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四十五章 救场
 
见到那些人如此不讲道理,春夏忍无可忍了,“你们当真如今是没有王法了吗?没有任何证据就说我是妖女,又要把我绑起来,你们置律法于何地?”

“只是被一个假道士说了两句就认定我是妖女,我何德何能变成一个妖女?!”春夏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大……春夏垂眸,看着地面,掩盖住了自己眼中的嗜血,她不能理解这些人的想法,最后只能归咎于这些人的自私。

春夏的目光慢慢变得冰冷,她抬头看着这些人,仿佛自己就是局外人一样,眼中没有了身为医者的温暖和热忱。

济世救人的前提是医治的真的是人,否则就像是笑话一样。

这么想着,春夏冷笑了一下,这些人好聒噪啊,还真的是没完没了了。

几个混混见到春夏迟迟没有动静,他们可没有什么耐心,而且王氏她们也对这些混混构不成什么威胁。

毕竟在他们看来,他们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王氏就算是再厉害,也就是一个妇道人家,更何况这件事情并没有波及到王氏呢。

因此几个混混说:“你要是再不乖乖跟我们走,我们多的是机会能把这司马家二房的房子给烧了,反正你们不是想保护这个妖女吗?”

他们也不是为了什么,只不过是李氏给了一点好处费就是了。

听到了这些混混们的话之后,春夏猛然抬头,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几个人,最后冷冷地开口:“我跟你们走。”

说完之后,春夏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回头看了一眼想拦着自己的洛莲还有司马林。

王氏见到春夏竟然真的要跟这些小混混走,十分着急地过来拉住了春夏的手:“哎哟喂我的姑娘哦,你是还没清楚那意味着什么吗?”

“我们家姑娘怎么可能是妖女?这些人信口胡诌罢了,不用管,大不了今日让阿木去找县太爷来给大家评评理。”王氏拦住了春夏,“这去了,你不死也要脱层皮啊。”

王氏挡在了春夏的面前,看着那些小混混,“你们这些泼皮无赖,平日里耍耍横抖威风也就罢了,这种人命关天的大事,你们也要瞎掺和吗?”

王氏的面色不善。

这些日子的相处,王氏对春夏十分有好感,且不说春夏可能可以帮她跟司马木调理身体,让他们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就说春夏这个人,聪明又勤快,而且心眼好。

就这些理由,王氏也不会让这些小混混把春夏带走。

小混混见到王氏拦着不由得眼睛一瞪,“嘿,我说你这婆娘,自己下不了崽,就把这妖女当成自己的亲生闺女了?还真是可怜……”

小混混的话还没有说完,只感觉自己的眼前一黑,脸颊开始火辣辣地疼。

原来是春夏。

春夏听到了这个小混混的话之后,挣开了王氏的手,之后冲到了说话的小混混面前,狠狠地打了小混混一巴掌。

她的力度拿捏得刚刚好,小混混只觉得脸颊痛的同时,脑子也跟着被打得迷迷瞪瞪,整个人一下子七荤八素的,好不难受。

“嘴巴不要的话下次可以提前跟我说,我可以让你变成哑巴。”春夏的话十分冰冷,没有一点感情。

这种话从春夏的嘴巴里云淡风轻地说出来,就好像是在说今天吃什么一样。

几个小混混看着春夏面无表情的脸,突然有了说不上来的害怕,一时之间,谁也没有说话,就连被打的那个小混混也只是捂着脸看着春夏。

春夏瞟了他们一眼,之后回头对王氏说:“婶子,好好照顾我洛莲婶子他们家,我跟他们走一趟,放心吧,我会早点回来的。”

春夏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可是那笑在小混混看起来,就好像是给鸡拜年的黄鼠狼一样,让他们的心里一阵阵发憷。

“还不带路?”春夏无视了王氏还想挽留自己,转身看着几个小混混,身上的霸气侧漏。

几个小混混听到了春夏的话之后,忙不迭地走到了春夏的身边,开始给春夏带路准备带她到那个关罪人的小茅屋。

春夏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李氏,眼中带着嘲讽的笑意。

“李婶子,等我出来发现我不是妖女的时候,你可要当着全村人的面给我磕头道歉,否则可对不起我这妖女的名头。”

“若是洛莲婶子家出了什么事情,我春夏就算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说完之后,春夏转身,昂首阔步地往前走着,整个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被押走的犯人,反而更像是被这几个小混混簇拥过去的。

刚刚那个被打的小混混只用十分阴狠的目光瞪着春夏,仿佛是要把春夏的背给瞪出一个洞口来一样。

春夏似乎是感觉到了那个小混混的目光,头也没有回,只是突然开口说:“不用那样盯着我,盯不出什么花儿来的。”

“若是还敢对我有什么想法,你们放心,下次就不是打你们那么简单了。”

“别以为你们人多,可别忘了,我可是还在给县太爷的老夫人治病的人,若是我有什么三长两短,难道你们觉得你们跑得掉?”

春夏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几个混混的腿都软了一半,他们差点忘了这回事了,之前只想着李氏给了钱他们要办事,却忘了如今春夏可是县太爷面前的红人。

刘志章虽然说是个清官,可就是清官才难搞,之前他们有一些兄弟因为闹事进了县衙,那个不是被刘志章给严厉教训了?

所以如果他们得罪了春夏,那么就相当于得罪了刘志章。

谁都知道刘志章最在乎的就是老夫人,若是给老夫人治病的春夏有了什么三长两短……小混混们想到这件事情,突然抖了抖。

看着眼前的春夏,小混混们无端地恭敬了起来,特别是看着春夏走路时的那身段和气场,这几个小混混更是不敢乱来了。

春夏见到自己震慑住了这几个小混混,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能够借着刘志章的名头狐假虎威,否则到时候只怕自己要被那个假道士给制裁了。

这么想着春夏开始细细地思考着自己该如何脱身,一边走,春夏一边记住了来时的路,最后她看到了路边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正是镇南王留下来的暗卫。

春夏看了看小混混,停了下来。

几个小混混不明所以地看着春夏,刚刚那个被春夏打了脸的小混混不耐烦地看着春夏说:“臭婆娘,你又要做什么?别想了没有人会救你的!”

小混混的话刚说完,他的另一边脸也肿了起来,这下子两边算是肿对称了。

不仅如此,小混混还被人一脚给踹飞了好几米,他的同伴们都惊呆了。

看着来救自己的暗卫,春夏点了点头,却没有跟着他一起走,“去请你的主子过来,就说春夏准备请王爷看一出好戏。”

听到了春夏的话之后,几个小混混看着春夏,腿都软了,本来还以为春夏真的是无权无势的孤女,没想到除了刘志章,就连镇南王她都认识。

这么想着,几个小混混突然后悔自己接了这次的活儿了,如今还是不要再轻举妄动的好。

春夏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那个小混混,突然开口说:“也就断了四根肋骨,其中左边的肋骨扎进了肺里,再不找人去医治,只怕命都没有了。”

说完之后,春夏毫不留情地转头,对于这种之前还想要自己性命的人,春夏才不会去怜悯,毕竟农夫与蛇的故事春夏还是听过的。

害怕出人命,有两个混混赶紧去扶起了那个人,准备带那个人去找司马老爷子,毕竟这个时间了,只有司马老爷子还有在青山村了。

暗卫离开之后,春夏继续往前走着,很快就到了村里最里边的一间小木屋,如今屋子里已经亮起了一盏灯。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犯人,这个小屋子看起来倒是有些温馨,春夏想。

那个假道士似乎是不在,为了避人耳目,那个假道士说只有在半夜子时的时候才会过来,因此要让几个小混混先看着春夏。

原本还以为这是个肥差,可是经历来的刚刚的事情之后,谁还敢以为这是肥差?他们还想多活几年呢。

因此,春夏不仅没有被为难,甚至几个小混混还对春夏言听计从。

春夏相信,哪怕自己说如今要回司马家二房,这些小混混也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送回去,甚至没有一点怨言。

可是春夏才不想就这样放过这些人,她轻笑,看着这些小混混说:“记得让道长早点过来。”

小混混们原本就如坐针毡,其中一个听到了春夏的话之后,更是跑得飞快地去找那个道士,活像他的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着他一样。

那个神棍不是说了自己是妖女,有多可怕吗?那今天晚上还真的是要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是妖女了,否则还真的对不起这神棍按在自己身上这莫须有的罪名。

春夏的嘴角缓缓地扬起了一丝微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