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走刃 > 第64章 禁止一切“平花技巧”
 
楚格峰位于德国与奥地利的边界,这里没有哨卡也不需要签证,分界线处立了一个雕塑:“行走的男人,一步跨越两个山峰。”

李长逸他们都跑过去,学着雕塑的样子站一站,走两步到奥地利打卡,再走两步回到德国,也算是没白来一趟。

基于这个便利,滑雪场主雪道上有很多奥地利的滑雪爱好者。

李长逸在休息时会跑过去围观,希望能再碰到黑默林,看看国外运动员的日常训练。

不过他并不知道,世界杯开赛在即,人家已经去瑞士备战了。

留在滑雪场里的外国人,大部分是普通选手和业余爱好者。雪道上还有很多孩子,小的只有五六岁,穿个迷你板也滑得有模有样,有些十二三岁的孩子开始玩单板,把回山、豚跳、刻滑甚至部分转体技巧都玩得很娴熟了。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非常享受滑雪的过程,不在乎谁比谁快,比的是谁动作更花哨,姿势更帅气,每每有人做出高难度的转体动作,便会获得欢呼与掌声。

李长逸大开眼界,没想到滑雪也能做出这么多酷炫的动作。

其中板头内转360、前空翻等技术他以前在跑酷中也经常用到,看到人家表演,他心里就开始痒痒,觉得外国人能做的,自己也可以做到。

找了个平缓的雪坡,他挑几个简单的动作试了试。

相对于走刃和简单的豚跳、POP跳,平花技术难度系数大,对身体协调能力、核心发力等要求很高,最重要的是还要克服恐惧。

就在他终于可以娴熟地做出板头内转180度时,唐槐突然出现在身前,劈头盖脸一通怒骂。

唐教练认为专业的单板滑雪障碍追逐运动员,就应该努力练习竞速的基础技术,这些花里胡哨的平花动作对于比赛没有多少帮助,反而会大大增加他受伤的几率,葬送短暂的职业生涯。

唐槐专门暂停了训练,把14名队员叫到驿站宿舍开会,集体观看国外运动员视频,用真实案例让大家对平花死心。

第一个视频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一场国际级女子组比赛,领先的运动员一骑绝尘,眼看就要夺冠了。她在最后一个跳台处做了腾空抓板的耍酷动作,结果影响了落地平衡摔倒在终点线前,把金牌拱手送给了其他人。

另外还有几个训练视频,一外国小伙子在空旷无人的雪道上做出了顶级难度的平花动作“Andy rodeo 720”。

这个动作先是平地转体360度,再接前空翻720度,动作舒展姿势帅气,但是小伙子落地骨折躺在雪地里哀嚎。

还有其他看起来很简单的动作,运动员只是普通摔倒,却同样被抬上担架。

光这些外国视频还不够,唐槐又把范清婉喊出来,让她来讲讲之前在U型场地技巧项目中目睹的悲惨事故。

就在新西兰外训期间,她的队友连续做7个滑行翻转动作,最后不慎摔伤了肩膀,后来再也没有回到国家队。

李长逸看唐槐如此苦口婆心,哪怕心里再不以为然,也只好签下了保证书,承诺以后不再做训练需要之外的动作,如果违背承诺,一经发现就罚款2000元。

这可算掐住了他的七寸,每个月训练津贴才六千多,翻三个跟头就没啦!

这件事虽然有效降低了队内不必要的伤病,可是队内也冒出了“唐老鸭到底会不会平花”的争论。

大部分人猜测唐槐的技术很烂,除了基本的走刃和跳跃技巧外啥也不会……

接下来的日子有些枯燥,每日训练和修训练赛道消耗着大家的精力和体力;零下30摄氏度的寒风、刀割一样的八级大风、冻雨和暴雪天气的侵袭,让训练条件变得愈发艰苦。

等到11月初时,初入雪山的新鲜劲过去了,已经有人想家了。

顾千瞳难得给大家放了一天假,一方面是放松休息,调整一下心态,另外是要为第二天的海外选材试训做准备。

之前她广撒英雄帖,希望把欧洲华人华侨圈里滑雪苗子都搜罗到麾下。

除了向使馆求助外,她还与各国的滑雪学校和滑雪教练联盟联络,希望挖掘出最优秀的人才。

经过大半个月的努力,她终于找来了20多个少年来到楚格峰。

这些孩子都参加过各国国内U12、U15比赛,本身已有一定的实力,再综合考量身体素质、技术、潜力、年龄等因素选出来的,顾千瞳对他们抱着很大的希望。

试训选材只有一天时间,先由单板滑雪国家集训队队员做滑行表演,向那些华裔少年和家长展示训练成果。

顾千瞳趁机向他们介绍国家队跨界跨项选材规划,邀请他们一起备战北京冬奥会。

然而就像唐槐一开始断言的那样,这次海外选材的意义大于形式,很难有实质性的效果。

华裔少年的家长们表面上愿意支持国家队工作,但没有一个立刻下决心送孩子回国的。

唐槐懒得在这表面文章上浪费时间,汇报表演一结束就要走。

顾千瞳拉住他:“帮我掌掌眼,看看这小伙子怎么样?”

“哪个?”

“白衣白裤那个,连滑雪板也是白的。”

“长得挺帅啊。”

“去你的,我是认真的!他今年拿了澳大利亚国内障碍追逐的冠军,来欧洲是备战世界杯的,我费了好大劲才请过来的,正儿八经的世界级选手!”

唐槐听他说完这些,马上来了精神头:“澳大利亚还有这么强的运动员?我怎么不知道,快把他详细档案资料发我!”

顾千瞳笑吟吟地转发了文档,上面显示着此人名叫高熵,身高185厘米,体重84千克,国籍是澳大利亚,母亲是华人,父亲是白人。家庭住址、在读学校、宗教信仰和所获得的的荣誉等都是一长串英文。

身高体重都符合唐槐的标准,能拿到澳大利亚的国内冠军,技术应该也相当过硬,唐槐两眼放光,仿佛找到了梦寐以求的猎物:“你等着,待会儿我去和他聊一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