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我被雷从墓里劈出来 > 第七十五章 罪恶城唯一无罪之人
 
飞刀按照地址走了很久才找到地方。

这里已经是北城的边缘,房屋更加低矮,大片大片的农田,抬头就能看到布满刺绳的城墙和城墙上狰狞的炮口。

飞刀发现这里的民房大多都是闲置的,胡同里涨满了一人多高的杂草,像极了废弃黄村。

正拨开杂草突然裤脚一痛,低头看到一条黑蛇咬完自己正要开溜,飞刀怒从心起,一把飞刀就将那蛇钉在了地上。

又前行了十几米,眼前豁然开朗,也看到了H区35号的门牌,飞刀脸色一黑,这一户门前已经清理干净,只不过方向是胡同另一边。

飞刀敲响的院门,随后他就听到了轻微脚步声,然后发觉周围的温度有些升高,猜到烈焰已经在玩火了。

“是我,飞刀。”

院门上开了一个小格,烈焰谨慎的脸出现在小格里,随后拉开了门。

“你怎么来了?不是定下了互不联络?你一定会引来他们关注的。”烈焰闪身让飞刀进来,随手关上了门。

“自然是有大事。”

“来,屋里说。”

走到门口,烈焰高高抬腿迈过门槛,飞刀还觉得怪异,刚要迈过去突然就磕绊了一下往前栽去。

烈焰扶住飞刀,眉头紧皱的看向门槛,又看了看飞刀。

“怎么了?”飞刀疑惑问道,“这门槛有古怪?”

“不止是门槛,哪里都有古怪。”烈焰说着亮了亮后脑勺,飞刀才发现他后脑上一片头发已经烧焦,飞刀瞪大眼睛,玩火的烈焰被火烧了?

说着烈焰又脱下了上衣,飞刀发现他身上大大小小很多伤口。“怎么回事,不是说低调潜伏吗?”

“这些都不是战斗留下了的,自从搬到这里,各种意外……就是非常倒霉,起初我以为被人下了咒,之后才渐渐发现不对……”

“这门槛莫名其妙拌人,我稍不留神就可能摔跤,哪怕睡觉床塌过一次……这片地方可能不吉,不然怎么会没有人住?”

飞刀脸色一黑,“那你还住这?”

烈焰也有些无语,“北城实在不是人待的地方,我凭借实力换了很多住处,总会有各种恶人让我低调不起来,所以就到了这里,现在我非常小心、排除了很多隐患,很少出问题了。”

飞刀有些心烦意乱,“说正事吧,你知道前段时间的北城暴乱吗?”

“当然知道,我早早就下令神龙成员不准参与,北城这些蠢货,竟然天真的想要夺下放逐之城…你没收到信息吗?”烈焰大概独居太久,嘴有些琐碎。

“收到了,我想告诉你的是这次暴动有一百多名东岛忍者参与。”飞刀语气沉重。

烈焰啪的一声拍在桌上,桌子摇摇晃晃散架了,烈焰看了一眼,习惯了,哪怕明知道自己没用力气。

“他们已经这么猖獗了吗?”

“事实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严重。”飞刀将刘墓那里得到的一些消息说给了烈焰。

“我们躲在放逐之城可能真的错了。”飞刀长叹一句。

“这些消息你哪来的?”

“潜龙找到我了,他们的意思是帮助我们重回神龙。”

“哼,很明显的算计。”烈焰并不像外表那样鲁莽。

“我当然知道,可是,任由神龙这么走下去,我们对不起祖宗啊。”飞刀叹息。

烈焰也陷入沉默,许久之后烈焰突然问:“你脸色怎么这么黑?”

飞刀白了烈焰一眼,“神龙现在这个形势,我脸色怎么好的起来。”

“不是,你的脸是真的黑?”

“嗯?不好,我中毒了,门口被蛇咬过……”飞刀撸起裤腿,那个被蛇咬过的伤口已经漆黑一片。

飞刀马上盘膝坐下,运起灵力努力用灵力洗涤身体。到了飞刀这种实力,肉身已经非常强大,本就没在意那条蛇,没想到毒性这么大。

烈焰摸着下巴,“竟然还有毒蛇,看来还要做些防范……”

这一切都被地下的刘墓看在眼里,从食堂出来他就追上了飞刀,一路跟到了这里。

看来问题不大,飞刀估计一时半会儿排不完毒,于是刘墓开始潜行返回。

一边盘算着后续计划一边土遁,突然鼻腔传来一阵恶臭,灵力运行不畅,土遁术瞬间失灵,刘墓身体各部位传来的触感告诉他,他现在身处类似泥浆的地方。

还有恶臭……

刘墓脑子一炸蹦出了地面,身上已经满满的黑黄耙耙。

大脑一片空白,刘墓一边疯狂呕吐,一边找了撞入一个小院,看到一个水龙头就开始撕扯身上的衣服。

水龙头自动与水管脱离,清澈的水柱喷向刘墓,这一喷就是一个多小时,刘墓已经没东西可吐了。

水管依然在身上冲着,有些阴影冲个千万遍也不会冲刷掉,刘墓瘫软在地上。

这种情况刘墓从来没遇到过,他的土遁并非是挤在土里,更不是挖洞,而是融于土,借土遁行。

一般地下最多的就是土属性物体,一并穿过,遇到水和少量金属也是直接穿行,刘墓处于土遁状态下就相当于行走的一块人形土块、石块,不刻意感受是不会有味觉的。

偏偏刚才分心,闻到了恶臭,灵力不畅,直接显形……刚才那应该是地下粪池?呕……

此生噩梦,不堪回首,不堪回首……

刘墓面色苍白,光溜溜躺在院里,院里冲下来的污秽都被他翻到了土下,地面已经崭新。

“真特么倒霉……”骂了一句之后刘墓才开始打量这个自己闯入的院子。

院里种着许多花花草草,还有几棵花树,整个小院清幽静谧,可惜现在刘墓嗅觉暂时失灵,不然应该能闻到院里的花香。

门口……嗯?刘墓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然后落地就钻入了土里,良久才冒出了一个脑袋。

“对不起”

“对不起”

正屋门口站着一个柔弱的姑娘,身段窈窕,白衣长裙,看上去已经洗得泛黄,小小的脸蛋,精致的五官……绝对算是个美女,只是身上悲伤的气息太浓厚了。

好像也不是多亏?不对,这女孩表情太平淡,怎么都不像看到裸男的状态,她这么一声不响的看了多久。

刘墓脸红的厉害,有种再钻回土里的冲动,“那个……对不起,一时情急才闯入这里……”

女孩看着地上那颗人头,没有惊讶,只有浓郁的悲伤包裹着一丝歉意的眼神,柔弱的开口,“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但我知道是我不对,对不起。”

刘墓被这姑娘的一通说辞弄得满脑子浆糊,大概是个脑子不正常的?“那个美女,你能给我找些衣物……”刘墓刚才已经脱了精光,那些衣服打死都不会再穿了。

姑娘转身进屋,不一会儿就拿了一件衣服出来,走到刘墓脑袋前,“我只有裙子,可以吗?”

刘墓探出一条手臂接过,发现姑娘并没有回避的意思,只是一脸哀伤的看着他。

真的好像不正常。

运起土遁,灵力注入裙子,刘墓重新遁入土里,在土里将裙子展开围着自己下身绕了一圈,穿是不可能穿的,他没有特殊嗜好。

围好裙子,刘墓探出脑袋,“谢谢你哈姑娘,回头我赔你一件新的。”

姑娘低头看着他,水汪汪的眼睛里好像有很多话要说,但最终还是一抹哀伤,“不用了,是我害了你,不用还了……以后不要再来了。”说完转身向屋里走去。

那个眼神让刘墓心中一软,就觉得这个女孩很可怜,可能脑子真的有什么毛病。

这么一想,羞愧之心暂时消褪。这就是很多人的奇怪心理,一旦觉得某人脑子有病,很容易就放下很多面具。

他围着一条白裙从土里钻了出来,赤着脚走向门口,“姑娘,你是有什么困难吗?说不定我能帮你。”

姑娘重新出现在门口,似乎刘墓没走让她有些欣喜,不过眼中马上就浮上了黯然,“你帮不了我的,快走吧,我这种人只配孤独的死去……”说着话眼中竟然爬上泪水。

刘墓就觉得这姑娘很可怜,连带着自己都跟着有些心碎。“相遇即是有缘,要不请我进来坐坐?”

姑娘脸上挂着泪珠,歪着头看了看刘墓,刘墓一瞬间好像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你是个好人,离我远一些吧,我是被诅咒的人,我会给你带来厄运的。”姑娘看上去很矛盾,她很想和人说说话,很想有朋友,但又害怕着什么。

刘墓想起烈焰那里看到的一幕幕,以及自己刚才的惨剧,好像明白了什么。

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刘墓相信这个姑娘说的话,心中无限同情,如果这女孩真的能带来厄运,可以想象她长这么大会经历多少苦难。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和小寒也是苦命之人,苦命之人总是很容易感同身受。

“交个朋友,我叫刘墓。”刘墓笑容温暖的伸出手去。

姑娘有些惊讶,看着刘墓澄澈的眸子,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但终究还是抵不过那种有个朋友的欲望,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和刘墓握在了一起。

他的手很热,很厚实,上一次和人接触是自己几岁的时候?

刘墓觉得自己握住的小手软若无骨,还有些冰凉,让人忍不住想给她暖暖。

“他们都叫我……天煞孤星……厄难女孩……”姑娘抽回了自己的小手。

“既然是朋友了,总要知道你的名字吧?”刘墓笑道。

“我叫藤香香,你叫我香香就好。”姑娘笑了,刹那芳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