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欺唇[救赎甜] > 第112章 112
 
元宵节, 圆圆的月亮高悬在幕空,莲庆灯会上人头攒动,处处张灯结彩,更有不少猜灯谜的游戏, 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宋枝就在这样欢乐的气氛里哭得满面泪光。

她看着面前现代科技的姹紫嫣红光束, 视线模糊成一团一团的水光。

也不知道这样在人群中僵持多久, 陆蓉终于找到她,看着泣不成声的她吓一大跳, 拉着她的胳膊往人群外挤。

到一处安静的空地上, 宋枝啜泣的声音被放大。

陆蓉问:“怎么突然哭起来了!”

宋枝没吭声。

在陆蓉的记忆里,宋枝只有小时候摔倒的时候会哭这么厉害, 长大后都没见她哭得这么厉害。陆蓉面露急色:“枝枝,你快告诉妈妈呀!”

宋枝抽噎着, 尝试性张口, 却发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真的好难过。

陆蓉不再追问,想等宋枝情绪稍有缓和后再说。

作为一个母亲, 她很清楚这种时候应该给女儿更多一点时间和理解。

这一场沉默实在太久,久到灯会散场,久到街道上人烟稀薄。

陆蓉始终在旁边默默陪伴。

风晾干脸上的眼泪,却怎么样吹不散内心深处的绝望和哀伤。宋枝深深呼吸好几口气, 平复着情绪, 哑着嗓子开口:“妈,你说一个男人,突然不理自己的女朋友, 是为什么?”

陆蓉怔住:“什么?”

几秒后, 陆蓉反应过来:“小闻不理你啊?”

被这么一问, 宋枝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直接掉下来, 她哽了一下,抽噎好几下后说:“是完全联系不上。”

陆蓉:“怎么会这样啊?”

宋枝摇头:“我不知道,妈,你说——”她稍稍一顿,眼睛里浮出一抹惧色,“你说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陆蓉:“他那么大个人,能出什么事情?”

宋枝情绪激动起来,声音变大一些:“那他怎么可能不理我!他说过会每天联系我的!他说过的!”

他不会骗她的

他怎么舍得骗她呢。

“枝枝,你先别激动。”陆蓉拉住宋枝的手,安抚地拍了拍,“也许他工作很忙呢?律师这一行你也知道的,不比其他工作轻松。”

由于哭得太久,宋枝声音哑得不像话:“再忙能忙到一个星期都失联吗?”

说完这一句,宋枝直接转身离开。

陆蓉追上去:“枝枝!你去哪里!”

寒风如刀,刮在脸上生疼生疼的,宋枝任凭眼泪肆意,面无表情地回答:“我要去报警。”

陆蓉:“报警?!”

“”

宋枝脚下步伐加快,越来越快,直接朝着辖区派出所的方向跑起来。

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

想见他。

陆蓉加快速度追上来,一把拉住宋枝胳膊:“不要这么冲动,枝枝。”

宋枝被迫停下,她转头:“我没有冲动。”

陆蓉:“你可以先联系他身边的人问问。”

宋枝很崩溃,每一个字里都裹着浓浓的哭音和无助:“我不认识他身边的人啊!就认识一个助理,我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说到最后,眼泪愈发掉得厉害。

看着女儿如此伤心,陆蓉叹口气,主动拉着宋枝往前:“走吧,报警,妈妈陪你去。”

母女俩来到步行到就近的辖区派出所。

夜里十点多的时间,派出所里安静冷清,只有一个值班民警在窗口守着。

宋枝擦干泪眼走过去:“我要报警。”

民警从电脑屏幕前移开眼,抬头问:“什么事情?”

宋枝:“我男朋友不见了。”

民警:“多长时间联系不上了?”

宋枝:“一周。”

民警松开手里鼠标,问:“失踪报案的话要直系亲属哈,让直系亲属拿和失踪者相关的关系证明文件过来报案。”

“他没有直系亲属。”宋枝眼角蓄着泪,声音委屈又哽咽,“我、我就是他最亲的人。”

“”

民警:“没有直系亲属?”

宋枝抽噎着嗯一下。

民警有些为难,想了下,说:“那你能不能记得他的身份证号?”

宋枝记得他的生日,同一个地区的身份证前面六位都一样,但她不知道他的身份证最后四位是什么,只好缓缓摇了摇头。

民警:“那这个不好搞啊?这怎么找。”

宋枝深吸一口气,忍住抽噎,说:“我男朋友很有名的,你能不能通过他的名字在数据库里找找?”

民警一听,有些乐了:“多有名?”

宋枝:“他叫闻时礼。”

是全国最有名的刑事律师,也是上过数次莲庆社会新闻头条的人。

一听闻时礼三个字,民警还真认识:“那个律师啊?”

宋枝点点头:“对。”

陆蓉在这里插嘴进来:“稍等,能提供身份证号。”

宋枝回头:“妈,你怎么会有他的身份证号?”

“我没有啊。”陆蓉说,“你忘了吗,枝枝,以前小闻在爸爸医院进行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爸爸医院有存档病人资料的。再说,也能联系你陈叔叔,从学校档案里面看的。”

民警:“有身份证号自然最好,赶紧联系下吧,这样我就不用输名字一个一个看了。”

陆蓉:“好,稍等一下。”

陆蓉给宋长栋拨电话,简单叙述事情原委。十分钟后,收到闻时礼的十八位的身份证号。

陆蓉把身份证号报给民警。

民警进行记录,记录完后又询问了几个问题,就让留联系方式然后回去等通知。

离开派出所前,宋枝再三重复:“有结果请第一时间联系我,谢谢。”

警察办案的效率很高。

在报案的第二天,雪城的两名警察就来到当地的一家一甲医院,直接到住院部的前台询问护士:“这里是有一名叫闻时礼的患者是吧?”

护士翻看住院名单记录,告知:“有的,一周前白发峰雪崩的遇难者之一。”

其中一名警察挥手:“走,带我们去看看。”

护士带着一高一矮两名警察前往单人病房区。

推开病房门时,骆子阳刚到门口,想到医院对面的餐馆去吃个午饭,看到两名警察出现在房门口,诺诺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高个子警察说:“让我们进去看看。”

骆子阳赶紧侧身让路。

病房里宽敞明亮,正中间一张病床,上面躺着的男人面色苍白,脸上罩着呼吸机,双目紧闭,唇上没有血色。

两名警察来到病床前,矮警察拿出手机,上面有一张闻时礼的身份证照片,在仔细进行比对后,矮警察说:“是他。”

高个子点点头表示同意。

骆子阳上前,再次问道:“什么事啊?”

矮警察说:“有个小姑娘报这名患者失踪。”

小姑娘?

骆子阳一下反应过来,猛拍一下大腿:“宋枝对不对!”

莲庆警方并没有告知雪城警方报案人的详细信息,矮警察只好说:“这个我们这边暂时不清楚。”

骆子阳摆摆手:“没事,一定是她。”

早在闻时礼出事后,骆子阳便想联系宋枝,苦于他没有宋枝的联系方式,就想等闻时礼醒后亲自联系宋枝,可闻时礼状况不佳,一周过去都没有苏醒的迹象。

骆子阳对两名警察说:“你们来了正好,那麻烦二位要如实转达,那个小姑娘是闻律的女朋友,怕她担心。”

矮警察说:“没问题,我们会详细告知,所以还要问一下这位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原本过来这边是要做什么的?”

骆子阳叹口气道:“脑震荡,肋骨在雪崩里压断了三根,大腿开放性骨折,经过医生抢救后没有生命危险,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原本是过来出差的。”

“行,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好,辛苦了。”

两名警察相继离开病房。

到医院楼下的时候,高个子警察接到所长电话,通话时间只有短短一分多钟,可接完电话的高个子警察表情变得特别严肃。

矮警察忙问:“怎么了?”

高个子警察:“上面吩咐,和雪崩相关的人员信息通通不能外泄。”

“啊?”矮警察迷茫,“那怎么和莲庆那边交代?”

“就说人没失踪,目前就在雪城啊,说不准过两天就醒了。”

“我能问下为什么不能外泄吗?是不是因为雪崩遇难人员里有某个集团的继承人吗?”

“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啥?”

“遇难人员里有一个人的背景是——”高个子警察弯腰,凑到矮警的耳边,翕动嘴唇说了一句话,简单粗暴地说出对方身份。

矮警察听完后,直接瞪眼,猛地转头和高个子对视上:“真的哇?”

“真的啊,不然所长能亲自给我打电话?”

“”

“所长接的也是上面的指示。”

所以在第二天的时候,宋枝接到莲庆派出所警方的回复,简洁明了——

闻时礼人在雪城,并未出事失踪,建议自行进行联系。

得知这一消息的宋枝在房间里发很久的呆,怔怔站在窗边,看着穿过冬日晴空的飞鸟,光线万缕的暖阳,在一瞬间心境判若两人,似锦绣烧灰般了无痕。

他人就在雪城,并未失踪,那他为什么不联系她?

是不要她了吗?

就算真的不要,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

那些孟佳妮提醒过她的话开始一点一点响在耳边,孟佳妮说,男人太容易得到就不会珍惜,指不定哪天就开始玩冷暴力。

宋枝真的不愿意去相信他是这样的人。

他可是满眼都是她的闻时礼啊

这时候,陆蓉敲了三下门,问:“枝枝,听你在讲电话,怎么样,是有小闻的消息了吗?”

宋枝握着手机的指发着颤,她平静回:“有了。”

陆蓉:“妈妈能进来吗?”

宋枝:“进来吧。”

陆蓉推开房门进来:“警察怎么说?”

“说他没出事,人就在雪城。”宋枝喉间发紧,“让我自己联系他,可是我联系不到他”

“”

沉默会,陆蓉说:“你爸在外面,他说想和你谈谈,你先出来吧。”

宋枝跟着陆蓉到客厅。

宋长栋坐在茶几前,看着脸色极差的宋枝,心疼得直皱眉:“他人是不是没事?我看啊,就是单纯不想联系你了!”

听到爸爸说得这般笃定,宋枝鼻间一酸:“怎么会呢?”

“怎么不会?”宋长栋重重放下手里的茶杯,“那他为什么不联系你!你能给他找什么借口?打他电话一直关机,他可能连手机号都换了!”

宋枝想反驳,却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

客厅里安静。

好几分钟后,宋枝轻声问:“那他为什么要给我买房子?”

“你觉得他差那点钱吗?”宋长栋冷笑一声,“也许是为了心里好受些,补偿你的罢了,毕竟他还是你陈叔叔的学生,他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而已。”

“”

宋枝愣住。

是这样吗?

宋长栋又继续不停地说了好多好多话,那些字眼一个接一个砸进宋枝耳朵里面,洗着她的脑袋,陆蓉也在一起说。

听到最后,她也开始相信,闻时礼真的只是新鲜感过了,单纯不想要她了。

可宋枝还是不甘心说了一句:“他对我是真的好。”

“我知道啊!”宋长栋说,“他喜欢你的时候对你的好肯定都是真的啊,不喜欢的时候也是真的不喜欢,再说他那样的高智商极端人格,最擅长伪装演戏,就连发怒生气的时候也都可以是笑眯眯的,装个喜欢体贴又有什么难,你和他继续我还害怕呢!早点断了也好!”

“”

陆蓉拍拍宋枝的背:“算了吧枝枝,他都不联系你了。”

宋枝红着眼,认命般点点头:“我知道了。”

那就这样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