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盲盒男友app > 第3章 说明书
 
江山集团董事会在五点半结束,此后还有一个庆功宴,地点在西郊王家大院。

秘书小刘戴着林董同款斯文败类眼镜,在加长的黑色林肯轿车里推了推镜框,抱着巴掌大的金色笔记本为林先生汇报之后一周的行程。

“明天一早需要和赵氏集团的执行总裁赵先生见面,约在八点,一会儿庆功宴开得如果太晚,林董不如就在王家大院的包厢住下,从西郊开到公司早高峰需要一个多小时,到时候车上林董您也可以休息。”

小刘是个美女,她自己也知道,但她对待林熙这位衣冠楚楚的董事,并没有什么想法,她只想赚钱,和上司搞那种恋情,纯属浪费大好钱途。

不过这不妨碍小刘欣赏美男,她说完一段话,抬头推了推眼镜,平静且专业的看向正在闭目养神的林先生,啧啧,赏心悦目啊,就是太冷了,冷酷都不足以形容这位林董对人对物的苛刻和挑剔,像是生来就缺乏同理心,但这大概是有钱人的通玻

“明天下午要回本家跟林老先生还有老夫人用餐,他们约了黄小姐,黄小姐是刚刚回国来旅游的,老夫人希望林董您能带着黄小姐四处转转。”

又说完一段话了,小刘秘书再次推了推镜框,发现对面坐着的林董依旧没有什么反应,但她知道,林董在听。

“明天下午需要我帮林董您把时间都空出来吗?”小刘秘书露出职业的微笑,虽然知道肯定是拒绝的答案,但身为秘书还是要问一问的。

结果对面坐着的林董整个人突然露出个难以描述的淡淡微笑来,阴沉冷漠的气场也为之一变,长腿交叠的姿势都换了一边,双手合十,对司机说:“掉头,去bfc。”

bfc,外滩金融中心,奢侈品的聚集地。

但林董这位八百年都不逛街的年轻董事,去那儿干嘛?

小刘秘书觉得自己有必要问问:“林董是需要买什么东西吗?咱们现在迟到太久恐怕不好,庆功宴就在六点,其他董事也会在,是专门为您收购顾氏集团部分产业开的庆功宴埃”

收购顾氏集团破产后的残余产业是林董最近主要忙的工作,最近业界说起林董,便都要谈林董联合顾氏内部其他股东分裂顾氏的手段,可以说是非常漂亮的一仗,林董之前也对自己这份出击比较满意,结果今天却略有愁容。

小刘秘书可以清楚看见万年绷着总裁脸的林先生叹了口气,声音却依旧跟华丽的小提琴一样,发号施令:“以后不要提这件事了。”

小刘秘书不太懂,但老板的心思嘛,都是这么高深莫测的。

突然,林董叫司机停车。

喊的很急,弄得司机还以为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结果却见老板迈着大长腿走出车门,款款朝着巷子里一个穿着很潮的漂亮青年走去。

那青年着实有点眼熟,小刘秘书眯了眯眼睛,突然想起,这不是顾家那位娇生惯养的独苗苗吗?!

独苗苗生的很好,肤白如雪,唇红齿白,嘴唇上有颗很小的痣,眼睛是很大的狗狗眼,天生惹人怜爱,水汪汪的,脸尖而小,嘴就更小了,又软又小的样子,微微嘟起,于是显得有肉,丰软,好欺负。

所以老板现在是怎么回事?突然得知顾独苗的所在地,专门过来耀武扬威欺负人家吗?可就算是顾家现在破产了,人家爸爸那种明显脸上就刻着‘老子一定会再回来’的龙傲天式人物,会善罢甘休吗?

小刘秘书想劝劝,但又不太敢,谁知道下一秒就看见林董捏起顾独苗的下巴,搂着顾独苗的细腰,就这么啃了下去!!!

顾幼棠被亲的有点久,属于陌生男性的气息强势入侵他的口腔,瞬间脑袋就一片空白,连带着呼吸都被剥夺,紧接着腿也开始发软,这才想要抗拒。

只不过他刚有点儿抗拒的念头,比他高大半个头的林熙便低笑着退了出去。

顾幼棠还被搂着,跟林熙靠的很近,近到完全被这人搂在怀里,呼吸着对方的呼吸,余光所见是林熙收回去的那一抹红和自己嘴唇连接的银丝。

刚才发生了什么?现在什么情况?

不等顾独苗分析,就听还搂着他的林董亲昵且宠溺的说:“不是说有同学会?不跟同学介绍介绍你老公?”

把这句话听了个清清楚楚的小刘秘书在懵逼。

顾幼棠却忽地有点儿反应过来什么,扭头去看那黄色的自助盲盒机。

穿着一身高定西装三件套的林熙则脱下自己的大衣,披在顾幼棠的肩膀上,将人继续一搂,哄说:“看什么呢?那里有什么吗?”

顾幼棠默默将手里抽到的小人偶和卡片揣进口袋里,摇了摇头:“没什么。”

“呵,那就跟老公走,带你先去买身好看的衣服,再稍微让你喜欢的造型师做个造型,时间上恐怕有点紧。”林董抬起左手,看了看那价值不菲的手表,神情却并不为时间紧迫所困,很随意的说,“不过稍微迟到点,是宝宝的特权,我想你同学们不会介意。”

宝宝……

小刘秘书后退了一步,悄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没做梦埃

顾幼棠却满脑子浆糊的同时,有种说不出的心潮澎湃来,等跟着林熙上了车,小秘书坐去了副驾驶,顾幼棠才明白自己在兴奋什么。

同学聚会啊,他家破产了,再怎么过去装逼,怎么挽回颜面,都不如带着一个林熙过去厉害!

林熙这人顾幼棠曾见过,是在一场婚宴饭局上,觥筹交错中,这人过来给爸爸敬酒,颜色淡淡,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戴着一副薄薄的金框眼镜,笑起来有种下一秒就要发火的暴戾感。

爸爸也说林熙这人是林家走出来唯一的一个有本事的东西,后来也确实如此,他喵的,家都被这人搞破产了!

虽然爸爸说是正当商业竞争,咱们技不如人,资本不够雄厚,最后功亏一篑,但顾幼棠还是觉得这人怪讨厌的,不是这货,他家也不至于连一顿两千块的外卖都不能点。

顾独苗从小到大,真就没这么委屈过。

不过一会儿要是带林熙过去同学聚会,想必那些坐等看他笑话的老同学,肯定惊掉大牙!

而且顾幼棠一向觉得,男女朋友之间,男朋友给女朋友花钱那是天经地义,既然现在林熙成了他的男友,也不管是怎么成的,让男朋友给自己花钱,比用爸爸吃软饭换来的周姑姑的卡要好得多呀。

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设定的顾幼棠眼睛亮晶晶的看向身边的林熙,林熙也低头看他,捏了捏他的鼻子,说:“看老公做什么?再看下去,老公可不保证能安全把你送到同学聚会上。”

顾幼棠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前座的美女秘书小姐姐更是在喝水的时候遭了殃,猛地呛着,剧烈咳嗽起来。

顾幼棠脸皮瞬间一红,胳膊肘撞了撞林熙,林董又是一声低笑,很爱他的小朋友一样,说:“害羞什么?我是他们老板,你是他们老板娘,老板跟老板娘说什么,他们爱听不爱听,都得给我听着。宝宝不许害羞。”

救命!这霸总发言!美女姐姐你老板有点油!他一直这么油吗?

小刘秘书不敢回头,风中凌乱的坐在前座,好一会儿,等林董亲自带着顾独苗去做造型,又叫人送了十几套搭配的奢侈品牌衣物过去,才在顾独苗试穿衣服的时候,找着机会,小心翼翼的问林董:

“林董,您跟顾小少爷他……你们……这个……什么时候开始的?”作为秘书,几乎全天跟你呆在一块儿,除了睡觉没一起,我怎么就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林熙坐在酒红色的沙发上,等他的小朋友出来,从前极重的时间观念在此刻成为狗屁,但林熙想了想,却不太记得自己跟宝宝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他手指习惯性在思考的时候敲击沙发扶手,发出冰冷的‘哒哒’声。

刚好这个时候,穿着镭射面包服跟大短裤、小腿袜跟彩色缤纷运动鞋的顾幼棠漂漂亮亮的从试衣间蹦出来,一头的奶奶灰凌乱美卷毛顶在头上,像只开屏的小孔雀,要人夸他。

“好看吗?”衣架子有张穿什么都很漂亮的脸,问在场所有服务人员,也问他的盲盒男友林熙。

林先生当即便走过去,很在意的蹲下来,捏了捏小少爷露在外面的雪白长腿,把那小腿肚子上的袜子往上再拉了拉,说:“好看,但腿不冷吗?”

顾幼棠歪了歪脑袋,笑着说:“你不懂,现在流行。”

林熙透过对面的穿衣镜,看见自己露出了个无奈又纵容的微笑,这很陌生,但眼里的温度并不是假的,他的确觉得宝宝可爱又漂亮。于是他忽地站起来,问:“对了宝宝,你说,我们是怎么开始的呢”

顾幼棠愣了一下,他完全不知道买盲盒男友还需要回答这种死亡问题!

也没有一个说明书啊,难道要他现编?

我说,你是我十块钱买来的,你信吗?

顾独苗忧伤的眨了眨狗狗眼,忽地灵机一动,委屈巴巴地道:“你忘记了?你居然忘记了!你一点都不在乎我!这种事情居然跑来问我,分手吧没爱了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