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综英美]鲸头鹳正在路过 > 第124章 两只蝙蝠的反击计划 00
 
活体鲸落。

所谓的鲸落, 是指鲸鱼死去之后,尸体沉于海底,在长达数百年的时间中, 无数分解者将围绕着这具鲸鱼的尸体,数十种上万个生命因鲸落的存在才获得了生命, 它是鲸鱼最后的沉吟, 是深海荒芜之地里最美的绿洲。

最终鲸落成为礁石的一部分, 依然有无数生物附着其上, 在此栖息繁衍生育。

因此, 只听“活体鲸落”这个名字,蝙蝠侠本以为他们会看到一只跟着洋流不断巡游的巨大的丧尸白鲸。

然而那东西不太对劲。

前鳍短小, 几乎完全退化的后肢,身体长到过分,与头部不成正比。

游动方式不像是常见的左右摆动也不像是鲸那样上下摆动,仿佛是一种蛇行型,让人想起游动的鳗鱼。

龙王鲸。

又称械齿鲸,也有直接的叫做“蜥蜴王”的说法。

有时候人们会把它想象成一种介于蛇与西方龙之间的奇奇怪怪的幻想生物,又或者是某种来自远古的巨大海蛇。

它在海底以极慢的速度前进,远远地仿佛是一片蜿蜒裂缝投出的黑影。

目前为止大部分变种动物的体型都没有太大变化, 沙漠狐、猎豹、皮皮的外表变异倾向都是毛色, 鲸头鹳的体型略大几圈,也没有到不可接受的地步。

之前那只变种带鱼甚至比皇带鱼更小一些, 没有到达种群极限的7米。

最离谱的就是雪灾兽, 普通兔狲只有标准家猫的大小, 大花却有小山包那么大。

扩大了几十倍不止。

而这只呢?

水下模式的护目镜让他能看清楚海底的情况, 因此蝙蝠侠很清楚, 从一开始发现那块阴影, 到现在他们下降了3分钟左右,那东西放大了不少,可上头的细节依然不可见。

也就是说它在更遥远的地方,他们能看到黑影,却看不清它具体的模样。

再想想“鲸落”可能暗喻的情况,蝙蝠侠不得不给出一个离谱的数字。

目前体长最离谱的海洋生物狮鬃水母将每根触须都拉直扯长,大约能到35米左右,放大个几十倍,能到什么地步?

如果拿神盾的航空母舰去比较,这东西至少有空天母舰的4倍体积。

他们又往下游了好一段路,盔甲提醒蝙蝠侠已经到了深海,却感觉不到任何水压。

蝙蝠侠将注意力集中在观测活体鲸落上,他能看出对方的头部、身体和尾部这些大体细节,至于其他的,五官、斑纹之类都无法观测,蝙蝠侠看了很久,也没能从那模糊的一团中找到活体鲸落的眼睛和嘴巴。

似乎,它只是在无意识的巡游。

在无光的深海,它身上居然有些星星点点的光芒。

仔细看能发现那是许多小小的圆形膜,覆盖在鲸落上方,似乎是个进出的入口。

海少侠选了一处墨绿色的薄膜,领着他们穿入其中。

只觉得周围瞬间清爽起来,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掉入一处干燥的空间内。

啪嗒。

啪嗒、啪嗒。

海少侠捧着鲸头鹳落地,他站稳的时候,鲸头鹳的大小能完美的挡住他的整个身体,脚脚缩着,脖子也缩着,像个被捧着的巨大烧鸡。

紧跟其后的是蝙蝠侠。

第三声“啪嗒”则是皮皮在鲸头鹳的鸟喙上甩动湿漉漉的长尾巴,它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却惊讶的发现居然能甩出拍打石头的声音。

“嘤?”这只鸟的嘴巴到底是什么材料组成的哦?

皮皮小声的嘤叫着嘀嘀咕咕,还试探的用爪子轻轻挠了挠。

当然,没能挠动。

水獭的小爪子根本没破防,连一条抓痕都没能留下。

这时候周围还是一片彻底的黑暗,蝙蝠侠摘掉口咬式呼吸器,在原地等待片刻,耳边又是“啪嗒”一声,猜测是海少侠放下了鲸头鹳。

鲸头鹳真的不太喜欢浑身浸水的感觉,进来的时候就张开了瞬膜,不过因为水珠子沿着眼角的缝隙渗入它的眼球,海水带来的刺激很不舒服,于是它又将瞬膜闭上了。

也许是因为拿不准人类到底想干嘛,进入鲸落后呆呆没有立刻动弹,一直维持着缩着爪子的姿势,任由海少侠双手捧着自己,整只鹳安静如鸡。

直到方才海少侠松手,它才扑腾着落地。

成功的脚踩地面的瞬间,呆呆仿佛做了个深呼吸,准备动作,下一秒,立刻开始甩干行动,从鸟喙开始,整只鹳非常努力的从头到脚做滚筒式狂甩,疯狂抖毛。

“雨水”甩了海少侠一身的,连三米开外的蝙蝠侠都没能幸免。

“呆呆。”蝙蝠侠不乐意了。

呆呆也不乐意了,它循着声音哒哒哒跑过去,对着蝙蝠侠一通疯狂甩毛。

本来就没干的蝙蝠侠再次开始从头顶往下淌水珠子。

蝙蝠侠:……

行行行你开心就行。

没脾气。

海少侠不知道做了什么,屋子里终于明亮起来,不是电灯的瞬间照明,而是慢慢由暗淡变为明亮,蝙蝠侠的注意力随之转移,并在角落里看到了一颗发亮的圆润珠宝,应该是某种魔法能力。

亚特兰蒂斯的人都会魔法,这里的女王就是一位法师,使用魔法没什么好奇怪的。

再看看周围,只有墙体,没有门。

显然还有什么程序没有进行。

“还有人类的法师存留吗?”蝙蝠侠问到。

海少侠:“奇异博士。不过他不在我们这边。”

“康斯坦丁和其他的法师呢?”

知道蝙蝠侠在问的是黑暗正义联盟那一帮人,海少侠说:“没有听说过他们的下落,据说是在末日开始之前就失踪了,似乎是发生过一场与地狱的战斗,康斯坦丁、扎塔娜与命运博士等人参与其中,还有泰坦的渡鸦等魔法人士,只是之后就再没有他们的消息。”

地狱什么的也没了动静。

赢应该是赢了,只是不知道后续如何。

理论上奇异博士是能查询到地狱和其他黑暗法师的情况的,只是不知为何,不论谁去问,奇异博士都不说任何相关信息。

什么都不说就是好的。

蝙蝠侠倒是很熟悉这个套路。

作为握着时间的人,奇异博士知道哪条选择更好,哪条糟糕,如果这个人什么都不说,那就证明现在走的路其实没有问题,他们要做的只是坚持下去。

在下个糟糕的选择来临之前,奇异博士为了不干扰未来的降临,都会一直保持缄默。

守着一切的可能性,等待奇迹降临。

“哒。”呆呆发出干巴巴的声音。

还有点儿软趴趴的。

“嘤……”

皮皮发出更加软趴趴的声音。

刚才,呆呆抖毛抖的太狠,终于把自己抖晕掉了,而且鸟喙上还挂着一只皮皮。水獭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没想起来及时离开,而是在呆呆开始甩毛的瞬间,本能反应占据上风,神经条件反射下,它只能死死的扒住了呆呆的鸟喙。

于是整只水獭就这么四肢抱着鲸头鹳的鸟喙,被带着一起甩甩甩甩甩……

愉快的被甩成了蚊香眼。

然后因为四肢无力,从鲸头鹳的鸟喙上滑落下来,“吧唧”摔在地板上,成为一张出色的水獭饼干。

哦不,这黑乎乎的模样似乎更像是一团紫菜球。

“嘤叽……”

皮皮发出可怜兮兮的叫声,向海少侠伸出爪爪,试图寻求安慰,可惜海少侠这时候刚好没在看它,正在捣鼓房间墙体上的一处没什么特别的位置。

随着他几下敲击,周围放射出扫描的网格线,还有一种能量波辐射而过。

“防止有人被脑控……”

海少侠解释到一半,就发现网格线集中在了鲸头鹳的身上。

他手一抖,水鞭落地,进入战斗状态。

“没事,”蝙蝠侠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那是x教授,”他略微停顿,做出详细说明:“失忆了的。”

海少侠:“……?”

海少侠:“x教授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而且刚好失忆什么的,不是连确认身份的真伪都很难做到了吗?

“实际上,没有。你可以去问问这个世界的我,如果你能联系上他的话。”

这显然是做不到的,海少侠觉得这是在为难孩子,但这事情也不能详细的跟这名平行来的蝙蝠侠仔细说,他只能默默看着对方。

蝙蝠侠心领神会,提出其他建议:“你们这里有心灵能力者吗?”

利用可靠的心灵能力者来辅助鉴别真伪,会是个好主意,火星猎人在就更好了,不过显然对方肯定不在,不然海少侠刚才就会提。

“有是有,但如果这只鸟的脑子里匿藏的思维真的是失忆了的x教授,也许会做出抗拒,强行进行探究的行为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海少侠说出自己能提供的信息,“目前驻守在鲸落的心灵能力者是钻石女。”

海少侠口中的钻石女就是早年疑似在钻石状态被打碎而死的白皇后。

白皇后是比x教授成名更早的精神能力者,在x教授能力尚且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那段时间里,还真是个难缠的对手。

就算失忆了,在x教授的潜意识里也很可能残留着对白皇后的警觉心与敌对意识,而且似乎也很难保证白皇后不会偷偷对x教授下手。

“没关系,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关于我到底是不是‘x教授’。”异影在鲸头鹳脑子里说道。

呆呆还在抖水,抖水,抬起鸟爪子挠挠脑袋,似乎特别的不舒服,听到这句话歪头看看蝙蝠侠那边,想了想,踱步过去叼住蝙蝠斗篷,扯了扯。

蝙蝠侠:……?

回头看过去,问:“怎么?”

呆呆昂了昂脑袋,往海少侠的方向示意。

蝙蝠侠一楞,随后明白了。

“他自己同意了?”

呆呆点头。

“但我们似乎无法保证他的安全。”

呆呆歪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表示x教授并不在意这件事情。

从这事情的表面上看,x教授作为病人本人,他自己同意了,似乎这事就能定下来,可同时如果那真是x教授,失忆的心灵能力者是否属于“健全的、可以进行有效判断的个体”,这本身就待商榷。

海少侠沉默片刻,最后也只能让他们稍等。

他从角落的墙体里转出柜子,拿出包着防水布的毛巾,又翻出面板,打开淋浴喷头。

“皮皮带着呆呆在这里简单冲洗,我们进去再谈,这件事情不是我能够做决定的。”

也许是因为在水下,而鲸头鹳是陆生动物,海少侠并不担心皮皮与之独处。

“不怕心灵能力?”

“皮皮的脑子比较特别。”海少侠委婉的解释。

具体情况他没说,蝙蝠侠也不问,示意呆呆稍安勿躁,又帮他们调节好了水温,比划着教它用按钮,确定呆呆自己没问题了蝙蝠侠才跟着海少侠离开。

呆呆站在温水淋浴下面,感觉到羽毛里逐渐凝结的晶体被顺利融化,整只呆呆都放松了下来。

舒适。

温暖的水流很快渗透了外层的羽毛,贴着皮层流淌,带走海水,也带来了温暖。

呆呆不怕冷,但是也喜欢暖和的感觉。

“嘤~”

皮皮昂起脑袋,表示自己也很舒服。水獭的毛耐水,也不怕冷,还有些喜欢凉水的感觉,可水獭也不是海中的生物,对于盐晶这种凝结物也会感到苦恼,自然乐意冲水洗洗。

很快水流在地板上汇聚成一小滩,皮皮还在里面打了个滚。

呆呆:……

居然在地板上打滚。

被斯塔克养的干净到随时可以上床的呆呆默默地往旁边移动少许,躲开水獭溅起的水花,似乎在它看来,水从身上淌到了地面,就是脏了的,不能再次滚起来用。

这一动,皮皮瞬间就注意到了它的嫌弃。

“嘤嘤嘤?!”

你居然敢嫌弃我?!

如果说呆呆是被斯塔克和蝙蝠侠惯大的无忧无虑的小可爱,那么皮皮就是被亚特兰蒂斯的王后媚拉亲手宠大的无法无天的小皮皮。

而且是从刚张开眼睛就开始使劲宠的那种。

它甚至敢在海王的头上拔毛!

“皮皮”这个名字就是海王无法忍受这货天天蹬鼻子上脸的作妖,给它取的。

全名就是“皮猴子”。

放眼整个亚特兰蒂斯,放眼七大洋,有谁敢嫌弃它皮皮?

没有!

从来没有!

尤其是在世界出现危机,人们陆陆续续转移到活体鲸落生活,因为地表人想要上下这层海水,需要皮皮的帮忙,它的能力不仅是供氧那么简单,还能调节周围的水压,保护同行的人类不受深海水压的侵扰。

而且不会被任何仪器检测到,连超人的视线从它的屏蔽上扫过去,也只会觉得是一只什么海洋生物游过。

于是大家对它更是骄纵,就算皮皮偶尔任性,周围的人也都是宠着惯着,就怕这小宝贝突然不开心,一扭头罢工不干,或者更糟糕,要承受来自媚拉女王的雷霆之怒。

所以,恭喜呆呆了。

这绝对是皮皮从出生到现在收获的头一份白眼!

“嘤嘤嘤!”咬你哦!

“嘤!”落汤乌鸡!

皮皮不干了,发出了超级大声的叫唤声,就差指着呆呆的鸟喙大喊一声:辣鸡!

呆呆的羽毛吃饱了水分,扒在身体上,看上去秃秃的,秀美的白边都失去了踪迹,看上去确实像是只落水的乌鸡。

但这不等于这只赖皮水鼠可以吐槽自己。

呆呆眯起了眼睛。

低头,康住了这只水獭。

大大的肥肥的长长的。

嘚瑟起来的时候还会摆动扭转身体。

生气的时候弓腰昂头支棱尾巴的样子也很像是鱼类在摆动身体,弹跳蹦跶。

果然,这只水獭,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呆呆觉得自己再次心动了。

它张开嘴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