪怕付出的再多,都不会被另一方看到的,反正林富亚是如此认为,在一段感情中,就是要把所有的付出都摊开给另一方看才好,什么默默守护都是狗屁!

“他……都没跟我说埃”顾幼棠有点不好意思,大概是不好意思吧,纤细的手指头都抠了抠安全带,“我只听他说我该开个公司重新开始,他还说要帮我把家里之前的娱乐公司拿回来。”

小林总连忙帮表哥涨好感度:“哎,我表哥那个人,闷葫芦一个,从小到大都这样,什么都不爱说,也就跟小嫂嫂你在一起的时候,有点儿爱黏糊,真的,我拿我下半辈子财运发誓,嫂子你是他初恋,从没有第二个人。”

老处男啊,有点可怜,怪不得总对他动手动脚,又没有胆量真的落实。

“话说小嫂子,你跟我表哥……算是闪婚吧?”据林富亚了解,表哥三个月前绝对没跟顾幼棠在一起,如果在一起也不可能弄倒人家这么大的集团。

顾幼棠偏偏用手放在嘴边咳了一声,一脸忧伤地说:“其实不是,他追我很久了……”

很久?多久?林富亚看着顾幼棠的表情,从中闻到了狗血的味道,偏偏顾幼棠说一半就不说了,好像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难道表哥搞垮顾家当真不是顾家到了要倒的那个份儿上,而是顾幼棠死活不答应,表哥就毁了顾幼棠的靠山强行得到这个不能吃苦的小独苗?

没错了,很符合表哥冷血且不择手段的性格!

原来如此,难怪啊,好不容易得到顾幼棠,可不就是捧上天,给什么要什么?

林富亚心里百转千回,最终等表哥回来,林富亚深深看着表哥,不赞同的叹了口气。

林熙当即捂住宝贝的耳朵,厉声道:“大好的日子,你叹气干什么?不吉利。”

林富亚无语,但不敢狡辩:“抱歉。”

顾幼棠总算是蒙混过关,歪在林熙的肩膀上,奖励似的想,林熙对他这么好,或许在他们结婚期间,他也该好好对林熙。

可林熙缺什么吗?好像什么都不缺。

他在林熙怀里仰头看对方,后者被望得喉结不停滚动,忍不住落下一个轻轻的吻在他睫毛上,温柔地要死要活:“宝宝……”

“嗯。”顾幼棠眨了眨眼睛,问,“你……缺什么吗?”

林先生深情地说:“从前缺一个你,现在我完整了,什么都不缺。”

小林总在旁边助攻:“我表哥还缺个公开,小嫂子你啥时候带我表哥去见家长他才完整。”

林先生赞赏的看了一眼表弟,这位表弟终于说了句人话:“不过不急,等老公买了楼再见父母吧。”

“那不行,小嫂子你回去后你爸肯定知道你跟我表哥在一起的事情,既然都结婚了,那就干脆晚上一起吃个饭?”小林总再接再厉。

顾幼棠连忙打住,说:“以后再说吧……以后……”顾幼棠没想让事情闹大,他想神不知鬼不觉的让林熙带他创业,不然他要是创业失败了,又欠一屁股债,岂不是要沦为圈子里的笑话?要不然就是说他靠男人上位。

“好,以后。”林熙不想逼他的小爱人,跟林富亚使了个眼色,摇了摇头。

小林总立马闭嘴。

去拉斯维加斯顾幼棠他们坐的是私人飞机,回来坐的是大飞机,中间还有一个小时的转机时间,总共需要花费十个小时。

转机的时候顾幼棠瞄见外面下雪了,立马晃了晃林熙的手喊:“快看1

林先生透过机场玻璃望向远方,像是第一次看见雪的美丽:“看到了。”他说。

顾幼棠没什么好送的,完全找不到该送什么给帮他许多的林熙,便天真烂漫的眨着那双水润的狗狗眼,甜甜的跟林熙说:“好看吧,我送你的。”他脸颊微粉,仿佛借花献佛也是不好意思的。

林熙登时微怔,心口烫地像是滚着岩浆水,朝着他四肢百骸蔓延,他想,这应该就是为什么他爱顾幼棠:“好看。”

话音落下的同时,林熙从身后拥抱他的小伴侣,是要融进生命那样用力与珍惜。

小刘秘书奉命去买情侣围巾,远远的就看见老板在撒狗粮,但这次似乎是不同的,顾家小少爷居然主动转过身来拥抱住老板。

小刘秘书敬业地拿出手机拍照,镜头刚刚聚焦,咔嚓一声,定格在漂亮青年踮起脚歪头凑上去,林先生偏头垂下来的那一刻,背景是漫天的大雪,美到爆炸。

再登上飞机的时候,顾幼棠脖子上就多了跟林熙同款的情侣围巾。

林先生的手机里换上了新壁纸,但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顾幼棠的手机号跟各种社交网络的账号好友。

顾幼棠犹豫了一会儿,把自己手机递过去,任由林熙加自己好友,顺道存电话号码,再把所有账号昵称改成老公老婆的称呼。

真的,过于腻歪了啊林先生。

“咦,这是什么?”对于小爱人手机有着无限探索欲望的林先生滑动了一下各种app的界面,在最后一页看见了个黄色的app标志,“……游戏吗?”虽然是个黄色的标志,但在林熙看来上面没有任何文字。

什么游戏?

顾幼棠眨了眨眼看去,看见了个熟悉的logo。

好家伙!是盲盒男友线上抽盒小程序?!这玩意儿还能线上抽的?!什么时候安装的?!

顾幼棠手比思想快,浑身鸡皮疙瘩冒出来的瞬间,一把抓住手机,转移话题地娇气喊:“老公,你已经半个小时没有亲我了。”

“哦,好好,老公错了。”林先生轻易松开手机,转而捏着小爱人的下巴,沉迷一般吻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