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盲盒男友app > 第10章 吃嫩草
 
“老贺,我们还有些事情,不多聊了。”林熙声音冷冷的,却似乎没为刚才自己小爱人跟朋友之间的亲密举动生气。

贺家二少依旧心里突突的跳,虚笑着摆了摆手,好不容易送走了老友林熙跟对方的小爱人,登时长舒一口气,抓了抓脑袋,暗念了一句‘邪门’。

可不就是邪门嘛?

这原本坚定的不婚主义,突然老树开花啃了个独苗苗,一副苦情剧男主的模样,双眼看谁都像是一把刀,唯独看顾幼棠的时候含着一泡肉麻的眼泪。

而顾幼棠却是忍不住一路心情绝好,捧着他们专属管家送来的支票,感动得不得了,这可是他第一次自己赚回来一百万,十万块他没要林熙的,这一百万可是他自己的。

可很快顾幼棠又笑不出来了,这一百万对于三千亿来说,可谓是九牛一毛,砸进去连个水花都听不见吧?

爷爷说过,他们家所有资产,满打满算也就不到一千亿,把所有东西拍卖出去后,估计还欠两千亿……

“在想什么?”身侧的男声放低了声音,仿佛是时时刻刻都在凝视他,于是连他一点情绪的波动都要摸索清楚。

顾幼棠叹了口气,说:“你说我要是再下去玩儿几把,会不会赚回来一千亿?”

林熙轻笑:“你如果是开赌场的,有人在你场子里赚回去五千万,你都要把他赶出去。”

“也是哦。”

“更何况这种方式赚钱还是邪门歪道,只能是平常玩玩儿,是个消遣,不要看得太重。这世上赚钱的方法实在是太多了,只要你有人脉、有本金,再来几个愿意带你玩儿,教你东西的前辈,那么你就是躺着,都能赚。”林董用最简单的话跟他的小朋友说清楚这个世界的金钱法则。

顾幼棠似懂非懂,且怀疑林熙在开皇腔。

电梯叮咚一声到达顶楼,他跟着林熙一块儿跨出去,便一边看着落地窗外璀璨的霓虹,一边声音干净的道:“你的意思是我得找人带我吗?”

林熙优雅的一手抄在裤兜,一手搂着青年,专属管家在为他们打开总统套房的门:“老公的意思呢,是说,宝贝你得继续上学去,赚钱是大人的事,而且这不是还有我?你们风铃大厦虽然破产了,但其实只是分裂成了许许多多的小块儿公司,老公先帮你把影视传媒公司拿回来,其他的,慢慢来。”

顾幼棠多看了林熙一眼。

林熙带着顾幼棠一块儿从夜幕走入金碧辉煌的总统套房,管家自觉离开,留下林熙与顾幼棠两个,前者随意的往沙发上一坐,大马金刀的拉着漂亮的青年坐在自己腿上,便啄了啄后者的软唇,问道:“怎么这样看老公?”

顾幼棠习惯林熙的油腻后,越发感受到这人独有的成熟与魄力,还有他没有的旷阔知识面。

好像是无所不能,什么难题到了林熙这里,也只是几个沉思的瞬间就能解决。

但是吧,顾幼棠没好意思夸林熙,夸死对头只会灭自己威风!

“你不说,老公也知道,你既然不想用我的东西去还债,那么老公就帮你把风铃集团重新拼凑总和起来,是不是感觉更爱老公一点了?我也是的,棠棠,我想这辈子,就这样抱着你,直到生命的尽头。”

本来还挺惹人心动的,直到生命的尽头就算了,大可不必。

顾幼棠推开林熙想要凑过来亲他的脸,顺道也从林熙腿上起来,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周围灯光都暗下去了不少,朝着暧昧的方向前进。

美女秘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顾幼棠脑袋闪过一句‘不好’,后背立马被人拥住,下巴被抬起来,仰着朝后倒去,跟林熙接吻。

男人跟男人接吻,顾幼棠其实不怎么排斥,兴许是小时候被爷爷和爸爸亲的太多,便没有亲密的界限。

但是你手揉他屁股,他可就不能忍了。

“你手在干嘛?1顾幼棠跟被踩到了尾巴的奶猫一样,浑身本来就咋咋呼呼的毛都更加蓬松。

“在表达爱意。”林先生嗓音有些沙哑。

表达个鬼!

顾幼棠怕得直咽口水,反手甩出一个吴京哒咩,拒绝道:“我不要,你别这样……我们可是说好了的!是纯纯的柏拉图1他口不择言,说完自己都被自己的机智给震惊了。

没错了,林熙是没有他们相爱记忆的,那岂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果不其然林熙当即撤开手,冷峻的面上有一瞬的迷茫,皱着眉,良久,仿佛是消化了这么个设定,便跟他道歉:“抱歉,我忘记了,我……忘记你是……柏拉图了。”

说完,顾幼棠就看见林熙从口袋里掏出两个方形的小袋子丢进垃圾桶,那尺码,xxl号。

顾幼棠装作没看到。

之后大概是因为林熙被安上了一个必须跟他柏拉图的设定,不再对他动手动脚,但偏偏要跟他一块儿泡澡。

泡就泡吧,反正憋死的又不是他。

顾家少爷浑然不觉自己这样天然洒脱的态度在林董那边看来,是似有若无的引诱,林熙被引诱了个彻底,哪怕不能吃也愿意自我折磨一般欣赏欣赏。

顾独苗的体态很美,林熙觉得他的宝贝小时候可能学过舞蹈,膝盖上有些陈旧的伤疤,看上去是摔跤摔的,却不知道就顾幼棠这在顾家跟王储似的地位,为什么会摔跤……

顾幼棠也看林熙,首先就看雨衣战士到底是不是xxl,他这辈子就见过两个人这么牛叉,一个是发小周祺苼,这人祖上有点儿俄罗斯血统,所以是血统压制,另一个就是他爸爸,没想到啊,今天看到第三个了!

而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顾幼棠,身上有点儿小肌肉,但青涩又柔软,线条单薄到让人瞧着有种易碎的美感。

漂亮的顾小少爷一入浴池,就在里面游狗刨,林先生把人捉住,好好放在身前,是想要跟人好好的浪漫的欣赏夜空来着。

偏偏顾幼棠跟被烫着似的,有多远躲多远,毕竟后头杵着个xxl,他没有安全感,这浴缸又是泡泡浴,他身上哪儿哪儿都滑滑的,要是林熙一不小心滑进去了怎么办?

还是面对面的好。

林熙拿小爱人没有办法。

晚上睡觉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一点了。

顾幼棠在浴池里就困得要命,哈欠连天,是直接被林熙抱着上床的。

一入那软绵绵的床铺里,顾幼棠就把被子一夹,自己乖乖裹成蚕茧,半睡半醒间又把被子踢开,咕噜噜滚到身边的热源旁抱着。

林熙把人搂紧,把胳膊给小爱人当枕头,鼻尖里是满满当当的柠檬味洗发水的香气,像是拥抱着一个美梦,软绵绵的,香喷喷的,于是毫无困意,只是沉沉的用那漆黑的眸子,描摹小爱人精致的睡颜。

顾幼棠这晚没能睡好,做了个噩梦,被一直巨大的猫头鹰盯着,他在梦里哭着跑了一晚上,早上醒来,只觉累得快死了,苦哈哈地扶着腰去厕所,一边打游戏一边蹲坑,一个小时后出来,就更腰酸背痛腿发麻。

因此小刘秘书一早过来询问行程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暧昧的一幕:自家冷血无情的老板正侧坐在床边给漂亮的独苗苗按摩后腰跟腿部。

独苗苗趴着,哼哼唧唧的眼眶绯红,看上去是一夜没睡,被欺负惨了,黑眼圈都出来了,老板呢,也像是一夜没睡,但神清气爽。

啧啧,老牛吃嫩草了一夜吧?

“姐姐。”顾幼棠先给小刘秘书打招呼。

小刘秘书的专业素养让她哪怕在这种事后场合也面不改色,跟老板说:“林董,顾少爷,教堂已经联系好了,早餐过后直接过去吗?时间上并不急,我们包了教堂一整天。”

顾幼棠并不想结婚,没说话。

林熙看了宝贝一眼,低头亲在宝贝的头顶上,说:“乖,跟老公结婚,不然我总是无法安心,不安心就什么都做不好。婚后我们谁都不告诉,国内没人知道,直到你觉得可以了,我们再公开好吗?”

这话说得怪有水平,顾幼棠分析了一下,无非就是带点儿威胁的意思,自己如果不跟林熙结婚,大楼别想要了,带着他一块儿把家里产业收回来也只能使做梦了。

他没得选埃

“我反正不穿婚纱。”顾幼棠堂堂直男,不穿婚纱是他的底线。

小刘秘书登时笑了笑,说:“都是西装的,顾少爷。”

林熙则心情舒畅的在旁边纠正:“不是说了要改叫夫人?”

顾幼棠鸡皮疙瘩又有要冒头的趋势:“可别!叫我棠棠吧,我小名叫这个。”

说罢,顾幼棠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脸色都是一白,急忙说:“糟了!我手机呢?1他一晚上没回家,也没有给家里打电话,爸爸肯定到处找他了!

小刘秘书连忙把放在她这里的手机递给顾独苗,看着漂亮的青年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但似乎闪着腰了,‘哎呦’一声又眼泪汪汪的趴回去,手上动作不停,翻到爸爸的电话号码就打过去,但没有打通。他手机套餐不是漫游了。

顾幼棠愣了愣,林熙就把自己的手机给他了,说:“用老公的吧。”

他怎么敢用林熙的?摆了摆手,找小刘秘书:“姐姐借我手机好吗?”

小刘秘书递过去。

顾幼棠立马先给烂熟于心的号码打过去,那头好半天才接通,声音懒洋洋的,缀着不耐烦:“谁?”

“周祺苼是我1顾幼棠没时间解释了,直接问,“昨晚我爸找你了没有?1

那边周家大少爷似乎直接从床上腾一下子坐起来,张口就骂道:“好哇顾幼棠你个白眼狼,你小子拉黑我,还消失了三个月,我还没有跟你算账1

“别废话!我爸爸他要是没有找过你,我就说我这两天都跟你在一起,在拉斯维加斯玩儿,听见没有?”

“晚了我的棠,你爸昨天晚上直接来我家了,好家伙,那脸色黑的跟锅底似的,他怀疑你是被他原公司集团下头的破产经理给绑架了,一早就报警把人控制起来了,还找了我舅舅那边的关系,现在大半个上海都在地毯式搜你1

顾幼棠张了张嘴巴,完了完了,就他跟林熙在饭店闹出的事情,随便打听一下,爸爸肯定都知道了,回去他该怎么解释?

顾幼棠又看了看旁边眉目深情望着自己的盲盒男友林熙,对方对他笑了笑,让他别怕。

可他不是怕,是因为他根本解释不了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啊,说是抽盲盒抽的,肯定没人相信,说不定还要把他送到精神病院。

看来得编个虐恋情深相爱相杀的剧情来当他跟林熙相爱的过程。

他在这里跟林熙先结婚,回去后跟爸爸坦白,爸爸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他就顺理成章跟林熙拜拜,这样的收获就是一百万外加林熙送的订婚礼物大楼一栋,林熙带他开的影视传媒公司一个,离婚证一张。

欸,好像不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