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我被雷从墓里劈出来 > 第八十四章 道门秘辛
 
寿玄老道娓娓道来,也没有发问、设悬疑这样的恶习,所以刘墓只做一个安静的听众就可以。

刘墓能看得出寿玄老道很爱讲故事,对此心里表示同情,这老道常驻深山老林,大概憋坏了,只是缺个听众而已。

寿玄老道讲述的故事并不复杂,却很完整,从三位道门大佬的崛起开始。

那要从民国末期讲起了,那时山河破碎,百姓流离失所,难民遍地。

他们三人都是东岭附近的难民,都是在梦中受到感召先后来到了东岭深处,在那里有位老道人夜夜出现在他们梦中对他们传道受业解惑。

那座雕像就被三人视作授业恩师。

山中无日月,三人都是道缘深厚之人,道行、法力稳步提升,符篆、占卜、炼丹、炼器无所不学,那时候的他们根本不知道所学尽是末法时代之前的道法。

山中无日月,一日老道人梦中交代,世界大战已结束百年,天地灵气渐浓,修士之乱将至,命师兄弟三人顺应天命,入世修行。

三人再入世已经是盛世,之后几年间三人走遍了东华山河,各收了几名弟子,创建了道门隐门。

又十余年三人一手牵头、组织了佛道两门的修士协会,道行力压各派,无论辩机、斗法三人都高出太多。

道门隐门也就成了道门传说,那时灵气尚浅,佛道两门多的是刚刚“开窍”之人,三人也不吝赐教,之后的百年间佛道两门宗师几乎都受过他们师兄弟指点。

至于现在,修行者遍地,各教派头角峥嵘,当年老一辈修行者死的死、闭死关的闭死关,很多人已经不知道隐门三道对东华修行界的影响力,甚至很多不知道道门隐门。

现在修行界只知道道首是最顶尖高手,高到哪里却不得而知,更不知道隐门三道的年纪。

其实最老一辈的修行者同样不知道他们三人活了多久,那些受过他们指点的修士徒子徒孙如今已经有了很多代。

几十年前驻守东岭的寿极不知为何动了凡心,寿阳不知为何极力阻挠,于是大师兄和小师弟就有了裂痕,他这个老二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按照他这个隐门老二的说法,他是非常懵逼的。师兄弟三人老大刚正不阿、为人方正,三师弟嫉恶如仇、性情刚烈,而他生性随和。

三人形影不离两百余年,从未红过脸,两位师弟对师兄也很是尊重,他想不明白为什么。

老二夹在中间只能两不相帮,两边劝和,最后却两边不讨好,大师兄数落他纵容师弟,师弟怪他屈服强权。

可老二有什么坏心思呢?

直到后来老三不服道尊道首位置,挑战了老大,大战三天之后老三惜败,负气而走,从此寿极道人就成了修行界一个忌讳。

故事就是这么一个故事,但寿玄老道隐去了太多内容,师兄弟二三百年都非常和睦,怎么会因为一个女人说翻脸就翻脸?

用寿玄话说,隐门就是他们三人创立,没有不准嫁娶这样的规矩,是什么原因让老大非要拆散老三姻缘不可。

寿玄不说,寿极眼神几乎就要动手,他这个小人物这次不敢开口问了,只能在脑子里不断脑补各种剧情,一时间有些出神。

突然觉得眼睛有些刺痛,转头看去,正好看见寿极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吓的他一激灵,担心自己刚才是不是吃瓜表情太明显了。

“唉,真实一段可歌可泣又可悲可叹的故事,刘墓被三位前辈的事迹深深感动,东华修士有今天的大好局面三位功不可没……”

先群捧一波,再找补:“修行这方面刘墓当然不配说话,但要说姻缘……姻缘本是天定,人为干预终究不妥……吧。”

寿极道人脸色和煦了很多,“说起来姻缘之事贫道早已看淡,那女妖已逝去四五十年,但有些东西终归要分个对错,他错了就是错了,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说到这寿极道人又激动起来。

一旁寿玄一秒入戏,长叹一声,“辩又辩不过,打又打不过,二师兄又是个没主见的,只好找师尊告状……”

寿极道人有些羞恼,一伸指点向寿玄额头,寿玄像早有意料,同样一身手指点在了寿极指尖,一道柔和的光晕散开,刘墓和地上早已睡下的鹰侄女被远远的吹了出去,落在了树林里。

刘墓抱着鹰侄女一脸无奈,跟着一个大佬安全感爆棚,跟着两个大佬就如此危险了。

两人指尖对指尖,寿极道人一脸怒意,寿玄笑容满面,就这么僵持起来。

“二位……师兄?”刘墓站的远远的,弱弱的开口。

却见两道人影骤然消失,刘墓只觉眼前一闪,清风扑面,两名老道站在了他面前。

吓得他一缩脖子,要不是看到两名道士脸上都有惊喜,还以为自己要高攀被打了。

“师兄在此!”

“师兄在此!”

两名老道异口同声把刘墓整蒙了,左看看右看看,好像哪里不对。

“小师弟有所不知,当年我们三人出山师尊另有交代,言说让我们三人等下一个走进山谷之人,相助于他,但不能妄称师兄,除非他自己开口,不然有损福禄。”

刘墓脸上写满了浆糊,雕像师父这是哪一出,这是早就将自己安排好了,为什么要等我主动喊师兄?有损福禄……难不成雕像师父知道我活了一千多岁?

“咳咳,是师弟愚钝了,早知如此肯定见面就认师兄啊。”刘墓转变极快,表面镇静,心内狂喜,之前多次猜测过寿极道人和雕像师父的关系,自己也不敢乱攀,毕竟雕像师父也没说过啥。

再看寿极道人对自己的态度也很奇怪,好像明知道自己从东岭出来的,也没有认自己当师弟的意思,自己也就不敢提了。

今天听到寿玄讲得故事,再加上寿玄这一晚上眼里都疯狂暗示,自己就试着叫了一句,大不了被训一句,没想到两位反应这么大。

其实刘墓是另有问题,现在对自己的身世越来越好奇了。

雕像师父好像不是自己白捡的,这么一想好像冥冥之中都被注视着,甚至是安排着,这让他很不舒服。

就好像突然知道自己不过是别人笔下的一个小说主角,给自己安排好了大纲,就很颓。

如果这个作者还是个钓丝,能不能突破次元壁打死他?

“师弟可有事?”寿玄老道眼神更加柔和了。

刘墓指了指一整晚都像只傻鸟的周佳,“她真的只是傻鸟吗?”

刘墓最近很喜欢叫鹰侄女沙周佳,但现在突然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怀疑,这个从东岭就跟着自己的鸟,会不会也是一只千年老妖?

“那座山谷我们三人出来之后就再也回不去了,谷内除了那对猫头鹰就只有未开智的生灵可进,我见到她时也是你出谷之后。”寿玄开口。

“我观此鸟双目澄澈,面相呆滞,灵气不足,应当是真傻。”寿极接着补充,被喊了师兄自然不能让寿玄一个人把话都说了。

周佳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刘墓又看看两个可怕的道士,有些迷糊墓叔为什么又拿她智商说事,她傻自己是知道的,只是被两个道士这么说出来,还是觉得有些被冒犯。

“我查阅过资料,妖不是各自有各自的妖法,并且有妖气,兽性极强……可是周佳爱吃熟肉,猫头鹰的习性没有多少,还能修炼道法,这是怎么回事。”

寿玄捻须而笑,“不奇怪,她的父母本就不算正常妖族,乃是沾了师尊道韵开智,身上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妖气,能修炼道法也就不足为奇。”

  刘墓松了一口气,带着歉意摸了摸鹰侄女。鹰侄女的父母大概也是稀里糊涂,但一定知道的比鹰侄女多,当初让鹰侄女跟着他出山他就觉得怪异,再见一定要问问。

  “寿玄师兄,还有件事要向你打听,大概是二十四年前的一个夜晚,东岭东南边缘可曾发生过什么古怪?”刘墓凝视着寿玄。

  刘墓这种问法其实很笼统,二十多年前某个夜晚,几十里外的地方发生过的事情,还没说具体什么事情,常人根本不可能回答出来。

  但寿玄实力深不可测,驻守东岭几十年,必然有他的监察手段,不然不可能当晚就能在大山之中找到他们两人。

  如果那晚确实发生或什么,寿玄必然记忆深刻,这么问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思。

  寿玄听到这个问题之后眼中闪过惊异,又看了一眼刘墓,突然双眼发出夺目的光芒,就好像变成了两个强光手电,刘墓有种被看头的感觉。

  突然寿玄脸上浮上潮红,哇的一声吐了口血。刘墓大吃一惊,连忙上前关心,寿极倒是一脸幸灾乐祸。

  “贫道一眼就看出小师弟命途不可看,偏有人逞强。”寿极毫不关心寿玄。

  寿玄苦笑,看着刘墓说道:“竟然是你,二十年多年前我就为你吐过一口血了,那晚……”

  寿玄嘴巴张动,后面却突然没了声音,而他好像浑然不知。

  风声,山林深处的兽吼都很正常,怎么后面突然失声了呢?

  寿玄浑然不觉,仍然张嘴诉说,刘墓转头看向寿极,寿极竟然也被寿玄吸引了。

  不对,刘墓出声直接叫了一声“寿极师兄。”

  “嗯?”寿极看向刘墓。

  寿玄师兄元疑惑的看着他。

  “寿玄师兄?”

  “何事?”

  “我刚才突然听不到你说话了。”刘墓凝重的看着寿玄。

  寿玄与寿极面面相觑。

  “师弟,早些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就进山谷了。”

  竟然如此生硬结束话题。

  刘墓盘坐在火堆旁,鹰侄女横躺在他腿上,就像一个大号抱枕。

  两名老道也爱打坐,不知道在想什么,刘墓心绪很乱,自己身上秘密很多,似乎还有冥冥之中的一种力量要将自己蒙在鼓里,这种感觉比看这种小说的读者更难受。

  刘墓自然不信情报不能公开这种论调,那么隐藏他秘密的人自然有他的理由。

  是你吗,雕像老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