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57章 番外
 
远冬, 第七区,某酒吧后巷。

后巷一般是用来存放酒吧垃圾的,平日除了工作人员鲜有人来, 此刻却显得有些嘈杂,或者说沸腾。

似乎有两伙人正在这里打架,有穿着酒吧工作人员制服的人探出脑袋看了一眼, 又见惯不惯的收了回去, 还将门反锁了起来。

战况很激烈, 但很快其中一伙人站了上风, 另一伙人似乎不低对方火力, 纷纷倒在了地上。

打头的黄毛抱着胸哈哈大笑了几声:“就这还来找麻烦?不去打听打听现在第七区谁是你爹?给爷滚,别让爷再在第七区看见你们。”

“锦哥, 小心!”

陈锦还没嘚瑟太久, 其中一个小弟看着他背后一脸惊慌的提醒道。

陈锦转过头, 却见对方的一个小弟不知什么时候从背后爬了起来, 手上拿了把刀正往他这边冲来。

那人距离他太近,眼看就要捅上他的腰子, 却从另一边的角落里突然窜出一个削瘦的黑影, 将那人一脚踹了出去。

那拿刀的人在地上滚了几圈,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劫后余生的陈锦擦了擦额上的冷汗,看向那个黑影:“操,疯狗, 又欠你一条命。”

林天秋收回脚,瞥了眼陈锦, 也没说话,走到后门前,很快有人打开了门, 敬畏的给林天秋让了个道。

这不是陈锦第一次被林天秋救了一命,虽然林天秋说不用还,但道上混的最怕欠人情,陈锦曾经死缠烂打非要还林天秋命。

林天秋被缠烦了,就让陈锦用钱还。

陈锦问林天秋多少钱,林天秋只回了一句话。

“你觉得自己一条命值多少钱就给多少。”

这一句话直接把陈锦堵了回去。

说自己一条贱命不值钱吧,好像有点不诚心了。

说贵了吧,那还真给不起。

这事儿就先撂下了,林天秋是真不在乎,只是陈锦自己在心里记下了这一笔笔账。

陈锦叹了口气,跟着林天秋走了进去。

下午还有活,真是一刻不得闲。

下午的活是去一家公司要账,当然,他们现在做的是正经生意,也不是放高利贷,自然不会像上午一样听刀听枪。

陈锦负责唱红脸,林天秋唱白脸。

疯狗的名声很大,光是往哪里一站,就足够吓得人心惊胆战了。

等陈锦跟林天秋忙完手上的活,已经是傍晚了。

“疯狗。”陈锦打了个哈欠:“收工,走,哥请你喝一杯。”

陈锦的夜生活也非一般的丰富,可以说,夜晚才真正是他的开始。

“不去。”

林天秋干脆果断的拒绝了陈锦,转身离开。

林天秋的手腕在隐隐发痛,这是小时候留下的老伤,小时候徐钰不好好管他,有一次徐钰出门了没留饭,他个子低打不开冰箱门,垫了个凳子,结果从凳子上摔了下来,磕了脑袋,还把手给折了。

其实平时不怎么疼的,只是最近打架狠了,才又隐隐作痛。

林天秋甩了甩手,不以为意,在裤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一盒烟来,却发现烟盒已经憋了,最后一根也被他抽完了。

他烟瘾上来了,馋得慌,四处望了望,找到一家便利店进去买了盒常抽的烟。

刚一出门,便迫不及待的点起了烟。

林天秋准备回家睡一觉,陈锦的那些娱乐活听对他来说根本毫无吸引力,或者说,现在除了打架没什么能吸引他的活听了。

只有打架才能消耗掉他那些过剩的暴力因子和精力。

他吐了口烟圈,正准备招手打辆车,眼神不经意瞥到对面,刚刚抬起的手却又放下了。

这里是中央区,远冬最热闹的商业区,跟第七区肮脏、混乱的情况完全相反的地带,这里干净、繁华,一切都井井有条。

便利店对面是家蛋糕店,窗明几净,可以透过半开放式的透明橱窗看到里面的精致的装潢,和漂亮的样品蛋糕。

里面正有人在买蛋糕,是上次那个alpha。

林天秋盯着那alpha看了几眼,然后又躲回了便利店。

蛋糕似乎刚刚做好,很大一个,精美又可爱,那个alpha脸上一直带着笑意,不知道店员跟他说了什么,他看着蛋糕又笑了下,那笑容很温柔。

店员将蛋糕打包完毕,提着蛋糕打开门将他送了出去,因为他手上还拿着一捧花,那花也搭配的很精巧。

车就在门口,林天秋认识那车,是陈锦的梦中情车,还漆成了漂亮的湖水蓝色,跟那个alpha的气质很搭配。

他打开后备箱,里面还放着一个礼物盒,不知道装的什么,是长方形的,足足占据了大半个后备箱。

等那个alpha将一切放置妥当,开着车扬长而去,林天秋才从便利店出来。

他在便利店门口站了一会儿,径直走进蛋糕店。

店员看到他,短暂的惊艳过后迎了上来:“欢迎光临。”

林天秋没进过蛋糕店,但他去过的任何一家店都没有这家店的服务生来的殷切体贴。

看到那些蛋糕的价格后,林天秋突然懂了这种殷切因何而来。

他在店里漫无目的的转了一圈,他不是个喜欢吃甜食的人,烟、酒、肉食,这些才是他的组成成分。

他看着那些精巧漂亮的蛋糕,突然觉得刚才那个蛋糕的主人一定和自己截然相反。

大概是水果、蛋糕、鲜花、牛奶之类的小玩意儿组成的吧。

转了几圈后,服务生的态度还是十分殷切,但眼神里却难以掩饰的透露出一种轻蔑,他们隐藏的很好,但林天秋很敏感。

而且这种目光他并不少见,venus的工作人员眼里也经常出现这种眼神。

一般是面对那些厚着脸皮蹭局的老油子或是老实了二十年,头一次想进酒吧长见识的土包子。

只是酒吧里的侍应生的目光更容易感受到,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曾掩饰,他们会明着翻一个白眼,然后彼此交换一个轻蔑的眼神。

显然这些服务生受过更好培训。

敲敲,连遇到的服务生都这么截然不同。

“这个多少钱?”

林天秋在橱窗前站定,指向一个看起来和刚刚那个alpha买的蛋糕差不多的蛋糕。

橱窗前的蛋糕都是样品,并不标注价格。

店员看了眼蛋糕,说了一个林天秋怀疑自己听错的价格。

老大做生意之后,他们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好,听陈锦说,老大准备给他跟陈锦股份,这样一个蛋糕林天秋自然是买得起的,绰绰有余。

但有些东西,买得起不代表会花钱去买。

比方说同样是一件买得起的东西,有些人要花几个月,几年的工资去买,而对有些人来说,不过是掉到地上也懒得捡起来的钱。

就像陈锦也许过几年也买的起他的梦中情车,但这个过程却需要几年之久。

而对于刚才那个alpha,大概是他一出生就拥有的。

“我刚刚进门的时候看到有个人提着这么大的蛋糕盒,还拿着一捧花,是不是送给他的omega的?”林天秋开口道:“我也想定个差不多的,送给我的恋人。”

服务生很快反应过来:“哦,您说的那位先生是买给他弟弟的,那个蛋糕是私人订制的,全世界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如果您需要定制服务的话,我们也可以帮您提供定制服务哦。”

“哦”

听到服务生的回答,不知道怎么的,林天秋心里突然有了一点类似于轻松和喜悦的心情。

“先生,您需要定制服务吗?”

服务生的话打断了林天秋的沉思。

他刚好在一个价值不菲的小蛋糕前站定,随时指了一下:“我考虑一下,先帮我拿个这个吧。”

这里的服务生果然训练有素,即使林天秋只买了一个小蛋糕,还是恭恭敬敬的帮他打包好,又把他送出门,只是林天秋知道,在他走出门后,那个服务生翻了一个白眼。

将蛋糕吃到嘴里的时候,林天秋突然想起一件事。

原来今天也是他的生日。

不过这是他头一次在生日的时候吃到蛋糕。

“祝我”林天秋将蛋糕囫囵吞枣的咽下去:“生日快乐。”

“咔嚓——”

这是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门应声而开了一个小缝。

林天秋将门推开,门里一片黑暗。

他看着客厅的黑暗,嘴角勾起,配合的咦了一声。

下一秒,灯光亮起。

客厅的正中央,放着一个大大的蛋糕,而饭桌上,摆着慢慢一桌的饭菜。

戚月淮站在蛋糕旁,手背在身后。

林天秋知道,他身后藏得是给自己的礼物。

这是他进入部队的第六个年头,也是自己跟戚月淮在一起的第七年。

每一年生日,就算再忙,戚月淮都会像这样,给自己一个惊喜。

戚月淮看着他,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

“生日快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15 20:14:08~2021-09-06 13:35: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端转晴 5瓶;88rising、居里 4瓶;大大今天写文了吗 2瓶;zero、阿竹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