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走刃 > 第70章 训练场上怒摔滑雪板
 
李长逸和队友只看到了奖牌和奖金,却不知道这次全国锦标赛还有更大的意义。

通过成功举办这次比赛,中国冰雪中心开始与国际雪联对接,将国内赛事纳入FIS积分系列赛范畴,这样国内运动员就有了更大的机会走向世界舞台。

相应的,唐槐也在国际雪联为李长逸、张志旺、乌力罕、范清婉、武缨、方瑞轩和李萍萍等人做了注册,为将他们推向国际赛场做准备。

李长逸连夺两个全国冠军,广州体校那边也很有荣光,校长陈立心特地联络家乡媒体远程采访李长逸,还打算给他家里送喜报。

这一说起家庭身世,李长逸神色黯然,推说自己是孤儿,自幼被师父梁国辉收养长大,如今师父人在德国,广州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倔强地瞪着眼,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其实他手机里存着妈妈的电话,只是那个女人已经重组家庭,亲口说过不想再被打扰……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这个女人,他脑海中就忍不住浮现出卖猪脚饭的陈阿姨,吃了她家这么多年的饭,或许潜意识里已经把她替换成了母亲形象吧。

“校长,我改主意了,您刚才不是说要送喜报吗?帮我送到石牌村吧,送到一家名叫隆江金牌猪脚饭的快餐档口,顺便帮我告诉老板娘,师父留下的块匾我一定会回去拿的。”

李长逸只是单纯地想给陈阿姨报个喜,可没想到陈校长特别会来事儿,特地请了当地的舞狮队,带着放大尺寸的李长逸领金牌的照片,敲锣打鼓走进石牌村,大张旗鼓地宣传石牌出了个滑雪冠军。

当初武馆周边的街坊,得知此事后都在交口称赞。

他们尽说些“这孩子打小就聪明”之类的话,却全都忘了那个雨天,他们是如何争先恐后围着李长逸收账,连吃顿饱饭的钱都没给留。

在隆江金牌猪脚饭的档口,陈立心找到了老板娘说明来意。

陈姨很惊喜,马上就把咏春牌匾找了出来,用旧报纸和保鲜膜包裹得严严实实,显然保管得非常用心。

陈姨讲了讲她和李长逸的渊源,后来牌匾照片和“一饭之恩”的故事,被记者发表在了报纸上。

有那么一两个月,石牌村的老街坊们总会聊起李长逸,讲一讲这孩子小时候调皮捣蛋、被师父暴打的往事。

他们不懂滑雪,也不知道全国冠军的分量轻重,但他们知道,这个后生仔正在做为国争光的事情,说不定以后越来越有出息。

隆江金牌猪脚饭的生意也红火了一阵子,经常有人提起报纸的报道,赞她人好心善,如今店铺名字上的“金牌”二字,也算是实至名归了。

在黑龙江那边,李长逸也把自己领奖照片、新闻报道发给德国的梁国辉,告诉他老人家的心血没白费,昂贵的滑雪板没有白买。

梁国辉明明很开心,但依旧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动不动就“不聊了,约了人打麻将。”

慕尼黑一别之后,老头再没主动开口要过钱,因为李长逸每个月都主动打钱过去,恭恭敬敬赡养师父,再无半点怨言。

李长逸也没有忘记感谢曲长歌,打电话汇报成绩,告诉他那天下午一杯茶的点拨有多重要,顺便也夸一下唐教练多专业和敬业。

看得出,此时的李长逸是真心感谢和感激唐槐。

但是从不按常理出牌的唐教练,却在算计着怎么杀一杀李长逸的锐气,给他补上一堂挫折教育课。

别看李长逸在国内已经“独孤求败”,那是因为国内运动员整体水平太差,真正上了国际赛场,他离拿奖牌还差得远呢。

唐槐看着日程表,忽然计上心头:“有了,就拿这个比赛来给这小子下个套儿。”

第二天一早,他来到训练场上,把所有队员叫到一起,宣布了一个新的赛事安排。

“全国第二届青年运动会要在山西举办,其中冰雪项目定于2019年1月份开赛,恭喜你们又得到一次刷奖牌的机会。”

女队的武缨与范清婉摩拳擦掌,男队大部分成员则兴致恹恹:“不用比都知道前三名是谁,我们还是洗洗睡吧。”

连张志旺也扭头看向李长逸,看样子已经蒙上了心理阴影。

可这时唐槐却说:“李长逸不能去,你们其他人可要把握住机会。”

他的目光特别停留在张志旺的脸上,传递的意思非常明显了。

张志旺和大部分人的表情都充满了惊喜:“什么?”

李长逸则是一脸愤慨:“为什么?”

唐槐斜眼看过来:“你都拿了俩金牌了,还不满足吗?”

李长逸当场就火了:“这算什么回答?体育比赛不应该公平竞争吗?难道还要搞平均主义?”

唐槐没理他,继续念着比赛规程:“单板滑雪定在1月14号在大同开赛, 这次比赛由各省代表团参与角逐,国家队不算作代表团成员,也就是说,你们都得回原单位参赛,占各省代表团的名额。”

说到这里,他扫视了其他人:“因为已经进入腊月了,大家辛苦一年不容易,我给你们提前放假,1月7号可以离队去山西大同报到,比赛结束后你们服从省队的放假安排,到2月11号正月初七归队训练。”

话音刚落,大家一片欢腾,唯独李长逸感受到了侮辱。

他刚刚连拿两个全国冠军,心里满是骄傲和优越感,唐槐莫名其妙的针对和当众无视他,让他心中充满了怒火。

于是他狠狠摔下手中的训练板朝外走去。

唐槐心中暗笑李长逸果然上套,但是表情却装作严厉,大吼一声:“你给我站住!把雪板扶起来!”

“我抗议!凭什么不让我去参赛?!”

“我让你扶起滑雪板!”

“你先回答我问题!”

“我再说一遍,把滑雪板扶起来!”

两个人仿佛斗气的公鸡相持不下,其他队员看不下去了,赶紧跑过来好言相劝。

但是唐槐拿出了教练权威,逼迫李长逸低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