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召唤玩家后我成了海王 > 第161章 161
 
虽然发现了花奕秉新造型的某近似小王子的特质, 但善良的吃货姑娘还是选择移开了视线看向他旁边的剩下两个人。

“我是老李。”老李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一起站到了那座黄金塔的下面,“总觉得看你有些眼熟, 我们在副本外是不是认识?”

“二号。”严双文点了点头,他的目光停留在那座金光闪闪的塔上面, 有些失礼地没有分给新朋友任何注意力。

吃货感觉有些奇怪, 虽然换了个壳子, 但她确实和一二三四小队的人们认识了很久, 就算是并不那么自来熟的严双文都已经非常熟悉了。

严双文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可能要有些不合群甚至有时可能称得上是冷漠了, 但他却并不是那种不知礼数的人物。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他在这座建筑物上发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吃货好奇地跟着抬头,然后被那金灿灿的外壁狠狠地晃了一下眼睛, 就算看到眼神恍惚也没有看出什么特别之处。

花奕秉见状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别学老严去看那些东西,他就是老毛病犯了——这家伙见了金子就走不动路,八成已经想要住在这里了。”

花花作为和严双文同住数年的室友,真的是再了解对方不过了。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清高淡漠的严肃学者类型的人设,但实际上的爱好是相当之俗气,除了金子就是银子,就连他睡觉屋子里面的装饰也是一不小心就能闪瞎人眼的大金大银色。

有时候花奕秉去找自己的室友被晃到眼睛, 还会气到怒骂严双文为什么不干脆搞个金山自己睡在上面算了。

吃货第一次听到对方的这个爱好, 但仔细一想,在他们的交集之中二号这个人确实总会盯着一些金制的道具在看, 包括他本人研制出来的一些物品大多也是金色的配色, 背后的原因竟然是这样?

“二号, 你可别因为这种颜色分了心, 不好好听学前班的课程啊。”老李啪的一下锤上了严双文的肩膀。

“不会。”严双文挪开了眼神, 像是要证明自己一样转向了吃货:“你是当代吃货是吗?生活系的玩家也会来到这里?”

吃货有些讶异地睁大了眼睛, 点头道:“是我没错,但是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女性角色,并且与我们几人都认识,排除性别交换的可能以外我们共同好友的女玩家只有几个人,而不会嘲笑花奕秉的存在、再加上眼睛的特征,最大可能就是你没错了。”严双文捏了捏鼻梁,轻描淡写地分析道。

“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嘲笑我啊!!”花花闻言猛地跳了起来,但发现自己现在的高度已经没办法压住室友的肩膀报复的时候,他看起来似乎更加愤怒了。

“禁止喧哗!”

就在几个朋友闹作一团、场面趋于混乱之时,一道冷冰冰的呵斥打断了他们。

几个人一齐向声源处看去,却看到了一位身披暗色斗篷、站立在半空之中居高临下看着他们的海巫师。

好吧,还是认不出来。

实在是海巫师们的外形太像了,把斗篷一披脸一挡大家都是一样的,难不成要靠身材和斗篷材质认人吗?

“在学院门口大声喧哗,你们的监护人没有告诉你们基本的礼仪吗?”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冷冰冰的,就连问话都是带着刀子的尖锐。“这里可是住着、”

“可别对刚出生一天的幼崽那么严格啊,暮先生。”一个温和的声音打断了这个冷漠的巫师,眼见金塔的下方忽然开了一道裂口,那声音的主人也从中走了出来。

这人穿着和其他巫师完全不同的白色斗篷,在金塔的映衬下这种白色看起来更加的温和神圣,有点像教堂里才会出现的壁画天使。

“嗤。”叫做暮的冷漠巫师发出了一声嗤笑,然后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那道裂口之中。

“你们是最后一批幼崽了是吗?跟我进来,别被他吓到了——暮只是不太会应对幼崽而已。”新出现的巫师的脾气也和他的声音一样温和,接引着茫然的幼崽们进入这座每只海巫师都会来上那么一次的学院塔。

难怪刚刚几个人在塔的跟前待了那么久都没发现进入的正确方式,他们实在没想到这建筑的入口竟然是开在地下?

吃货和花花他们就这样围在那道裂口的附近,探头向下看去,然后被塔下深不见底的黑洞给吓了一跳,又缩回了脖子。

这是要做什么?难不成是要他们跳下去的吗??

像是看出了他们几个的犹豫,温和巫师恍然大悟:“我差点忘记了,这对于你们来说有点离奇是吗?但稍微克服一下吧,进入学院塔的入口只有那么一个。”

“相信我,只需要降落那么一会儿就能到达终点。”他现在的语气就像是哄骗幼儿园刚开学的小朋友说‘爸爸妈妈只是先去交个费,马上就会回来接你’的幼师一样。

然后留下一句“我在下面等你们。”就作为示范跳下了裂口。

花花又探头向下看了一眼,

裂口里面是一个很深很深犹如天井般的黑洞,本来应该是因为漆黑一片看不清什么东西的,但偏偏有好心人怕下坠的人看不清,在洞壁上面贴心地安了魔法灯,所以每隔那么一段下降的路程,就能够看到一盏光芒微弱但足以看清附近的小灯。

而现在它最大的功能大概就是让自己这些人看清楚这个地洞到底有多深了吧?

丢块石头下去说不定都要很久才能听个响儿,更别说丢只那么大的人了。

花奕秉充满同情地转过头去,果不其然看到了自己室友那忽然僵硬住的脸。

“没事,没听那幼、巫师先生说吗?眼睛一闭一睁,目的地就到了。”他幸灾乐祸地重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根本来不及恐高的。”

都到了这一步了,怎么也得进塔里面去看看?虽说这个塔的入口不知为何是开在了地下,但这并不影响在场玩家做出一致的决定——下去看看再说。

就算是恐高如严双文最终也还是鼓足勇气走到裂口的旁边,闭紧眼睛向下一跃。

他并没有感受到熟悉的失重感,但能够听到耳边因为迅速坠落而产生的呼呼声音,这种感觉有点像先前《海域》儿童节活动上来自泽维尔导师的项目,完全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以内。

严双文心里进行了这样的判断,然后睁开了眼睛。

这时候的他还在持续下落着,偶尔有着几盏魔法灯在他的眼前迅速掠过,耳边还能听到来自花奕秉的大呼小叫,似乎是在询问自己感觉如何。

真是有够无聊的。

忽然,他像是掉进了一团弹性十足的东西里面,明明身下什么东西也没有,但依然把严双文整个人弹了起来,作为从高处坠落的一种缓冲,然后是直接滑进了一个光滑的隧道里面,呼啦一下顺着隧道落在了地面之上。

“欢迎你们,新生的幼崽们。”好脾气的巫师已经早早地等在了那里,并且一手一个稳住了从滑梯隧道里面滚出来的玩家们。

“欢迎你们来到学院塔,离命运最近的地方。”

引路的好脾气巫师自我介绍为【落】,是学院塔最新的引领者,大概负责每个新生幼崽的起居照看、对学习的进度以及产生的困惑进行监督和解答,大致可以理解为大学里面负责一切的辅导员的角色。

“这还是我上任以来第一次接引那么多的幼崽,如果有照看不到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哦~”落笑眯眯地引着几人通过回廊。

他的兜帽已经被摘下,露出了对方一头如瀑布倾泻的淡金色的长发,这个巫师的长相和他的脾气一样温和,乍一看还真的符合给别人的“天使”这方面的印象,也能让人第一时间对他产生极大的好感。

“呃······抱歉,我想问一下,这里是不允许喧哗的吗?”老李伸手表示自己有问题,然后在对方的默许下问出了这句话。

“你是说刚刚暮说的那些吗?”落依然是笑眯眯的表情,“他的脾气就是这样的,就算是对同龄人也是这样——暮真的很不擅长与幼崽打交道,但没办法,命运偏要他来做你们的导师。”

“导师?”

这个词玩家们并不陌生,在新手村的学堂里面也会有针对玩家的课程,负责教导的npc比如贝先生他们就会被尊称为导师。

不过刚刚那个叫做暮的导师看起来已经不是什么“不擅长应对幼崽”的人设了吧?根本就是讨厌幼崽到极点的地步了!

让这样的人做自己学前班······呸,幼崽课程的导师真的靠谱吗?

还没等大家得出什么确切的结论,他们似乎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眼前没有其他的岔路了,只有一扇足足几人高的厚重石门,横挡在几个人的面前,而温温和和的落就只是伸手一推,这扇门就轻飘飘的顺着他的手打开,与地面摩擦间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其他人就在里面,就差你们了。”落侧身回头,淡金色的长发滑落到耳侧,示意花花他们走进去。

里面看起来是个餐厅的样子,正中央摆着一张长长的长条桌子,上面似乎摆着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食物,而长桌的两边零散坐着几个人,那应该就是一起进入到副本里面的玩家了吧?

吃货跟着一起踏进了门,她作为最后一个进入的人,听到身后再次传来轰隆隆的关门声响,这一刻她内心忽然有种奇怪的想法——

好像有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