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阿狸中文网 > 走刃 > 第26章 走刃,制胜之道
 
“看见我的carving路线了吗,那条细细的划痕,就是人板合一的最高境……哎?谁让你们下来的?”

唐槐滑到坡底,兴冲冲地回过头喊着,想要给弟子们解释和炫耀自己的技术,没想到话刚说半截,就看见五个憨批弟子放直板滑下来,早已破坏了他在雪面上的杰作。

“追上你啦!哈哈,教练你滑得也太慢了。”

乌力罕抢在前面滑下来,“战胜”李长逸的喜悦让他兴奋,居然冲到唐槐跟前大放厥词。

唐槐气得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看把你能的,从外面学了点野路子就觉得了不起了?只会放直板,你他妈幼儿园还没毕业呢,就想参加高考?”

乌力罕被训懵了,完全搞不懂自己又错哪了。

武缨等人见势不妙,赶紧在数米外急刹,后面的李萍萍和李长逸来不及反应,与她撞成一团。

张志旺本来跟在最后面,看前面的人摔了,不只是惊慌失措忘了坐摔刹车的办法,还是自信技术过硬,居然并不减速朝着众人滑过来。

眼看着滑雪板撞过来,李长逸做了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一招膀手拦打,从侧面推了张志旺一把,将他摔在地上。

这还没完,他解开雪板固定器,一步抢过去薅住张志旺的衣襟:“想要人命吗?”

这张志旺拉下雪镜,带着一脸愤恨,连声说着:“你搞什么啊,推我干嘛?我心里有数,根本撞不到你的……”

李长逸才不信这鬼话,他滑下来的时候看过后面,张志旺与大家拉开了足足十几米的距离,滑行速度又不快,就算技术不行,也绝不应该撞过来的。

在他看来,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这小子蔫坏,想要故意撞伤自己!

眼看着李长逸又提起了拳头,唐槐在前面没好气地吼:“干嘛呀,记吃不记打是不是?”

“哼!你最好给我老实点!”

李长逸不情愿地松开对方,指着鼻子威胁道。

唐槐丢下乌力罕,跑过来拧李长逸的耳朵:“你小子今天中邪了?怎么跟谁都挥拳头?练过几年拳就了不起吗?”

李长逸不敢反抗,只能咧嘴辩解:“他故意撞我。”

“扯淡,我就光看见你欺负人了!”

唐槐心虚地朝不远处的休息区看了一眼,他不打算追究和激化矛盾,在领导眼皮子底下,还是老实点吧。

拽着李长逸的同时,他招呼其他人:“都别杵在那看西洋景了,滚过来上课!”

等五个人围过来,他蹲下用手扫了一片平整的雪面,手绘示意图,讲解刚才自己滑行的S形路线和用意。

这叫做 Carving,在滑雪中解释为刻滑或者走刃,就是把雪板的刃立起来滑行。

“与Carving相对应的是Skidding,雪圈翻译是搓雪,就是利用雪板增大接触面积,实现大幅减速。”

唐槐简单示范了两个动作的脚下区别:“走刃一条线,搓雪一大片,这是很好区分的两种形式,你们可以脑补一下摩托车手极限压弯和汽车拉力赛漂移过弯的区别。”

众所周知,雪板与雪道接触面积越小,摩擦的阻力越小,对速度的影响就越小。

高速滑行时,最有效的转弯发生在滑雪板指向与其速度相同的方向,而这个技巧就是走刃。

所以,走刃是比赛弯道中必须掌握和运用的技巧。

他又在地上画了几道弯:“我们SBX本质上是一个竞速项目,赛道长度在1千米左右,垂直落差通常有两百多米。”

“在不考虑23个障碍物的情况下,你们在直线路段的速度都是一样的,真正能与对手甩开距离的地方,就在这5个大弯道。”

“所以,Carving就是我们项目最核心、最基础、最有用的技巧,比赛制胜的关键。”

唐槐特别强调了一遍后,抬头看向五人:“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啦!”

“大声点,重复一遍!”

“明白啦,Carving就是我们项目最核心、最基础、最有用的技巧,比赛制胜的关键!”

李长逸认真听,跟着吼,脑子里浮现出摩托车比赛时弯道超车的画面。

他们乘缆车回到雪坡上面,唐槐让五个弟子依次滑下去,自己在后面拿手机记录他们滑行的全过程,拿视频讲解滑行中的错误动作和改正方式。

只是大家推坡换刃的基本功不扎实,走刃的过程就很艰难,一会儿向前扑,一会儿向后跌,就没几个能顺畅滑完的。

最惨的是一直沾沾自喜的乌力罕,他之前习惯了放直板,改正技术动作可比第一次学难得多,所以一学就会一做就废,反复挨批稳稳拉住了教练的“仇恨”。

唐槐当然知道问题的症结所在,可他也没办法,谁让领导发话了呢:“没事,就这么摔吧,摔着摔着就会滑了。”

这句话乍一听有些不负责任,但确实又是这么个道理,人体的协调性和平衡性,往往就是在一次次失败中建立起来的,比如轮滑、自行车、滑板等项目,讲再多的理论都比不上实际摔几次。

李长逸的协调性最好,也是第一个完整滑到坡底的学员,有他开了头,后面四个人也都逐渐掌握了技巧,能够勉勉强强完成一次走刃刻滑。

虽然从雪面痕迹上来说,他们走的是Z形路线,而不是圆润的S形,但是考虑到这是大家第二次上滑雪场,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休息区里,一直拿望远镜监督训练的邵振东满意地点着头:“这才对嘛,你摔倒训练是很重要,但也不是一天两天能练成的,还是得在实际滑雪中活学活用嘛!”

结束一上午的训练后,他拿出一个考评表,在唐槐的名字后面写上了评价:“障碍追逐项目组运动员进步明显,从学着穿滑雪板到驰骋雪场只用了两天。综合全员教学成果来看,唐槐应该是这次来新西兰的8个项目组中比较不错的教练,可以再观察一段时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