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我被雷从墓里劈出来 > 第三十二章 黄台大战(中)控杀二人组
 
刘墓与黄老邪飞速退出办公楼,过程中刘墓按了紧急救援的按钮,正想寻路而逃,却发现黄老邪站在原地不动了。

办公楼里跟出来两人,正是飞刀和黑脸男子。

“老黄快走,既然敢埋伏你肯定就不好对付。”刘墓焦急的拉了黄老邪一把。

黄老邪斜了他一眼又面无表情的看向跟出来的两人,缓缓开口,“我怎么不知道有谁能对付我?”

刘墓看向黄老邪有些意外,本以为他是老实人,原来也喜欢装。

黄老邪如渊站定,抬起一只手遥遥对着出来的两人做弹指状,飞刀见状飞速而退、满脸戒备,黑脸男子却毫不减速,两双拳头迎向黄老邪,此时黄老邪弹指已放。

刘墓瞪大眼睛只见黄老邪与黑脸男子中间距离地上灰尘瞬间扬起,一声空气爆响,清脆如响鞭,黄老邪双手抬起撑起气罩。

又一声撞击响,黄老邪向前倾着身子后退三步,语气阴沉下来,低声道:“逆龙护法混空拳徐放!”

黑脸男子负手而立,一股强者气息油然而出,“不愧是潜龙东部大区杀器,不过还是弱了些。”

在刘墓看来这一次交手黄老邪是落下下风了,不由心中警惕大增,与此同时手机振动不止,一边戒备一边掏出手机瞄了一眼心中大惊。

黄台县范围内多个光点发出求救信号,又看向眼前强的离谱的混空拳徐放,心里不断下沉,潜龙冒然来黄台追捕看来是失算了。

想到这他遁入土里,飞速向徐放逼近,地面上飞刀再次飞退,同时提醒徐放,“小心脚下!”

徐放双拳抬起迅猛下垂,如巨人擂鼓,一声闷响,刘墓正潜向徐放,突然感到一阵心颤,耳听轰的一声,一阵头晕恶心,这要是离的近了会不会就地震死当场活埋?

这让刘墓心中对这徐放忌惮又多了几分,自从土遁以来基本上无往不利,这还是第一次吃瘪。

徐放这边刚刚锤完两拳接着远远向一边跳起,刚刚跳起地上就出现了两个手指粗细的小洞,紧接着黄老邪弹指不断,徐放挥拳不停,两人好像都能感知到对方的杀招轨迹,在互相攻防的同时还能躲闪。

飞刀知道这两人不是自己能插手的,退向办公楼。

刘墓这边也有些不敢靠近徐放,担心再近一点挨上一拳恐怕会被震出血。

但他也不是没事做,掉头潜向办公楼,打算去对付飞刀等人,又不甘心帮不上黄老邪,潜行的途中伸出手放出去匕首,遥控着飞向徐放。

徐放好像又能预知一般回头一拳打飞了匕首,不过黄老邪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手指连弹逼得徐放一阵手忙脚乱。

而这时飞刀已经带着毒烟、藤蔓来到了大厅,还搀扶着已经昏迷的雷达。

还满血的飞刀三人将雷达往墙边一放就准备支援徐放拿下黄老邪,黄老邪那边已经节节后退,刘墓顾不得自己地下时间不多,在地下运起御土术,地上大理瓷砖、混凝土如融化一般升起一座“高墙”。

飞刀一见就知道又是刘墓,冷笑一声“同一招用两遍?”右臂一抬挡在脸前向前一跃,高墙果然不是正常的墙,只有薄薄的五六公分厚,飞刀在墙上撞了一个人形的洞,撞是撞开了,意外的是自己撞的头晕眼花。

墙变厚了,材质不一样了,飞刀也不是石人。

不过他已经顾不得头晕,地上已经冒出了一把工兵铲拍向他的小腿。

飞刀一跃而起,令他意外的是兵工铲也窜出地面阴险的袭向他的下身,千钧一发之际脚下凭空出现一把飞刀射向兵工铲,“叮”的一声飞刀弹飞,兵工铲落地。

刘墓也终于坚持不住,从地面出现,几枝粗壮的藤蔓搅碎了土墙,大片的黑雾弥漫过来。

刘墓飞速后退,一招手兵工铲握在手中就是一抡,又是叮的一响堪堪磕飞一把飞刀。

“他脚下有古怪,我的藤蔓钻不出来!”藤蔓豁然想起显灵山一战中自己的藤蔓钻出地面后被卡断的一幕,原来也是刘墓!

刘墓在后退的时候就防备这飞刀和藤蔓袭击,一脚一脚控制御土术踩实了地面,这可比土墙容易且结实多了。

只不过眼前的黑雾已经逼近,且越来越大,称得上浓烟滚滚了。

黑烟中飞出一把飞刀极速射来,刘墓再度用兵工铲拍飞,这次飞刀被拍飞两米后没有消失而是掉头飞了回来,刘墓一扬手兵工铲凌空旋转起来,叮叮声不绝于耳,虽然速度上慢些,好在铲面宽大,倒也暂时挡住了飞刀。

刘墓已经退出了办公楼,实在是对弥漫过来的毒烟没有办法,转头看向另一边黄老邪已经比刚才后退了十几米,可以看出相比于徐放的混空拳的确不如。

两人好像能感知到对方的攻击轨迹,徐放一拳迎上就能挡住,黄老邪一弹指却拦不下徐放一拳,还要再撑起气罩,多数情况下只能闪躲。

在刘墓看来黄老邪只要冒汗基本上就已经快支撑不住了,而刘墓这一分神兵工铲就被飞刀突破了防线向刘墓射来。

刘墓已经喘过气,跺脚缩进地里,这下飞刀三人反而变怂,纷纷后退,刘墓却没有选择潜过去,土遁术适合偷袭,在这种情况下再过去肯定危险度大增,伸手估计就会被扎一刀。

刘墓只能缓缓靠近徐放,寻机偷袭。就在这时天空飘来一人,没错,就是飘来,徐放和黄老邪也看到这人的到来,暂时停手,场面终于安静下来。

此人背负双手飘落在黄老邪身前,面向徐放,单说出场方式必须给打个满分,就差个出场音乐了。

一直胜券在握的徐放却因宋时锦的到来谨慎后退,看起来对宋时锦非常忌惮,难道宋时锦比黄老邪更厉害?刘墓不再浪费力气从宋时锦与黄老邪身后钻出地面,宋时锦与他点了点头重新面向对面的敌人。

刘墓这才注意到宋时锦身上有多处焦黑,像是被烧的痕迹。

“没想到火焰都拦不住你了。”徐放一脸警惕的看向宋时锦。

“论攻击力我的确不如他,但我想走他还真拦不住。”宋时锦笑吟吟说道。

“看你身上痕迹也不是拦不住吧?”徐放试探问道。

“嗯,他也没想到我会飞,用漫天大火拦我,没一会儿就没多力气了,差点被我留下。”

“你什么时候会飞的?”

“一直都会啊,我既然叫掌控者,掌控不了自己不就笑话了么,以前和老黄在一块用不到而已……好了,恢复一些力气了,不能耽误时间了。”

宋时锦说到这向身旁伸出了一只右手,黄老邪上前伸出左手熟练握住。

这时对面的飞刀大喝一声:“快走!”转身钻进了大厅,藤蔓和毒烟反应慢了一拍,跑出没几步突然僵硬起来。

这边徐放也像陷入泥潭一般动作僵硬,只见他怒吼一声一拳猛的挥向宋时锦二人。宋时锦一抬手一层透明气墙凭空浮现,宛如水幕一般,徐放那一拳在上面打出了一圈圈波纹却毫无建树。

黄老邪又曲起了手指,这次捏的时间久了些,一指弹出。那边徐放终于面露惊恐,“啊”的一声吼,用尽全身力气往旁边一闪,肩膀一团血雾爆出,一个宛如枪打的窟窿出现在肩膀。

就在黄老邪再度屈指的时候,刘墓耳中传来宏大的声音:“不愧是控杀二人组。”

刘墓脑袋瞬间昏沉入梦,然后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这次入梦一句废话都没有,刚刚出现在刘墓梦中就伸手虚抓限制了刘墓动作,举着一个山一般的石头砸了过来。

这一下非常突然,眼看要被砸成肉泥的时候,腹部一个圆球状的光团亮起,刘墓瞬间清醒。

睁开眼正看到宋时锦和黄老邪的眼神,他俩刚才也愣了一瞬,担心刘墓在梦中有意外已经准备扇刘墓巴掌,刚好看到刘墓已经睁开眼。

宋时锦松了一口气,还真担心刘墓在梦里稀里糊涂被人收拾了,不过他也暗暗记下了刘墓肚子里亮起的光团。

三人重新转头看向对面,正好看到织梦、入梦两人将徐放拖入一道光门中消失不见,大厅里白衣一闪,刘墓模糊看到是小静,“怎么把这三个人给忘了,追不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