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我被雷从墓里劈出来 > 第八十五章 故地重游,秘境洞天
 
第二天天一亮,两老一少一鸟再次上路,鹰侄女一直在天上飞,熟悉的森林和天空让它欢快了不少。

  一路上倒也不缺话题,寿玄对刘墓“学艺”经历非常好奇,刘墓也不藏掖,将与雕像老师拜师的经历和盘说出,包括两次托梦。

  寿极一路上早已知晓,寿玄脸上充满疑惑。

  按照寿玄的说法,他们当初师兄弟三人没少受师尊指点,山中无娱乐,基本就打坐,每次入定师尊都会梦中传道。

  怎么在刘墓这里就无比吝啬,但给的《大五行元道经》又明显不是凡物。

  刘墓将《大五行元道经》的内容背了一些,两名老道眉头一直皱着。

  “此法倒是玄妙,但与道家普通五行御法、遁法天差地别,根本就是异想天……哦别出心裁。”

  刘墓就像个好奇学生追问此话怎讲。

  不怎么爱说话的寿极也忍不住插嘴,“简单来讲,道门五行之法是以法力感知五行之属,进而施术,而这《大五行元道经》竟然……竟然敕令五行。”

  刘墓有些听不懂,“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大了,你强迫控制一件东西和让这件东西听你的话一样吗?据你所说,此书最后一卷名为五行之敕,这就有些……有些神通广大了。”寿玄接话道。

  本想说异想天开、信口雌黄这类的话,终究改口了。

  刘墓大概听明白了两名老道的意思,在他们看来这本《大五行元道经》根本不可行,然而事实却是刘墓修出来了。

  而且远比他们修行的理解的普通五行之术要顺利、进境更快。这就有些不讲理,有些颠覆他们对修行的理解。

  刘墓却想起了一些事情,比如那颗多次救了他的石珠,原本他修炼这本《大五行元道经》也是毫无头绪,那晚被塞了一颗石珠之后自己就开窍了。

  所以《大五行元道经》到底是不是异想天开决定于有没有那颗石珠。

  刘墓没有将石珠的事情说出来,原因也简单,总要有点秘密,何况这两位师兄说到底了解太少。

  三人走到中午,刘墓对四周山林熟悉起来,不用寿玄带路他也能找到山谷了。

  最先来到刘墓生活的地方,三年不见,那座半崖上的小木屋破旧了些许,自己种的菜地被荒草侵占。钓鱼台上空空如也,不见雕像。

  “当年贫道没少在崖顶关注你,也沾了你的光才能在那三年里瞻仰到师尊雕像,只是未经师尊准许,不敢献身。”寿玄捻须笑道,一边说还一边斜眼看寿极。

  寿极面无表情,越是面无表情越证明他在意,一百多年没见过师尊了。

  “鹰兄鹰嫂!”刘墓冲着木屋喊了一嗓子,三只硕大的猫头鹰飞出了木屋,俯冲而下。

  鹰侄女先一步回到了木屋,此时一家三口飞了出来。

  本以为鹰侄女体型应该超过父母了,没想到鹰兄鹰嫂体型更大了,翅膀张开就像一片乌云。

  三只大鸟落到身前,刘墓高兴上前打算给他们一个拥抱,朝夕相伴了三年,感情还是很深的。

  谁知道两只大鸟根本不理他,鹰侄女乖乖跟在爹妈身后。

  两只大鸟很人性化的站在那,两个翅膀向前一拱,恭敬低头,齐声说道:“小妖见过两位道长。”

  寿极略一点头,寿玄笑容满面,“近来妖族可有再为难你们?”

  鹰兄开口:“没有,没有,几位妖王这几年对我们夫妻多有关照,全靠道长照拂。”

  刘墓站在一旁满脸郁闷,这个东岭果然不是他熟悉的东岭,就连鹰兄鹰嫂此刻给他的感觉也是陌生的。

  鹰兄终于想到了刘墓,“多谢刘墓兄弟对小女的照料,只是……是不是胖了些?”

  “咳咳,侄女懒了些,我也舍不得打……”刘墓有些尴尬,鹰侄女这体型比起她父母根本就像是脂肪堆起来的。

  “师弟,还是先随我进谷吧。”寿极到人还惦记着进谷。

  刘墓与猫头鹰一家三口暂时作别,回头再来叙旧,就跟着两个老道向山谷深处进发。

  “两位师兄,这里的妖族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刘墓终于问出了多年的疑惑。

  “这片山谷方圆数里本就是妖族禁区,我们在这里修行百余年,现在的那些大妖除了几个妖王,哪个没被我们调教过?”寿极傲然说道。

  寿玄一旁补充:“东岭妖族不敢靠近这片山谷,你当年进谷出谷以及后来寻你的潜龙成员应当都是师尊放行,不然也进不来山谷。”

  刘墓恍然,那么王宁宁应当也是自己带进来的。

  寿玄又打开了话匣子,一路上都在讲述当年师兄弟三人怎么调教那些灵气复苏之后开智的小妖,怎么和几大妖王斗智斗勇,切磋道法。

  正当刘墓想问一问妖族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外谷已经到了尽头,刘墓自然走进石缝,却发现两名师兄没有跟上来。

  在刘墓疑惑的眼神中寿极试探性的伸出一条腿,缓缓在了石缝中,脸上浮现一丝狂喜,一步迈进去回头看向寿玄。

  寿玄也是一脸紧张,缓缓伸出一条腿,也迈了进去,脸上同样狂喜。

  “沾了师弟光了。”

  刘墓走在前面,七拐八拐豁然开朗,熟悉的湖泊映入眼帘,远处还有自己建的小木屋,不过平台上也没有垂钓的雕像。

  刘墓领着两名师兄走向石台,想起一个问题,“两位师兄,你们在这里生活百年,可师弟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生活过的痕迹啊。”

  两名老道面面相觑,“你不知道洞天?”

  “什么洞天?”刘墓一脸疑惑。

  寿玄寿极都一脸疑惑,在他们看来师尊对这位小师弟是不一样的,甚至觉得他们三个就是为了给小师弟帮忙的,虽然这么想难免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师尊的意思怎么都是对的。

  可是从师尊教导师弟的过程,再到师弟的一无所知,怎么小师弟才像是放养的?

  寿玄捏了个手印,向前一挥道袍,之间眼前石台上多了个圆形空间,里面一条雕龙画凤的木廊,通向一座宏伟的建筑出现在眼前。

  这个圆形之外朝阳是蓝天、群山,往里望去却别有天地。

  刘墓被眼前的神迹惊呆了,嘴巴张大,痴痴的问,“这就是洞天?”

  寿极见刘墓这副样子有些同情,“大概师尊有另有深意,师弟且试试能不能进去,为兄再传你开洞天之法。”

  刘墓像刚才两名老道一样试探着向空间内迈了一步,脚踏实地的感觉传来刘墓松了一口气。

  寿极寿玄随后迈进去,在前面领着刘墓往里面走去。

  这里云雾缭绕,仙气浓郁,仿佛人间仙境,建筑之外却又白茫茫一片,就像截断一般。

  寿玄边走边传授开洞天的印诀,手印简单,普通道诀手印,口诀更简单,“洞天秘境,随心而开。”

  按照寿玄的说法,有了印诀师尊不同意也不一定进得来,既然进得来那就可以传授口诀了。

  走过长长的木廊之后就是一座雄伟的大殿,置身大殿之内刘墓一眼就看到了正中端坐的雕像。

  寿玄躬身行礼,“见过师尊。”刘墓有样学样第一次给自己老师施了一个道门拜礼。

  寿极却前行两步,扑腾一声跪伏在地,凄厉的哭嚎声在大殿里回荡,“师尊给弟子做主啊!”

  一个两三百岁的得到高人,趴在地上哭的声泪俱下,闻着涕泪,也是让刘墓大开眼界,就觉得……真能演。

  果然,寿玄老道虽然脸上仍然拘谨,眼中却是看戏的笑意。

  “弟子奉师命出山,兢兢业业,谁成想寿阳不念同门之谊,逼死弟子爱妻,弟子欲讨要一个说法,寿阳却倚仗道法,欺辱于我,求师尊做主啊……”

  说完嚎啕大哭,刘墓也不知道当年真相如何,静静地看向雕像,期待着这位雕像师傅人前显迹。

  寿极哭了良久,大殿里只有他的回声,但却久久不见回应,气氛就有些怪异。

  寿极支柱哭声,抬头看向毫无反应的雕像,又转身看向寿玄和刘墓,刘墓一脸同情,寿玄一脸严肃。

  寿极语气一转,“师尊,你当真不管弟子么,如此弟子也无颜活在世上,还能辜负师恩了,您的大恩大德弟子来生再报……”

  说完一手抬起就欲拍向自己天灵盖,刘墓没想到画风转变这么快,刚想出口阻拦,却发现身旁毫无动静。

  寿玄仍然那副表情,仔细看能看到虎须有轻微颤动,他这是想笑?

  刘墓果断闭上了嘴,想来寿极到人的画风寿玄很熟悉。

  寿玄高高举起的手掌重重的落下,到头顶处却止住了,一时间僵在了那里。

  非静止的静止画面维持了十几个呼吸,刘墓嘴角都开始抽动的时候,寿极收回了手掌。

  “罢了,罢了,弟子莽撞了,怎能因这点小事辜负恩师栽培。”说着自顾自就地打坐入定,头也没回,只留下一个背影。

  寿玄毕竟是专业的,花白的胡须颤动了许久之后吐出一口气,向前几步走到寿极一旁盘坐下来。师兄弟两人很快入定,刘墓猜测他们应当是想入梦拜见师尊,毕竟雕像师傅喜欢在梦里现身。

  刘墓却不想打坐,这个洞天实在太神奇了。对着雕像师傅施了一礼之后就走出大殿,参观起洞天来。

  “唉,我还真是个便宜弟子,三年竟不知有洞天,道法没学几个,活得和野人一般,亏得还三年早晚敬拜,想想自己真是脸皮厚,大概连记名弟子都算不上吧……”

  刘墓脸上悲戚,一路参观,一路念叨。眼睛滴溜溜打转,四处寻觅。

  这时刚转过大殿,一扇门吱呀一声开了。

  刘墓寻声看去,那是一处偏殿,殿名“百宝殿”。

  刘墓脸上悲戚不减,内心狂喜,低声哀叹,“百宝殿是什么地方,既然门开了,想来是师尊想让我进去看看,虽然知道便宜弟子不可能会有赏赐,但也不能违逆老师意思……”

  嘴上念叨,脚步迅疾迈进了大殿,就在他刚迈进去的时候,门外闪现了两道身影,大殿里打坐的寿玄寿极出现在了门口,目瞪口呆的看着走进殿门的刘墓。

  “他……他进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