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走刃 > 第48章 排位赛·弯道为王
 
所有人都在欢呼,只有唐槐脸都绿了:“我去,停、停、停……放我下来啊……”

这姑娘还穿着滑雪板呢,就这么把自己“举高高”,还不住地转圈,万一控制不住……自己的屁股岂不是又要摔成几瓣儿?

武缨实在是太兴奋了,下意识地做出这样的举动,待反应过来,自己也吓着了。

这自主意识一旦重新接管身体,她马上就支撑不住了。

要不是李长逸眼疾手快,从后面托了一下,她和唐教练就都得摔在地上了。

唐槐当众“出丑”,面子挂不住了,正看见乌力罕站在旁边跟着大伙一起笑。

他马上就把乌力罕当成了出气筒:“你怎么搞的?啊?我之前怎么给你讲的,让你大胆滑,让你大胆滑,结果呢?你过弯的速度还不如八十岁的老太太!”

乌力罕笑不出来了,苦着脸:“我后面已经很快了。”

“快个毛线,看看你们的成绩,武缨81秒,你83秒,这成绩也好意思说快?你知道奥运冠军都六十多秒吗?你知道差20秒意味着什么吗?”

仿佛是动了真火,唐槐怼完乌力罕,马上转过头骂骂咧咧地朝其他人吼:“奶奶的,第二组准备,给我大胆滑,听见了吗,大胆大胆再大胆!”

武缨拉长了脸,眼神幽怨得像个锥子,恨不得把唐槐戳成筛子。

敢情这家伙跟每个人说的诀窍都是一样的,就是“大胆滑”啊。

其实这恰恰是唐槐的精明之处,现在是夏天,基地里的赛道是塑料草叶做的滑草赛道,喷上水雾后模拟雪场,其效果与真实的滑雪场赛道还是有差距的。

感受过新西兰顶级赛道的老队员,能够明显感觉出滑草赛道摩擦力大,立刃抓地力却差很多,因此平时训练的时候,大家都很控制速度,以免冲出赛道受伤。

但是这次是排位赛,谁胆子大、豁得出去,谁就更有可能胜出。

拿第一场比赛来说,乌力罕认为这只是队内的一次普通对抗,根本没必要冒着重伤风险倾尽全力。

可武缨不一样,以她的禀性脾气,如果输了肯定会一气之下履约离队,所以她把这比赛看成生死之战,必然不顾一切全力以赴。

结果显而易见,武缨一骑绝尘,乌力罕只有跟在对方屁股后面吃土的份。

有了第一组做例子,第二组比赛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李长逸和张志旺同时站上出发台,不出意外的话,这将是队内榜一的争夺战了。

这俩人的技术特点很有趣,李长逸身体条件出色,协调能力一流,全赛道四个阶段几乎没有弱点。

和李长逸相比,张志旺身体素质略差,不是速度、耐力、爆发力中的某一项差,而是全面差了一个档次,但是他精于算计,善于在比赛过程中制造机会,寻找最佳落点和线路,平时的训练成绩相当惊人。

这俩人平时就相互不服气,私下里对比训练成绩是半斤八两,这次就很有悬念了。

和上一组一样,他们这边也配了俩炮灰选手。

站在高高的出发台上,和两位队长同台竞技,人家两个新人本来就紧张,张志旺还给他们施加压力:“喂,一会儿躲远点,别挡老子道!我这滑雪板上的钢刃可锋利的很,刮上就得掉层皮。”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移向李长逸,摆明了指桑骂槐。

李长逸抿嘴一笑,冲着俩人喊:“不要听他的,认真比赛,拿出平时训练的本事才是对我们最大的尊重。”

他这么一句话,马上赢得了对方的好感,但是也招惹上了张志旺。

对方猛然转过头来,满脸怒容。

李长逸摇了摇食指,眼神都飘到天上去了。他很喜欢这个动作,既能表达轻蔑,又让对手无可奈何。

这俩人互相玩心眼,还没开始比赛就已经有火药味了。

唐槐看着他们的小动作,嘴角挂着坏笑:“这种调调,我喜欢!”

竞技比赛本来就是对抗游戏,礼貌什么的,平时做做样子就行了,真上了赛道有拿出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勇气和狠劲儿才行。

当年他参赛的时候,可没少被外国人针对,什么阴谋阳谋损招都经历过,要不然也不至于重伤退役……

唐教练浮想联翩的时候发令枪响了,李长逸等四个人同时从出发台上飞跃而下,水平居然不分伯仲。

看得出,那两个“炮灰”选手反应挺快,平时训练也都很扎实。

但是滑雪这项运动很吃经验,接触时间短的控板能力就弱,无论爆发力还是平衡力都要差许多,所以在第一组波浪包过后就明显落在后面了。

李长逸和乌力罕并驾齐驱,过雪包、飞跳台、落地控板、张臂开肩……动作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如果没有半壁弯,说不定他们会保持这样的速度并排冲到重点。

这时候,弯道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有弯道就有内外道之分,走内道距离短速度快,便是甩开对手的绝佳机会。

李长逸的出发点在1号道,滑到这里就是内侧雪道,这是先天优势。不过他的支撑脚是左脚,也就是右脚在前左脚在后,所以过弯的时候用的是“屁股擦雪”的后刃。

张志旺恰恰相反,他左脚在前右脚在后,此时过弯是身体前倾俯身摸雪的前刃动作。

他们现在的技术还不够纯熟,前后刃发力有差距,明显是俯身的前刃更容易用上力量。

所以在第一个弯道上,张志旺凭着这个小细节获得了更快的速度,滑雪板渐渐探出了大半个身位。

不仅如此,这家伙得理不饶人,带着坏笑摇了摇食指,故意往李长逸的前方切过去,企图抢占内弯有利位置。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此时双方时速大约在55公里左右,只要李长逸一个不冷静,两人撞在一起必然要受伤。

那一刻,所有人都盯着两块滑雪板,看它们渐渐靠拢,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空气似乎粘稠,时间近乎凝固,李长逸轻微移动了重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