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我被雷从墓里劈出来 > 第一章 鬼婴
 
东华国东岭深处,深夜,大雨磅礴,电闪雷鸣。

一辆越野车行驶在山林之间,两束车灯照出两道因雨幕朦胧的光,照射在连绵的山体上就像两束手电照到了巨兽的脊背。

这是一条横穿八百里东岭的公路,由于东岭早已修了两条东西横穿的高速,这条原本的主干公路也就鲜有人走,而且还有各种奇异传说。

越野车停下,熄灭了车灯。车里有个胖子点上了一根烟,烟头忽明忽暗,借着烟头的光亮能看到胖子在打量眼前的一座矮丘。

这座矮丘与其它山丘略有不同,东岭连绵不绝,古木参天,乱石嶙峋,但这座山丘却很是“齐整”,尤其是山顶平平,整座山就像一座原本耸峙的高山被拦腰砍断一样。

更奇怪的是这座山丘上并没有什么高大的树木,也没有裸露地表的石头,只有低矮茂密的灌木。

胖子抽完一根烟,此时的雨已经暂歇,他费力穿好雨衣,戴好头灯,下车又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沉重的包裹开始爬山。

他体型虽胖,身形却有不相符的矫健,不过这雨后的山丘非常泥泞,再加上灌木阻隔,仍是让他吃了不少苦头,爬到山顶已是浑身是汗。

胖子借着手电的灯光在山顶走了几圈,脸上爬上了一丝微笑,果然不出所料。

休息片刻之后胖子走到平平的山顶中央,从包裹里拿出一节一节钢管一样的东西,又拿出一把小锤,叮叮当当的敲了起来,声响在雨后静谧的山野中分外清晰。

胖子将钢管不断地下敲,敲下一段又接上一段,在敲完第二节之后手中的锤子传来了沉闷的回馈,下面探到了什么东西。胖子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意外。

这一节一节被敲进地里的钢管就是考古界常见的洛阳铲,用来勘探地下土层。

这个胖子自然不会是什么正经考古人员,而是几乎已经销声匿迹的“土夫子”。

近百多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古墓被发掘、保护起来,再加上监管、抓捕力度越来越大,土夫子这一古老职业几乎消失。胖子名叫刘掘,是仅存的一脉自古传承的土夫子唯一继承人。

刘掘这个名字就很“专业”,就是挖坟掘墓的字面意思,这都怪那个收养他传他手艺的师父,为了让他铭记香火传承而取的名字。

他本人对于传承这门悠久手艺并不热衷,无他,时代已经没有这门手艺生存的土壤,但终归是随了师如父的老人遗愿,再加上自己眼下的确着急用钱,才无奈又捡起了这门快要生疏的手艺。

在本门的传承书籍里有很多忌讳,比如这种雷电交加的天气是不适合下地的,不过刘掘作为新时代、受过科学教育的青年,对于祖宗传下来的许多规矩都不甚在意。

不得不说这个刘掘也算有些才华,从小被师父传授了许多专业知识,老人去世以后自己作为继承人兼掌门人,就做主对很多传承技艺做了改良,具体就是祖宗之法+高科技。

比如这座常人眼中的平顶山,在他眼中分明就是一座大墓。他利用卫星图像对照寻脉定穴的方法确定了几个可能有墓的地势,又借助无人机实地勘探,确定这座山丘十有八九是一座大墓。

山上无石,是因为这本就是一座夯土堆。山上无树,当是土质经过特殊改造或者地下有水银之类的东西,让大树难以生存,千百年后就只剩下了生命顽强的灌木。

此刻刘掘拽出洛阳铲,仔细观察带出的图层,眉头越皱越紧,又回想刚才洛阳铲反馈的手感越来越迷惑,按照山丘的规模来看不该这么浅就打到墓顶。

刘掘不甘心的又在山顶不同方位分别打了几个点,最终还是回到中间,拿出一把折叠兵工铲开始动起手来。不知是不是刚下过雨的缘故,土质很松软。

仅一小时不到,刘掘的身体就消失在地面,这个洞有快两米深了。可见刘掘手上的功夫并没有荒废,只不过这个洞相比正常盗洞直径有些大,他的体型决定了这洞小不了。

在盗洞或者坑底传来了“咚咚”的沉闷声响,刘掘已经挖到了洛阳铲探到的物什。他用手摸了摸,又敲了敲,凝神倾听,眉头越皱越紧。

这东西非金非铁更不是墓砖,倒像是某种自己没见过的矿石或者金属,从敲击声响判断,东西不大,也不厚。

略微休息之后刘掘在坑底继续作业,在坑底直接向一边扩挖,打算将这东西挖出来。不一会儿功夫就将这东西清理出了轮廓。

借着手电光看去,轮廓是不规则半月形,长度接近一米,不像是人工打造的东西。刘掘俯身伸手探去,这东西边缘弧度倒是规则许多,厚度也越到边缘越薄,就像一个大型蛤蜊的边缘。

刘掘双脚撑在洞壁上,单手用力,突然手上一痛,抬手一看手上已是殷红一片,这让他心头一凉。

虽然不信祖传的种种记载,但不意味着他心里不慌,下地见红,大凶。刘掘俯身仔细打量那个东西,边缘并不锋利,为什么自己伤口这么深?

就在这时,一个诡异的情景让刘掘寒毛乍立,原本流在那东西上的血迹竟然缓缓消失,就像被吸收一样!

刘掘冷汗流了出来,已经心生退意,还没等他作出决定,只听到“轰隆隆”一声大响,头顶洞口的天空骤然大亮,吓的刘掘差点跌坐在坑底。

刘掘心中大骇,矫健翻出坑底,眼前一幕让他瞪大了眼睛。不远处山顶的灌木七零八落,还有一些枯枝还在冒烟。

刘掘慌忙将手中的工兵铲仍在一边,这是被雷劈了?分明已经停雨许久,哪来的落雷?

刘掘又回头打量那个自己打出的黑漆漆的洞,心不断下沉,这种情况自己师门几千年传承中也没有提到,盗个墓还能惹到天罚?

此时的土夫子已经慌乱,只想快速逃离,还没跑出几步,又一个声音传来,这次吓得他直接瘫软在地上。

“哇~哇~”

竟是婴儿的哭声!

荒山野岭,深更半夜,盗墓坑边,落雷过后,一阵阵婴儿啼哭……

见鬼了,刘掘浑身发软,脑海中不断搜刮着自己的记忆。

曾有一本笔记中记载,某位祖师下地曾遇母子合葬墓,开棺发现其母已经化为骷髅,那婴儿却宛如沉睡,被开棺惊醒,看着开棺的土夫子森然而笑。

记载中那位土夫子出来后没几天就病死了,只在千百年的传承中留下了这么一段鬼婴的故事。难道这也是鬼婴?

刘掘身体渐渐恢复知觉,浑身冰凉,他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向山顶边缘蹒跚跑去。只不过那一声声的婴儿哭声却像魔咒一样不断呼唤着他。

刘掘连滚带爬的到了半山腰,气喘吁吁的摊在那里,婴儿的哭声已经小了许多,断断续续的传来。

那一声声的婴啼就像魔咒一样在心底不断响起,好像还有另一个自己在不断的说:“去看看,去看看……”

最终刘掘狠狠吐出一口气,返身又向着山顶爬去,连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

到了山顶,那婴儿的啼哭好像比刚才更大声了。刘掘一步一步靠近着,眼前出现了一个大坑,他倾着身子向下一看,还是让他惊了一下。

坑底散落了一地的金银珠宝,将坑底照亮,金银珠宝间还有一些似是人类的骨头。

坑底正中间有一个婴儿不着寸缕,不沾泥土,仿佛从黑漆漆的泥土中长出了一朵青莲,四肢奋力挣扎,一声一声的哭着。

刘掘自然不知道,就在婴儿传出一声婴啼的时候,这座沉默了不知多少年月的土丘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地底深处的某个存在睁开了眼。

东岭深处某个沉寂多年的雕像微不见的颤动了一下,两只在雕像肩膀上休憩的猫头鹰互相看了看,总错觉这雕像好像笑了。

与此同时,世界上许多个角落,许许多多的强大存在感知到了天机混乱,有人皱眉掐指,有人烤龟壳卜卦,但都没有结果。

一个混乱又未知的大世开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